第三十一章 政府和黑道的博弈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一章 政府和黑道的博弈

“还真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叶无道走到那个正在和一个笑容灿烂的青年相谈甚欢的女孩面前优雅道,所有的轻浮全部被他轻而易举的掩盖,儒雅的学者风范信手拈来。 杨宁素望着那陌生的叶无道,微微诧异了一下,原本因为叶无道走过来却不是第一个和自己说话而有些醋味的她马上阴转多情,那样的叶无道是带着面具的叶无道,那是他对陌生人的做法,自己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一个女人一旦陷入爱情的漩涡还真是不可理喻,那么精明的知性女性,竟然完全被这种事情左右感情。 原本满脸笑容的女孩子转过头见到冷漠而孤傲的叶无道时,脸色瞬间苍白,欲言又止,无助的望着身边的俊逸青年,又偷偷观察叶无道的表情。 “怎么,苏惜水,忘记我这个色狼了?”叶无道那终于显现玩世不恭的嘴角悬挂着自嘲的微笑。 仿佛被抓住的小偷一样苏惜水说不出话来,怔怔的望着陌生的叶无道,问自己为什么他的眼神那么冷漠不再拥有坐长途汽车时凝视自己的温暖,没有面对歹徒时护在自己面前的温馨,是自己做错了吗? “时间还真是最好的戏剧导演,作弄人就是它的特长,看来我们就被很好的戏弄了一回。” 叶无道淡淡笑道,但是那笑容却是没有任何温度的。 苏惜水心痛的记起曾经有一个男孩男孩调皮的眨着好看的眼睛似真似假的说道,“在遇到我之前千万不要恋爱哦,否则你会后悔的。” 苏惜水好想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痛的说出话来,睁着漂亮的眼眸无辜地望着嘴角泛着冷笑的叶无道,我的心好痛,你知道吗?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呢? 苏惜水身边的青年冷静地看着这一切,轻蔑地注视着已经准备离开的叶无道,淡淡道:“就凭你根本没有资格和我争取苏惜水,因为你连正视情敌的勇气和魄力都没有,只是懦弱的选择逃避,这样的对手真的是让人无比扫兴。” “对手?不不不,我不是你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你说是吧,苏惜水?” 叶无道本就没有对她产生多少感情,至多是见到一朵鲜花插在一坨看不顺眼的牛粪上心里有点不爽而已,他突然发现让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痛苦确实是一件很有快感的事情,朝那一对男女笑道:“鄙人才疏学浅不学无术怎比得上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高大威猛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呢!” 苏惜水不敢相信叶无道会说出这种话,黛眉紧皱,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聚集。 那个青年也是一脸笑容地笑道:“现在像你这样有自知之明的人确实不多,这一点就可以让我汗颜了。” 看似平静的暗战其实暗流涌动啊。 正在和老省委书记交谈的杨凝冰见到叶无道和苏惜水相处的这么“融洽”,马上把叶无道拉到苏惜水的爷爷面前,道:“老书记,这就是无道。” “苏爷爷好!”叶无道乖巧的喊道,“苏爷爷您看上去还是那么精神,古语老骥伏枥说的就是老当益壮的您了。” “哦,你就是望真的孙子啊,无道,不错不错。”苏惜水的爷爷被这个小小的马屁拍的还算高兴,“和我们家惜水差不多大嘛,有没有上大学啊?” “明年上大学了,只不过怕以前太贪玩了,考不上清华北大。”叶无道笑道,言语中的自信让人刮目相看。 苏惜水发现他竟然就是杨凝冰这位自己仰慕已久的女强人的儿子,感情更加复杂,眼神更加幽怨。青年眼神突然变得阴冷,嘴角的笑意渐渐冷淡。 “苏爷爷喜欢看《水浒传》吗?”叶无道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很喜欢,闲暇时就顺手翻翻,怎么,你也喜欢看这些老古董,现在的年轻人可都是热衷《星球大战》这种电影的,我们这一代可是没法子和你们比喽,有些时候孙女和我说什么粉丝之类的我可是云里雾里的。”苏惜水的爷爷哈哈笑道。 “我想苏爷爷一定对于朝廷指使梁山草寇和方腊作战有很深的体会吧?”叶无道看似漫不经心道。 那个青年有点茫然的看着叶无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子党精神领袖?油嘴滑舌加上虚伪可憎!这样的对手确实不值得自己注意,看样子对太子党的实力应该重新估计。 杨宁素稍微打量了一下苏惜水,虽说温婉动人,气质上佳,身材相貌都堪称一流,但是和慕容雪痕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样的竞争对手自己并不畏惧。 “方腊泛滥,宋江难寻!”这个中国南方经济重省的省委书记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青年,缓缓吐出八个字。 “无道有一招可破僵局!”叶无道终于不再掩饰那股刻意压制的庞大皇者气势,正视这个掌管一省命脉的老人道:“借他山之石以破玉。” “坐山观虎斗,只怕剩虎添翼之后反嗜人。”老人渐渐收起那股随意的慈祥,威严道。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叶无道用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沧桑语气淡淡道,“我相信这里有一个平衡点,只要当政者有一个旷达的胸襟和高超的驾驭能力,就有可能找到这个双方利益的平衡点!” “叶无道,会下围棋吗?有机会来我这个老头子家一趟,我们切磋切磋,还有我们惜水可是象棋的七段,你们都是年轻人,共同语言应比较多。” 老人淡淡道,很巧妙的回避了这个话题,有些定西是不能够摊在所有人面前讲的。 旁边的人纳闷的看着一老一少两个人在这里打哑语似的 老人看着与年轻人不一样气质的叶无道,心里重新给这个“久闻盛名”的纨绔子弟重新打了一个绝对不一样的分数。 政府,和黑道,是中国尤其是d省这个南方门户最需要处理好的问题,老人可是从一上任就没有为这个棘手的问题少操过心。 看来杨望真这个老家伙的外孙绝非外界传闻的一无是处,恐怕他日定非池中之物啊。 叶无道知道事情已经打开一个口子,这个老人果然不是一般人,以后事情的发展可能并非坎坷难行。看到蔡羽绾离开人群,叶无道也告别众人,苏惜水眼泪终于仍不住流下来。 “中国黑帮想要达到美国黑帮‘教父’的水平,还有不小的差距。因为黑社会存在的基础不在于它拥有多少暴力----再多的暴力也无法与国家力量相抗衡,而在于两点:一是腐蚀国家权力部门的能力;二是黑社会的社会认可度。” 叶无道想到图书馆那个瘦弱学生说的话,脑海中反复思考这两点,其实这两个方面太子党都有绝佳的先天优势,星组成员的家族势力完全就是一张国家权力的局部势力网,这张网将会越来越大;至于黑社会的社会认可度,这就得看自己的商业发展了,给所有人实实在在的利益,还有那个吃饱了撑着的家伙说闲话吗? 看到蔡羽绾走进洗手间,想到那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绝美娇躯,叶无道发现自己的**越拉越强烈,嘴角勾起一个色狼专用的坏笑,毫不犹豫的朝女士洗手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