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天才构想 - 极品公子

第三十章 天才构想

“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胜利?成为世界电影的教父?这恐怕是希区柯克和斯蒂芬斯皮尔伯格这些家伙也知道不可能达到这个地位吧!” 孙天意这个电影界最狂傲的天纵之才也没有自负到那种地步,有点好笑的看着并不像在开玩笑的叶无道,”你凭什么给我想要的一个人的胜利和成就?” “你想要什么我就可以给你什么!”叶无道将酒囫囵咽下,语气始终保持着平淡的冷静,这才让对面的孙天意不认为他是个疯子。 “我想要的一切?” 孙天意感到不可思议,大笑道:“你知道我想要多少东西来实现我的梦想?一部被别人神化的《天下》最多是我那个梦想的三分之一!这样说你应该知道我需要多少东西了吧?” “我只想知道你是否能达到我想要的高度,假如我给你需要的一切的话!我不想进行一场没有回报的风险投资!”叶无道比他更加狂妄,淡淡道:“我甚至可以给你从来不敢想象的东西。” “一切?” 孙天意显然被叶无道近乎疯狂的言语激怒,道:“我需要几亿的巨额资金,需要豪华的演员阵容,需要天才的配乐师,需要能够引发共鸣的完美剧本,需要精练的策划和后勤,需要政府的让步,需要天文数字的预热宣传,需要精通海外市场的开发者!这些,你能给我吗!” “你可以请到任何你想要的演员,柳婳可以继续加盟,世界顶级影星可以任你挑选;甚至我可以让慕容雪痕为影片量身打造音乐,我想你应该对她的音乐天赋没有怀疑;政府将最大限度的赋予你特权,就是你拍片我也可以让它毫无阻碍的通过;你还可以拥有最优秀的市场营销和策划人员!”叶无道淡淡道。 “似乎你忘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内心无比震撼的孙天意脸色依然平静。 叶无道望着眼睛中迸发出炽热光芒的孙天意,笑道:“钱?我以前不缺钱,今后更不会缺钱!” “你能给拿出几亿?”孙天意不敢相信眼前的青年能够做到这一点。 “几亿?” 叶无道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意,道:“我可以给你十亿!” “什么?十亿?” 孙天意激动地站起来,幸好此时舞曲正在进行,对于他的失态并没有人发现。 “这仅仅是我三部曲中的第一步,如果这次你能够获得成功,我会在三年之内给你第二次机会!至于能不能把握第三次机会就看你是否能配得上天才这个称号了。” 叶无道完全掌握了这次谈话的主动,步步逼近,将孙天意这个从骨子里透出狂傲的家伙给镇住了。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孙天意坐回位子,深呼吸一下平静自己的心态,这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自己的梦想触手可及怎么能够不激动? 要不是对话的两个人都是属于疯子那个级别的人物,这场几乎是天方夜谭谈话根本就进行不下去。孙天意很奇怪自己怎么就会相信那个青年说的话,也许是那种无形中散发出来无与伦比的自信吧,他只能够这样解释了,否则唯一的原因就是自己是一个傻子。 “因为我是叶无道,叶氏家族企业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叶无道笑道,只是这份笑容太过霸气,“而且还因为我是南方太子党的太子!” “一个月内十亿资金会到位,我希望这一个月时间你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剧本!我想以你的才华应该早就有货了吧,只是因为以前找不到有足够资格的买家而已,本来我已经准备好剧本,但我想还是不要越蛆代庖了。从今天起,从现在起,你就是叶氏企业的一分子!” 孙天意终于抽出时间喝了一口酒,笑道:“这是卖身吗?” “那你可不便宜!”叶无道粲然一笑,好看的轻轻一挑眉道。 两人相视一阵大笑,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道应该说是两个天才的邂逅好还是两个疯子的偶遇恰当。 和孙天意经过细节洽谈后叶无道朝远处看上去很落寞的蔡羽绾走去,如遗世**般的她熙攘的人潮中显得是那么孤独,叶无道第一次对她感到一种刻骨的怜爱,女人,本来就是一件脆弱的艺术品,不好好珍惜是无法保存的。 见到叶无道的身影和那招牌式的坏笑,蔡羽绾眼神一亮,虽然还是恨他,但是当他真实的带着那种浪荡和轻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感到自己那空虚寂寞的心灵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哪怕这种感觉是恨! “一个女人可以面对近十个强奸犯,但就是不能长时间的面对寂寞,那会让你很快老去!所以你恨我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蔡羽绾想到他那次强行要自己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当时她以为是狡辩,现在她有一点点懂了这个时候看见他那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蔡羽绾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开心的笑。 柳婳终于认出来这个青年是谁了,虽然摘掉了眼镜,但她仍然确定就是那个开着玛莎拉蒂quattroporte在高速公路上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她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奇怪好友蔡羽绾怎么就会对这种人有感觉,要知道蔡羽绾的魅力可不是一般的大,这一点她十分清楚,否则陈影陵那样的风云人物就不会刻骨铭心的动心了。 “帮我到一杯酒。”叶无道带着命令的语气把空酒杯递给蔡羽绾,眼神没有一丝流连在她身边的柳婳,简直就是当她透明人。 出乎柳婳意料的是高傲的蔡羽绾竟然真的帮这种以前她最看不起的富家子弟倒了一杯酒,小嘴微微嘟起,本来就不比自己逊色的好友此时别有一番风韵。 叶无道把酒杯放到蔡羽绾嘴边,示意要喂她喝,后者红着脸偷偷看了一眼瞪大眼睛的柳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坏笑的叶无道,但事后者仍然将酒杯放在她嘴边,无比尴尬的她想要走开,但是却被叶无道紧紧搂住腰不能动弹。 看着不达龌龊目的誓不罢休的叶无道,再看一眼使劲摇头的柳婳,蔡羽绾左右为难,要是一直保持这个既不雅观的暧昧姿势,明天自己就是大名人了。 在权衡再三后蔡羽绾还是选择向恶势力妥协,微微张开嘴巴等着叶无道喂她喝酒,结果叶无道将酒杯轻轻放在她嘴边就是不给她喝,为了尽早结束这比亲嘴还要羞人的事情,柳婳把脖子上当地向前伸了伸,叶无道黑眸眯起,嘴角悬着得意的笑意,再次将酒杯往后挪了挪,蔡羽绾向前一点,他就把杯子向后一点,最后蔡羽绾几乎要靠进叶无道的怀里了。 蔡羽绾终于愤怒,刚要爆发,叶无道将酒杯放到他手里,淡淡道:“你们慢慢聊。” 叶无道看着母亲身边一个熟悉的曼妙倩影,眼神突然冰冷,嘴角的笑意泛着残酷的阴冷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