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公车艳遇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六章 公车艳遇

叶无道看着那张嫣然如画的俏脸,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这和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一样的,任何虚伪任何伪装在她面前都无处遁形,而且他也不想有任何的掩饰。 她是他唯一一个凝视却没有心生邪念的女人。 “先生,你要买花吗?” 女孩子微笑着问道,轻柔的嗓音有种温馨的感觉。 叶无道看着占了近一半多的郁金香,摇摇头,走上前仔细端详着那些被誉为上帝赐给人间的一位绝色神秘女子的郁金香,专注而痴迷,400年来,无数的追求着前仆后继地沦陷在这种鲜花的诱惑之中,而吴暖月最喜欢的就是被大仲马赞美为“艳丽得叫人睁不开眼睛,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的“黑寡妇”。 “郁金香象征着勇敢、神秘和洒脱,代表了爱情、幻想和浪漫。目前全世界有8100多种郁金香,这种在花瓣上洒有红点的叫‘国王的血’。” 女孩在他身边呵气成兰,清淡怡人,让人感觉很舒服。 “很多人以为郁金香原产自荷兰,事实上来自土耳其和中亚西亚一带,原名是‘美丽头巾’的意思。这个花瓣互相抱卷的有一个很浪漫的名字,叫‘情人的热吻’。而这种在花瓣上有条纹分布的红花,叫‘奥林匹克火炬’……” 女孩子丝毫没有叶无道不买花而冷淡对待,依旧像为好朋友介绍般放下手所有中的活为他讲解,脸上的微笑和眼中的真诚让人感动。 叶无道突然眼前一亮,竟然被他看到一束吴暖月钟情的绚烂“黑寡妇”,女孩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先生,那是本店的非卖品,因为我想把它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 “楚小姐,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吗?我母亲一直想让你去我们家,叨念着要好好谢谢你呢。” 这个时候门口站着一位英俊的金领阶层人士,门口的豪华凯迪拉克无声的炫耀着主人的身世,他手里捧着一大堆极品冰剑郁金香,挂着灿烂的微笑。 很不错的男人,这是叶无道对他的第一印象,这样的男人是那种想要安定平静生活的女人的最佳选择,优秀却守家,不像自己像一个无根的浪荡子,女人很容易没有安全感。看来以后要注意这个方面的负面影响了,毕竟没有哪一个女孩子不想拥有一个安稳的港湾,放荡也许可以吸引女人,但是真正要她用一生得光阴来证明未知的幸福,很难。 女孩俏脸微红,道:“李先生,我觉得上次我做的事情是应该的,其实你没有必要送花给我的,这样音涵反而会不好意思。而且这些花实在是太名贵了,上次的十八学士大雪山茶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了,生怕照顾不好它。” 叶无道悄悄的走开,嘴角带着欣慰的笑意,好似悬挂着整个季节的温暖。 轻轻戴上眼镜,望着那并不清澈的天空,淡淡道, 姐姐,看着你微笑,就够了。 叶无道没有看见在他转身时那个女孩美丽的眸子流露出的一丝调皮,小嘴可爱的噘起,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当她的视线接触到那个位于成功人士行列的英俊男子时,依旧甜美的笑容没有了那份强行抑制的雀跃,依然真诚的眼神没有了方才异样动人的灵气神韵。 他心微微一痛,但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脸上的笑容只因为能够看到她而灿烂,他将手中的极品冰剑郁金香放在一边,主动上前帮她整理鲜花,丝毫没有富家子弟那令人作呕的架子,即使花刺勾破了那超过一万美金的衣服,也只是一笑置之。 叶无道因为没有车子,在街上逛了一阵子得出“白天漂亮的女人都在别人床上”这个悲哀的结论后决定放弃无意义的搜索,回家犒劳自己的肚子要紧。看到前面一个公交车站台,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坐过公交车,虽然拥挤不堪,但还是没有打消叶无道的念头。 饶有兴趣的买了一份《中国经济报道》,因为没有零钱,扔下一百钱便跟着人流冲进车子,别说是坐的位子,就连立足之地也是少得可怜,叶无道乐得享受这种平时没有的待遇,竟然老神在在的翻阅报纸。 因为道路拥挤和街上红绿灯太多,加上可能哪个乘客的人品实在是太差的缘故,每逢十字路口总是碰上红灯,公交车时停时开,格外的别扭。 突然一个急刹车,公交车司机朝那个闯红灯的家伙喊道:“你个小兔崽子,找死也不要赖上我啊!有本事就去撞那些开奔驰宝马的!” 正在看一篇关于遏制长江三角洲房地产泡沫报道的叶无道再一次感受到那份女性特有部位的坚挺挤压着自己的背部。如果是个美女还好,要是被一个侏罗纪公园跑出来的家伙蹂躏就不好,叶无道艰难的转身,是一个十**岁的女孩,没有惊艳的感觉,毕竟身在美人堆见惯了慕容雪痕、杨宁素和蔡羽绾这种高品次的大美女,对于女人的抵抗力叶无道已经不是不是一般的强了。 叶无道凭借第一印象给她打了七十五分,也许在普通人眼里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美女了,但是远没有达到叶无道要征服的指数,不过本着色狼“把女人的一份美丽轻易化成一百分美丽”的阿q“自慰”法自我安慰的建成,本人发明,未经本人同意擅自使用后果自负,叶无道还是提起兴趣打量这个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丫头,脸蛋不够精致但是稍圆乎乎的满可爱,嘴唇不够性感但是牙齿很洁白几乎可以去做广告,身材不是很丰满但是骨感不错…… 女孩在一次完全冲进叶无道的怀抱后双手撑在胸前,但是杯水车薪的效果实在无法阻止和叶无道比零距离还零距离的接触。她甚至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某个部位渐渐的异样变化,身体即僵硬又有酥软的趋势,很奇怪的感觉包围着害羞的女孩,健康的雪白肌肤上浮起一阵红晕。 更让她无地自容的是近在咫尺的那对黑色眸子,深邃而冷漠,仿佛自己已经被他看穿,**裸的站在他面前。 作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的男人,叶无道没有为自己的唐突佳人有丝毫的忏悔,瞄了一眼女孩的胸部,十分正经的淡淡道:“80?” 已经晕乎乎的女孩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突然发现这个极度**羞人问题不应该是从一个陌生男人口中在这种公共场合说出来的,但是叶无道那一本正经的儒雅模样又让她无法可说,低下头脸红得几乎可以滴出水了,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幸好她的站台很快就到了,与叶无道擦肩而过的一刹那她偷偷瞥了一眼他那迷人的侧脸,下了车,看着渐渐远去的公交车,带着点惆怅,突然想到姐姐的新闻发布会就要开始,赶紧朝天岚大酒店跑去。 叶无道淡淡一笑,嘴角勾起一个醉人的弧度。 他的手里多了一只小巧的手机。 明珠学院门口停着一辆保时捷,蔡羽绾望着渐渐少去的学生,叹了一口气,望着车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可爱娃娃和一些精致小饰品,告诉自己苦等了一个钟头不过是想还叶无道一个人情罢了,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