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邂逅佳人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四章 邂逅佳人

叶无道像高高在上的君主般俯视那些躺在地上的太子党成员,斜眼瞄着那个外表镇定但是内心却早已经被他惊人实力震撼的女孩,那种从骨子里透来的轻蔑几乎让人抓狂。 女孩子马上打了个电话,应该是叫人来收拾这个敢在明珠学院挑战太子党权威的家伙,至从太子离开学校后明珠就再没有敢和太子党直接抗衡的帮派,更不要说是一个人了。 女孩高傲得看着那个懒洋洋好像把什么事情都看的很开的英俊青年,越来越感到迷惑不解,这样一个儒雅清秀的人,竟然可以赤手空拳轻 松的将一帮人放倒在地,她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叶无道走到那个瘦小的学生面前,弯下身帮他捡起那本英文版的《领袖论》,淡淡道:“有些时候武力可以解决一切,一味的信仰知识并不是一件英明的事情,你无法和一个抢劫犯谈论刑法,而我却能将他秒杀!” 那个眼中始终坚定的弱小学生怔怔的望着淡笑的叶无道,自己的信念第一次出现了动摇,但是很快就回复到从前,“我要做的是从根本上清除一切不合理现象和制度。” 叶无道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比起刚才绝对算是善意的微笑,道:“我不想改变什么,只是尽我最大的努力适应这个社会,也许改造社会这种崇高的事业确实是需要由你这种人来实现。” 见那人站在原地低头沉思,叶无道一阵好笑,自己随便讲讲的不至于这样认真吧,“你还不走,等一下太子党的人可就来了,到时候你可是像走都走不了了,我可不会花时间来保护你。” 那人会心一笑,道:“看得出来。不过我想看看太子党的威信如何葬送在你的手里,这样的帮会如此发展下去也没有意义,原先还有一点新意,他们的太子一走,就无法避免的变味了,可惜了。” 叶无道一愣,也是一阵大笑,好一个有趣的家伙,眨眼道:“说真的,我还真没有把太子党放在眼里!” 那个女孩子被他们两个奇怪的家伙弄得七窍生烟,恨不得马上灭了嚣张的叶无道,只不过叶无道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让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她就搬来了气势惊人的救兵,近三四十号太子党的成员从各个年级各个班级同时翘课来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女孩子在一个两只耳朵都穿耳环的高大青年身边不知道讲了些什么。 不过叶无道确定那绝对不是赞扬自己的话,那个青年用眼神告诉叶无道要将他碎尸万断了。 叶无道轻松的耸耸肩,坦然道:“这里谁可以代表太子党?” 但是那份近乎自负的随意背后却蕴含着庞大的气势,原本披着文雅面具的他一下子变得冰冷高傲。 谁能代表太子党? 没有人敢站出来!除了那个神秘的太子,能站出来的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一个是三年来为太子党征战四方立下赫赫战功的战虎箫破军,身为日组首领而且太子指定的他自然可以代替太子党说话,还有就是最近太子党最红而且被誉为“南方黑道三少帅”之一的林傲沧,还有就是除太子之外最神秘的核心成员“凤凰”。 “太子党让我很失望!” 叶无道淡淡一笑,转头对那个瘦小的学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自嘲道:“这样的太子党确实是不可能走出一省范围的,看来我是高估太子党的潜力了。” 一幢教学楼的天台上,一男一女靠在栏杆上望着叶无道他们。 “他就是太子?”那个相貌平凡但是眉宇间杀气逼人的青年问道,嘴角挂着些许玩味,他是那种越看越有味道的男人。 “我对他的资料系统采集已经完成百分之八十。” 极度冷漠仿佛没有一丝感情的女孩看着那个伟岸的背影,淡淡道,“你和他交手,必死!” 叶无道突然朝着天台的方向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那个看似平凡却是精华内连的青年竟然真实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寒冷。 最后叶无道和那个瘦小的学生是大摇大摆的走出他们的包围的,因为那个带耳环的青年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听到后他迷惑的看了一眼依旧神清气闲的叶无道,挥手示意放人,女孩子不高兴的撅者一张小嘴,狠狠瞪了一眼浅笑的叶无道。 叶无道和他一起来到图书馆,在那人的掩护下再一次成功进入,叶无道好奇道:“他们为什么要为难你,你应该不是那种喜欢惹麻烦的人啊?现在太子党未免也太嚣张了吧。” “我只不过是说了一些太子党那群被眼前果实冲昏头脑的核心成员不想听到的话而已。历代掌权者都不允许有反对的声音,他们希望整个天下都盲目的顺从,这也是古代文字狱和愚民政策的根源,因为一个帝王要成为合格的魅力型领袖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以史为镜以人 为镜的李世民做到了,所以有大唐盛世万族臣服,而每一个朝代衰败的末期都是因为无法容纳那些在他们看来不和谐的声音!” “我倒是想听听看你对太子党的看法,对于异端学说和言论我可是很感兴趣的。”叶无道带着点奸诈道。 “算了,我那些东西只有叶无道听了才有用。” 他少年老成的叹了一口气,有点失望和落寞的走到一排书前面,摸着那泛黄的封面,有着同龄人决不会拥有的沧桑和智慧。 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活得太久! 叶无道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奇怪的想法,这让他想起了那个为情所伤的男人,一个同样孤独落拓却怀着天才构想的商业枭雄,那个过度衰老的人。 “对于黑帮其实我本人并不是十分反感,自古就有官兵养匪,虽说现在政府极力压制黑帮发展,但是有些事情最终还是要在桌面底下进行的,其实要防止境外黑社会渗入大陆,这种以黑制黑的手段未尝不可,当然,关键还是要看政府的驾驭能力。太子党如果能朝这个方向发展,那将是一片广阔的领域,叶无道有的天独厚的先天优势,不用实在是可惜了!”他好像是自言自语道。 叶无道眼前一亮,一个绝妙堪称疯狂的构思在脑海中形成。 走出图书馆,叶无道并没有去上那些纯属浪花费他时间的课,而是直接走出校园,在街上漫不经心的闲逛,突然发现一家很精致的花店,想到萨士比亚的那句“第一个称赞女人是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就是蠢材了”,不禁自嘲的笑了一下,世界上还是庸人多啊。 一张精致的脸从鲜花丛中抬起来,绝俗的容颜,绚烂的花朵,云想衣裳花想容,那一刻的风情,令人终生难以释怀。 叶无道竟然摘下眼镜,露出一个真诚感动的笑容。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