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你是好人 - 极品公子

第246章 你是好人

这栋官塘别墅的大厅中,堪称群雄汇集,俱是翘楚人物。满头银丝却掌控叶氏财阀的银狐叶正凌,手中端着一杯小琉璃给他倒的烧酒,这种不再生产的二锅头一般人喝不惯,他也从不给别人喝,喝一口是少一口,他还想能够喝到死。 依然雄健的杨望真则品尝着叶晴歌泡的龙井茶,这茶,刚从北京军区的政委拿来,茶未必绝品,可送的人却是抖一抖脚能让北京军区翻天覆地的人;杨凝冰身为即将执掌一省或者直辖市大权的政界新贵,不可谓不红到发紫,至于叶河图和叶晴歌,这对兄妹,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存在,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游戏,那么他们两个就是**ug。 叶无道坐在杨宁素身边,喝极品的普洱茶也好,喝几十块一斤的野茶也罢,他都能喝得有滋有味,只要身边的人不是俗人,都是妙事,这就像**,跟你躺同一张床上的女人如果沉鱼落雁,就算技巧生疏点,也是性趣盎然,可若是满嘴黄牙体重超标的恐龙,她伺候人的技术再娴熟,恐怕你也要乖乖阳痿,一蹶不振。 “亲家,准备东山再起?”杨望真笑问道,他这一辈人对叶正凌实在太熟悉不过,年轻时代的叶正凌意气风发,**抗衡华夏经济联盟,并且在北京悍然创立炎黄俱乐部,风光无限,谁不知道叶家九尾狐?而对叶正凌性格最没有异议的评语就是,睚眦必报! “老喽,没那份心思再折腾了。” 叶正凌哈哈笑道,看穿杨望真的心思,“亲家,你让那群当年对我下手的老不死们放宽心,我来北京不为别的,就想看看我孙子,至于几十年前的事情,都烂了,我再提它也没意义,能带进棺材就带进棺材吧。” “真的?”杨望真满脸意味深长的笑意,端着茶杯凝视着叶正凌,似乎不敢相信这只偏执的狐狸如此豁达,难道真的是这么多年被岁月冲刷了棱角,变得看开了,不再那样如当年那样非要玉石俱焚的执拗了? “假的。” 叶正凌低头喝了口酒,大笑,“亲家啊,真到假时假亦真,假到真时真亦假,这真真假假,理它作甚?” 杨望真笑而不语,这茶,味道不错,余味很足。 “爸,我今晚还有个推不掉的应酬。”杨宁素起身略微歉意道。 “去吧,路上小心点,现在进了中央电视台,起步的时候要低调,树大招风,北京的水深,凝冰现在又在党校进修,不要给你姐姐惹麻烦,有事情跟我这说。”杨望真点头道。 “爸,你这是什么话。”杨凝冰无奈道。 “偏心。”杨宁素朝杨望真做了个鬼脸,杨叶两家人都知道杨宁素的是杨望真养女的身份,可杨望真对她,却是比其他几个子女都要疼爱许多,这从杨家杨凝冰这一代俱是从政惟独杨宁素不一样就能看出来。 杨望真佯装微怒,杨宁素笑着逃开。 “无道,开车送送你小姨。”杨凝冰自然而然吩咐下去,叶无道点点头,一脸平静,漆黑眼眸中却有一抹谁都察觉不到的笑意。叶无道从来都是一个擅长隐藏情绪的人,精通心理学、催眠的他要装,强如叶河图和叶晴歌也未必能揣测其心思。 等到叶无道走出跟着杨宁素走出别墅,杨凝冰轻轻叹息,转头望向父亲杨望真,轻声道:“爸,以前你跟那个人开始斗,斗了几十年还没有罢手,现在难道又要让无道跟白家小子斗,斗上几十年吗?爸你有中国大半军队撑腰,尚且处处顾虑,无道有什么?他的那个太子dang?在国家政府面前,龙帮这种根深蒂固的神秘组织还不是照样不敢生事。” “无道有我,有亲家,有你这个中国最年轻中央委员的母亲,有他爸,有他姑姑,有叶家,有杨家,有南方苏家,北方燕家,还有太子dang,凝冰,你说,无道有的靠山是不是不少?不少啦,我当年闯天下的时候,一穷二白,他爸闹北京的时候,我不也没插手,叶家人,没有孬种。”叶正凌笑道,自负而骄傲。 “我们都插手?”杨望真皱眉道,略微犹豫。 “亲家,我叶正凌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我孙子杀了人放了火,如果真有人敢抓,你顶多就是不亲自不把无道送进监狱,我呢,会争取把监狱一块端了,让我的孙子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叶正凌似乎有点不满,虽然笑容犹在,可他身边的小琉璃明显感受到这个老爷爷那股油然而生的冷峻威严,银狐小喝了口酒,道:“所以,你这么多年还只是个刚刚晋升的上将,一个不大不小的成都军区参谋长,我要是你,哼,早就成军委二把手了。” 杨凝冰和叶河图面面相觑,都有点无奈,不过知道叶正凌的脾气,倒也没有谁觉得刺耳,尤其是当事人杨望真更是忍俊不禁,连说你啊你啊,这位老军人满脸认同的爽朗笑意,手中那杯茶似乎喝出了名堂,军人就是如此,越不加掩饰的话,越中听,当初能够结为亲家,小部分原因就是叶正凌没有把商人的城府和市侩带进杨家。 “爸,想知道这个时候无道的话,会说什么吗?“叶晴歌柔声笑道,淡泊宁静。 “哦?说说看。“叶正凌好奇道。 “他肯定会说,你要是成为军委二把手,早带着百万大军杀向台湾,然后直奔小日本,于是,世界第三次大战爆发了。“叶晴歌一本正经道。 叶正凌一愣,哈哈大笑,杨望真也是极为开怀,叶河图和杨凝冰更是捧腹。 杨望真忍住笑声,试探性问道:“亲家的意思是我们都动一动,帮帮无道,敲打敲打白家小子? “难道我们就看着不成?河图,不是我说你,你二十年前埋下的棋子再不用就要烂光了,中国这盘棋都收官了,还掖着藏着,给谁看?亲家,你也不对,你两袖清风一身浩然正气,这我不说什么,可你总不能看着你外孙被人暗地里算计吧,少扯什么公平,什么要锻炼孩子,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今天的无道也不需要多余的锻炼。 叶正凌神情激动,平缓了下,露出一丝凝重,重重叹息,喃喃道“三年前回来的时候,他就不再需要什么锻炼了。他肩上扛着的,不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少,不比任何一个人轻。我看在眼里,我这个做爷爷的,不是滋味。我千里迢迢从美国跑来干什么?说好了此生再不踏足北方,我撕破老脸,图什么? 杨凝冰第一个点头,做母亲的,恨不得叶无道所有事情都一帆风顺。 叶河图苦笑,低头,见杨凝冰握住他的手,眼神中流露出破天荒的祈求神色,心一软,轻轻点头。 杨望真皱眉沉思,放下茶杯,又拿起来。 “又不是真让你们去做违背你们那些狗屁原则的事情,婆婆妈妈的。只是让你们帮无道看着点,防着点,不要让他被打个措手不及而已,主要是我控制最弱的政治方面,我还真能让你们去杀人灭口啊。 叶正凌摇头笑道:“唉,你们这群做长辈的,我这个唯一被孙子记恨的老头子,都这么勤快,你们倒好,好人你们做,苦差事都想丢给我一个人,然后还让我担待骂名。 “你说的这点,不消你说,我也会去做,要不然我也不会跑北京。老亲家,你还别说,我还真以为你要我带着军队去把白家小子干掉呢。“杨望真笑道。 叶正凌不说话,不以为然的样子,他可从不会刻意给谁面子。 “爷爷,你是好人。“小琉璃小声插嘴道,面朝叶正凌。 “我?“叶正凌愕然,像是听到最大的笑话。摸了摸小琉璃的脑袋,摇了摇头,他这辈子以铁血手腕进行商业搏杀,其中被他手腕间接害死的人没有几百也有几十,好人?叶正凌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而且自从那个女人逝世后再也从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评价。 第一个,自然是叶正凌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所以赫连琉璃是第二个人这么说的人。 “为什么?“叶正凌微笑着随口问道。 小琉璃眨巴着水灵眸子,歪着脑袋道:“无道哥哥说过,能够让自己身边所有他在乎的和在乎他的人,都轻松活着,就是好人。他还说,最初他觉得叶叔叔是个好人,后来他又跟我说,爷爷其实也是好人,虽然他不怎么愿意承认。无道哥哥说如果有一天等爷爷死了,葬在奶奶坟边,他会说,爷爷是个好人。 叶正凌一生铁血,除去几十年前爱人去世,从不曾轻易流泪。 这一刻,眼睛却是忍不住湿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