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卧榻之侧岂容你酣睡?(下) - 极品公子

第243章 卧榻之侧岂容你酣睡?(下)

北京能让叶无道感兴趣的人屈指可数,真计较起来,温沁清这小妮子的爷爷能算一个,跟他外公杨望真上将斗了大半辈子的那个中南海红人算一个,燕清舞的干爷爷当然要算一个,剩下的几个都是退居二线却仍然有资格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的**元老。可细一思量,独孤伊人即使能够跟这些中国大佬有关系,也显然不会约他们来天上人间这种滋生**的销金窟。 再一想,叶无道便了然。 他现在确实每天都要花大量时间去熟悉一个人,一个合格的对手。 “你选中的女人?”独孤伊人双手捧着茶杯,闻了闻沁人心脾的茶香,轻轻把头转向荀灵。 “怎么样?”叶无道心安理得享受着荀灵的按摩,也不管在独孤伊人这种女人面前这样做是不是唐突佳人,是不是有亵渎之嫌。 “一般。” 独孤伊人微笑道,丝毫不给荀灵面子,微微挪了挪清瘦身体,似乎想要寻找一个更加惬意的姿势,感受茶杯带给手心的温暖,独孤伊人不再面朝荀灵,接过吉四爷的活,亲自泡茶,嗓音细声细气,“不过如今你想要捧红谁,那个人就算是个白痴,也可以大红大紫,一样被人顶礼膜拜。”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对我的赞赏吗?” 叶无道嘴角微翘,拿起一只茶杯,交给荀灵,后者微微错愕,接过那杯热茶。他很满意荀灵的态度,不喜不悲,因为他要荀灵最先做到的就是把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当作空气,对所有人所有事都不动怒不欣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即使狂放不羁如萧破军、宁禁城这样的男人,也是胆大心细心智格外坚定,在叶无道看来,一个人想要上位想要成功,就必须能忍,能忍受屈辱,同时也能忍受阿谀奉承。 “当然。”独孤伊人嫣然一笑。 “有没有什么想要提醒她的,毕竟天上人间曾经是你的,这其中的门道和猫腻,你指点指点,对她就能够事半功倍,要不然她自己摸索起来,恐怕接管两三年还没有摸透这家淹死过不少大人物的俱乐部。”叶无道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向独孤伊人要筹码。 “既然你肯这么说,那么我就将俱乐部完完整整送你了,本来你若不肯稍微低头,我是下定决心要给你身边这女人穿小鞋的。偌大的天上人间就这样被你抢走,我可不是做慈善的,没那么无私。” 不理会叶无道的目瞪口呆,依然闭目的独孤伊人轻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女人都是斤斤计较的小心眼吗?你放心,既然你现在退一步,我自然也要退一步,甚至是两步。” “女人真可怕。”叶无道摸了摸鼻子。 这个并不高深的道理其实叶无道很早就深有体会,只不过回到大陆再没有太多机会跟女人争锋相对地玩弄阴谋,现在冒出一个独孤伊人,让他重新唤起对地中海畔那个一袭教袍女子的尘封记忆。 “女人和小人自古难养。” 独孤伊人绽放笑颜,侧头,“我是不是也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为对我的赞赏。” 叶无道耸耸肩,不予回答。 吉四爷缓缓喝茶,他本来想站着,却被主子独孤伊人示意坐下来,和荀灵一样,在这种时刻,这两个年轻的主子都没有冷落他们的下人。 一根烟的功夫。 一个魁梧伟岸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站在门口,视线一直停留在叶无道身上。 叶无道浑身肌肉瞬间绷紧到一个恰好能做出致命一击的程度,只是手中茶杯的茶水未曾摇晃出一丝涟漪,平稳端起茶杯递到嘴边,这茶他照样喝,只是包厢内原本在他和独孤伊人的默契中显得松弛有度的氛围立即剑拔弩张起来。 随后一名器宇轩昂的年轻男人便走进来,见到叶无道和独孤伊人,也不客气,挑了个位置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普洱茶。 吉四爷嘴角心领神会地勾起一个弧度,身体微微后倾,静待其变,他这个老北京有喝茶看戏听京剧的习惯,而这个时候,这由这场两个青年主演的大戏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荀灵则放下茶杯,盯着眼前的俊美青年,脸色平静,只是紧握拳头的她指甲却刺入手心,渗出血丝都未曾察觉。 就是眼前这个神情清傲的男人,一个被北京城喊做太子的男人,就是他一手策划的那个孤岛游戏,才让她的姐姐被**致死,她恨,恨一个上位者可能仅仅是当作茶余饭后消遣消遣的小游戏,却偏偏要夺去她最可贵的东西。 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方能做人上人。 荀灵脑海中只有这一句话,这是叶无道对她说的,她能够记住叶无道说的每句话,一来是叶无道从来就不是絮叨的人,二来她的世界中只有这个主子才是真实的存在,再就是这句是极少数几句叶无道跟她说了两遍的话,所以荀灵记忆深刻。 “荀灵,你记住,出来混,再通天的人物,总有一天也要还的。” 叶无道轻轻掰开荀灵的手,语气平静,这句对荀灵说的话似乎有点莫名其妙,让独孤伊人有点云里雾里不知所然,荀灵听到这句话后,僵硬的身体松懈下来,低下头。 对此,颠覆荀灵全部生活的那个罪魁祸首却一脸若无其事,很悠闲地品尝普洱茶,对他来说,太多太多的小人物对他咬牙切齿,也有太多太多的虾米角色恨不得跪下来给他舔脚趾头,他如果一个一个计较过去,可能早就因为操劳过度而英年早逝了。 “白阳铉,这个保镖可比赵师道身边的那两个还要牛逼烘烘,说说看,这家伙在中南海排第几?”叶无道笑道,瞥了眼依旧站在门口的男人,这异常雄健的男人此刻竟然闭目养神起来。 “他啊?天字号。”白阳铉撇了撇嘴模棱两可道。 “如果不是他,以你的行事作风,我想你这些年恐怕死了几十次了吧。”叶无道冷笑道。 “想我死的还真不少,可每个人见到我,还不是得满脸带笑,这人生,还真是狗娘养的幽默。叶无道,小心到时候生活也幽默你一把。”白阳铉笑容有点灿烂,普洱茶喝了大半杯,便放下茶杯,他便不再碰杯,喝茶讲究的是七分满,但白阳铉倒好,倒了个十分满,喝掉七分,却留下三分满,不得不说这位北方太子习惯剑走偏锋。 “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听。”独孤伊人在一旁轻声道。 叶无道和白阳铉很默契地低下头,叶无道是喝茶,而白阳铉则是摩挲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很一致地保持了沉默。 吉四爷下意识坐直身体,原本伛偻的苍老躯干顿时有了种老骥伏枥的精神气。 “很小我就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是势均力敌的对手,酣战一场也好,持久战也罢,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我知道你们聪明的中国人有个‘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奇怪缺陷,但你们作为新一代南北方的两个代表人物,共赢,这个词汇不陌生吧?”独孤伊人似乎对这壶绝品的普洱茶兴趣不大,喝了一杯便不再贪杯,睁开眼眸,虽然看不见事物,却依然画龙点睛般让整张脸庞灵动起来。 叶无道咽下一口茶,漆黑的狭长眸子中闪烁不定。 白阳铉则像个满清遗老那样玩弄着翡翠扳指,宛若老僧入定。 “共赢。” 独孤伊人将关键词汇拿出来,见两人仍然没反应,也不急躁,笑道:“中国的南北方资源都极其丰富,如果你们能够联手,我想对你们,对中国,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提议,嗯,仅仅是仅供参考的提议。” “英国人,似乎最喜欢也最擅长谈判。呵呵,大不列颠合众国,很早依赖这就是一个喜欢对欧洲诸国玩弄平衡术的国度。”叶无道笑道。 独孤伊人面对叶无道含沙射影的评论并不恼羞成怒。 随之而来是冷场带来的继续沉默。 良久,白阳铉和叶无道几乎是同时开口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独孤伊人释然,不禁苦笑。 白阳铉临走的时候,跟叶无道讲了句似乎不痛不痒的话,“代我向杨阿姨贺个喜,虽然没有浙江那么诗意轻松,天津总体上来说是个不错的地方,机遇很大,自然,风险也不小。” 随后独孤伊人也离开天上人间,包厢只剩下叶无道和荀灵。 继续喝茶的叶无道见荀灵似乎很好奇白阳铉的最后那句话,却又不敢问他,叶无道笑道:“恐怕我妈没机会去浙江了,估摸着已经初步内定为被调往天津,北京是这小子的底盘,消息还真灵通。” “天津离北京那么近。”荀灵小心翼翼道。 “他有他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怕什么,我妈能应付,或者说,我们杨家能应付。” 叶无道意味深长道,眯起眼睛,浮起一抹阴鸷,冷笑中充满了不屑,“白阳铉啊白阳铉,但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下一篇   第244章 两雄赴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