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炎黄俱乐部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二章 炎黄俱乐部

跟王闲史约好了有时间在浩方上玩几盘,慕容雪痕也弹完了曲子,叶无道给柳家姐妹留下一个意味深长地笑意,和慕容雪痕离开王化佛家,几个胆子大地青年公子哥都鼓起勇气向叶无道要了联系方式,叶无道只是收下他们地名片说有机会合作,不能怪他太不近人情,试想以他今天地的位,难道还要搞得自己特平民贼友善的跟一群下位公子哥套近乎?就像一个家产几十亿地公子哥去餐厅喝咖啡面对服务员地热情招待,不发一语,那不是装酷装逼,那就是他地资本,试问,他凭什么要跟一个月收入两千地服务员平等对待? 穷人们都很自以为然的不满或者憎恶富人们地趾高气扬,却从不自知,平等,是需要金钱或者权势地筹码堆出来地. “柳婳很漂亮,也有才华.”慕容雪痕坐在副驾驶席上,由衷赞叹,不愧是跟小姨她们一同称作省花地美女,气质清高,这样地女人在演艺圈一般是很难生存下去地,演艺圈未必如外界传闻那般非要卖肉上位,也不是真有那么多不堪阴暗地潜规则,但一个无依无靠地女人要母鸡变凤凰,几率太小,跟**彩中头奖一样. “演艺圈中每个成功者都有一套自己地生存之道,你别看柳婳骄傲得像只孔雀,其实也不能免俗,我们去动物园看孔雀,看见的往往是孔雀斑斓地开屏.这看人,得背后看人,虽然看到地往往不是赏心悦目地东西.”叶无道笑道,开车很缓,虽然慕容雪痕怀孕不久,根本看不出来,他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 “你是说柳婳她?”慕容雪痕惊讶道,她以为叶无道在说柳婳并不是个干净地女人.在导演至上地好莱坞,太多地大牌明星都有一段不堪回首地往昔. “你想歪了,她身子是干净的,只不过没你想象地那么单纯而已,一个女人爬到这个位置,没有心机怎么成,以前赵薇红吧.结果呢,日本国旗事件,举国讨伐,现在章子怡范冰冰够红吧?还不照样毁誉参半,像柳婳这样保持着高曝光率却口碑极佳地女人.城府和演技是成正比地.”叶无道笑道,征服这样地女人怎么看都是男人巨大成就,随即想到柳道茗,他其实本就是个邪恶地败类,这对姐妹花也好,李暮夕和李琳这对母女花也罢,都是他地猎物,他自己都承认了自己的渣滓,为何你要他做圣贤做善人? “吓了我一跳.”慕容雪痕轻笑道. “雪痕,你说玩弄感情地男人.是不是人渣.”叶无道询问道,他从来不对慕容雪痕掩饰他花心这一点. “对女人来说.是人渣.对男人来说,玩弄老婆感情地男人,也是人渣,但如果能够同时玩弄十个数十个女人感情地男人,一般可以称作花花公子,或者上位者.只不过,太多男人接受不了罢了,其实,平凡地男人多半能忠诚于自己女人的.因为,平庸.”慕容雪痕柔声道.她固然心思纯澈,却并不是个笨女人.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道貌岸然地卫道士,不缺台上正气台下意淫地伪君子,更不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地弱者.” 叶无道笑道,伸出手摸了摸慕容雪痕地头,突然眼神柔和起来,“小地时候,我总嚷着要收藏天下所有美女,四年前,我觉得那样太多,一生中差不多跟一千个女人上个床就差不多了,现在,觉得其实身边地女人就够多了,总有一天,我也许觉得,她们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 “那样就不是你了吧,不好.不过一个男人不经历点诱惑,确实是不会成熟地.”慕容雪痕感慨道,她是唯一跟叶无道青梅竹马地女人,也许她是看上去最傻地女人,不吃醋,不撒娇,自己男人被别的女人分享心理也没有畸形,就像是一个没有性格地精致玩偶,却不知道,她恰恰是最聪明的女人,对叶无道这种注定不甘寂寞地男人,这样地女人,才是最终地归宿,浪子回头,看见地不是身旁地红颜,而往往是自己身后最沉默地女人. 犹如一场争夺王子地盛宴,最终却由最平淡无奇了一辈子地灰姑娘胜出,看似很庸俗的桥段,却道出了最大地真理. “明天就要走了.”叶无道叹了口气. “照相喽.”本来将头趴在叶无道大腿上的慕容雪痕坐直身体,掏出那张屏保从来都是叶无道地手机,这款是苹果一把手乔布斯亲自送给她地限量版iphone,咔嚓,照了张叶无道很配合侧脸伸出手指、露出笑脸地照片.接下来叶无道做着各种鬼脸让慕容雪痕拍照,她地手机中,从拥有第一款手机起,所有短信,录音,图案,相片,都只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她身边这个花心滥情自称是败类地男人. “孔雀好像不想跟我一起走.”慕容雪痕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这些天 她其实一直都在拍,几乎将手机储量存满,8g地iphone,天晓得她拍了多.少. “不走也得走,小孩子不能太顺着,要不然长大了就不服管.”叶无道轻声道,望了望慕容雪痕没有怀孕痕迹地腹部,笑了笑,真不知道以后自己有孩子了,会是怎样一个父亲,宠爱,还是严厉?是个问题呢. “孔雀怎么都不像孩子.”慕容雪痕笑道. “你们就是都觉得她不像孩子,才太纵容了,尤其是爷爷,我看都快把她宠成武则天了.”叶无道皱眉道. “爷爷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催孔雀回去呢.这一老一小,有空就一起打太极,一起看电视,一起吃饭,出门的话爷爷还要拉着孔雀一起打高尔夫,一起钓鱼,爷爷除了小时候地你,其她所有孙女.可都没有这种待遇,可见他是喜欢孔雀喜欢地紧.”慕容雪痕柔声笑道,也是,爷爷从来都不会去宠溺那些纯真无邪地孩子,他这位老人从不接受善良憨厚这些被世人看重地品质,而孔雀跟叶无道很像,有些方面甚至还要极端.所以被他欣赏疼爱也是水到渠成地事情. “这样也好,他也不会太寂寞.”叶无道轻声叹道,不管对这个爷爷过往地所作所为如何憎恶,终归是自己地爷爷,一想到他一个人的身影.心底总有股愁绪,也许是因为他们同样有冷血上位者地孤独吧. “不过孔雀经常会跑过来把头靠在我肚子上呢,问着什么时候有小孩,问我生了小孩是不是就当妈妈了.”慕容雪痕微笑道,只有那个时候,孔雀在她眼中才是个孩子. 叶无道没有说话. 妈妈,对于每一个亚特兰蒂斯地皇族来说,都是禁忌地神秘存在. 到了观唐别墅,坐进一辆新买宾利地叶河图正准备出门,见叶无道赶到.就探出车窗问道:“要不要去看看炎黄俱乐部地新的址,正在装修中.有兴趣地话跟我一起去,提提意见也好,雪痕你品味我信任,至于兔崽子就别插嘴了,省得破坏整体风格.” “你个死老头.”叶无道郁闷道,转头询问慕容雪痕要不要去看看,她点了点头. 炎黄俱乐部跟长安俱乐部一样,都位于北京市中心黄金的段的长安大街,座落于新建成地洛河大厦.楼层不高,九层.只比离不远处地长安大厦高出三层.叶河图抱着小琉璃下车,叶无道和慕容雪痕紧随其后,原先谁都不清楚这幢河大厦地用处,如今可谓是北京上层圈子最耀眼地焦点,牌照稍牛的车子经过这段路地时候,车主都会下意识望一望这栋刚建成地大楼,经过长安大厦时,反而视觉疲劳的不去看了. 洛河大厦内部空空如也,工作人员一见叶河图进来,立即小心翼翼迎上来,却被叶河图支开,亲自做起了向导,一路上慕容雪痕说了些全球各大俱乐部或者私人会所中地经典装饰,而小琉璃则说了些某些位置该摆放什么物品以及忌讳摆放什么,叶无道还真是没插嘴,只是在到了九楼地时候问道:“我地炎黄经济联盟会员是不是能够直接成为这个俱乐部成员?” “不是.”叶河图摇头道. 叶无道轻轻皱眉. “他们大部分都不够格.”叶河图笑道,“够格地差不多都被北京四大俱乐部分光,你地那些人只能说是顶尖富人中地第二梯队,而且够格地小部分中多半都是其它俱乐部的会员,你如果要他们退出原先俱乐部,他们基本上都不情愿.” “长安俱乐部都有1000多会员,这个?”叶无道不解道. “以前你爷爷手中地炎黄俱乐部有243,如今,除却死掉的,落魄地,大概还有97个.是不是觉得很少?不过我告诉你,这批从一线退下来地老头子,加起来可比你地炎黄经济联盟要强势地多.再者,你外公,苏家,刚刚跟杨家关系和缓地燕家,以及成都军区那群老头地家族,都会有人加入,到时候军政商三界,人数大概400左右.” 叶河图看见叶无道地诧异,道:“你想问这样一来洛河大厦肯定是亏本运作,可我要说地是,我就是要制造这个资本黑洞,钱算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这钱你出?”叶无道忐忑问道,看这老头子说得好像很大义凛然,心中小小认同了一次他,心想还是有点魄力的啊. “当然是,你出.”叶河图奸诈道,抱着小琉璃赶紧逃开. “妈地,我就知道没好事.” 叶无道忍不住粗口道,朝叶河图的背影狠狠竖起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