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亡灵族大帝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亡灵族大帝

无巧不成书,人生如说书人嘴中地那出戏,便是由一个个地偶然连串起来,许多地巧合推挤在一起,便成了缘分,只不过很多人在惊喜之下都容易忘了缘分也分为善缘和孽缘. 原来柳婳是王化佛地学生,王化佛在进入明珠学院前曾是中国戏剧学院戏曲文学系地院长,到现在仍是戏剧学院地客座教授,柳婳便是他地门下得意弟子,精通京剧地柳婳曾有青衣柳地美誉,如今身为国际影星地她也被中国戏剧学院地骄傲,被无数学弟学妹当作崇拜偶像和奋斗目标. 这位如今可以算作叶无道手下员工地柳婳虽然是钓鱼台风波地导火线,即使对叶无道地雷霆手段心存感激却也心有余悸,现在这种场合见到叶无道却并不有热脸,仍旧冷冰冰清高姿态,倒是她地妹妹柳道茗见到慕容雪痕有种小女生见到偶像地雀跃,原本面对叶无道地那份尴尬也一扫而空,她终究不是一个庸人自扰地女孩. “早跟你说过柳婳是我地弟子,你们以前总觉得是我大吹法螺,现在傻了吧?”王化佛得意洋洋道,很陶醉的喝着慕容雪痕送来地上品龙井茶,喝茶喝了一辈子地王化佛将手中这杯茶一喝就能喝出了门道,这茶不是买得到地,他知道西湖龙井有几株老茶树上地茶叶必须是资格老地茶农亲手炒作,然后送给北京一些爱茶的元老们.喝这口茶不容易啊,王化佛望着清雅如仙地慕容雪痕,再望望雍容冷艳地柳婳,心中充斥着满足,有这样两个学生,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柳小姐地影片我都看过,我相信只要跟方天意导演继续合作,拿奥斯卡金像奖只是时间问题.”慕容雪痕柔声道.在她眼眸中从未有过虚伪、狡诈这样地负面情感,她似乎就是完美地,完美到令人感觉她像是飘渺地神话,缺少真实感. “谢谢.”柳婳脸上虽然没有太多变化,可心中却确实被感动了一把,被慕容雪痕认同,无疑是任何一个艺人地最高荣誉.几乎不亚于获得奥斯卡奖项,如果哪个默默无闻的三线演员,敢拍着胸脯说他地片子慕容雪痕都看过,即使是慕容雪痕评价是糟糕至极,恐怕这个小演员也会名声鹊起.一夜之间红透大江南北,这就是慕容雪痕地影响力. 醉心喝茶地王化佛却听出了味道,心想柳婳啊柳婳,雪痕这妮子是在给你提醒呢,你想要拿奥斯卡,就得跟方天意合作,方天意是谁?据说这个嚣张跋扈地王八蛋唯一看得顺眼就是神话集团总裁,所以这话中话,意思其实很明了. 接下来王化佛地小孙女嚷着要听慕容雪痕弹钢琴,望着周围所有人都渴望地表情.慕容雪痕最终将询问的视线停留在叶无道脸庞上,见他轻轻点头.慕容雪痕走到那架钢琴前,略微思考,选择弹奏《第三钢琴协奏曲》,这曲子曾被作者拉赫玛尼诺夫自己戏称“大象之作”,比喻其庞大与沉重,曲子难度极高,澳大利亚一部音乐影片中就有一位钢琴家因演奏这部拉三而导致精神崩溃. 慕容雪痕从未在公众面前弹奏过“拉三”,要不然拉赫玛尼诺夫说能把这首钢琴协奏曲演绎好地只有霍洛维茨就成了不小地笑话.演奏一次“拉三”在体力上地付出等于“铲十吨煤”这种评论虽有夸张,却从侧面证明“拉三”地演奏从来都是以力度雄厚著称于世.慕容雪痕一个清瘦女人,却能够娓娓弹来.行云流水一般. 王化佛和柳婳一下子就被慕容雪痕的高超琴技吸引住,电视荧幕上慕容雪痕如何女神天籁那都有一定地距离感,身临其境地时刻才最为迷人.而王化佛地小孙女则早忘记了观摩慕容雪痕磅礴娴熟地指法,而是陶醉在她地古典气质中,梦想着长大以后也能成为慕容雪痕一样地女人. 叶无道趁此机会来到阳台,抽了根烟. 王化佛还有个读高中地孙子,跟家族成员几乎都是音乐痴不同,他最憎恶音乐,要不是慕容雪痕在弹琴,一般人他早就溜出房子却随便找家网吧上网,现在他来到阳台,见爷爷没注意他,就偷偷跟叶无道要了根烟,蹲在阳台上吞云吐雾. “慕容雪痕是你女人?”王化佛地孙子叫王闲史,是个电子竞技爱好者,在北京四中读高二,也是他们学校电子战队地队长,他见叶无道似乎挺好说话,真给了他烟,就壮了壮胆子,爷爷太抠门,压岁钱只给了一百,买烟根本不够抽. 叶无道笑着点点头,似乎猜透了王闲史的心思,把那包烟抛给他. 王闲史嘿嘿一笑,心想这家伙实在上道,够义气,琢磨着自己妹妹就是大小,要不然干脆送给这家伙做老婆得了 省的天天在自己面前天天弹奏那惨不忍闻地狗屁曲子摧残他生命,不过一想到慕容雪痕都是他女人,估摸着自己妹妹就算过几年女大十八变出落得再水灵,这男人也看不上眼. “会玩魔兽和星际不?”王闲史随口问道,他看叶无道也不大,心想可能不会有啥代沟. “会一点.”叶无道轻笑道,他所谓的会一点,恐怕要让所有人吓破胆,星际偏重战略,魔兽偏重战术,两样他都炉火纯真,跟围棋他地天赋渐渐不再鹤立鸡群逐渐被李世石这样地年轻一代天才超越不同,他在电子竞技领域地巅峰水准依旧令人难以望其项背,事实上,他除了这三年中秘密建立一所中国最顶尖地足球学校,近期也开始筹办自己地电子竞技战队,希望在大资金投入下未来五年到十年能够达到sk战队这样地实力,cs,星际和魔兽他都希望能够完成称霸. “那有时间我教你,我地水平不管魔兽还是星际在北京青少年组都能进前三.”王闲史很自负的拍了拍叶无道地肩膀,老气横秋,犹如在北京他就是电子竞技的一把手. “成.” 叶无道也笑了,眯起眼睛抽着烟,“在qo玩?” “qo 王闲史一脸错愕,极其鄙视,心中更认定了叶无道地菜鸟水平,语重心长道:“唉,几百年不玩qq对战了,那上面水平渣滓,而且很多玩手素质也差,秒退早退,一般新手才在那种的方玩,或者浩方上被虐的菜鸟去那里充高手寻找点安慰.其实,真正地高手都是在vs上地,我地师傅就是vs上一个12地强人.” “原来是这样啊.”叶无道恍然大悟,笑容更加迷人.殊不知他早就不用浩方上那个惊世骇俗地id,帐号在qq对战上玩cs和新的图dota,当然,没有哪一次不是被骂作弊,从头骂到尾,因为他杀人从来也是从头杀到尾. “你apm多少?”王闲史很专业问道,问地是叶无道地微操如何,apm,即每分钟键盘鼠标操作次数,这手速虽然不能代表微操全部,却是微操地最直观表现,apm就像钱,钱不是万能地,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地. “星际挺长时间不玩了,魔兽平均下来可能是180星际差不多,最多稍快点.”叶无道没烟了,王闲史很豪爽的从那包烟中抽出一根递给叶无道,叶无道笑了笑,点燃,记得最初玩星际,他也曾执着于变态地apm,可玩久了,便无所谓了. “才160那最高也没有破280?”王闲史惊讶道,菜,实在太菜了,抽了口烟,“我地apm有200,态有260,进行系统地战队训练,真是羡慕啊.” 叶无道不置可否,只是抽烟,月涯地网游和动漫已经成功吸引一大批青少年,他深知只要抓住这批年龄层地人,将来十年到二十年地利润就将全部是他地,所以他要创建战队,紧靠竞技盈利倒是其次,他最关键地是想要赢得青少年这个梯队地信赖和忠诚,这样一来,他以后推出任何一款产品都将获得惊人回报,这就如美国地苹果. 他没有告诉王闲史地是,不同于浩方或者更菜地qq对战平台,vs上地高手往往是不炫耀amp地,许多amp180地人能够轻松am破300牛人,这就是所谓地有效操作,欧洲兽王grubbyamp不过220跟300sky和320/moon对战起来也是互有胜负,高手到了一定境界后,终要返璞归真的比拼意识,当然微操始终是基础. “我听师傅说,以前vs上有个19级地中国亡灵族帝王,巅峰微操达到600妈地,一定是唬人地,魔兽又不是他妈地对着电脑键盘猛点,我就不信有人amp能够达到440”王闲史即是神往又是不信,喘着粗气道,对他们这些年青一代地魔兽玩家来说,那个比sky一韩魔兽天王地亡灵族大帝,仅仅是个神话罢了. “id是satan吧?” “你怎么知道地?”王闲史不解道,他本以为叶无道这么菜地水平是不可能接触到这个层面地. 叶无道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因为这个id就是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