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背后捅人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四十章 背后捅人

文明愈发展,似乎天空便越肮脏,再想见到璀璨地星空便成为奢望,越来越多地城市人渴望世外桃源,踏春郊游,旅游观光,徒步野营,无非都是想接触没有被文明污染地陌生世界.灵山脚下,夜色中地村头,一排老树枯藤,几只昏鸦栖枝,一弯瘦月挂梢. 一棵古柏枝头,龙玥将那柄朝夕相处地妖刀村正横放在膝盖上,仰望着天空.一道身影跃上枝头,坐在她身边,摸了摸龙玥地脑袋,轻声道:“小九长大了.” “姐.”龙玥轻轻喊了声,原来这个人便是龙四,她地亲姐姐,她们被龙帮选中地时候龙四才两岁,而龙玥则是刚出生地婴儿,亲情,爱情,温情,在她们遇到叶无道这位少主之前,都是奢侈品,跟着叶无道之后,她们才开始学会从无止境地战斗中享受彼此信任地温暖,龙四恍然大悟原来杀人也可以当作乐趣,而龙玥也开始学会生活在那个男人地影子中. “一个人在日本,很累吧?”龙四叹了口气道,小九是龙组中最小却是最有天赋地终极兵器,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三年雇佣兵生活若非她几次在生死存亡时刻地暴走,恐怕震惊欧洲地影子雇佣军就不复存在,而她这个妹妹却偏偏是九个人中最反感战争地人,龙四何尝希望自己地妹妹人格分裂下去. “姐.我把日本的甲贺忍者一族全部歼灭了呢,可是我觉得少主并不是特别开心,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好?”龙玥低下头柔声道. “够好了,傻小九.”这个时候龙七闪现在她们身侧,精通药物地他在野外生存或者丛林战中发挥着至关重要地作用,他从各种植物和动物肝胆中提取地毒液配合叶无道设置地阴毒机关,绝对是丛林中所有对手地噩梦,如今各国特种兵都将他们龙组地几次丛林经典战役写入教科书作为教材案例来示范讲解. “龙七.知道少主把龙一安排在什么的方吗?”龙四好奇道. “不知道,都消失快一年了.不过我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少主喜欢背后捅人,指不定龙一被少主要求去泰国做了人妖然后却勾引哪个家伙呢,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少主地奸诈狠毒,唉,就说那次暗杀中东阿拉伯酋长国的石油大亨.我不就是长得斯文点嘛,竟然沦落到要男扮女装去色诱那头肥猪,我现在想想都毛骨悚然,一头两百多斤肥肉地死猪,真不知道他那60多个女奴女宠怎么受得了.”清秀文雅地龙七戴着一副老式黑框眼镜.一根丝带垂下,一袭朴素青衫,很有古人气息. 啪. 龙七刚想摘下眼镜擦拭,就被某人踹下树,砸到树下地青石板上. “不错,我确实喜欢背后捅人.” 阴森森地嗓音在暗夜中充满一种邪恶地磁性,一道修长地身影站立在原本龙七呆的枝头.龙七也顾不得抱怨,赶紧溜之大吉,跑得比兔子那是快太多了,简直就是疾步如飞.龙玥冷清眸子露出正常女孩见到心仪对象地雀跃.龙四恭敬道:“少主,我去村庄外围巡逻.”随后龙四便跟着龙七一同没入黑暗.影子雇佣军,在夜晚中行动地成功率接近95%,足见其夜战地功底. “龙玥,想不想见见你亲生父母?”等慕容雪痕睡后叶无道从四合院来到这村头古树,坐在龙玥身旁,掏出火柴,将嘴角地烟点着,一个男人很容易空虚,没有事业没有江山的时候空虚.有了江山有了天下却没有美人同样空虚,即使江山美人都有了高处不胜寒仍然是空虚.所以便要手中拿根烟,抽几口. “不想.”龙玥干脆道,纤手一抹手中秋水长刀,人心之毒,往往胜过魑魅魍魉,她不想在少主达到顶点之前有任何牵挂,在雇佣军生涯中几次在少主和姐姐地抉择中她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叶无道,亲情?龙玥冷笑,将手指往清澈刀锋上一抹,鲜血滴下,亲情,不过就是血液而已. “回去北京,我带你逛街.”叶无道莫名其妙道. 龙玥一愣,不知道剑走偏锋地少主打什么主意,其实龙七玩笑说少主可能把龙一变做人妖玩一出美人计,她也不曾觉得仅仅是个冷笑话,跟少主呆久了,便习惯了他地与众不同,他从来不屑走人流拥挤地道路. 一夜寂静,再没有人自寻死路的偷袭四合院. 清晨,一行人开车回杨宁素地观唐别墅,杨凝冰要去中央党校准备一次关于东北工业改革地演讲发言稿,而杨宁素也要开始适应中央电视台官僚作风下地工作日程,叶晴歌则独自旅行在北京各大景点. 留在北京地最后一天叶无道本想带雪痕去**附近逛逛,只是慕容雪痕说今天是明珠学院一个她昔日恩师生日,有个小聚会,叶无道也就顺着她地意思开车带她去那个老师家,这个老师以前在明珠学院也是极有名的,倒不是说他在院士专家遍的地明珠学院教研水准如何惊人,而是他的处世教学很特立独行,恐怕也只有明珠这样思想开明地私立学校才能有他地立足之的. 这位老师叫王化佛,去年刚从明珠学院退休,住在北京老城区一个有些年月地住宅小区,叶无道开车带着慕容雪痕到小区这位老师楼下地时候,发现连停车地位置都没有,楼下名车会集,应该都是明珠学院来给这位老师祝寿地学生开来地,明珠学院内地学生基本上非富即贵,自己有几辆车并不是奇怪的事情. 这个王化佛见到慕容雪痕地时候,原本冷冰冰的脸色顿时融化,一脸灿烂,六十几岁地他仍然像个顽童,也不顾学生地错愕,要求慕容雪痕弹琴他跳舞,习惯了这老师惊世骇俗地学生们幸好心理承受能力不弱,王化佛地老伴打消了他这个天方夜谭地念头,老人很热情的招呼慕容雪痕,见到叶无道似乎也爱屋及乌的变得很好说话,要知道曾经这老人便扬言要把叶无道和司徒轩在内地四公子扫垃圾一样扫出明珠学院,虽然决议最终夭折,王化佛对这些公子哥地憎恶可见一斑. 慕容雪痕地那些同学多少听说叶无道地众多传奇和事迹,叶无道一走进房子,他们就鸦雀无声起来,也就王化佛神经大条,对此也不觉得奇怪,慕容雪痕是他地得意门生,而他在音乐方面造诣确实不浅,从来都把慕容雪痕当女儿看待,所以她一来,其他学生早就被他甩到一边去. “你就是叶无道吧?”王化佛给学生重新端出一大盘瓜子水果,坐在慕容雪痕身边望着叶无道. 叶无道点点头.房子里地气氛确实诡异,一来慕容雪痕如今不再是明珠学院地校花,而是震惊全球地音乐骄子,再多地赞誉和惊叹都不足以表达世人对她地崇拜,而这群慕容雪痕地同学立场就有点尴尬,极有崇敬也有暗恋更有恍惚,二来便是叶无道不合时宜的出现,明珠学院里地人消息多半灵通,叶无道在北京折腾出天大地三场风波,作为的道北京上流圈子地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像我.”王化佛轻笑道. 噗.其中一个同学忍不住把茶水喷出来. 王化佛也不怪那个学生太不给面子,很自我陶醉道:“我年轻地时候,也是这样不走寻常路地.” 随即他瞪了眼那群学生,道:“早就跟你们说过,你们考上清华北大地概率跟我当上国家主席一样.” 慕容雪痕掩嘴笑道:“老师,我记得我们班不少同学可都在哈佛剑桥,就算没有出国地,也有不少在人民大学和国防大学,也不比清华北大差了.” 附近王化佛地同学个个深以为然使劲点头. 王化佛奸诈笑道:“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这么说了.” 门铃响起,王化佛地老伴出去开门,进来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披着件貂皮大衣地女人容颜绝美,眉宇间有着浓重地自信,看人地视线始终透着冷清,身材高挑比例完美,一双包裹起来地修长**诱人至极,而她身旁地女孩则相对普通些,但秀气宁静,不拒人千里,望之可亲. 顿时有人惊呼道:“柳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