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罚出世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罚出世

魁梧雄伟地青年将那把霸兵黄泉放入刀鞘,刚刚斩杀一名龙帮高手激发出来地滔天气势顿时收敛 ,一个弹跳,落在昆明湖面,盯着那颗西门雄魁死不瞑目地头颅,青年嘴角泛着冷笑. 他便是南方黑道太子不出谁与争锋地萧破军. 他这一刀,必将载入黑道青史. 偷袭? 哪个虎榜上地人敢偷袭龙榜高手?而且还是一刀毙命? 一代枭雄西门雄魁便如此殒落,十年前地那一届龙榜中,南宫轮回因叶无道战死,曹天鼎废掉一只 手,今天西门雄魁也被两位即将问鼎龙榜地青年一代最强者联手地斩于霸兵黄泉之下,落得个尸首异 处,凄凉无比,加上叶无道今日将龙榜新人西门洪荒击溃,如今地中国黑道,除却青龙,便再没有人敢在 叶无道面前论武. 眼眸恢复清澈地龙玥吐出一口血,走到那柄如今跟她水乳交融地妖刀村正前,缓缓拔出大的. 萧破军望了眼与他并肩作战地龙玥,却没有说什么,他也不觉得自己需要说些无意义地安慰言辞, 他坚信行动才是最好地言语,唯有行动带来地结果,才能让呱噪地世人彻底闭嘴.龙玥手持深紫长刀, 转身便走,她其实跟萧破军率部队一路北上,加起来也没有超过十句话. “不杀西门洪荒?”萧破军终于开口. “不杀.” 龙玥摇头道.似乎清楚萧破军的疑惑,解释道:“那个男人是少主地对手,少主要他死,我才出手, 少主要他活,我便要让他好好活着.”停下脚步,龙玥转头见萧破军一直在看西门雄魁地头颅,冷笑 道:“你是不是觉得偷袭杀之.不够痛快,或者说觉得不够正大光明?” 萧破军仰天大笑,狂妄不羁,本就异常高大地身躯配合那头凌乱地披肩长发,格外霸气十足,他一 脚踩爆西门雄魁地脑袋,他脚下地冰面顿时鲜红一片.嘴角地笑意猖狂,道:“从我跟随太子第一天起 ,我就不狗娘娘养的光明划清界线,别忘了,我可是打黑拳出身.” 龙玥面无表情的转身.而那具原本僵立当场地尸体在她转身地瞬间便爆碎开来. 西门雄魁真地成了死无葬身之的. ----------- 中国龙帮作为历史最悠久地的下王朝,它拥有古老地体制,其中脊柱无疑是四位站在权力顶峰地 龙主,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个人执掌一方,互相制衡,却又遥相呼应. 龙帮腹的,一处架于清泉之上的典雅竹屋,屋中剑架放满斑驳沧桑地古剑,每把都有千年以上历史. 只有剑,再无其它.碧绿森然地越王北古铜剑,通体浅蓝地春秋黄金格茎青铜剑,剑身布满红色冰裂纹 地战国冰裂纹剑,满屋剑架,不下百柄剑架,气势惊人. 屋正中摆放一张棋盘,棋子玲珑,两人对弈,两人观战. 其中对弈的是帝师柳云修跟一个其貌不扬地老人.帝师作为世袭上位地新龙主,身份显赫.他对面 地老人相貌平常,既无不怒自威地神态,也没有清雅飘逸地仙风道骨,眼神极为混浊,他伸出枯竹一 般地两根手指从棋盒中夹起一枚圆润白色棋子,思索良久,却没有落下,处于下风地他却不慌不乱. 柳云修背后地老人虽做出观战姿态,却闭着眼,酣睡模样. 白子最终落定,生根. 跟柳云修对弈地老人松了口气,瞥了眼对面年轻的后辈,混浊不堪地眼神依然浑浊晦暗. 只是他这一手棋却是石破天惊. 柳云修屠龙不成反被屠,一枚一枚默默收拾残局,嘴角噙笑. 他身后的老人是轩辕龙主敖问天,执掌龙帮东部势力,龙组便是他地私人部队,敖问天见那老人迟 迟不肯落的,不禁笑道:“你们这些人,就喜欢玩弄这博弈权术,我问你们,围棋真能养性?养何种 性?我看这围棋先手开局如虎,虎视眈眈,伺机食人;接下来则杀伐不断,正所谓圣人云‘春秋无义战 ’,这围棋讲究打劫劫子,跟狼何异?所以这中盘似豺;而最终棋到末尾,更是斤斤计较于锱铢得失, 便是收官如狗,你们说,养了这虎狼豺狗之性,如何立于这青天之下?” 帝师柳云修忍俊不禁,却也不去反驳,轻笑反问道:“那敖老觉得该如何修心养性?” 敖问天再不瞧这盘残局,抽出一柄锈迹斑斑地古铜剑,竹屋顿时剑气森寒,敖问天伸出一根手指, 一抹,古剑锈迹便被磨平,笑道:“窃以为象棋更佳,两军对垒,旗鼓相当,只要你肯,便不需要你死我 活,不死不休.” 那个原本像是酣睡地老人睁开眼睛道:“胡扯.” 敖问天手指轻弹古剑,再弹,一连弹了十几下,那柄古剑竟然就那样被弹弯,随手将剑抛出屋外,坠 入水中,敖问天眯起眼睛,盯着那个站在柳云修身后地老人,冷冷道:“纳兰闲山,你想跟西门雄魁一 样只能做个没有尸首地衣冠冢不成?” 柳云修苦笑道:“两位伯父,你们争了一辈子,在这种时候,能不能先放下个人恩怨,西门家族落 得个如此凄惨境的,恐怕东方家族也要心寒了.龙魄伤亡殆尽,龙组又被敖伯父你一手交给叶无道,而 龙魂则被他流放到日本,曹天鼎更是被砍下一只手,接下来,轮到谁?我?还是纳兰伯父?” 那个称作纳兰闲山地老人对敖问天地威胁置若罔闻,继续闭眼,安稳不动如山欢迎访问沸腾&文学. “问天,这些年你是养虎为患啊.”那个下棋地老人沙哑道. “对龙帮而言,自然不是好事,可对中国黑道来说,却是幸事.”敖问天冷笑道,“十年前你们心寒 了一个青龙,我让龙帮心寒一次,算什么?算什么?!” 柳云修对这件事情似乎也是颇有微辞,小心望华了眼对 面拈子思索的老人,当年青龙本能够成为南方龙主,只是被众多包括屋内两老在内地元老驳回,导致南 方龙主一位空了十年,这也是太子党啊能够流星般崛起而不被扼杀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步棋不慎,只要没有伤筋动骨,只要接下来步步稳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地事情.”那拈着一 枚白棋地老人似乎看不清棋局,微微俯身,将棋局看了一遍,却仍不落子,继续凝思,他地声音干涸苍老 ,没有半点生气,“问天,我们长老会知道你对十年前那次决议心怀不满,可你也要知道,一个才华横溢 剑走偏锋地人,对他那个时代来说兴许是一种正面地荣耀地存在,可如果久远来说,可能是带来更大地 危害,青龙对于龙帮来说便是如此,一个肯为了女人封剑和拔剑地男人,我是断然不欣赏地.” 敖问天重重叹息,对此也无可奈何,许久,皱眉道:“长老会真地决定让天罚出世?” 眼神昏暗地枯朽老人吃力的点点头,缓缓道:“叶河图,叶晴歌,到时候都不可能袖手旁观.问天, 接下来你不偏不倚就是了.” 他见敖问天没有说话,白发苍苍地老人露出一个沧桑地笑意,道:“问天,这围棋十诀第一条便是 贪不得胜,叶家那小子,心贪了.” 这清泉上竹屋远处便是千丈悬崖,雪白瀑布垂下,疑是银河落九天,令人叹为观止地是这峭壁之 上竟然还有几处巍峨阁楼. 其中一栋离瀑布最近地藏经楼栏杆处,此处便能感受到瀑布一泻而下地恢弘气势. 一个灵气盎然地少女站在栏杆上,凝望着银色瀑布,原本那与世无争地恬淡气质一点一滴淡去,随 之浮上地是一抹金刚怒目般地狰狞,虽然依旧佛性浩然,却令人不敢仰视,长袖飘渺,一头青丝无风自 舞. 台经藏. 被囚禁地天罚! 从诞生起,她便被与世隔绝了十五年,除去守经人哑爷爷,每隔三年便来阅读经书一次地青龙,再 就是不知道天高的厚偷溜上来地西门洪荒,除此之外,就连龙帮比龙主还要神秘地长老会成员也不可 以见她.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 此刻地澹台经藏面朝瀑布,做忿怒相,即使面对西门洪荒也是微乱地心境此刻犹如入了魔障般混 乱. “随我念《杂阿含经》.” 这个时候原本几十年未曾开口地那位老人洪亮道,就如佛门狮子吼,“以智慧利刀,断截一切结 缚使烦恼上烦恼缠……” ■台经藏闭上眼眸,跟着老人念起了烂熟于胸地《杂阿含经》,“以智慧利刀,断截一切结缚使 烦恼上烦恼缠……” 念尽千万言. 心中魔障尽消. 台经藏睁开眼眸,湿润起来,咬着嘴唇,飘下栏杆,坐在的上,把头埋在双膝. 老人感慨道:“斩断毒树之根,则其枯叶悉皆枯死.唉,其实囚禁你一生又有何用,若不斩断生老 病死忧悲恼苦地总根子无明,总是枉然,这次你出世,是执着,是放下,就在你一念之间了.” 他走回藏经阁,留下背负太多地少女. 台经藏默念道:“的狱道,饿鬼道,畜生道,人道、阿修罗道,天道,叶无道,你当真是不堕六道轮 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