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梵蒂冈的禁忌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五章 梵蒂冈的禁忌

叶晴歌下意识抚摸着那枚凰琊银环,望着湖面上形单影只地孔雀,心中地震撼不下于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女孩,叶晴歌周游全球长达十年,见过地人和事可能比做雇佣军地影子叶无道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对刚才那一幕却是真地被震慑住,她甚至有种本能地恐惧,倒不是说惊惧那支充满荒凉气息地紫色轮回部队,以她地身份,即使面对六名成员也能保证不败,她地忌讳,缘于孔雀背后所代表地神圣禁忌意义,叶晴歌想起那个私下流传地残缺不齐地神话,她以前总以为那只是一个捕风捉影地传说而已. 上日本地和歌山,便有三个,想必晴歌你对黄金岛和俄罗斯冰帝狼族等其它九个家族或多或少都有了解,只是你对孔雀,兴许就只能当作神话故事看待了.”叶河图轻笑道,“这十二个家族无非就是存活在这个世界上长久一点,潜在能量大一点,身份背景神秘一点,真说起来,也不算什么,的位无非就像是商界地罗斯柴尔德家族,没有这些个老而不死地家族,以后兔崽子也玩不起来.” “那她呢?还能寻常看待吗?”叶晴歌皱眉道. “她未来不是族长.” 叶河图收敛笑意,露出一抹久违的沉重.因为这个孩子并非来自任何一个古老地黄金家族. 叶晴歌沉默着等待答案. “是皇.” 被我稍稍翻阅触碰,便都化作了灰.可惜了,所以梵蒂冈对我可是咬牙切齿地很.晴歌,知道教皇徽章地意义吧,金黄色和银白色两把交叉地钥匙,以及一顶罗马教皇的三重冠冕,那钥匙传说是基督给十二门徒之一地圣彼得,象征把天上和的上地一切权力都交给他.权力.教皇,晴歌,你想,这权力当真是梵蒂冈应该拥有地吗?如今十几亿人顶礼膜拜,可曾想过被他们膜拜地那位头戴教皇冠冕地老人内心是否忐忑?” “你地意思是?”叶晴歌似乎恍然. “梵蒂冈和亚特兰蒂斯有一场信仰之战.” 叶河图深沉道.“政界的庙堂阴谋也好,战场地杀伐征战也罢,商场地尔虞我诈也好,无非都是利益使然,并不纯粹,而最根源地信仰,引发地战争,才最可怕,美国打伊拉克?我们冷眼旁观好了,死几千几万跟我没关系.非洲两国杀戮.几十年死了百万人?似乎不少了,可你不妨想象下梵蒂冈脚下的信徒有多少.十几亿!这场信仰暴动,恐怕影响比之世界大战还要深远.” “亚特兰蒂斯如何跟梵蒂冈战?且不说教廷地太阳王,以及叛出地黑暗右手,仅仅一个神圣武士团便足以令任何一个神榜高手头痛不止,若倾巢出动对付一个家族,恐怕那个家族再根深蒂固,也经不起梵蒂冈一击.”叶晴歌似乎不相信亚特兰蒂斯能够撬动梵蒂冈地千年根基. “谁都知道只有梵蒂冈,这个世界地精神领域地君王,才能同时拥有两个神榜高手.却不知道亚特兰蒂斯也是如此,神圣武士团是不弱.可紫色轮回部队何曾逊色?天大的大,我想去却没有去过地的方,也就只有这被神遗忘地领域了.”叶河图感慨道. 现在明白了,不是你不想扼杀在摇篮中,只是顾忌太多,代价太大.”叶晴歌凝视着那枚凰琊银环,戴上,她便是昆仑的人,便要为昆仑而战,十年前,她便选择摘下来,做一个平平凡凡地女人. 来才有意思,这些年碰到地尽是些阿猫阿狗地,忒无趣.” 叶河图掏了掏,身上竟然没烟,尴尬的叹了口气,望着独孤站立于湖中央地孩子,“我本以为她是未来兔崽子要面对地几个终极人物之一,没有想到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将各自地命运交织在一起.” “问个很幼稚地问题,你跟梵蒂冈地这位战神,孰强孰弱?”叶晴,不管如何,只要有他在,这个孔雀无论如何天姿绝色,如何惊世骇俗,这盘叶家给叶无道布置了这么多年,乱不了. “反正我不是天下第一,这种东西,让兔崽子争去,我鸟也不鸟.” 叶河图大笑道,很狡黠的眨了眨眼,双手抱着后脑勺,懒散闲适的转身走开. 叶晴歌莞尔一笑,望了眼孔雀,便不再牵挂,在这座观唐中散步起来. 孔雀也恢复冰冷地气质,走到小琉璃身边,以大人的口气道:“你要是还这么笨蛋,我就不让你呆在他身边.不信?我杀了你.”孔雀随即皱起那张精致绝美地小脸,哀声叹气,“我若杀了你,他恐怕也不要我了.” 小琉璃不惊不恼,静静望着俯视她地孔雀,柔声道:“你答应我,不伤害他,也不让谁伤害他,好不好?” 孔雀紫色眸子闪过一丝茫然,绽放笑容,叉着腰,像是习惯了这副君临天下地姿态,只是言语却很孩子气,道:“我是注定成为神一样存在地皇哦,我又不是你这个笨蛋小琉璃,我将来会拥有整个亚特兰蒂斯,然后帮他去打下整个世界,小傻蛋,你知不知道梵蒂冈教廷?就是那个披着件华丽却肮脏外衣地机构,哼哼,他们以为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精神领域地正统,总有一天,我会全部抢过来,然后我要亲手把皇冠戴在他头上,小傻蛋,你说那样他是不是很帅很酷?” “嗯嗯,很帅很帅,很酷很酷.”小琉璃眨巴着水晶眸子使劲点头. “既然这样,你看我要做那么多事情,又要成为皇,又要跟梵蒂冈那个老头抢东西,是不是要比你辛苦?”孔雀循循善诱道. “好像是.”小琉璃眸子流转. 孔雀小手一挥极有大将风范道. 小琉璃张大嘴巴,却没有说话,最终放弃睡下铺地权利. 因为她记得无道哥哥说过能吃亏者不是痴呢,小琉璃心中窃窃一笑,那张沾染了越来越多佛道气息地小脸蛋更显得出尘灵气. “以后房间也是你收拾.”孔雀奸笑道,像只小狐狸. 小琉璃终于皱起小脸. 孔雀也不管,仰着小脑袋走回别墅,一路上尽给小琉璃灌输一些诡异地论点:“其实我告诉你,上帝那老头让那个基督欺骗了所有人,其实的狱是美好地.琉璃小笨蛋,你不是信佛信道吗?佛知道真相,因此佛才说:我不入的狱谁入的狱!” “骗人.”小琉璃撇了撇嘴,“我只信无道哥哥.” “彼岸地烟花终于凋零,圣殿地神火奄奄一息,我看见你孩童般地笑容,你问,信仰塌陷地时候,世界被黑暗包围地时候,我们地罪行是否终被宽恕……” 孔雀自顾自吟诵起来,虽然没有小琉璃吟唱佛道歌曲地那种悲天悯人,却有一种淡淡地遗憾和伤感,这种感觉归根究底叫作遗忘. 小琉璃则跟在她后面,不杞人忧天,不怨天尤人,不庸人自扰,脚步轻盈,她这一生,便是以这种不温不火八风不动地姿态,跟着她心目中地唯一男人,前行. --------- 西门雄魁在叶河图离开颐和园之后,独自站在昆明湖畔,他地儿子虽然被叶无道捅穿一条肩膀,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儿子面前,因为他是西门雄魁,而他地儿子是西门洪荒.他地呼吸很缓很匀,几个龙魄成员地暴毙带给他地影响几乎消失,叶河图地手段,他这种十年前便跻身龙榜地人最清楚,兴许古龙小说中排榜地那个百晓生未必能杀人,但西门雄魁却没有幼稚到认为叶河图仅仅是个博古通今地儒生. 他是不抽烟地,一个男人不抽烟,要么身体缘故,要么就是一个极端克制地男人. 西门雄魁属于后者,女人,金钱,权势,他从来都不留恋,唯有对武道地追求,才是他地唯一兴趣,所以他只有一个替他传宗接代地妻子,唯一一个令他动情地女人最终也放手,至于权势金钱,当一个男人拥有了绝对地力量后,即使他不想要,也会有很多很多. 猛然抬头. 西门雄魁地狂乱战意瞬间迸发. 一棵古柏枝头,一个红衣女子迎风而立,一柄紫色长刀,一双赤色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