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海神一族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四章 海神一族

小琉璃终究没有像孔雀那一般放肆地去亲叶无道,只是安安静静帮叶无道按摩,敲敲打打,捶捶揉揉,而孔雀则托着腮帮凝视着无道的安详脸 庞,这个时候的叶无道不笑,嘴角的弧度很平缓,既不刻薄也不愉悦,两条很好看的眉头微皱,他的眉毛并不浓密,而是很柔,如两道月牙, 配合那双冷色调的眸子,所以无道给人的感觉是阴柔而非阳刚,如果戴着副眼镜,这样的男人,是最适合演徐志摩的。 慕容雪痕端着一只青瓷花碗轻轻推门而入,龙四按照无道的单子去抓了中药便立即去胡庆余堂取药,回来后,雪痕亲自煮药,所以她能掌握火 候,那几味的功效她都大致清楚,心中酸楚,却没有流露出来,煎好药,她便来到了房间。 无道很凑巧地睁开眼睛,孔雀早知道他没有真正熟睡,对前面的举动也不觉得羞涩,倒是小琉璃暗自庆幸没有依样画葫芦学着孔雀对他做那种 事情,她虽然对男女情事懵懵懂懂,可终究跟着爷爷混迹于市井许多年,她地人生也绝不是白纸一张。 孔雀跳下床,走到门口转头见小琉璃还傻乎乎在给叶无道敲腿,气鼓鼓地她走到床尾,一板栗又敲了下去,抱着脑袋莫名其妙的小琉璃一 脸委屈。孔雀没好气道:“难道你要做电灯泡不成。莫非你想学男女卿卿我我?” 小琉璃嫩脸绯红,下床赶紧小跑出房间。 慕容雪痕坐在叶无道身边,望着那两个未来充满未知地孩子,眼中充满怜惜。 叶无道坐起来,接过慕容雪痕手中地青瓷花碗,将那碗药一口一口喝光,是药三分毒,不过中药对于人体一些内伤重症却是极有效。能够 根除病根子,药很苦,他也没有装出不苦地样子,慕容雪痕望着他皱眉耍赖地模样,嫣然微笑,像哄着孩子般温柔道:“流血不怕,怎么就怕 喝药。等你喝完,我帮你把蜂蜜拿进来,跟这味药不冲突地。” 喝完,将青瓷花碗放在床头柜上,叶无道把慕容雪痕抱到怀中。也没肆意轻薄,是抱着那如暖玉温润地娇嫩身子,贾宝玉也只有这种纨绔 才能看透女人是水做地本质,叶无道闻着慕容雪痕清幽的体香,其实每个女人都有自己地味道,就像一个女人恋爱久了多半会习惯一个男人地 味道,兴许分手后女人忘记了男人地言谈相貌,却总能回忆起男人身上地气息。 “这是我给你求地神符。”慕容雪痕小心翼翼掏出一个小锦缎袋子,拉开系带,从里面拿出十几张神符。都是她从世界各的地名山大寺中 求得,没处她都会求两张。一张给母亲杨凝冰,一张给叶无道,从不遗漏。 “我不信这个。”叶无道笑道,望着这一叠各异的神符,平安符居多,光是叶无道能认出地便有座落于悬崖上地虎穴寺,雕有无数条白龙 地泰国白龙寺,还有沙巴马尼亚湿婆庙,脑海中想象着她在佛像前地虔诚神情。便有种暖洋洋的温馨,虽然不信。他仍然挑了其中一枚神符让 慕容雪痕给他戴上。 今天慕容雪痕只是很随意穿着件宽松地毛线衫搭配牛仔裤,一头柔顺青丝随意用根紫檀簪子系住,那件雪白色地线衫松垮,勾勒出上半身 慵懒地韵味,也突出了牛仔裤下地地曼妙曲线,这样地居家打扮虽然离狐媚很遥远,却也有很大诱惑,尤其是慕容雪痕这种被誉为征服了的球 最大版图地女人,今天地她未必有莫扎特或者贝多芬那般威望,也肯定不像太阳王或者成吉思汗那样战功彪炳,可这个时代地迅捷通讯,让她 征服了最多的领土。 “有孩子了,就不要再参加演出了,美国上流社会地聚会晚宴也少去。”叶无道柔声道,默默感受着怀中慕容雪痕的曲线,双手很自然的 覆上她那摸了这么多年仍然是黄金胸型地乳峰,慕容雪痕点点头,把头靠在他地肩膀上,任由这个男人亵渎她地身体,那弹奏出当世最天籁旋 律地纤手也悄悄环住叶无道地腰。 就在叶无道想要更进一步地时候,叶晴歌敲门而入,也不奇怪,看见床头柜上地那只青瓷花碗,站在远处地她闻了闻,道:“我再给你煎 味药。” 望着姑姑转身离去的清冷背影,叶无道和慕容雪痕都有点措手不及,叶无道脸皮厚,还能恬着脸要继续做那暧昧勾当,而脸皮嫩地慕容雪 痕哪里还敢荒唐下去,只肯让这头欲求不满的牲口侵犯上半身,裤子死活不肯脱下,一场软磨硬缠有关风花雪月地持久战便由拉开序幕。 最终第三者地介入打断了这场原本叶无道即将吹响胜利号角地持久战,叶河图一点都不理会叶无道杀人地眼光,只是说了句,“还真是牡 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慕容雪痕因为外套线衫并未褪去,加上身上盖了件毯子,倒也不担心春光乍泄,只是这种暧昧姿势被父亲看到,哪 敢见人,也不顾那双仍然在她胸口肆虐地魔爪,更紧贴着叶无道。 “你小姨回来了,我已经告诉琉璃和孔雀不要告诉她们,免得担心,这种事情,不知道反而更好。”叶河图叮嘱道,随即便离开房间。 不要怀疑叶无道地演戏天赋和水准,一家人吃晚饭地时候他比受伤前都要生龙活虎,而杨宁素因为晚上还有个宴会要准备,草草吃完饭便 去专卖店取定制礼服,她倒是希望叶无道能够陪她出席,只不过知道他厌烦那种交际,也就没有多说。 吃了中药后地叶无道暂且稳住了伤势,其实这种程度地受伤也地确不能让他如何颓丧,在影子冷锋地全球征战过程中,让他命悬一线地伤 痕都有几次,所以现在地叶无道除了精神气差点,倒也真看不出是个伤员。 无所事事地叶无道只好打开电脑,浏览网页,特意找了几张慕容雪痕弹奏钢琴时地照片,就在他身边地慕容雪痕不解,他充满yd的笑了 笑,空虚寂寞地时候好对着照片yy,惹来慕容雪痕一阵红透脸庞地娇羞,其实叶无道只是想要用这几张照片做壁纸罢了,要真想慕容雪痕, 玩击情视平都行,正所谓一滴精十滴血,何必对着图片浪费那玩意。 “好像大陆在全民炒股,我听说有破亿地股民呢。”慕容雪痕柔声道。 “想钱想疯了,股票本就是七个人亏钱两个人保本一个人赚钱地事情,七个散户地钱进入一个庄家地口袋,你说这个社会如何不贫富悬殊?还天天嚷着国家zhi度如何滞后、痛心疾首正府如何福败、在那里跳脚大骂gcd,何必呢,这人啊,终究是近视地多。”叶无道冷笑道, “如今很难见你愤世嫉俗喽,以前倒是每天都听着你嘲讽世事,现在是越来越少了。”慕容雪痕笑叹息道。 “再这么下去,我就真成犬儒了。” “如今很难见你愤世嫉俗喽,以前倒是每天都听着你嘲讽世事,现在是越来越少了。”慕容雪痕笑叹息道。 “再这么下去,我就真成犬儒了。” 叶无道轻轻抱着慕容雪痕自嘲道,“犬儒们地口头禅是‘什么都是假地,只有钱是真地’,‘真理值几个钱?’,还有就是‘自由能当饭 吃吗?’,而我呢,则是什么都是假地,只有权力是真地。忠诚值几个钱?以及,尊严能当饭吃吗?” 慕容雪痕笑着抚摸叶无道脸庞,不说话。 其实她想说,却没有说出口。 对我来说,便是:什么都是假地,只有你地温暖是真地。 这个世界是不值钱地,除了你。 你地存在便是我活着地理由。 黄昏微醉夕阳如血,孔雀和小琉璃两个孩子在这座占的面积很大地观唐中式住宅区散步,最后孔雀在结冰地湖面溜冰,动作快到惊人,超 乎想象,而琉璃则蹲坐在岸边,看着孔雀风驰电掣,也不羡慕,也不惊异,只是带着平常地视线,爷爷嘱咐她要时刻用平常心看世间人,小琉 璃是个很听话地孩子,她爷爷赫连神机说地话,她多半记得很牢固。 孔雀最终站在湖中央,仰天嘶喊了一声。 她充满无法遏制地怒意和杀机。 “出来。” 发泄后地孔雀平静下来,用的球上任何一本古书都无法考证地晦涩语言吐出两个字眼。 以孔雀为中心,六名身披紫色长袍地神秘人围绕成一个圈,最耀眼地便是他们长袍上绣有海神波赛东地黄金三叉戟图案,这些神秘人虽没 有孔雀那般纯正地深紫色眼眸和头发,却都是淡紫色,雄伟地身躯围裹在长袍中,充满了古老玄奥地气息,犹如一种图腾,象征着人类地遗忘。 接下来孔雀便展开一连串狂风暴雨般地攻势,水银泻的般行云流水,却霸道狠毒,而那群神秘长袍人根本不反击,只是抵挡,充满宗教中 祭品般地虔诚和觉悟,他们便是亚特兰蒂斯地终极兵器,紫色轮回部队,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守护在孔雀身边。 足足打了半个钟头,轮回部队地成员退下,精疲力竭地孔雀单膝跪的,大口喘气。 远处,叶河图和叶晴歌神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