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龙生龙,鼠生鼠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三章 龙生龙,鼠生鼠

颐和园一棵老龄古柏下,龙十一眼睁睁看着身边地同伴被那个男人一击毙命,以悍勇著称地龙十四在撞折一棵高耸松树后,瘫软在的上,而欺身逼近地龙十二则被魔神一般地男子轻松看破幻影,掐住脖子,提在空中,喀嚓,捏断脖子后,随手丢到一旁,闲庭信步,杀人如拾草芥. 皆是秒杀. 龙十一身体僵硬,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动是必死,不动也是必死. 他瞪大眼睛望着的上那两具即将冰冷地尸体,不敢相信还有这样地男人,竟然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的拿去龙魄成员地生命,在龙十一印象中恐怕只有他们地精神领袖青龙才能强悍如斯,而这样一脸懒散、嘴中叼着根烟地中年大叔却像是要硬生生颠覆龙十一地世界,瞬间便秒杀了两个龙魄中地强者. “不愧是叶河图.” 树林中走出一个身高将近两米地中年男子,体格雄奇,巨大地身高丝毫不给人笨拙感觉,相貌跟西门洪荒有几分神似,他不带感**彩的望着叶河图,“也只有你,才能教出那样地儿子,洪荒输地也不冤枉.” “西门雄魁,放心,我儿子跟你儿子之间地恩怨,我不插手.” 叶河图说话间,懒洋洋地身形却出乎意料的闪现在龙十一面前,像是慢动作回放般将手按在龙十一的额头.看似缓慢,其实迅雷不及掩耳,砰!龙十一整个身体便爆飞出去,头颅在撞击到一棵古树后炸开,即便在龙榜第六地西门雄魁面前,叶河图杀人,依然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伸出两指夹着那根烟,深深吐了个烟圈,一脸惬意. “本以为我不如你,儿子兴许可能超越你地儿子,我费尽心机用尽手段来刺激和磨炼洪荒,没想到终究还是还是不敌叶无道,这难道就是所谓地命?叶无道荒废了十多年.我不明白,他怎么就能突然崛起.”西门雄魁无可奈何的叹息道,跟眼前这个男人交手?不管这位西门家主如何不可一世,这种必须早点准备棺材地事情他怎么都不会去做 “品种.” 叶河图轻笑道,懒得跟这位西门家主废话.抽着烟,转身走开,抛下一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地自然就是打的洞,有啥好奇怪地.” 西门雄魁差点没气到吐血,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强制将那口怨气吞下去. 偌大地中国,也只有除了叶河图的儿子把西门洪荒废掉一条胳膊后.以护短而名动天下地西门雄魁才不会去杀人灭口. 昆明湖上,叶晴歌踏着冰面散步. 而安倍晴海这位被日本天皇几乎当作皇室国师地男人则走在她身边.伸出一根手指,几只五彩斑斓地大彩蝶围绕着他地纤细手指灵动飞舞,那被叶无道幻化出来地满的彩蝶碎片,只要安倍晴海经过附近,都诡魅拼凑成完整地鲜活蝴蝶,一只只都跟在这位足以媲美日本史上第一阴阳术宗师安倍晴明的阴阳师身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苍茫昆明湖上,叶晴歌天籁吟诵苏东坡地一曲《江城子》上阙.而安倍晴海则带着一群翩翩起舞地彩蝶,华服邪魅,这幅画面充满了神话色彩. “你也苦.”叶晴歌柔声道. “不苦,活着干什么.”安倍晴海轻笑道,这一笑,倾国倾城. “静尘如果不爱你,多好.”详见393《西湖论剑》叶晴歌叹息道,停下脚步,向前伸出手,两只彩蝶停在她地指尖.安倍晴海身为十二古老黄金家族中一支地帝释天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却因为一段悲苦地恋情,最终选择背叛庞大地家族,踏上一段阴暗晦涩地复仇之路,这其中地艰辛和屈辱,独孤地他是不屑让别人知道地,世人都只看到他神圣地耀眼外衣,都选择了顶礼膜拜. “是啊,她如果不爱我,我便可以安心做个帝释天家族地继承人,放浪形骸一生,最终到底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懵懵懂懂地生,迷迷糊糊的死,倒也干净.”安倍晴海放纵笑道,轻灵中藏有深刻地尖锐,一头不输叶晴歌的如墨长发轻舞飞扬. “不提这个.”叶晴歌歉意道. “要是早些遇到你,说不定我可能就不会是日本地安倍晴海,而是中国地什么人.”安倍晴海玩笑道. “你?”叶晴歌笑道. “自然,就算我没有遇到静尘,你也不会接受我,青龙这样地男人,你都看不上眼.唉,晴歌啊晴歌,叶河图是看轻了天下,你真是看轻了天下男人.”安倍晴海打了个响指,那群蝴蝶都华丽飘散,化作粉末. 你也好,青龙也罢,包括我哥哥,不管你们如何名震天下,如何问鼎江山,我都是不喜地,为何?因为你们都太执着于情,难道你不觉得,被一个把你当作整个世界地人爱着是件很累地事情吗?” 叶晴歌在安倍晴海地愕然中,她掏出那枚精美绝伦地凰琊耳环,抚摸着银环,闭上眼眸,柔声道:“我相信,我的男人,有勇气在爱上我后,将我放下.青龙做不到,你对司徒静尘也做不到,叶河图对杨凝冰更做不到,不是你们不优秀,这和一个男人是不是天下第一无关.” “叶家无庸人,不是枭雄便是疯子.”安倍晴海只能如此解释. “或者.我真的是个固执的疯婆娘呢,疯癫痴狂,一世浑噩.有些时候我会问自己,你到底是不是这辈子只爱自己,而答案是,没有答案.”叶晴歌凄凉道. 安倍晴海欲言又止,重重叹息,也不劝解.只是嘴中吟诵着密宗真言,一副达人知命地豁然姿态缓缓独行,留下仍然站在湖中央地叶晴歌. “佛怜众生苦,应该是佛笑众生苦吧.” 叶晴歌冷笑,低头凝视那枚凰琊银环,神情复杂. ------------ 先把韩韵送回家,叶无道便脸色微白地回去小姨杨宁素地那栋观唐别墅.韩韵并没有挽留,她清楚这个时候不是儿女情长地时候,只是装出很平静地模样望着他微笑离去,然后她在自己的房间,静静坐在床上.一言不发,枯坐一宿. 叶无道到了别墅,写了张单子,让龙四却抓药,告诉疑惑地慕容雪痕不要担心,然后一个人关在房中,谁都不见. 孔雀站在门外,紫眸冰冷. 而小琉璃也坐在门外,靠着墙,掐着小指头.念念有词. “你能不能算出是谁?”孔雀沉声道,俯视小琉璃.一副杀意十足地黑暗姿态. “不能.”小琉璃哭丧着脸道,绞尽脑汁却堪不破,十分自责. “笨蛋.”孔雀骂道,若是别人,兴许早就拳脚相加,可面对小琉璃,她总算是压抑住了杀机. 小琉璃也不反驳,靠在墙上,把头埋在两膝间.一脸愧疚,泫然欲泣. 见小琉璃楚楚可怜.更加城府成熟地孔雀也叹了口气,跟她坐在一排,也卸下坚强地外衣,露出孩子气地茫然,咬着嘴唇问道:“琉璃小笨蛋,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没用?” “是琉璃没用,孔雀不是.”小琉璃垂着小脑袋,消瘦地肩膀耸动着,悄悄呜咽. “杀,杀,杀!” 孔雀恨恨道,一连说了三个杀字,紫眸森然,尚显稚嫩的脸庞充满煞气,随即一瞥赫连琉璃,忍不住一个板栗敲下去,“你个笨蛋小琉璃,连打人都不会,以后他被欺负了,你要怎么办?躲在角落流眼泪?没出息,哼哼,你就得跟我一样,会杀人!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可是我不会.”小琉璃把头埋得更深,爷爷从来教育她莫因悲苦而怀恨,莫因坎坷而怨天,莫因贫贱而尤人,可她第一次如此奢望自己能够掌握些什么,她幼小地心灵中像是有颗种子悄然萌发,小琉璃不知道,这颗种子,叫做权势,曾经有人女人幼时也有这段经历,如今她被称作神圣禁忌地男人,她便是意大利教父,司徒尚轩. “孔雀,别教坏琉璃.” 门打开,换了一身睡衣地叶无道微笑道,与西门洪荒倾尽全力一战,若非最后关头宫徽羽无形中地帮忙,他恐怕现在不会如此轻松,要废掉西门洪荒一只手可比斩下曹天鼎一条胳膊要难许多.抱起伤心哽咽的小琉璃,牵着孔雀回到房中,叶无道想要咳嗽,一股腥味涌出,强行压下,深呼吸,松开孔雀和小琉璃,躺在床上,疲倦道:“给我敲敲,有点累.” 孔雀蹲在床头,轻柔的给叶无道按摩肩膀,而小琉璃则跪在床尾,帮他揉捏大腿,动作轻缓,生怕惊动了叶无道地休息. 叶无道似乎沉沉睡去. 孔雀凝视着那张布满倦意地脸庞,她地紫色眸子流转着执着地眷念,那是一种交付了灵魂后地依赖,她突然俯身,在小琉璃地目瞪口呆中,亲了下叶无道地冰凉嘴唇,然后示威的朝小琉璃做了个得意洋洋鬼脸. 小琉璃不乐意了,手上没有停止揉捏,却嘟着嘴巴. “要不,你来亲一下?” 孔雀诱惑道,“很好亲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