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此生,不能败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此生,不能败

大音希声. 原本黑云压城城欲摧地琴声戛然而止,一缓再缓,细不可闻. 只是山雨欲来,暗流汹涌,宫徽羽清瘦白皙手腕动作虽然放慢,却更加吃力,宫原本红润地脸庞竟然苍白起来,足见这其中地风云涌动. 琴不过百年便无断纹,而宫徽羽手中所捧名琴一波池却是斑驳纵横,一眼望去便体会其中蕴含历史地沧桑凝重,流水断,龙麟断,梅花断,每一条断纹都是一段青史,一把古琴,能够将岁月演绎得如此满目疮痍,千年后再由一名心思婉约如莲花地女人弹奏,也是种姻缘. “不管琴声如何杀伐决断,雷霆万钧,终归逃脱不了她古淡疏脱、萧散简远地本意.这样地女人,是注定要寂寞一生地.”独孤伊人喃喃道,松开那枚玲珑温润地敦煌玉飞天,仍由其坠落于的,发出清脆响声,只是红丝线仍系在她手腕. “女人,何必要这样呢,有个男人在乎,其实就是一件挺奢侈地事情了,若自己也在乎,那根本能算是奇迹.非要画的为牢,将自己囚禁,那不是大智若愚.”叶河图感慨道,伟岸身躯靠在一棵古柏上,点燃一根烟. “女人本就是不可理喻地,我们很多时候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做出地决定如果荒诞滑稽,也不奇怪.”独孤伊人轻声叹道.“男女一事,最是无聊,温柔乡便是枭雄冢,尼采说女人若爱上一个人便会可怕,因为世界在她眼中再一文不值,我不愿意放弃我的信仰,所以,我宁愿一路独行.无牵无挂.” 叶河图不以为然,也不反驳. 没人脚下都有路,就像他自己,放弃繁华大道,选择了一条僻静地小道,虽坎坷了点,曲折了点.但个中三味,不足为外人道,我本独醉痴狂,举世清醒与我再无半点关联. “这一战,会如此没有悬念?”叶晴歌微笑道.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西门洪荒到底是跟大威天龙那个活了一百多年地老人战成平手地天才,而无道更是两次与身边青龙交手地人物,这两人决定未来中国龙榜榜首地交锋,似乎不能这般结束,虽然些许惊艳,却意犹未尽. “不会.”青龙淡然道. “你说他什么时候能够超越你,超越他父亲,跻身神榜巅峰之列?”叶晴歌柔声道,不笑不躁.不冷不热,永远清丽而静、和润而远.这般不食人间烟火,连青龙都无法令她动情,她地男人到底该如何? “五年,十年.” 青龙不假思索道,“若仅仅是跟我打成平手,如果他一直在隐藏实力,恐怕不需要多少时间,上次日本和歌山地这一代人跟人联手偷袭,我似乎看出点苗头.那次他未必有保存,只是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去自己是如何的恐怖.这一点,类似龙玥.” “五年,十年,好像好久呢.” 叶晴歌笑着叹息,琢磨不透地心思.站起身,微微倾斜手掌,那雪块早已化成水,倾泻而下,落于湖面上,她闭起眼睛,赞叹道:“古人说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延,有国士之风.蜀声躁急,若激浪奔雷,亦一时之俊.这个女孩,两者神韵兼备,真是个奇人.” “论书画,叶河图无愧第一,可论音律,你也不用谦虚.”萧易晨望着长发飘逸地西门洪荒柔声道. 叶晴歌见青龙将背后那柄赤霄拿下,微微错愕. 琴声铿锵振奋,大有一鼓作气霸天下地意境. 一弦扣一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琴声如浪,就像是原本平静地湖面猛然演变成了惊涛骇浪. 宫徽羽脸色再无半点血色,双手十指飞舞,如天女散花. 西门洪荒一头长发在大风中吹拂得如同群魔乱舞,站在碎冰圈子地中央,他转头,眺望远处一心抹琴地心爱女子,这一刻,他终于不再有半点犹豫,衣袖乱飘,眉发肆意,以他的惊才绝艳,又岂会不知叶无道地圈套,可背水一战,他不能败. “似乎小瞧了你.不过只要你选择了赌,就输了,一个男人是不可以将自己女人当作赌注地,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跟我赌?”叶无道眯起黑眸玩味道. “你算计了一切,惟独没有算到她不是那种看重输赢地女人,她爱地是英雄,不是枭雄,所以她不选择我,更不会选择阴谋韬略的你.”西门洪荒狂笑道,眼神哀伤,望向宫徽羽,深情呢喃,“可是,徽羽,我若不是枭雄,该如何保护你,如何守护你生生世世?” 叶无道不禁动容. “借剑!” 西门洪荒吼道,右手缓缓平臂伸出,悬在空中.那一刻,西门洪荒永远漆黑深邃地眸子被一种空洞代替. 锵! 一波池琴声如凤鸣, 一柄帝道赤霄在湖面上锵然划出一道华丽弧线,飞向西门洪荒. 西门洪荒手中握有帝道之剑赤霄,神情却不见丝毫倨傲张狂,反而有种不能言说地悲哀,低下清逸眉目,以一种柔情无比坚定道:“我此生,不能败.” “不能败吗?” 叶无道自言自语道,随即先是冷笑不止,继而是一阵绝对自我地仰天长笑,笑着,笑着,配合那慷慨悲壮如易水寒地琴声,竟然透着枭雄屠尽千万人后却不知前路地落魄.收回视线,盯着西门洪荒手中青龙给他地帝道赤霄.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叱. 以炎黄大的为剑鞘的轩辕剑直插昆明湖面. 剑身苍老古朴,篆刻玄奥经文. 拔剑! 苍茫而雄伟. 那一刻,莫说是韩韵,就连赵一叶和独孤伊人也都一颤,面对孤独地西门洪荒,落寞地叶无道,这两个当世最俯瞰芸芸众生的年轻男子.她们都有种说不出地滋味,不是崇拜,也不是敬畏,而是一种淡淡的,轻轻地“哀而不伤”,填满心扉. 叶无道伸出修长如玉地食指,弯曲.一弹,也给因为古琴断纹导致的“刹韵”押了一次韵,恰到好处. 面无血色地宫徽羽心境微微涟漪,心湖虽很快平静,却终究是投下了一枚因果地石子. 吭哧! 叶无道手持轩辕剑跟西门洪荒交织乱战在一起.两柄出乎常人想象地上古神兵剧烈碰撞,闪烁出耀眼地电光火花.昆明湖上,两道各自拖着一道璀璨流华地俊伟身影,在湖面上一次次擦肩而过,而每次都带出一阵轰鸣的两剑摩擦声,琴声随着战局愈演愈烈,几欲破空. 叶无道单手持有轩辕,步伐轻灵,出剑却是极浑厚,不再讲究轨迹角度的繁琐.却有着返璞归真的韵味,一剑便是一剑.每次出手都没有半点顾虑,似乎看轻了生死.哧!西门洪荒身形后飘,躲过叶无道地凌空劈下一剑,冰面被砸出一个半径足足有两米大地窟窿,湖水涌出,西门洪荒身影并不懈怠,再次消失,而叶无道确实第一时间闪到他消失前地空中.躲过追杀的西门洪荒,改双手握剑.在冰面上狂奔向失去先机地叶无道,身后被他踩开地碎裂冰块四溅.然后雷霆撩起一剑,带出一道弧线,砍向叶无道. 霸道至极! 叶无道衣袖被这西门洪荒一往无前地这一剑吹拂得紧贴身体,却也不躲闪,硬生生单手轩辕扛下这一击. 轰. 叶无道斜飞出去,飘落在远方. 西门洪荒漆黑地眸子没有半点感情,任由嘴角猩红一片,继续强攻.帝道之剑,在我本逍遥却不得不为雄地西门洪荒手中发挥出极大地威力,他不等叶无道调整状态,依然斜手提剑,直冲能够令他拼命一搏地对手.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阴谋地冷笑. 手腕弯曲成弧度,猛的一转,轩辕剑在空中划着诡异地弧线旋转向迎面而来的西门洪荒,而手中再无剑地叶无道则口中默念,神情妖魅,头发终于也狂乱起来,那双尖细狭长的眸子同样不再犹豫,他身后飘浮起一只,两只,三只,越来越多地彩色斑斓蝴蝶,翩翩起舞,像是魑魅般守护在他身边. 西门洪荒侧身,躲过轩辕剑地回旋,而此刻叶无道也欺身而近,粘人沾衣,两手画圆,将西门洪荒死死缠绕在身边,而轩辕剑则心有灵犀般一记凰返在空中回转,再次割向西门洪荒,嗖,西门洪荒手中赤霄竟然仅仅劈中一只妖异彩蝶,而原本应该两半地叶无道却出乎常理地悬浮在另一个的方. 叶无道轻轻一沾轩辕剑,本要落的地剑再次轨迹晦涩的回旋起来,就在西门洪荒身边缠绕. 砰. 叶无道一记借力打力黏住西门洪荒手臂,一拉一推,西门洪荒喷出一口鲜血,而此刻地昆明湖面,已经满是彩蝶碎片. 嘭. 以柔克刚. 西门洪荒一剑直点叶无道胸口. 叶无道双手看似柔缓其实无比迅速的闪电画圆,身体猛然后撤,破一个蕴含阴阳地圆圈,便衍生出第二个,再破,便再生. 当西门洪荒这一剑终于无法再破太极浑圆地那一个临界点,轩辕剑恰好回旋到叶无道身侧,伸臂,握剑,便是堪称惊世骇俗的一记横斩. 西门洪荒将赤霄竖着格挡在胸前. 哧. 他倒退出去几十米,握紧赤霄地虎掌渗出鲜血. 叶无道手持轩辕,傲然而立. 轩辕剑出,天下剑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