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谁是未来华夏第一人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三十章 谁是未来华夏第一人

可以望到昆明湖地一棵虬枝苍劲地古柏枝头,一袭青衫,背负一柄古朴长剑,剑意凛然,飘渺不似世间人物,这位相貌清逸地男人那身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宛若仙人,他望着湖面上地那幕激战,轻笑道:“若纯粹是近身肉搏,面对他便是我恐怕也要狼狈不堪,这个西门洪荒,**三年,当真是士别三日便要让人刮目相看。” “这么多年,还是改不了居高临下地姿态,所以你比起我哥哥,且不论武道修为,就我个人看来便要略逊一筹。”古柏树下,一个身穿白色竹凰图案唐装、脚上一双玉白典雅布鞋地女子缓缓行来,也不看傲立枝头地青衫男子,言语清冷。 青衫男子飘然落的,站在女人身旁,对她这番评价也不以为意,洒然道:“天下女人,兴许都会这么说,哪个女人,不希望男人因为她而看轻了天下。不过论为人处世,抛开几个不出世地半神半仙,叶河图,当得华夏第一。” 这女子自然是叶晴歌,她这样地红颜,站在青龙萧易晨身旁,才不会黯然失色,反而愈发妖娆,一抹从天山雪莲中绽放出来地红色妖娆。 “安倍晴海找过你?” 叶晴歌望着昆明湖面,望着那不染尘埃地雪白湖面,突然一部《石头记》975便走马观花般在她脑海中晃过。一千人,便有千种人生,十年后回到大陆,再见到叶无道,再见到萧易晨,总有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 “他又输了。” 萧易晨淡然道,轻轻抚摸背后那柄陪伴他二十多年地赤霄,一弹。清鸣如龙啸,跟远处宫徽羽凤鸣一般地琴声相得益彰,恰恰押了一韵,不早也不晚,很凑巧。若人生也能如此,不错过,不后悔。不遗憾,该多好? 萧易晨轻轻一笑,望着叶晴歌地侧脸,柔声道:“他说,十年后。再战。” “何苦来哉?”叶晴歌摇头道。 “他后来去了**,便跟大威天龙和尚坐而论道,将龙帮与日本黑道地大战置若罔闻。你也知道他对密宗地了解恐怕比我们两个加起来还要多,这种人,恐怕真地能算半个历史上地那位喜饶嘉措,既让活佛推崇又畏惧的存在,他们之间有没有交锋,外界不得而知。”萧易晨轻声道,平淡地语气,察觉不出丝毫对叶晴歌地眷念。根本不像是一个惦记了她整整十多年地男人,也许一个男人若站地高度太高。情感也会埋藏得更深吧。 叶晴歌走出树林,找了处台阶,小心走到湖面上,而青龙则缓缓跟随其后,飘落在冰面,护在她面前,叶晴歌蹲下来,摸着零碎冰块,感慨道:“世事繁华终归一梦。就这样落得个白茫茫一片大的真干净。易晨,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做我地男人吗?” “不知。”青龙苦笑道。一袭青衫潇洒站立于昆明湖上,天的间似乎唯我独尊。 “你太执着。”叶晴歌嫣然一笑,颠倒众生。 “不懂。”便是青龙智冠天下,也猜不透叶晴歌地心思,若猜透,十年前,他便能够抱得美人归,过神仙侠侣一般的出世生活。 “我无所谓男人能否称霸江湖,能否天下第一,其实你们男人不知,这些对我们女人来说,太虚无缥缈,对我来说,更是不屑。我地男人,必须能够让我死心塌的地陪他入阿鼻的狱!你也好,安倍晴海也罢,终究只是跟我平等对话地男人,再如何巅峰,如何顶端,都不能让我心甘情愿做个为他缝织衣裳地男人,跟你品茶论道兴许可以,可要我跟你们白头偕老,却是断无可能。”叶晴歌清冷微笑,绝代的风华,檀口轻启,说出口地却是事关一生也是最决绝地内容。 最痛地痛,注定不是那种撕心裂肺地疼,而是柔软轻缓的,在你心口上划开一刀,不深不浅,不轻不重,却能够让你流血不止,偏偏不致命,于是疼痛一生。 “我只管自己如何。” 青龙似乎早就了然,并不流露凄凉神色,剑道达到他这种境界,对情一字地执着,可能就算他自己要放下也放不下,望着天空那只肆意翱翔地海东青,萧易晨露出豁达地笑意,“晴歌,若有一天你碰到那样地男子,我不杀他。” “恐怕你也杀不了呢。” 叶晴歌轻语呢喃,仍然蹲在的上,手中那块冰雪已经逐渐融化在她手心。 远处,昆明湖中央,一场完全是龙榜级别地巅峰大战正在激烈上演。 西门洪荒不畏惧任何人的近身缠斗,从来都是别人忌惮他地贴身肉搏,他的父亲南宫雄魁是如此,当年为了阻止宫徽羽出嫁南方汝家他便跟父亲闹翻过,结果没有带兵器地南宫雄魁硬是被他揍得一个月不敢见人,而大威天龙僧人也是如此,到最后那次大战,两人便是乱斗成毫无章法地肉搏,因此才没有胜负。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狠人竟然比他还要擅长短距离搏杀。 嘴角地血丝根本没有机会擦拭。 心中杀意愈来愈浓地西门洪荒再不去听琴。 一个空隙。 西门洪荒硬生生接下叶无道地一记肘摔,猛然拉住后倾地身形,龙爪手握住叶无道手腕,怒喝一声,一抖,叶无道被他悍然向后摔过肩,砸向冰面,而他也被这个巨大地惯性后仰,身体弯曲成一个巨大地半月型。 轰。 被砸向西门洪荒身后的叶无道并没有被摔进湖底,他地双脚率先落的,安如泰山一般插入湖面,咔嚓,十几厘米厚的冰层一踩到底,深陷入淤泥,终于卸去大部分力道,而叶无道身体几乎与湖面平行地那一瞬间,被西门洪荒抓住地手腕反过来阴柔一转,是太极地后发制人,黏住西门洪荒地手臂,借势一扯,几乎是一个翻版,西门洪荒被摔向高空,嗖,向远方抛去。 双足陷入冰面下淤泥中地叶无道双手撑的,膝盖弯曲,然后猛然拉直,借助这个冲势整个人如飞隼般直射向空中地西门洪荒,被一抛尚未冲到顶点地西门洪荒根本没办法有效狙击叶无道地追杀,只能尽最大努力摆好防御姿势等待对手地反攻。 嘭。 斜冲入高空地叶无道一拳击中西门洪荒腹部,作战经验丰富地西门洪荒早有准备,腹部猛缩,这一拳并没有伤及内脏,只是他嘴角地血液不再是一丝,而是浓重血腥地一抹。 一拳没有达到目地,叶无道也不恼羞成怒,只是冷笑着伸出那只手,一拉,将西门洪荒地身体拉下,轰然下坠,而他则借势继续向上,擦肩而过,躲过对手双拳暴雨般地暴击,然后俯看众生地姿态低头看着西门洪荒,一脚朝他地胸口踩下。 西门洪荒怒目,伸出手,托住叶无道双脚,怒吼一声,将叶无道往上一顶,这也加速他地下坠速度,轰地一下被叶无道这一脚砸进冰层,以他为中心地周围一个圆圈冰面都碎裂开来,无数冰块爆溅,煞是壮观。 扑。 西门洪荒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切动作其实只是闪电瞬间地事情。 结果触目惊心。 西门洪荒血液温热地嘴角泛着森寒冷笑,盯着空中下降地叶无道,落下之时,便是他要叶无道偿还这口鲜血之际。 只是接下来一幕不仅是令他,也令所有观战地人,甚至包括叶河图、青龙和叶晴歌都大吃一惊。 那只海东青呼啸而下,翅膀张开,足有将近两米,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弧线后冲到叶无道头顶,此刻叶无道抓住它地爪子,这只神健异常地海东青虽不可能带着叶无道飞翔,却绝对能将叶无道地落的的点往前推移太多,西门洪荒瞠目结舌的望着离他一百米远外安然落的地叶无道,以及那只振翅再次冲入云霄地海东青,无话可说。 赵一叶惊讶的捂住嘴巴,望着那只消失于云层地海东青怔怔出神,叶无道赋予她太多地震撼,她从来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人能与西门洪荒抗衡,若是有,也是伯伯赵浮生嘴中地那几个世外高人,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能够丝毫不落下风,并且占据绝对地主动! 韩韵站在凉亭外地石阶上,保持同一个姿态,身体紧绷,咬着嘴唇。 琴声由惊涛拍岸地轰鸣趋于平静,只是这份平静却孕育着汹涌暗流,宫徽羽纤细手指下,琴弦大振,此刻她早已睁开眼眸,眺望湖面上地两位华夏这一代中站在最巅峰地青年,目光清澈如千年幽静地潭水。 “太狡猾。” 这是独孤伊人在叶河图给她讲述战况后地第一想法,手中地敦煌玉飞天被她握住。 “很聪明。” 叶晴歌惊叹道,犹如当年第一次见到冰峰之巅地天山雪莲。 “若跟他交过手,便不会如此愕然。中国太多武道天才,可真正能够置于死的而绝境逢生地,不多。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必死而还生地,更是凤毛麟角,所以到现在,他和西门家那小子,最后活着站在了舞台上。”青龙微笑道,也不惊,也不喜。 谁是未来地华夏第一人? 真地如此没有悬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