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战于昆仑湖上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战于昆仑湖上

站在他们面前的便是西门洪荒,杀意滔天。 他那双狭长的黑眸隐藏着刻骨铭心的细碎柔情,想伸手却抚摸典雅女子的脸颊,却停在半空,因为他知道,他这一生一世都触碰不到那张魂牵梦索的容颜。 “不许再为姐姐打架了。” 宫徽羽柔声道。微微侧过那张被叶无道一个巴掌打肿的精致脸庞,似乎不想刺激站在眼前的这个青年,从小到大,似乎每次她受屈辱的时候,总有个人会挺身而出,怒发冲冠而去,然后一脸笑容回来,轻轻告诉她没事了。越到后来,他生气的时候越不容易流露于表面,而笑容也愈加迷人,如爷爷珍藏的那些酒,温醇到令人心醉。 西门洪荒柔声道,向前跨了一步,暗中将宫微羽护在身旁,冷冷道:“我只杀人。” “在**,我岁没有见到大威天龙僧人,却跟第29代莲花大师交手,他既然能够跟大威天龙僧人共同跻身藏人活佛之列,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听说你是这一界龙榜的新人,有被誉为青龙第二,我也很感兴趣。”叶无道虽然在跟天之骄子西门洪荒说话,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宫微羽身上,夹杂着最**的淫秽和亵渎。 宫微羽何尝被男人如此下流龌龊的视线侵犯过,从小到大都是清心寡欲一心向佛的她根本就不懂男女**,心中虽有恼怒,却很快就恢复澄清心境。 “战!” 西门洪荒仰天狂笑道,系着长发的丝带掉落,披肩头发在风中带着纵横天下的味道狂乱飞舞,想必当年他跟大威天龙僧人巅峰之战的时刻,也是如此的狂放不羁。 “战便战。”叶无道轻声道,可他将视线始终停留在宫微羽的双峰上,似乎在赞叹其坚挺。又似乎在意淫其**。 “这一代的莲花生大师固然有龙榜实力,可比起大威天龙那足足活了两个甲子120岁的大和尚,可差了不少。”西门洪荒冷笑道。侧脸凝望着神情微微担忧地宫微羽,心中一暖,便是这辈子与情爱无缘,只要守侯在她背后,又如何?世人笑我骂我讽我恨我,又如何? “时间,地点。”叶无道缓缓吐出两个词汇。 “此刻。” 西门洪荒眺望远方,嘴角勾起一个自负的笑意。“昆明湖上。” “不错。” 叶无道点头道,很满意这个时间地点。宫微羽这种女人,你若用那种英雄救美的庸俗桥段,可能累的像条狗一般用了一百便都没有博取美人心中的半点涟漪。可你若用霸王硬上弓,恐怕她即使在被你蹂li的时候心中都在默念〈大般涅盘经〉。要推倒,就必须击碎她心中唯一放不下的人和事,那就是西门洪荒,以及西门洪荒不败的战绩。 宫微羽这个时候才关注韩韵这个风华容颜俱是倾城的女人,她竟然没有从韩韵上看到一丝担忧。这让她很好奇,只是从未涉足情海的供徽羽如何能理解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后的盲目和专注。 “会死吗?”韩韵轻声问道,很平静。 “不会。”叶无道柔声道,嗓音温柔,语气坚定。 “要我离开吗?”韩韵歪着头,再不是他的老师,而只是他的女人。 “不用。” 叶无道伸手摸了摸穿着高跟鞋几乎有他高的韩韵脑袋,狭长的眸子在笑起来地时候会微微眯起。再不黑暗,再不深沉,只是暖意,道:“因为我要你看着你当初选中的男人,会带给你怎样的荣耀,和怎样的仰视,而不是失望。” “一叶。打电话给你家族,让颐和园方面立即关门,我不想看到出现一个游客。”西门洪荒踏步前行,抛给身后那个二八妙龄少女一句无比嚣张的话。而少女也不觉得唐突,拨了个号码,柔声道:“伯伯,我想今天一个人呆在颐和园,行不?” 挂掉电话。她瞥了眼宫徽羽,做了个俏皮的鬼脸。蹦蹦跳跳跟在西门洪荒后面。 北方赵家本来积弱百年,二十年前赵浮生一出,便令天下商人俱汗颜。 赵浮生苦心经营二十年,为地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一个他曾经挚爱却最终嫁作他人妇的女人。 那个女人,便是他的弟媳,而赵一叶,便是她的女儿。若说中国大陆最富有的女人,肯定不是那个曾经上财富榜首位的周茵,也不是目前号称中国大陆首富的杨国强的女儿,而是眼前这个如精灵般尾随西门洪荒的清逸女孩,因为赵浮生坦言,他地钱,都是赵一叶的。 有钱便能使鬼推磨,如果更有钱还能使得磨推鬼。 不到半个钟头,颐和园便紧急疏散所以游客。 空旷苍茫的昆明湖冰面上,叶无道和西门洪荒傲然对立。 韩韵、宫徽羽和赵一叶都站在岸上,却都不站在一起,各怀心思。 韩韵从不怀疑叶无道的言论,他说不死,她便不像一般女子那样紧张到手发汗浑身泛寒,她只是安静等着他一起回去。 赵一叶也根本不怀疑她心目中天下第一的西门洪荒,在她看来,不管那个嚣张跋扈的青年多么强悍,在西门洪荒面前,都不堪一击,伯伯这样的男人都说西门洪荒是中国五十年才能出现一个的武道天才,而且他如今又成功挤身龙榜,所有人都期待着他超越那个神话,青龙。 赵一叶望着站在西门洪荒对面的叶无道,拖着腮帮坐在凉亭栏杆上,喃喃道:“你会不会死呢?” 宫徽羽本想离开,却见到有人小心翼翼将她的古琴捧来,再望向似乎嘴角的噙笑西门洪荒。 罢了罢了。 宫徽羽叹息着接过那把古色古香的琴,端坐下来,她手中这琴沧桑班驳,也许千年岁月。若非那阳面桐木算得上是凤栖之木,恐怕至今也弹奏不出音律,此琴名“一波池”,大唐第一古琴,宫徽羽神情淡然,凝神,伸手,轻抹琴弦,大音破空,顿时有一股杀伐气势蓬勃欲出。“你不死。便对不起宫辉羽那一曲琴。” 西门洪荒伸开手,仰天大笑,一种骨子里的狂妄苍凉散发开来,透着宿命的悲戚。 宫徽羽并没有按照曲谱弹奏。而是闭上眼眸,即兴而作,一时间整座凉亭似乎充满金戈铁马、烽火狼烟,谁敢想象如此柔弱的一个女人,弹奏地曲子却是如此悲壮、激昂,赵一叶和韩韵都是心中大骇。仿佛身处兵荒马乱乱厮杀的古战场中。 “跟我单挑还装酷摆姿势,简直就是找死” 叱。 一道弧线破冰疾行。割破虚空般冲向西门洪荒,冰面上碎裂的冰块四处溅射。 嘭。西门洪荒双手交叉护在胸口,被叶无道速度惊人的这一腿沉声击中,倒退滑出将近十迷。一击奏效,从来不会跟你客套的叶无道乘势尾随,远处只能依稀见到一道模糊的人影在空中闪电划过。随后的画面便是西门洪荒的一退再退。 皱眉的宫徽羽轻轻挑眉,纤手抹琴越来越快。 如凤鸣的琴声像是钱塘江潮水般愈来愈磅礴,完马奔腾,喷涌而来,几乎让人窒息。 昆明湖韩韵所在凉亭对面的岸上,一男一女洒然而立,男人随意地负手。偏有一股睥睨众生的超级强者风范,而女人则饶有兴致地闭着眼眸。以眺望的姿势面对远处昆明湖上的巅峰之战,许久,她随口一句。 “琴不错。”男人只是懒洋洋答道。 “你不担心?” 女人微笑,手中抚摸一块温润缜密的唐代敦煌碧玉飞天,精美的红色丝带缠绕在她地纤细白玉手腕上,一丝丝,犹如命运的轨迹,她似乎收回视线,道:“他可是你的儿子,叶河图。” 这男人,便是叶河图。 而这女人,竟然是目盲的独孤伊人。 “是我的儿子,我才不担心。”他笑道。 “我倒是更看好西门洪荒些。”独孤伊人轻轻摇晃着那枚敦煌飞天碧玉,若有所思。 “他如果赢了,你给我做儿媳妇,怎么样?”叶河图轻笑道,眯起眼睛,他的沧桑不同于西门洪荒的落寞,也不同于叶无道的邪气,有着淡看人世的宠辱不惊。 “弱国我赢了,又该怎么办?”独孤伊人反问道,停下摇晃那枚玉飞天的小动作。 “我把我的那些原本留给兔崽子埋下的棋子都送你,如何?”叶河图耸耸肩,很慵懒。 “本来我可能会跟你打赌,现在你这么一说,我是肯定不会跟你赌了。”独孤伊人再次轻轻摇晃手中敦煌飞天,红丝带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不怕我是唱空城计?”叶河图问道。 “怕。”独孤伊人嫣然一笑,“怕我也不跟你赌,江山又如何,我自己就能拿到手,可我若输了,便要跟他一辈子,说不定还要给他生孩子,这事,我不干。” 叶河图豁然大笑,极为惬意。 昆明湖面上,战斗正酣。 西门洪荒终于成功挡下叶无道的第一波绵绵不绝的浪潮般攻势,两人终于听下身行,能够让旁观者清。 “我赢了,宫微羽便是我地,我输了,便不要这天下,你敢不敢跟我赌?”叶无道邪笑道,强制压下喉咙的那口鲜血。 “赌。” 西门洪荒伸出手,抹去嘴角的那似猩红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