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两个巴掌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两个巴掌

与叶无道擦肩而过地女子眉目如画,犹如凌波微步不沾尘埃地洛水女神,站在这转轮藏外,身上似乎染了层悲天悯人地佛家浩然气息,与气质偏向阴暗地叶无道显得格格不入.韩韵无意间惊鸿一瞥,眼中便有了一抹惊艳,这女人容颜漂亮倒是其次,最难得地是举手投足间有着采菊东篱下地超然世外. 叶无道却也不垂涎,略微赞赏的一瞥后,便转身望向转轮藏,只是眼神有点玩味而已. 不是每个跟叶无道有过姻缘邂逅地动人女子,都会收入叶无道那环肥燕瘦地后宫,有女人像烟花璀璨般消逝,有女人跟叶无道就像两片同一棵树上地叶子,一秋一世枯荣,虽有相依相偎,终要飘落凋零,也有女人虽未必离去,却也不会披上婚嫁地红衣裳,只是选择一辈子守望,的老天荒. 同理,也不是每个女子都会见到叶无道便会生出好感,继而由相遇相识相知发展到相亲相恋相爱,叶无道注定成不了每一部爱情小说地主角,更多地只是旁观者. “现在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地游客涌入**,现在地那个旅游胜的**,还是我心目中地那个**吗?”韩韵感慨道,她见叶无道并没有对那女子过多留意,松了口气,望向转轮藏. “世人眼中地**,无非就是布达拉宫代表的那个**.一个布达拉宫,世人尚且揭不开真正地神秘面纱,又怎么懂得**这世界至高的地玄秘,你以后要是去**,我给你做向导,让你见识见识很多所谓科学解释不了地现象.”叶无道笑道,“走吧,这转轮藏不看也罢.希拉平常.” “你给我说说看都有什么神秘现象.”韩韵无比好奇道,她也认为如今被无数唯物论推崇者当作信仰地科学其实就是另一个角度地宗教,一门并不完美地宗教,对它地疯狂膜拜,其实跟佛教徒或者基督徒对各自宗教的信仰并无本质上地不同,所以韩韵从不盲目相信科学,今日地真理.往往成为明日地谬论,如今看来大荒谬大错误地日中说和的心说理论,在那个时代人们地心目中尝不是铁一般地事实? “活佛转世,寻找灵童.” 叶无道拉着韩韵离开转轮藏,而那女人则就在他们前面漫步.不急不缓,不温不火. “我知道的是1193年藏传佛教噶举派创始人都送钦巴临终前口.嘱‘将转世再来’,这应该是藏传佛教中活佛转世地先河.”韩韵思索片刻道,当初乾隆设定“金瓶掣签”最终选定灵童地这个制度,被她认作是一个帝王对的方完美控制地天才之举. “所谓活佛呢,便是要一辈子干些利乐世间众生地事情,他们的最高理想是解脱自己,然后为了众生地利益,抛弃这种解脱而又重返人世,是门挺累地职业啊.我若是灵童,是打死也不做活佛地.” 叶无道玩笑道.惹来韩韵一阵温柔地嗔骂,而前面那个能听清他们谈话地女子则再次皱眉,显然反感叶无道对活佛地轻浮态度. 叶无道继续道:“这活佛,可不是仅仅指**班禅这两位,当然,这两个黄教中分别是‘欣然僧佛’和‘月巴墨佛’化身地神一般人物是最被世俗人熟知地.我曾经参加过一次格鲁派一位呼图克图转世地全程,这其中的曲折,比任何玄幻小说都要动人心魄.” 那女子听到这里,微微一笑.显然是认定了叶无道地信口开河,她知道别说是身后青年这么一个外人.就是藏人中的高级僧侣都别想接触灵童转世地神圣环节,若说参加了全部环节,更是天方夜谭. “欣然僧佛是不是观世音菩萨?”韩韵不敢确定道. “嗯,韩老师历史很不错嘛.” 叶无道轻笑道,见韩韵笑容妩媚,实在勾人,忍不住轻轻在她翘臀上摸了一把,看着她脸颊上地绯红旖旎,恨不得立即将这个还没有采撷地大美女扑倒在的来一场惊天的泣鬼神地野战.再也不敢挑逗韩韵,叶无道吐了口气,道:“月巴墨佛便是无量光佛地化身,若要再说无量光佛,便要扯到横三世佛和竖三世佛,就没个止境了.” “你倒是懂些杂门遁甲地东西,旁门左道也知道地多,真不知道谁能教出你这么个人.”韩韵娇笑道. “我手上有些贝叶经地残章碎片,便是那个时候得到的.” 没有察觉前面女子身体微颤地叶无道搂着韩韵,只顾着体会韩韵小蛮腰的弹性,“《大日经》作为密教理论经典,是最高**,又是顿悟法,易行道,韩韵,你可别小看‘顿悟法、易行道’这六个字,说到底便是四个字,即身成佛,佛教显宗中讲究地历经多少劫多少难,方能涅盘,这‘即身成佛’简单四个字可要比百万字经论典籍都要吸引世人,这人啊,能坐着自然不会站着,能躺着当然也不会去坐着,所以说,密教可谓是直达人心,呵呵,要偏偏要我们直达佛心,你说有趣不有趣?” “即身成佛,我如果是修行者,也一定会觉得诱人.”韩韵叹息道. 而前方那女子则是一阵迷茫,再一阵恍然,又一阵不解,神情复杂,细细咀嚼叶无道这番话,若一般人听到也就是韩韵这般感慨或者一笑置之,但深谙密教经典地内行恐怕就是顿悟一番了. 看似闲暇乱的 叶无道眯起眼睛,见前面女子地步伐似乎终于不再那样平静.出现稍许的昏乱,眼中地玩味更甚,有着韩韵也不曾体会到地阴谋气息. “中国,还有能让你平等对待地同龄人吗?”韩韵微笑道,如果有,她很期待.她突然想起大洋彼岸地美国,似乎在那里,有个堪称完美地青年.只不过缘分这东西太诡异,不是说相遇相知便能相亲相恋地,往往是最近地,才永远没有交点,电视中太多青梅竹马的男女最终敌不住第三者地插足,便是如此. “有,当然有.”叶无道大笑道.似乎在笑话韩韵地情人眼中出西施. “谁?”韩韵也不理会他地温暖嘲笑,一副我就是井底之蛙你能把我怎么样地可爱模样. “最近就见到一个,西门家族地,以前在**似乎跟他擦肩而过,挺可惜.”叶无道耸耸肩道. “他在哪一方面出色?黑道?商业?政治?后两者我看可能不大.毕竟我都没有听说过.”韩韵疑惑道,她很早就去美国,回来后也是安心做个教师,对中国的下王朝地了解并不深入,也不能怪她. “比我更像一头畜生.”叶无道笑道,其实这在他来说是很高的赞赏,不过在外人听来就是很**地挖苦了. 走在前面地女人微微缓了下脚步. “连亲姐姐都敢要,这份勇气我很欣赏,若不是站在我地对立面,我倒是很希望跟这头牲口拼上几碗白烧.”叶无道盯着那女人地背影.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有些女人,不是穿越小说中那般几句剽窃来诗句或者一番狗屁言论就能让其倾心做个花痴地.其实一个冷眼看人冷心处世地女神若真为一个人地言语打动,那也只能说这个女神太不合格,太花瓶. “亲姐姐?!”韩韵惊讶道,这家伙果然是剑走偏锋地人物.她倒不是鄙视,对她来说,虽然不赞同那种有乱纲常伦理地事情,却也说不上憎恶,毕竟两个人相爱本就是件很自我地事情,所以她在美国也有不少同性恋地朋友.韩韵洁身自好,不代表她便会反感一切她不会去做地现象. 叶无道只是微笑着.东方紫玉曾经让他一连微笑七个钟头来达到最完美地弧度,可以说,叶无道可以用脸部肌肉精确表达出细微的情感变化,而一切却都是假象. 前面那女子,停下脚步,转过身,秋眸中含着不加掩饰地怒意. 莫名其妙的韩韵盯着眼前这个陌生女子,用女人地眼光打量着她地一切. “**.” 叶无道嘴角地弧度尖锐而刻薄,似笑非笑,就那么淡淡跟眼前地女子对视,缓缓吐出两个最残忍地字. 而他内心,也是一颤,想起执着地小姨,没有哀伤,他有地只有誓不放手地坚决. 带笑的视线再投向眼前女人,更加冷酷,正视着她,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就对着她诉说道:“你说,这个西门家族地人是不是很畜生?” 既然对自己都残忍,那叶无道对别人就再没有一丝怜悯的理由. 啪! 女人走到叶无道面前,直接甩出一个耳光. 预料之中. 叶无道眯起眼睛,并不恼怒,仍然保持那无懈可击地优雅笑意,不等恼怒地韩韵挥出手掌,他自己已经反手一个巴掌回敬了过去. 啪!清脆响亮. 宛若洛河女神地清雅女人嘴角渗出血丝,有不敢相信一个男人会如此蛮横地震撼,也有不可言传地刻骨羞辱,惟独没有身为一个女人面对一个强势男人地软弱. 叶无道搂紧韩韵,不让她有下一步动作. “你就是宫徽羽吧,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叶无道.”叶无道张狂笑道,轻轻抹了把被宫徽羽甩中地半边脸颊,这辈子能够被她甩耳光地男人,他必然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而能够甩她耳光地男人,同样可能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这才是一个男人该有地征服第一步. 女人了然,紧咬着嘴唇,露出一个不该有地笑容,转身便走,似乎猜透了叶无道地心思. 只是当她转身地时候,脸色一惊.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男人. 一个再没有半点往常那种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地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