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转轮藏下的女人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二十七章 转轮藏下的女人

从这一头,到另一头。兴许就是一生的距离。 叶无道把韩韵背到十七孔桥下,也不着急找路回到岸上,只是蹲下来,敲了敲冰面,韩韵好奇道:“你要干什么?” “抓鱼。”叶无道孩子气笑道,卷起袖子,啪!一拳硬生生桶入冰层,将近三十公分的冰层清脆裂开,看得韩韵目瞪口呆,赶紧蹲下来捧 起叶无道那只似乎毫无损伤的受臂,除了纵横的老旧伤疤,没有半点伤痕,因为昆明湖的水到冬季很干涸,许多人都会拿着铲子来砸开冰面抓 鱼。接着叶无道便伸进去,许久,掏出一条不大的红鲤鱼,蹲在叶无道身边的韩韵雀跃着想去接这条战利品,没想到这条红鲤鱼并不放弃求生 的挣扎,蹦跳着滑到冰面上,穿着高跟鞋的韩韵一着急,鲤鱼没有逮到,人一个晃悠便要滑倒,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冰冷疼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 躺在一个温暖身体上,原来是叶无道一个纵身到她身下。 两个人便保持那暧昧姿势,韩韵凝视着离她很近的那张脸庞,她是不屑用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这种庸俗词汇去形容她的男人的,他固然长得 无可挑剔,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有太多其他男人没有的东西,倒如一张花花公子的面具,一张铁血枭雄的面具,一张跋扈大少的面具,摘掉所有 面具,他其实是个内心温暖的孩子,起码在韩韵看来,他还是个孩子,会孩子起地恶作剧,会捣乱地让她头痛。 “起来吧,冷”韩韵柔声道。 叶无道却吻住了她的嘴唇,味凉,再进入,便是温润柔软的舌头,湿热。只要不是把**当作爱情全部的男人,都宁愿跟自己心爱的女人 接吻,而不是跟一个妓女做机械的活塞运动。韩韵本不是**激烈的女人,对于性,总是抱有自己男人想要便给的态度。只是最近很不可救药 地跟着姐姐追看了几部情感片。似乎朦胧间有了点暗香浮动的意味,好象一撩拨,就会星火燎原。 当叶无道那只温暖地手撩起她的一层层衣物深入,最终接触到韩韵许久不曾被侵犯的挺拔乳峰,她丁香小舌的婀娜转动更加热。似乎想要 以此来向叶无道传递她内心的**,双手竟然下意识地要去剥离叶无道地衣服。 叶无道不介意自己跟她来个坦诚相见,可不想韩韵也来个身无一物地**裸示人,这十七孔桥下虽然游人稀少,可难保没有神经搭错的家 伙跑这里来幽会或者赏景。叶无道抽出那只亵渎韩韵美妙丰满**的手,叹了口气,捧着她那张沾染一抹匀染春意的成熟韵味俏脸,道:“要 不我们找个偏僻的地方,打野战?” 韩韵立即清醒过来,瞪了满脸坏笑地他一眼。缓缓站起来。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 “你这么早就揭开星组这张底牌,而且还惊世骇俗地宣布要对抗华夏经济联盟,这会不会太草率了?虽然李凌峰在刚刚建立的炎黄俱乐部 面前已经构不成威胁,但抛开台湾的几个家族,别说北方赵家,就算是崔汝两个家族也不是善类。”韩韵很快就从**中恢复神智,虽然春意 仍然残留于眉梢嘴角眼底,却不妨碍她变成那个自信的浙大校长,中国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 “帝王术最讲究制衡。左右抚琴归根到底也是一个阴阳调和。”叶无道轻笑道,自信满满。只是不清楚这份胜券在握的姿态是不是为了不 让韩韵担心而戴上的面具。 “少跟我打马虎眼,说说看你如何制衡,你有哪些筹码?慕容水镜,南宫沧田,这两个人我知道点底细,只是这两个原本华夏联盟中末尾 的家族真的能够跟现在那些家族抗衡吗?炎黄联盟中地那些成员,多少属于墙头草,等他们真正明白华夏联盟地恐怖,难保不会给你义仓尴尬 的反水大戏。”韩韵作为曾经名动哈佛的国际大学生辩论赛冠军,习惯性地保持一种将事情设想成最坏结果的状态。 “炎黄联盟会给保留赵家一个位置,虽然名义上我这个炎黄联盟没有长老制,可不代表没有几个超然的存在,我太子d在南方经营了将近四 年,跟崔汝两家自然有点关系,对了,你对吴家有没有了解?”叶无道笑着问道。 “当然。”韩韵点头道,将那条红鲤鱼捧起,重新放入水中。 “那你猜猜看要我对付华夏联盟的背后神秘任务,是谁?”叶无道笑道。 韩韵愕然,惊讶得说不出话。 “现在你说我是不是以卵击石?” 叶无道笑容灿烂,眯起眼睛,看着韩韵将那条鲤鱼放生,自言自语道:“放生功德,最为第一,舍此不行,是谓痴狂。我这一生,放生少 ,杀生多,恐怕放下屠刀,佛门也没有立足之地,所以呢,还是痛痛快快杀人,痴狂总比清醒要来得轻松。” “接下来去哪里?”没听清叶无道呢喃的韩韵问道。 “转轮藏。”叶无道柔声道。 十七孔桥下另一端,同样有一那相貌缥缈的青年同样是单臂插入冰面,捅开冰层,捞出一条条鲤鱼. 而他身边的女孩大约十五六岁,水灵温婉,很古典,容貌未必能称得上绝代,但柔柔弱弱,自有一股子楚楚动人地韵味,这样的女人,若 能拨弄琴弦,注定是男人梦寐以求地洛河女神,她蹲在青年身边安静看着他将鱼抓起,又放生,眨巴着一双清澈的水晶眸子. “人类社会在物质社会获得叹为观止发展的巨大变革时期,往往伴随着精神世界江河奔流般的泥沙俱下,一个清醒的旁观者就像是拿着一 只万花筒在审视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畸形的世界:猫和老鼠能够同床共枕同塌而眠,财富的金字塔能够一夜之间耸起,恶 人富贵善人贫寒也不足为奇,懂?不懂?”青年停下抓鱼,转头问那少女。 “懂。” 少女点点头。“你就是旁观者。” 青年抽出根烟,掏了半天,却找不到能点燃香烟的玩意,这个时候少女浅笑轻颦着拿出一盒火柴,挡着风划着一根。小心翼翼伸出手。将 青年叼着地那根烟点着,掩嘴笑道:“你从来都忘记,所以我习惯了带盒火柴放在身上。” “一叶,这个习惯多少年了?”青年感慨道,眸子里流溢着柔情。 “六年零七天。”少女毫不犹豫道。低下头,似乎有点伤感,从第一眼见到他,便不曾忘记,为了忘却去忘记一个人,结果往往是记忆得 更加深刻。 “挺快的,都长成大闺女了。”青年也有点感慨,随手用衣服擦了擦手,拉起少女,“去桥上吧。” 十七孔桥。青年有点尴尬。对着调皮微笑的女孩歉意道:“以前能够抱着你在桥栏上行走,忘了如今的一叶都这么大了,再也抱不动了。” “那我在上面走,你扶着我。”少女柔声道。 于是十七孔桥上出现了一幕温馨的画面,一个曼妙少女在桥栏上轻灵行走,手中拉着一个懒散漫步地青年。 “西门哥哥,我们要不要去转轮藏?”走到桥头,少女跳下桥栏,轻声问道。 “不去。”那青年摇头。望着转轮藏地方向,似乎有放不下的东西。可偏偏不能去拿起。 放不下,拿不起,这人生便有了遗憾。 “可微羽姐姐在转轮藏啊,她不是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那里吗?”少女柔声道,她的眼眸中同样的一抹遗憾。 “所以我不去。” 青年轻叹道,天大地大,他可以想去任何地方,而惟独她在的地方,他都不能去。 想去却不愿去,看似矛盾荒诞,却是他内心地真实写照。 这个世界能够让西门洪荒不像西门洪荒的,便只有她一人。 宫微羽。 颐和园的转轮藏正殿是两层楼的藏经楼,楼顶有福禄寿三星的琉璃雕塑,东西两座配亭分别矗立于两翼弧形游廊,亭内两层,正中间安设 有彩釉木制转塔,木亭底下别有洞天,设有机关,以使转轮藏能够像摩尼桶一样旋转。 藏经楼外,叶无道和韩韵缓行,叶无道象个导游低声讲解,“这转藏其实就是转动阅览大藏经的意思,跟看藏不同,看藏是指自首彻尾一 字不漏地阅读经书,半点马虎不得,就像我小时侯被爷爷逼着背《阿含经》,而转藏就轻松多了,只读经文的初中后数行,我是赞同后者的, 而爷爷则不答应。再者需要一提的是,这转藏便是fa轮常转地意思。” “无道,你去过**吗?很多电影中我看到**人手里都会拿着那种小巧精致地摩尼桶,我觉得那样很神圣。”韩韵憧憬道。 “**?当然去过。” 叶无道感慨道,轻轻拉起韩韵的手,眼神飘忽,眺望远方,“藏密寺庙的屋檐下都会有那些大型的摩尼桶,刻有六字真言,我既去过廊下 只有三五个摩尼桶的小寺庙,那种庄严肃穆,我这种人,也感到一种令人敬畏的神圣。” “你去做什么?”韩韵好奇道,满脸期待,似乎也想要去**看一看。 “跟**人眼中的神,也就是活佛,吵架。”叶无道摸了摸鼻子,笑着在韩韵脸颊上亲了一口,轻佻道:“你男人可从来不走寻常路。” “我才不信。”韩韵笑道。 此刻,一个原本凝神望着转轮藏的曼妙背影轻轻从冥想中清明,她听到叶无道那句话地时候,身体微微一颤,动人的黛眉微皱,转身,却 也不看叶无道和韩韵,只是与他们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