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五章 枭雄末路 - 极品公子

第二百十五章 枭雄末路

中国会唐厅200中最终决定加入炎黄经济联盟的有148,跟叶无道预想中的数量大致相当,随后几个外圈人的加盟格外引人注意,其中有大陆本土奢侈新生品牌三生石集团的创始人齐音,中国著名收藏家台湾长生集团董事长慕容水镜,还有一直不曾浮出水面的南宫沧田,对此华夏经济联盟三缄其口,保持沉默,慕容水镜这只慕容世家在这种时刻的报复并不华夏经盟意外,让它吃惊的是南宫沧田这位南宫世家素来懦弱著称的家主也敢公然顶撞华夏经盟的逆鳞,自从南宫家族的主心骨南宫轮回神秘死亡后,本就弱小的南宫世家第一时间被踢出局,成为边缘角色,却没有丝毫反抗的姿态,这个时候投靠叶无道是狗急跳墙?还是谋划已久? 这种时刻最煎熬的无疑是站在神话集团对立面的风云企业,原本希望利用资本来挤压叶无道的李凌峰就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像红杉资本和软银这样的大型风投机构都公开表示不再对风云续投,并且似乎有有要撤回上期巨额投资的迹象,而同时和神话跟风云有合作的idg也相继火上浇油,被业界人士称作是对风云企业的痛打落水狗,经此一战,神话集团的身价猛然增长到一个谁都预想不到的地步,有专业人士预测若神话集团在接下来一年中上市,恐怕有希望超越阿里巴巴地记录。 大势之下。任何跟神话集团的局部战役胜利都像是杯水车薪。 原本蒸蒸日上的李凌峰的风云企业似乎在一夜之间,便呈现出一种日薄西山的老态。 靠着《征途》闷头发大财的史玉柱对此只是笑着说:“当初我的巨人集团倒塌前,就是这种感觉,李凌峰应该学学我,该准备做东山再起的心理准备了。” 做生意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而另一面则是树倒猢狲散,而这群猢狲散之前还不忘推树,这便是商界。 北京一家西餐厅外。一辆挂国务院牌照地轿车停下,一个女人走下,戴着副黑框眼镜,套着件格子呢绒大衣,秀修长如玉的脖子系着条藏青■琶丝巾,都是一般时尚杂志极难看到的稀有品牌,一双典雅高跟鞋突出她小腿的优美弧度,这样的女人,自然不是不屑用世人眼中的奢侈品来装扮自己的。 身处漩涡中心的李凌峰此刻便坐在这家餐厅的靠窗位置,没有外界想象中的颓废脸孔。英俊成熟地脸庞依然坚毅。清澈地眼神,阳刚的棱角,雍容的风范,都无一不显示他北方商界领袖的底蕴。他随手浏览着餐厅内提供地财经杂志,其中几篇甚至还有以前对他的采访报道。微笑着翻阅,轻轻地叹息。 “找我有什么事?”气质女人在服务员地领路下走到李凌峰面前,却也不坐下,说话的语气很冷淡,犹如陌路。 “韩韵,坐下说。十年交情,纵使我错了,也不至于这样生疏吧,再者。叶无道也不是那种小气的男人,不至于因为你跟我这个败在他手下的情敌吃顿饭就耿耿于怀。若真是那般小鸡肚肠,你当初还不如跟着我。”李凌峰苦笑道,眼神示意那服务生帮韩韵拿外套。 韩韵犹豫了下便坐下,这个时候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打开一看,忍不住噗哧一笑,原来是叶无道的一条短信:你老公此刻正蹲餐厅门口给你做护花使者,李凌峰敢调戏你,我就让他**裸跑出餐厅,总之安心吃饭,吃完记得打包捎给门口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可怜老公~ 聪明如李凌峰自然能轻易猜出是叶无道的短信,也不吃醋,只是有点感慨,挥挥手让服务员上菜。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李凌峰。”韩韵轻声道,心中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恨,随着叶无道带来地爱情滋润,逐渐淡去,繁华落尽尘埃落定,随着真相水落石出,往往不是预料中的仇恨,而是谁也不怪谁地遗憾和欲言又止的一声叹息。 “你不需要怜悯我,我对你,并不是单纯那种小男生对初恋情人的炙热暗恋,我当然也看重韩校长的门生弟子遍天下,也考虑娶到你就能够让我更快地进入北京那个圈子的核心。” 李凌峰很坦白道,端着酒杯,凝视着对面这位清浅微笑的浙大副校长,很自嘲道:“叶无道不清楚韩韵你的能量,我不傻,别人都以为软银和红杉资本对我的夹击是肯尼迪家族那个小丫头的授意,其实是你的意思吧,当年在哈佛你可是不少如今美国财富新贵和世家贵族的梦中情 人。你的圈子,兴许在中国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我如果有了你。风云企业的国际化道路会走得很轻松。” “我没你说的那么一手遮天。” 韩韵摇头道:“确实,我跟红杉和软银的高层都接触过,但真正说服他们放弃你的原因,不是我跟这两家风投大鳄高层非同寻常的关系,而是神话集团在他们眼中的美妙前景,以及你的形单影只。” “说句我不吐不快的话,叶无道吃软饭的功力在中国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李凌峰喝了口酒,很无可奈何地耸耸肩。 这倒不是他要刻意在韩韵面前诋毁或者打击叶无道的形象,只是他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掰掰指头一数,好家伙,不说韩韵,北方燕清舞,南方苏惜水,再加上那个隐性资产破百亿的上海夏诗筠,寻常男人“傍”上一个都是一辈子笑得合不拢嘴,这花花公子倒好,左拥右抱。 “吃软饭,何尝不是种本事?” 韩韵笑着反问道,“试想一个凡夫俗子恐怕想要让燕清舞这种女人正儿八经瞧上一眼都是奢望吧?再者,能够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拿着百亿资产双手奉上,这口软饭我觉得比太多男人的铁饭碗金饭碗都要来得有含金量吧?李凌峰,你也说你看中我父亲和我的人脉,可结果,你吃到这口软饭没有?” “没有。所以,江河日下的是我,如日中天的是他。”李凌峰微笑道,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苦笑,还是释然。 “不过,你今天的状态还是让我刮目相看。”韩韵轻声笑道。 “你应该觉得我现在应该是消极处世,自甘沉沦,睁着一双朦胧的眼睛,像个一无所有的失败者那样酗酒撒疯?”李凌峰笑容恬淡从容,放下刀叉,正视韩韵道:“我本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底层草根人物,在北京这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依然不算个上流,我怕什么,不就是再来次身无分文?更何况鹿死谁手,还不好盖棺定论,现在说谁笑到最后还稍微早了点。” “你这心态不错。”韩韵由衷欣赏。 “我不是陈影陵。其实,我的优点不少,只是你不肯去发现罢了。”李凌峰低下头,眼角流露出一抹伤感和遗憾,他丝毫不后悔当年他横插韩韵和叶无道之间的那一脚,不管从什么角度考虑,当年的他都不希望一个只知道玩女人的公子哥占有韩韵,只不过三年后的叶无道改变未免有点太匪夷所思,这是李凌峰想不到也永远猜不透的缘由。 一顿西餐不温不火地吃完,李凌峰埋单后,见韩韵准备起身,带着股子痛彻心扉的哀伤温柔道:“韩韵,让我先走吧,跟你吃了那么多顿饭,好像没有一次是你等我,也没有一次是你后走,以前总以为以后会公平回来,现在看是没有机会了,那这次就让我先走吧。” 韩韵安静坐在位置上,看着李凌峰的背影。 心中百感交集。 男人也许可以在爱上一个男人后仍旧能够沾花惹草风花雪月,可女人不行,女人可以为了男人在身体和精神上忠贞一辈子。 李凌峰走得并不颓废,背影依然坚定。英雄末路,一般都显得悲壮。 可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傻乎乎用一生幸福去换取名声的英雄,所以他即使在失去心爱的女人,在事业陷入绝境的此刻,也没有自暴自弃,事实是从他走出孤儿院的那一天起,再落魄再凄凉的岁月,他都没有绝望过。 韩韵走出餐厅,却看见自己车旁真蹲着一个呵气暖手的男人,眼睛一下子就湿润起来,小跑过去,从包中掏出围巾狠狠围在这个男人的脖子里,赶紧蹲下来伸出自己的手,温暖他那双微凉的大手,柔声道:“怎么真来了?来了也不知道进去坐着?” 男人笑容迷人,凝视着韩韵,笑嘻嘻没个正经道:“怕李凌峰那鸟人说我没度量,怕韩老师以为自己找到一个年纪比你小心胸也比你小的男人,也怕韩老师真的以为李凌峰只有有机会,可以比我更爱你。” “真傻,怎么那么聪明的人,就这么傻。”韩韵哽咽道,轻轻抱住这个昔日的学生、如今自己的男人。 一个名动京华的男人,却在蹲在餐厅外蹲了将近一个钟头。 是很傻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