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陪我走下去 - 极品公子

第二百一十章 陪我走下去

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闹剧在华丽尾声中悄然落幕。 叶无道无疑点燃了导火线,只是这根导火线有点长,要爆炸,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酝酿。叶无道如今心情不错,太子党内部的隐患一扫而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背后的匕首往往比前方的刀枪要更致命,对手们埋下的棋子必须一颗一颗挖掘出来,这才能够没有包袱地跟龙帮争夺这中国黑道天下,即使最终败了,也不算枉然。 散伙的散伙,长安和京城两大俱乐部的年青一代见到赵师道,就像耗子见到猫,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溜之大吉。见这位隐藏的终极boss都出来表明立场,他们这些根基不稳的孩子还能说什么,再者他们谁不知道被赵中将叫去谈话的人,不论你如何跋扈,基本上这辈子都不要想从秦城监狱活着走出来了。 温洪钧等到中国会和国际美洲会俱乐部的人跟叶无道客套寒暄后,才招呼这位抱着自己女儿的男人过来一起吃饭,而杨宁素则悄悄捡起那只被孙书华狂怒之下丢出去的手机,周闵君被叶无道悄悄送走,她相信,孙书华和周闵君这辈子都说不出这个秘密,除非她和无道亲自将这段恋情曝光在世人面前。 “傅大器?我听宝鲲提到过你,他说你是个地道的北京爷们,有机会要跟你拼酒。”叶无道轻笑道。能让宝宝这个王八羔子看顺眼地公子哥,偌大的中国,屈指可数,要非如此,他也懒得跟傅大器这样大少废话。 “赵宝鲲?”傅大器惊讶道,混他们这个圈子的,几乎就没人不认识混世魔王赵宝鲲,很痞子气地扬起一个笑容,傅大器伸出一根手指习惯性敲了敲腮帮,“我倒是没想到他有这种想法。那麻烦叶少也给我捎句话,来北京找我拼酒没问题,不过我只能请最便宜也最地道的北京二锅头。” “没问题。”叶无道笑道,这个北京大少应该很对赵宝鲲的胃口,够豪爽,也够嚣张。 杨宁素如同任何一个娴淑的女人默默守在心爱男人背后,不求吸引视线,也不去争夺眼球。收敛锋芒,温婉如水。这一点,她和杨凝冰这对姐妹就像是两个极端,她安静坐在叶无道身边,发现温沁清这个小活宝正眨巴着眼睛瞧她,最终怯生生道:“你是春节联欢晚会上的那个杨阿姨吗?” 小孩子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记性好到可怕。 “你认识我?”杨宁素对这个温家的小妮子也是很好奇,温文尔雅的温洪钧是如何教出这么个惊世骇俗地妮子独家首发。虎父无犬女是真,不过这妮子的早熟跟自家的小琉璃差不多。 “我当时和爸妈就坐在台下,本来想给你献花的,可爷爷总跟我说做人要韬光养晦一些反正我不是很明白的大道理,加上我后来我要去洗手间嘘嘘,也就没有给你献花。”温沁清很惋惜道。眼神一黯然,“每年爷爷都不跟我们过年,真不合格。” “你这丫头片子,他可能不是你合格的爷爷,却是个优秀的第三号国家领导人。”叶无道笑道。轻轻拉了拉温沁清的朝天辫子。 温洪钧欣慰点头,叶无道这句话。暖洋洋地窝心,要是自家老头子听到了,肯定也会乐呵呵吧。 “你很厉害。”潘嫀很直白道,盯着叶无道。 “小嫀也不差哦,都能够跟中南海的王牌保镖打架,我爷爷可是跟我提起过地,不过你再厉害,也打不过我干爹。”温沁清奸诈嘻嘻道,趴在叶无道怀里狂啃食物,那么小的胃却能装下海量的东西,战斗力惊人。 傅大器一阵无语,一个小屁孩喊潘嫀为小嫀,真是有点黑色幽默。 “我打不过。”潘嫀浅浅说了句,便低下头吃东西。 叶无道也不对此发表言论,跟温洪钧聊了几句,就陪杨宁素离开餐厅。 “手机给你。” 在车中杨宁素把孙书华的那只手机递给叶无道,不慌张,安详的神情优雅迷人,身穿职业套装的她是如此耀眼,浑身上下散发一股神圣不可亵渎地成熟韵味,她这样的女人,寻常男子连猥亵之心都不敢生出。 叶无道握住那只手机,直接捏碎,柔声道:“孙书华不会说,周闵君也不会说,这个秘密他们会保守得比死人还要严密。” “你要如何对待周闵君?”杨宁素微微叹息,都是女人,她大致清楚叶无道会用怎样的手段让她万劫不复,一辈子都芶延残喘地生活在这起事件的阴影中。算不上怜悯,只是感慨而已,生活便是如此,我们不是圣人,自己快乐活着,才能关心别人的死活。 “这个小姨你不需要知道。” 叶无道摇头道,停顿一下,似乎不想让杨宁素有心理负带,带着解释的味道说,“再说她以后未必就不会失之桑榆受之东,坐活这婊子就喜欢玩塞翁失马地把戏。” “你还怕我因为你针对周闵君而反感不成,不会的,我是继你爷爷之后第二个教你如何做一个枭雄的人,你如果妇人之仁,我才觉得遗憾,一个男人铁血和无情,总比平庸和懦弱要来得让人敬畏。”杨宁素轻轻抚摸叶无道的侧脸,她是看着他长大的,由一个纯真无邪地孩子到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再到今天君临南方黑道天下地奸雄,她除了对岁月如梭的那么点点感慨,更多的是一种成就感,她虽不是蛇蝎心肠,却也绝不是那种看到小动物被虐杀就一脸泫然、看到老鼠蟑螂就恨不得扑进男人怀抱地女人。 “小姨。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都要陪我走下去。”叶无道转头,凝望着杨宁素。 “好。” 杨宁素点点头,简简单单一个字,不是催人泪下的海誓山盟,也不是煽情激烈的深情告白,仅仅是一个字而已。 “以后就换我来保护小姨。”叶无道扬起一个孩子气的迷人笑容,这辆奥迪像是脱缰野马一般在街道奔驰,野性而张狂。 杨宁素托着腮帮。凝视着叶无道,就是看不厌。心境很平静祥和,相处这么多年,怎么也不会像初恋男女那般炙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细水长流的恬淡,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心扉。 某处,房间中一个浑身**的精壮男人仰天长笑,胯下神枪无敌。而那张大床上并排躺着三个被扒得精光的可怜男人,身材无可挑剔。脸庞有俊美,有阳刚,有阴柔,放在女人堆里,应该都算是极受欢迎的帅哥。 只不过这三个帅哥都是屁股朝上趴在床上。 姿势暧昧。 那肌肉发达的男人嘿嘿笑着,一个饿虎扑羊。提枪上阵。 顿时惨叫声和**者不绝于耳。 这场人间惨剧持续了将近十个钟头。 沈媛不是个虚伪地女孩,不会刻意说自己是个生来就喜欢和向往平凡的女人,她从不掩饰自己出人头地的愿望,只是她不希望依靠别人的施舍,所以她寒窗苦读十多年来几乎没有一夜不是挑灯夜战,她的二十多年。一路不温不火行来,每次都以不好不坏的状态考上一所不上不下的学校,只是现在找了个她觉得放心的男朋友,除了身体差点,在沈媛眼中江干戈都是个很让她舒心地情侣。因为从不奢望靠男人,所以从未失望。 今天有个不小同学聚会。很多初中高中甚至小学的同学都要在她家地餐馆吃东西,沈媛的父亲是个很希拉平常的北京男人,一辈子安安稳稳,从不做亏心事,偶尔做几次好人,过着平淡不惊的日子,知道女儿同学今天要来,就亲自下厨准备饭菜。 人陆陆续续来,而餐馆外竟然也逐渐停满了车,从三四万的民族品牌吉利到十来万的本田,再到四十来万地奥迪,最后还有百万的宝马7系,沈媛现在还没毕业,也就是说这群同学顶多就是二十四五的样子,有这样的成绩,也算不赖,其实,同学会嘛,还真以为是联络感情?比什么?还不是比阔气?比谁笑得灿烂?女人比谁傍的款爷钞票多,男人比谁的情人骚媚谁开地车豪华,同学,除了很铁杆的那种,到了社会上后基本上就是你不鸟我我也不认识你。 餐厅一口气来了将近三十个各个阶段的校友或者同学,这场同学会发起者是个浑身名牌打扮时髦的女人,脂粉气如果能清淡点,确实是个不错的美女,不过一个从奔驰车上走下、挽着一个脖子里带大块金项链手腕挂金表男人地女人,想要清雅素净,恐怕跟要一个妓女天天是处女一样难。 沈媛很平静地听着那群人在滔滔不绝地吹嘘,暗中较劲地攀比,虚伪地应酬,花哨地**,她只是帮着父亲上菜。 这些人中也有几独家首发个如今混得人模狗样的同学曾暗恋过她,只是身边如今都有了论相貌绝对要比沈媛出色地女人。 沈媛不动声色拒绝着不少人看似好意地邀请她去他们什么集团什么公司工作,微笑着,觉得好笑。 门外一辆老牌凤凰自行车停下来,依然是棉衣棉鞋的江干戈跟憨厚农民一样走进来,见如此热闹微愣了一下,跟沈媛打了招呼后就很自然而然地做起独家首发了服务员。 就在众人心中鄙视江干戈土包子的时候,餐馆外停下一辆奥迪和保时捷。 走下一群让这些自惭形秽的男男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