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落下帷幕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九章 落下帷幕

傅大器本来准备护着潘嫀离开西餐厅,没想到潘嫀这妮子见道温心清后就挣脱开他,小跑到温家小丫头身边,捏了捏她的脸蛋,陶醉道:“好可爱的小孩,傅哥哥,以后我们争取就生这样的。” 温沁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觉得被随意捏脸蛋是件很丢人很幼稚的事件,所以她怒了,狠狠瞪了眼潘嫀,一拽手中系着绿蜥蜴的绳子,把那只可怜的小强般的生物捏在手心,咬牙切齿,似乎把这条花几万块买来的变色龙当作了可恨的潘嫀,胖乎乎的小手捏面团一般肆意蹂躏小强,似乎在说,你再惹我,我就这样捏你!潘嫀笑容愈加灿烂,眯起眼眸如两弧新月,一点都不生疏地再度捏起温沁清粉嫩脸蛋,还不忘转头看目瞪口呆默念阿弥陀佛的傅大器,道:“傅哥哥,要不你来摸摸看,皮肤真的像水做的,你不是常说女人是水做的嘛。”“干爹,她欺负我。”温沁清躲到叶无道身后,楚楚可怜地扯着叶无道衣服袖子,泫然欲泣,还有只手依然拽着似乎快要窒息的绿蜥蜴,可怜的小强貌似一脸悲愤地仰望着天花板,放弃了垂死挣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干爹。 黄石听到童言无忌的温沁清冒出这个词汇,吓出一身冷汗,斯文儒雅的他也不禁心中咒骂,丫这个叶无道怎么就跟玩游戏有一个接着一个地外挂一样。这是**裸的作弊,这游戏还怎么玩下去?!你跟一个有修改器的人别说玩单挑,你就是几百号人围殴他,他若修改成无敌状态,你怎么玩? 温洪钧不动声色,任由那个被她爷爷宠溺得不行的丫头在那里折腾,西餐厅老板也不是笨人,见到餐厅外那些牛逼车辆的主人此刻一个个在关注温洪钧这个陌生男人的脸色,就猜出这男人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太子爷了,端酒上菜的速度和质量都在那一时间达到巅峰。 “欺负你。你自己打回去,别以为我会给你做打手,做干爹要是做到保镖的地步岂不是很失败。”叶无道伸出温暖的大手,摸了摸嘟着嘴不开心地温沁清小脑到,这妮子被叶无道这么一刺激,确实有上去狠狠揍潘嫀一顿的想法,只是对方蹲着都有她高,温沁清虽然小。却也懂得审时度势小女人报仇百年不晚的道理,叶无道笑道:“傻孩子。打不打是一回事,打不打得过又是一回事情,只要你被人欺负了,你报复了还是吃亏,这个时候,我自然会帮你。放心,你干爹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真的?”温沁清雀跃道,摇晃着叶无道的手,感觉眼前这个新干爹贼帅贼帅,比老爸帅,哼哼。比那个几乎天天在电视屏幕上出现的爷爷都要帅!此刻,叶无道在这小妮子心目中的形象无疑是光芒万丈牛逼到无敌地。 “我后悔这个家伙做我宝贝女儿的干爹了,遇人不淑啊,她爷爷要是知道他那个孙女被这样教坏,准给我上堂几个钟头地思想政治教育课。”温洪钧苦笑道。叹了口气,真是上了叶无道这条贼船了。沁清本就被她妈和爷爷惯坏了,现在又多了个看似严厉其实无比护短的干爹,以后别说在北京城,就算去了南方,她还不是照样无法无天潘嫀那张精致的娃娃脸微笑着,她开始仅仅是觉得这个孩子很可爱逗着玩而已,可是当看到温沁清下定决心要跟她较量的时候,却能够清晰察觉这小女孩眼神中的那抹执着,固执,坚毅到可怕,潘嫀很单纯,可不是白痴,对于潜在危险,她有种惊人的本能,这一刻,她竟然有种当初面对中南海3保镖时地危机感。 再斜眼偶然望见叶无道俯瞰她时的那抹犀利,潘嫀下意识地闪身,做出战斗姿态。傅大器心知不妙,立即走到潘嫀身边,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冲动。“小嫀是吧?”远处的温洪钧笑道,对于潘家丫头他自然听过不少传言,跟傅大器的交往更是闹得满城风雨。 潘嫀点点头,满脸疑惑,傅大器在她耳边说了温洪钧的背景,潘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朝温洪钧微笑道:“温叔叔好。” “吃过东西没有,要不过来一起吃吧,别跟沁清一般见识。”温洪钧邀请道。 傅大器无所谓,反正潘嫀也没吃够,现在温洪钧出场,叶无道应该也不会当着温沁清这个干女儿地面制造出什么血腥场面,潘嫀很自然地坐在温洪钧对面,不矫揉做作,吃东西也懒得客气,温洪钧看着也喜欢,这潘家妮子纯真得很像他老婆,所以很容易接受,爱屋及乌嘛。 书华的父亲孙达德见到这一幕,心都碎了。 他辛辛苦苦爬到北京市常委这个位置,付出的心血和代价都无法跟最亲近的人诉说,他不想在顷刻间失去一切,他走到今天不像很多太子爷纯粹靠的是人脉,也不是靠溜须拍马,他靠地是不偏不倚模棱两可的走钢丝,没有大功,却永远与大错无缘。 孙达德告诫自己要忍,忍要忍,不能忍也要忍 听着秘书跟他讲述地情况,他没有想到叶无道竟然如此残忍,心中怒火滔天,儿子生死未知,更有可能下辈子永远都要生活在不能正常男人的阴影中,这种痛兴许不比切身感受的孙书华要轻。身为父亲的他再不顾忌温洪钧跟叶无道非同寻常的关系,也懒得理会燕家跟叶无道板上钉钉的亲密结盟,也不去想这个南方第一号太子爷有如何自己惹不起只能躲得起的后台靠山,他径直走到叶无道身边,冷笑道:“我儿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拼去不干这个市委副书记,也要跟你们杨家讨个说法 “放心,明天你儿子就会送到你家,不是尸体,保证能说能哭能闹。”叶无道不知道为何,见到这位纯粹以父亲身份跟他说话的老人,再看着一脸崇拜望着自己的温沁清,便想起自家的那个无良老头,心里没来由涌起一股温暖,面对孙达德虽然依然冷漠,却也没有那种嚣张公子哥该有的咄咄逼人。 孙达德瞥了眼优雅品酒的杨宁素,暗叹书华不是个冲动的人,竟然会对这个女人说出婊子养的这种过激言论,只能说造化弄人,幸好儿媳妇已经有一对龙凤胎,要不然,这孙家真的就要彻底颓败下去了。 跟温洪钧那辆宝马7系一样,一辆车窗前也挂有一张通天车证一级“警备”牛气冲天的奥迪a6在西餐厅外停下,只是内行人看得出来■■编号温洪钧那辆的车证明显是由国务院颁发,而这辆则不同,是由中央军委颁发,这种车往常是首长的先导车,若有人挡道,持有枪械的驾乘人员保不齐就是一个间谍罪扣下来让你消失,当然,那仅仅是一种代表不可侵犯的至高权利,不代表真的有车主会去做。 两名精华内敛的保镖率先走下,警惕地环视四周,一个病态中年人咳嗽着走下车,一块精致的蓝色手帕捂住嘴巴,略微■偻的身形有损他原本伟岸的姿态,而病态的苍白脸色则给赋予他一种异样的沧桑感,他在两名保镖的护送下缓缓走进大地西餐厅,轻轻环视一周,也不管那群北京大少们骇然的神情,只是朝眼睛湿润的孙达德轻声道:“孙老,书华的事情我来处理。要记住,你是北京市委副书记,你代表了什么。” 孙达德使劲点头,带着一脸敬畏的房宁棋走出西餐厅,老人一坐进车,便在后座哽咽起来,苍凉,悲苦 任何一个父亲,是没有好坏的。 “赵叔叔。”黄石忐忑道,硬着头皮跟眼前的男人打招呼。 其实在北京,李尔雅也好,温洪钧也罢,年近三十的他们是从来不说自己是太子党成员的,可黄石知道,因为那一辈人眼中其实只有一个太子,那就是赵师道,不像如今的很多太子党成员,多半是在企业中挂个虚名,不从政,即使从商,也是依赖父辈庇护和关系网,赵师道那一代有红色血统的人,很多在如今的政界都仍然呼风唤雨,在商界更是一言九鼎,可以说,这一代的太子党虽然看上去结构紧密了,但实力却是大不如前,如日中天的赵师道当年选择低调淡出视野,可以说是几乎能跟媲美紫禁城风波一样的大轰动。 赵师道的出现,别说是黄石,就是温洪钧和傅大器都大吃一惊 “你现在已经够乱了,还不肯稍稍安静点,跟你爸当年一德性赵师道无奈笑道,望着不温不火不咸不淡一脸平静微笑的叶无道,他真的很像当年的那个男人,这就是所谓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吧,“要不,给我个面子,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你气也出了,再闹下去,你兴许无所谓,可对你母亲在中央党校的影响不好。” 赵师道此话一出,全场震惊,赵师道是什么人?就是白家太子见到他,也得收敛起那副轻视天下人的疯狂姿态,这个中南海的影子一般的大红人,他对国家的影响有多大,恐怕末尾几个政治局常委的巨头都不甚了解。 赵师道见叶无道不反驳,便知道事情能够拉下帷幕,叹息着转身,咳嗽不断,走向门口凝冰,若不是你,就算再来次紫禁城风波,我也不理会这世俗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