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等着被雷劈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八章 等着被雷劈

龙五也不多话,一只手仍旧拖着孙书华软绵绵的脚踝,而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地拎起那个刚刚被叶无道一巴掌甩过来的公子哥,他挡在门口,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滔天气势,高大威猛的精壮身躯,配合那一脸的很陶醉的猥亵笑容,谁与争锋? “下个是谁?” 叶无道转头盯着毛骨悚然的黄石,他知道龙五在那面的惊人战斗力,要让四五个男人欲仙欲死一个晚上那绝对是正常发挥,若来个超常发挥,叶无道就不知道龙五强大到何种地步了,反正被龙五侵犯过后改变性取向的男人不是没有。 “放心,别怕我不行,其实我很行。你们不相信的话就一起来,我来个大被同眠雨露均沾。”龙五笑嘻嘻道,那在北京公子哥们身上晃悠的眼神要多暧昧有多暧昧。那群两大俱乐部中都算排得上号的年轻人一个个暴怒,被龙五当着面如此羞辱,一个叶无道也就罢了,现在又冒出个有龙阳癣好的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十几号人很一致地挺身而出,有那么点慷慨赴死的味道。 黄石压努力抑下内心杀人脏口骂人的冲动,呼了口气,尽量平静道:“你真要玩到底?好,那我不妨跟你讲清楚,孙书华,他背后是北京市委,刚才被你打出去的那个叫严峻平,他父亲是总参装备部部长。而我,不敢说我老子是曾经地常委就代表整个政治局,但要找几个能老头子说几句话也不是难事,至于他们,背后代表的兴许单个来说无法跟杨家媲美,可加起来,不说**个个杨家,三四个杨家肯定是有的。我提醒你,你玩香港财阀,我们看不顺眼归看不顺眼。也不会对你真的如恶化为难,可玩到我们头上,大不了鱼死网破,来个干脆的玉石俱焚。” “吓唬我?”叶无道笑道,云淡风轻。他心中想着要是赵宝鲲知道这闹剧没有叫上他,肯定要在心里埋怨自己很久了吧。 “算不上,只是好心提个醒,踩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北京城每天都有人图个爽去踩人,每天也有人倒霉地被人踩。可你如果把一件事情上升到政治高度,对谁都没好处,钓鱼台风波你躲过一劫,可不代表你总能这么幸运。”黄石冷冷道。 “一次是幸运,两次就是本事了。”叶无道含有深意道。 这个黄石并没有忽悠人,那番话说得很在理。在正常人来看很无懈可击,只不过碰到喜欢剑走偏锋的叶无道只能算他倒霉。 “你们要么坐下,要么被拖走。”叶无道很简单明了的一句话,没有半点回旋余地。 士可杀不可辱。 北京那帮人怎么可能在这种敏感时刻向势单力薄的叶无道妥协,他们相信,只要再等等。等到他们的救兵,那么眼前这个残忍到变态地疯子就会被带走,事后他们再适当地跟各自长辈煽风点火和火上浇油,那么这个南方爬来的王八蛋甚至有可能会被丢进秦城监狱。 “终于有趣了,唉。虽然这种时候幸灾乐祸很不厚道,我好歹也算是个马马虎虎的北京大少啊。不过一看到黄石这平时拽到天上去的废柴这么吃瘪,我就是要很小人地想笑,我真他妈的是小人啊。”傅大器自言自语道,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酒,痛快。 “傅哥哥,你真的不帮忙吗?”小萝莉弱弱询问道。 “你男人从不信好人有好报这一套,再说每次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那这青天白日之下,岂不是无趣很多?傻丫头,再说做人做事也讲究个审时度势,我现在出去的话,还不是被一个壮男轻薄,你愿意一个男人跟我在床上做我们刚做的那种事情?”傅大器轻笑道,充满恋爱地摸着小女孩地脑袋,带着点自嘲,瞥了瞥那个被叶无道称作龙五的手下,丫还真是什么样地猥琐大哥带出什么样的小弟。 “不想。”小箩莉怯生生道,抱紧傅大器,似乎怕傅家大少被那男人抢走。 “那我带你逛街去,或者去钱柜唱歌也成,反正这里尽是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唉,我怕带坏你这国家的花朵啊。”傅大器叹了口气,站起身,跟老板喊了声买单,看着不肯浪费拼命吃马赛鱼羹和巴黎龙虾的少女,微微一笑,别看这妮子天真烂漫,若发起飙来,他是绝对要退避三舍的。 谁不知道北京燕家燕清舞、温家温沁清和自己眼前地潘家潘嫀是北京城 最出名的名门之后,燕清舞自然不需要多说,清华女神的她智商高道恐怖还是其次,身为清华大学共青团主席的她被看作是未来共青团系的接班人,本来前些年她从政与否还是个悬念,这一点在她去**后再没有争论,沸腾文学101du.net她是继前一代胡、这一代李的接下来一位共青团重点培养对象;至于温家温沁清虽然年幼,但知名度却高到可怕,这个小时候敢在中南海当着元老们随地嘘嘘地小屁孩,可是让一大群大佬巨头哭笑不得;而傅大器他的女人,也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潘嫀,不生气还好,顶多像个纯真的少女,可一旦暴走起来,绝对跟崔家那个母老虎有得一拼,毕竟,能跟中南海保镖对殴的少女,不是每个男人都有福气消受地,所以,傅大器对此很自豪。 “都不坐?有骨气是好事,尤其对龙五来说。” 叶无道耸耸肩,随手抓起一个就丢了出去,惨叫一声,便躺在地上呜呜咽咽痛苦抽搐起来,那身名牌服装也顿时脏了许多。龙五也不含糊,他的手大,要拎两只脚还不算困难,一下子来了三个男人,而且少主似乎也尽挑模样俊俏地给他,这让龙五觉得很好,很满意。 这个时候出现两个让叶无道意想不到的人,李家李尔雅,李尔雅本就是那个榜单很名列前茅的大公子哥,其父的政治资本近二十年除了几位一把手,再无人能够跟他平起平坐,而他本人虽然未曾从政,在商界却是呼风唤雨,有亚洲电王的称号。 燕家燕东琉,他虽然只是白派太子党的第三号人物,排行也只是第十一,但随着妹妹燕清舞的强势上位,以及准妹夫叶无道的关系,许多内行都觉得燕东琉在接下来的新排行中要向前挪好几个位次了。 这两人一到西餐厅,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李尔雅自然是跟叶无道一个阵营,他父亲跟杨望真算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政治上风风雨雨了一辈子他们的关系依然没有改变,算是很铁的政治盟友,下一代自然不会浪费这种上一代积累下来的宝贵人脉。 他走到叶无道身边,欲言又止,看了看那群脸色古怪的公子哥,这群人其实跟他都还算熟悉,虽算不上朋友,却也不是跟几个太子党派系成员间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僵硬关系,不过这个时候李尔雅也懒得计较,轻声道:“别闹大。我爸说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你跟杨叔叔也熟悉下。” 说完李尔雅便离开餐厅,轻轻地来,轻轻地走。 燕东琉同样不拖泥带水,却不是对叶无道说的,只是对着黄石这群京城大少丢下一句话就闪人,“我妹妹让我带句话,谁今天敢站出来,她从**回来,一个一个收拾。” 杨宁素不禁笑着摇摇头,这个燕家女孩确实强悍到不像话,看那群公子哥们的僵硬表情,还真是很欲哭无泪的样子。 “你先走。”叶无道示意龙五先离开。 本以为还能多带几个回去享受的龙五一脸恋恋不舍地望着那群黄石他们,然后自言自语地摇头晃脑离开。 如果有人听清他的话,一定会瞠目结舌。 因为龙五在说,实在太少了,看样子这几个家伙得深度开发才行。 就在黄石他们骑虎难下的时候,西餐厅外一辆车牌极其普通,但是却有一张通天车证的宝马7系停下,一张红底黄字的一级“警备”,这张属于国务院颁发,车上走下一个儒雅中年男子,竟然是温洪钧,怀中抱着一个小丫头,依然是扎着两根朝天辫子,她便是被称作有希望超越赵家赵清思的小魔女温沁清。 孙书华的父亲孙达德满腹怒火赶到,一见微皱眉头的温洪钧,却是屁也不敢放一个,小心翼翼远远跟在他后面进入西餐厅。 温洪钧这位跟白阳铉一样能够媲美江干戈这种不入榜单的影子大少的男人一出现,整个西餐厅就彻底汹涌起来,他也不说话,只是不温不火点单,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局外人姿态,而温沁清则拖着那条可怜的绿蜥蜴,在餐厅内转了一圈,最后站在叶无道身边,面朝黄石他们,很老气横秋道:“装逼,你们就装吧,我边吃东西边等着你们被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