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重返校园 - 极品公子

第二十章 重返校园

叶无道一想到杨宁素那梨花带雨的悲伤容颜,心就一阵的痛。玛莎拉蒂quattroporte在清冷的大街上飞驰,最后竟然加足马力以f1方程式赛车的姿态超越他前面一辆又一辆的车子,那些驾驶员只见一道蓝色的眩影在眼前飘过。 用这种恐怖的速度叶无道一口气冲到那久违的明珠学院,望着那熟悉的校门,下车的叶无道看着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脱离这个陌生的群体----学生。“难道我老了?”叶无道傻傻一笑,收起那份沧桑的感觉,轻轻戴上那副金边眼镜。 依靠俊逸的外表和放荡的气质叶无道吸引了不少的眼球,只带了一个人去的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不知道教室在哪里,随便拉住一个女孩子问道:“高三1班的教室知道在哪里吗?” 也许是叶无道的魅力太大的缘故,长相一般的那个女孩子硬是一分钟没有开口,叶无道这个家伙也硬是保持了一分钟优雅迷人的微笑,最后她总算支支吾吾把地址说了出来。 叶无道并没有直接去教室,而是去了校长办公室,路上碰到一个美女,仔细一看是那个校园风云人物白秋易的红颜,与韩韵同为四大美女老师之一那个教音乐的席蓉,只是此时的她眼角挂着明显的泪水,见到叶无道她有一瞬间的诧异,但是很快就被伤心取代,快步从叶无道身边走过。 叶无道无所顾忌的拉住她的手,道:“糟老头在吗?” 但是迎接他的是一张迷惑和害羞的俏脸,叶无道突然想到这个问法确实很有问题,淡淡道:“校长在吗?” 叶无道看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躯和入时的打扮,心里感慨要不是已经被人看上了,还真有让自己上的本钱,天晓得三年来和白秋易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校长在。”席蓉想挣脱叶无道拉住她的手,叶无道的眼神让她浑身不自在。 “你认识我?”叶无道嘴角噙着捉弄的微笑淡淡道。 “你真的是叶无道?”席蓉张大小嘴惊叹道,可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要亲一口。 叶无道放开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的席蓉,推开门果然那个糟老头正在一个人下象棋,“死老头,怎么欺负起人家小女孩了啊?为老不尊!” 一见到叶无道那个蜚声中外的大学者赶紧招手道:“小兔崽子,你给我惹的麻烦还不够啊,你要是这局能赢我一切好商量,否则你就甭想读高三,给我乖乖的在家呆着!小冰求我也没有用,所以你给我用心点下。我可告诉你,现在” “死老头,吃了那么多败仗还没有吃够啊,这个人老了可是越来越不中用的,三年前你就赢不了我,现在还想赢?”叶无道走过去不客气道,这个精致的象牙棋盘好像是有一次闯祸“贿赂”他的,这个清高的要死的古板老头最好还是抵挡不住这个诱惑啊。 叶无道一眼将整个棋盘局势看了个透彻,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死老头,老当益壮啊,没想到三年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说,到哪里取经去了?” “呵呵,你个无道啊,这下慌了吧,我劝你还是缴械投降,否则杀得你溃不成军就没有面子喽!”三年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他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胸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叶无道在他的强大攻势下依然气定神闲,守得倒也称得上滴水不漏,没有丝毫溃败的蛛丝马迹,相反,处于优势地位的校长越来越急躁,进攻虽然依旧凶猛但是已经稍显凌乱。 叶无道更加冷静,整盘棋局都被他的双马盘活,原本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黑方终于站稳脚跟。仅剩的一只车更是被叶无道用得出神入化,不时有神来之笔,他的形势逐渐好转,胜利的天平叶终于悄悄倒向叶无道这一边。 老校长微微点头,叹道:“无道,你真的长大了,三年前你虽然攻势犀利,剑走偏锋,确实是我这个老头子见过最擅长进攻的棋手,但是依然有一些小的纰漏,正所谓白璧微瑕吧,但是今天的你已经如孙子所说正奇相间,棋风气势磅礴中却暗藏棉针,我不想败都不行啊!由此可见三年来你没有浪费,我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但我可以确定你已经成熟了很多。” 叶无道习惯性的推了一下镜框,望着早已白发苍苍的老校长,带着真诚的感激道,“校长,以前叶无道给你添麻烦了!”要知道以前向老校长告状的老师和学生可就从来没有少过,尤其是那次他对郑阎这位学校四大校董之一的后人做的事,给老校长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老校长疼爱的摸了摸叶无道的头,慈祥道:“年轻人犯错,上帝也会原谅的。趁年轻多犯点错,等老了就不会寂寞了,否则一个人这一生就太乏味了。要不是无道你天天翘课陪我这个糟老头下棋,我这个一只脚已经跨进棺材的人就真是无聊死了。” 突然想到什么,老校长笑道:“恐怕同龄人中只有老陈家的那个丫头可以和你一较高下了,上次暑假里我可是拜她为师了,怎么样,进步不小吧,人家可是七段了哦!以后我为你们引见,到时候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水平打败中国象棋界新生代的佼佼者了。” 叶无道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偷乐的老头,道:“我看是你想看到本天才是怎么输的吧,而且是输在一个女孩子手上,以此来弥补你那受伤的心灵,是不时啊?” 老校长嘿嘿一笑,那沧桑的脸庞满是会心的微笑,“要是我有个孙女,一定塞给你。” 叶无道拿这个据说是文学界最固执最古典的老头反正叶无道是一点也没有看出来没有办法,耸耸肩走向门口,突然转身坏笑道:“老头,上次你不在的时候借了你一本《天遁》,不过好像找不到了,你不是说年轻人犯错上帝也会原谅吗,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没有负罪感了!” 不等老校长回过神,叶无道一溜烟跑出在外人眼里绝对是神圣无比的校长办公室。 “成熟了长大了,看来以后学校里也要冷清多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有性格了,还是像这样的家伙对自己胃口啊,呵呵……”出乎叶无道意料老校长没有丝毫翘胡子,只是带着欣慰的微笑看着他的背影。 叶无道懒洋洋的散步似的走到高三1教室门外,随意的站在门口,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是新来的,名字就不用知道了!你们就当我不存在,看自己的书做自己的事泡自己的马子吊自己的妞。” 不理会一教室学生的诧异和一脸茫然老师,的叶无道径直走到那个角落今天校长特意吩咐空出的位子,用眼神示意那个教数学的家伙可以继续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