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龙五你今晚辛苦点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七章 龙五你今晚辛苦点

表子养的。 天之娇女杨宁素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在职场上荣耀了几十年,中国哪一届福布斯财富榜上的常客没有跟她聊过天,在南方,政界的杨凝冰,和商界的杨宁素都可以说是传奇人物,被无数胸有才华的女孩们崇拜,其中像苏惜水这样的世家女子都一样敬畏杨凝冰这个准婆婆,可见杨家姐妹的威望。 杨宁素心中怒气滔天,美眸流溢着冰冷的寒意,即使是此刻,她依然保持相当限度的优雅。 她望着叶无道,看到的是一张不再含笑示人的冷峻脸庞,一般来说他生气的时候会笑的更灿烂,可一旦不笑,就说明他是真的连掩饰都不屑。担心叶无道因为自己而做出太无法挽回的事情,她站起来想挡在他面前,却被叶无道轻轻按下去,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小时候小姨总说要都等,等以后无道能够保护你,如今,我不在是那个只会跟你诉苦跟你抱怨的孩子,也该为小姨作点什么了。” 杨宁素点点头,她相信他。 “叶无道,你能咬我?” 死到临头犹不醒悟的孙书华猖狂笑道,陷入恐惧顶端的人往往会并发出勇气,也许就是孙书华目前的状态。面对眼前连香港财富大老都敢揍的杨家大少,孙书华其实一说出口便很后悔,不过因为有北京两大俱乐部和黄家大少这些人物在场,他也是恶从胆边生。依然对叶无道怒目相视,显得极有英雄气概。 “来份牛肉,就前面他点的那种,速度快点,我这个人耐心也看对象的。”叶无道站起来。朝龟缩在角落的西餐厅老板平静道。 那老板第一时间奔进厨房却吩咐厨师做那牛肉,哪里敢有半分钟的马虎,而餐厅内所有人则一头雾水地伸着脖子看叶无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要牛肉做什么?难道打架前要吃饱了才有力气,未免太滑稽了? 牛肉以最快的速度端上来,而老板也亲自操刀干起了跑堂的把试,只是双手有点颤颤巍巍。那盘牛肉也跟着颤抖。 见到牛肉,孙书华一陈作呕,被叶无道掐住脖子砸向牛肉砸出血的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再碰牛肉。 “你们不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我再示范一遍” 环视一周的叶无道接过那盘牛肉,放在孙书华和周闵君面前地桌子上,孙书华下意识后退一步,叶无道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一把扯住想逃的他的头发,猛然一拉,砬!孙书华的脑袋便磕中那盘牛肉,很清楚地撞击盘底。 一下。 本就很生的牛肉爆溅开来,可见力道之大。 两下。 哐!那餐盘跟桌子亲密接触后发出沉闷的响声。 三下。 很规律却血星的撞击,孙书华的额头前面本就渗出血丝,现在更是出血恐怖,那盘牛肉夹杂着令人恶心的猩红。 这个场面当场让许多抱着看热闹心态的贵妇们一个个吓得面容惨白。他们身边的护华使者们也都内心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见过彪悍的公子哥,却没见过如此彪悍到令人发直的地步的大少,孙书华怎么说也是将近一米八的爷们。却被这个男人随意折腾。 周闵君捂住嘴巴,泫然欲泣,却不敢哭出来。 杨宁素安静地坐在原位,望了望被叶无道 狠狠拉住头发 砸向牛肉 餐盘的 可怜的人,端着那杯喝了一半的泰亭哲香槟,冷笑道,“原来,牛肉是可以这么吃的。” 黄石大骇,却不敢上前。秀才遇到宾,被杀事小,如果被辱才是事大,试想那个秀才要是被这个宾给爆了鞠花,你说是不是生不如死?黄石可不敢保证叶无道会对上前劝架的家伙做出什么过急举止,虽然这么袖手旁观对孙书华是不仗义了点,可比起自己的安危,那是很其次的事情了。 为兄弟丙助插刀?黄石低下头,对孙书华惨绝人环的那一幕视而不见,为前途插兄弟几刀倒是肯做。 他混了这么久,深刻明白一个道理,这人啊雪中送炭少之又少,多属不痛不痒锦上添花,而以落井下石过河拆桥这种缺德却不缺心眼的事情居多。 长安和京城两大俱乐部将近二十号年轻公子哥们面面相觑,再联想到钓渔台疯波的传闻,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丫挺地跟这比崔彪这疯子还要王扒蛋的家伙对抗,那不是找死吗?孙书华虽然说不是榜单上的北京一线太zi爷,却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堪称人间惨状的地步吧。 美洲会和中国会两个俱乐部的人暗中抹了把汗,庆幸这家伙跟自己是同一战线的,再看向长安和京城两个俱乐部那群平时牛逼烘烘的年轻少爷,冷笑不已,有这个杨家大少在,看你们横行到几时? 傅大器用手捂住大腿上小萝莉地眼睛,轻声咒骂道:“丫就不能斯文点,吓坏我女人,我跟你没完,m的,以后都不碰牛肉这jb玩意了。” 叶无道随手一甩,孙书华滚到过道中央。 本以为这件事请告一段落地人们再次见到触目惊心的一幕。 叶无道一脚踩中半昏迷的孙书华裆部,对那声响彻整个餐厅的惨叫根本不理会,双手插在口袋中,俯瞰眼神绝望和茫然的孙书华,叶无道嘴角的弧度刻薄而阴冷,再次挤出一个泛着寒意的笑容:“希望你有子女,要不然可就要真要断子绝孙了。” 周闵君大脑一片空白,晕厥过去。瘫软在座位上。 “疯子,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这样的人,看来我以后见面都得绕道而行,丫真不是个正常人,比白阳铉这个精神病和崔彪这头疯狗都要bt,唉,比起次獠,我咋就觉得自己贼像个社会住义五好青年?”博大器摇头无奈道,把小萝莉抱在怀中,根本不敢让她看到这种禁忌场面,太血星太暴力。 见惯了纨绔子弟只是彪悍手下殴打欺负对手地,哪里曾会有人亲自上阵。上演这一出堪称暴力电影中才会出现的经典镜头? 黄石心中波涛汹涌,脸上平静不惊,他知道自己一乱,这场交锋北京方面就会落了下风,即使事后叶无道会因他们上头那批元佬大佬看不下去出面,重点就是过过场子进趟泰城监狱,轻点则是严肃地口头警告。但只要今天叶无道安然无恙的走出去,今后北京就是他的天下。 几个冲动地公子哥跃跃欲试,准备跟叶无道面对面的叫板 黄石摇摇头,因为他看到房宁棋这个时候颤栗着跑出去打电话叫了孙书华的父亲。 北京市正f可不是吃素的。 黄石对此深有体会,曾经江姓大佬在上任初期便对北京市萎心中有预计,生怕他的江山因此坐不稳。而如今的胡温正府别说对北京这天zi之城。就是对天津也不敢有丝毫马虎,在任命方面绝对是小心又小心,生怕一着错满盘皆输。 他乐得坐山观虎斗,两虎相伤后。他想再看看这个叶无道能如何继续折腾。 “龙五。” 叶无道很奇怪地说了个词汇。 众人万分不解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屁颠屁颠跑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英俊男人,邪气逼人,他地英俊跟叶无道那种偏向阴柔的邪美不同,他的英俊很霸道,很阳刚,一身肌肉足以令如狼似虎年龄的少妇们两眼花痴到死。这个男人恭恭敬敬站在叶无道面前,眼角瞥了瞥地上那个孙书华。 “赏你了。他的前面被我废了,后面的留给你慢慢玩儿。”叶无道邪笑道。 噗。 傅大器一口将酒喷了出来。 小萝莉赶紧给他擦拭,很纯洁地眨巴着水灵眸子问道:“傅哥哥,什么叫玩后面啊?” 傅大器心中不停腹诽咒骂着叶无道,无比尴尬的干笑道:“这个后面啊,下次我们私底下慢慢研究研究,体会体会,公共场合,我们不谈这个,那个王八蛋叶无道是个怪叔叔,我们是纯洁地孩子,不谈这个。” 黄石和那批公子哥一阵无语,世道,这是啥狗niang养的世道啊! 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身材完美的龙五邪邪一笑,面带无限温暖的笑容扫过黄石和那群大少爷们的脸庞,不管你英俊潇洒还是相貌平平,都没有逃过他的视线,这种视线,就像是猎人看到了美味的猎物,或者说强jian犯见到了女人。 他也不说话,拎起孙书华地一只脚,就拖着试题一般地径直走向门外,虽然孙书华只是晕厥过去,却给人一种他要jian尸的错觉。 所有人都懵了。 这真不是在拍电影? 怒不可遏的黄石终于站起来,忍无可忍的他冷冷道:“叶无道,做人要给别人留条活路,总不能太绝!” 随着他起身,他身边那一帮以他为主心骨地公子少爷们一个个霍然起身,恨不得卷起袖子就要跟叶无道干一架。许多人都事先暗中打了电话发了短信去搬救兵援兵,他们今天就是铁了心要跟这个嚣张跋扈到极点的南方大少玩人海战。 要单条?行! 你叶无道一个人单条我们一群人! 叶无道斜眼瞟了眼大义凛然的黄石,耸着肩冷笑,走到这位大公子前面,道:“咋的,要跟我耍狠?” “跟你耍狠又怎么样?!”黄石身边一个公子哥狠狠道。 啪! 叶无道轻轻松松一个耳光就把他甩到还没有走出门的龙五身后,不带感情道:“龙五,今晚你可能要辛苦点,因为可能有不少北京城响当当的大公子爷啥的要你帮忙开发后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