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婊子养的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六章 婊子养的

很多西餐厅的顾客都停下进餐,来看热闹,上得了顶层圈子的人是看门道,掂量着叶无道、黄石和傅大器的份量,而上不了台面接触不到这个层面的食客则纯粹看个热闹,以便晚上回去****后能跟自己胯下的娘们吹嘘个天花乱坠。 西餐厅老板如履薄冰,里外不是人的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插嘴,只能躲在角落祈求事情不要闹大,他这小胳膊细腿小鼻子小眼睛小人物开的小店,可经不起这群大菩萨的小折腾啊,哭丧着脸的他就跟死了双亲一般凄凉。 叶无道也不急,这两批人目前虽然气势汹汹,可绝对打不起来,他要等到临界点的时候点燃寻火线。 黄石也好,孙书华也罢,或者那个傅大器,在北京官场这个圈子混久了,都深谙后发制人的道理,一个个在经历初期的暗中冲突后都八风不动安稳如山起来,黄石拍了拍身边北京外国语校花女孩的肩膀,一脸和煦笑容,孙书华则坐在周闵君身边,用餐巾擦了擦油渍的脸庞,傅大器则面不改色笑眯眯地点单,和他的小萝莉卿卿我我好不亲昵。 一群成精的狐狸。 这让看热闹的人有点郁闷,没有出现预料中的火爆场面,一个个耐着性子等待激情爆发。 站在孙书华这条战线上的房宁棋和林汉雄比那两名北京市公安局的人要尴尬许多,那两人还跟能够和杨宁素这位大美女坐下来聊天,很云淡风轻的姿态,而身为市委秘书长的房宁棋则能够感受这场闹剧地潜在危机。用市委压下市公安局,这不难,难的是以难缠出名的傅家大少和最恐怖的杨家大少,他想问事情缘由。可孙书华却一副现在谁都不要惹我地刺头模样。 “看什么看,就***知道看热闹,我当年砸日本大使馆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到你们这群人也去陪我凑热闹?!丫挺的一群玩意,都给我一边凉快去!”脾气诡异的傅大器毫无征兆地一拍桌子吼道,那小萝莉吓得赶紧躲到他怀中去。 附近围观的人一个个尴尬散去,在原来位置坐下,却依旧不死心地张望,一般中国人便是如此,对太好的事情总是在经历点社会阴暗后抱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怀疑眼神,不再有半点兴趣。对太坏的事情则有种近乎残忍的漠视,惟独有争议地事情,才觉得旁观是种赏心悦目的事情。于是各种论坛,各大报刊,各个场合,都在嗑瓜子端板凳凑一个热闹,好生快哉。 接下来。来了一群长安俱乐部的人,大地西餐厅又多了将近十辆放有不少例如“中警,或者“京安”等特殊车证地车辆,奥迪。奔驰,都有,配合傅大器所说那些角色的车子,顿时就像个北京城牛逼车辆大集合。 长安俱乐部中稍年轻的成员到来后便跟黄石呆在一起,有黄石这个走到哪里都能够左右逢源的大公子哥,虽然还没有开仗火拼,他们也并不觉得乏味,再说他们心里想着口中说着要把叶无道如何怎样,可真面对能够让混世魔王赵宝鲲毕恭毕敬喊老大的叶无道。却不知道也不敢从何下手了。 幸好大地西餐厅容量不小,老板再满腹牢骚和忐忑,可生意还得要做。 长安和京城两个老牌顶尖俱乐部其实很多成员是互通一气地,一听长安俱乐部说叶无道出现,而且还在闹事,京城俱乐部的不少人也放下手中事务赶过来,别怀疑这件事情的传播速度,可以说,以讹传讹下,半个钟头,几乎整个北京最上位地圈子都知道叶家大少大地西餐厅“行凶”,义愤填膺的北京公子哥们浩浩荡荡赶过来。 站在叶无道一边的中国会和北京国际美洲会俱乐部也都有相关成员赶到,只不过他们并没有急着上去跟漩涡中的叶无道套近乎,他们再等,等叶无道彻底跟长安和京城闹翻,撕破脸皮,越僵越好。 叶无道喝着那杯香槟,突然无趣起来,现在的情形就跟以前在学校时两个人打架,各自叫了人,可就是打不起来,气势是足的,双方后援在背后摇旗呐喊锣鼓震天,可就是没人出手,就像是**调了半天就是不进入正题一般。 “北京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怕牵一发而动全身。跟我们南方不一样,我们那里讲究的是踩你就是踩你,下次你踩我是下次的事情,这次我必须踩得浑身舒坦,而北京则要考虑一踩踩到对方永世不能翻身。”杨宁素柔声笑道,也很无奈地望着叶无道。 “这一点,南方北方的脾气倒是颠倒了。”叶无道笑道,一副你们横随你们横我便明月照大江地安详模样。 北京和长安两个俱乐部的成员加起来也有将近二十个,这些公子哥进入榜单前二十的除了黄石还有四个,阵容不可谓不豪华,不可谓不浩荡。 “算是吧,主要是北京人看多了沉浮经历多了算计,自然要谨慎,求一个稳字哪个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大佬,再暴躁的脾气再自负的傲气没有被磨得干干净净?即使没有彻底磨平,在公众视野中,依然是一脸沉”八风不动的。”杨宁素淡淡道,被这么一闹,她也没心情吃东西,本想好不容易跟叶无道有点浮生偷闲的惬意,却被孙书华这一颗老鼠屎坏了整整一锅粥。 叶无道歉意地望了望这位小姨,对不起,爱,喜欢,这些字眼词汇,他从不轻易说出口,却不代表他不在乎。 “跟你在一起就行,再说日子平平淡淡也乏味,偶尔添加点佐料,生活也是有滋有味的。”杨宁素轻笑道。拍拍叶无道的手,示意他不必介意,眨了下眼睛,“除去观望的那些俱乐部成员。现在这位孙家公子出了海淀区派出所和北京市委这两张牌,而我们却只出了北京市公安局这一张牌,是不是该我们继续出牌?” “你高兴就成,这牌在你手上,你随便打,我给你拿最后一张底牌便是了,前面地博弈可以随意。” 叶无道微笑道,跟小姨在一起就是好,虽然说他不介意为自己的女人扛起一起,但若身旁女人能够帮你解决一些不那么舒心的事情。在生活中怎么都是锦上添花的妙事,小姨无疑是优秀地,她不仅有自己的事业。还有自己的人脉和圈子,更是他曾经的领路人,和她在一起,本已经身压千钧的叶无道会没有任何负担。 “我暂时还有几张牌,不过我自己有的几张都不大。不过你外公给我的就比较大了,北京军区和军科院都是,若打出来。可真就会成了有心人嘴中描绘的‘军队与政府起剧烈冲突’喽。”杨宁素笑着摇头道。 “要不暂时我来打?”叶无道提议道。 “再看看吧。”杨宁素端起酒杯尝了口香槟。 傅大器托着腮帮,也不吃端上来的精美西餐,他腿上的小萝莉则很有胃口地吃这吃那,嘴巴小,可频率快,吃起来很有灵气却不失风度,这让偶尔瞄一眼的叶无道想起李暮夕这丫头,继而想到不曾采撷的李琳以及董嘉禾这对美艳少妇。 “傅哥哥,那个人是谁啊。好像很嚣张地样子,你看那么多人都来对付他呢,他怎么也不怕?不过那个漂亮阿姨我是知道,我今年看春节晚会的时候看到过她,真的很漂亮,比我可漂亮多了。”那小萝莉眨巴着水晶眸子小声询问傅大器。 “那个人啊,最不怕恶人坏人了。”傅大器笑道,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眼中流溢着怜惜,显然对这小妮子是疼爱的紧。“为啥呢?”小女孩歪着脑袋问道,又夹了块甜点放进嘴里。 “因为他比坏人还坏,比恶人还恶。”傅大器笑道,“其实我也是讨厌这个人地,讨厌他比我还嚣张,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起码现在我跟他是站在同一阵营的,明天嘛,他走他地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相安无事是最好,真有摩擦,我也不怵这厮。” “叶无道,如何?” 孙书华站起来,似乎想用一种俯视的姿态看叶无道,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叶无道敲晕的缘故,踉跄了一下,被周闵君扶住,恼羞成怒的他狠狠甩开她的手,死死盯着叶无道。 杨宁素叹了口气,望着眼神复杂的周闵君,有点怜悯,这个社会太多人觉得二奶可耻小蜜丢人或者情人注定是悲苦的,其实,一个不能在关键时刻为你挺身而出的丈夫,可能还比不上一个危险时刻肯将你拉到背后地男人,不管周闵君跟孙书华什么关系,孙书华这个粗鲁的动作都泄露太多真相。 杨宁素再看叶无道,眼神温暖,这个男人,则不同,他再花心,也比一般的男人痴情。 你没钱没貌没理想没品味没胸襟,我凭什么爱你? 他有权,有势,有才,有貌,有背景,他凭什么不被那么多女人爱?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如今贫贱恋人何尝不是?如今这世道阿,恋爱不值几个钱,忠贞也都几斤几斤地典当给现实。别怨别恨,怨恨只是因为自己不够强悍,也别怪命运,你若是个生活的阳痿,命运女神就是对着你的面,脱下衣服给你强奸,你都没办法坚挺起来,你扪心自问,你凭什么能够飞黄腾达? 杨宁素是个女人,可看生活看人生看社会,终究要比太多人透彻很多。 “我们回家。”感慨万分的杨宁素似乎觉得累了,柔柔望着叶无道,深情而眷念。 叶无道微微诧异,不过对他来说,小姨才是第一位的,点点头,也不理会所有人的震惊。 “婊子养的!” 孙书华脱口而出,他看不惯杨宁素的那种镇定,看不惯她对自己的不屑。 殊不知,他这句话,注定了今天是个无法安静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