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一场乱斗 - 极品公子

第两百零五章 一场乱斗

关键时刻,总有自以为是救世主的角色挺身而出。 果然,一个看热闹的成熟男子挤出还不算拥挤的人群,走到西餐厅老板身边,对叶无道跟孙家公子婉言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吧,事情真闹大对谁都不好。” 这男人跟孙家公子岁数大致相同,只是少了几许盛气凌人,多了点成竹在胸的味道,浅笑望着暗流汹涌的两人,高深莫测,他身边的女人清秀婉约,一看就是北京某大学的校花,他这样的男人,若有钱有权,对女孩的诱惑是致命的。 周闵君见这男人,苍白中交织妩媚的脸庞浮起一抹古怪神色,而孙家公子则像是见到主心骨一般,先是朝这男人轻轻点头,再望向叶无道,脸色由刚才的阴冷转变成地下党员找到组织的兴奋,虽然刻意压抑,却依然流露出些许。 “春晚的时候这个男人跟某个前政治局常委坐在一起。”杨宁素小声提醒道,因为春晚的座位其实极有讲究,有些最佳的黄金地段是安排给北京政界大佬的,而其次的黄金地段则是可以用钱买到,比如蚁力神的老板王奉友便曾因此在全国观众面前数度露脸,靠卖壮阳药发迹的他也算是一举成名。 “大冬天的火气这么大也好,暖了身子。不过西餐厅终归是吃东西的地方,民以食为天,我这种升斗小民,也不想被人打扰,更何况其他大人物。”背景神秘的男子轻笑道。显然他意指现在的西餐厅中有不少北京能说上话的角色。 “升斗小民?”叶无道笑了笑,北京城地公子哥确实极端,一种是使劲弄辆车牌牛逼车证无数的车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在北京能够横行霸道的大爷。还有一种则就怕别人以为自己是个大少,这种人中叶无道看着顺眼的,目前有江干戈和温洪钧这两个北京真真正正地太子爷。 “杨小姐?”那男子不确定地望着杨宁素。 杨宁素点点头,不温不火。 这件事情真要捅破天,她也不怕,叶子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指点才能找到未来的孩子,今天他能够扛起一切,站在他身边,杨宁素觉得安稳。其实现实中一个不花心只知道疼女人的男人往往不能让女人觉得安稳,强大,才是男人真正的品质。所以刽子手希特勒也好,枭雄曹操也罢,都是绝对不缺爱他们的女人的。 那男人先是一笑,继而一冷,神情诡异。礼节性的笑容是给杨宁素,而寒意则是针对一旁冷眼旁观的叶无道,北京圈子。不憎恨不恼火叶无道的大少们,除了北京军区大院几个跟叶无道见过的,几乎再没有。 一场钓鱼台风波,叶无道是名动北京城了,而也触怒了素来自负地地头蛇。 “我说谁呢,这么丫挺,原来是我们南方鼎鼎有名的叶大少,对了,忘了说崔彪是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他是在你成都消失地,这事情我得问问叶大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未免有点过火了吧。”那男子阴**,细眯起眼睛,如同一条竖起身体的眼镜蛇,伺机噬人。 原来是新仇旧恨。 周闵君情不自禁倒抽了口冷气,再望向叶无道,有点身体泛寒,崔彪是什么样的人渣,在北京城,没谁愿意惹这条疯狗,逮谁咬谁,却依然逍遥了十几年,靠什么?还不是靠后台靠资本靠人脉?而这样一个在北京这座天子脚下的首都城市都能做地头蛇地大少,听意思,竟然被这男人整死? 她自然是认识跟叶无道讲话的男人,北京四大俱乐部曾半玩笑性质做出一个京城公子的排名,白阳铉、温洪钧都在其中,而叶无道上次见到地李尔雅却只排了个第九详见,98章《生孙当如叶无道,他父亲可谓曾是综合实力能够排中南海前三的巨头,可见这个榜单的份量,燕东琉也仅仅是第十一,而这个叫黄石跟崔彪称兄道弟的男人,则悍然排在燕东琉之前,雄踞第十! “崔彪?就是跟宝鲲齐名的那个家伙吧,成都见过。” 叶无道笑容有一丝狰狞,嘴角不屑,瞥着黄石,很“善意”的加重语气道:“见过。” 见过,而且是在成都见过。 那么崔彪消失的原因可想而知,只是叶无道说的这番话依然滴水不漏,大家都明白含义,却抓不到把柄,确实能把人气得够呛。 此刻,一辆北京市委的专车火速赶到,奔驰s系,那张鲜明地红色车证为“安全”,显示其北京市委的身份。一个极像文秘的中年人缓缓走进来,西装笔挺,英俊却给人憨厚感觉的脸庞,一脸严肃,见到孙家公子,眼神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他朝孙家公子点点头,示意没有问题,将视线转到叶无道身上,递出一张名片,北京市委秘书长,房宁棋。 他盯着那两个北京市公安局的代表,不阴不阳地阴森森道:“公安局的手可真长,都能第一时间管到这里来,效率不错,值得嘉奖。” 海淀区副所长林汉雄顿时理直气壮起来,原本沮丧绝望的神色立即昂扬起来,沸腾文学101du.net心中窃喜这次总算没有站错队伍,看来等收拾了这对狗男女,自己也就离高升不远了。政治立场要坚定,坚定啊,这话果然不错,林汉雄似乎见到辉煌的未来。 叶无道是谁? 林汉雄懒得管,他这种层面,是听不到钓鱼台风波的。 黄石是何方神圣? 林汉雄也不想去挖掘,北京顶尖俱乐部的排名,他也接触不到。 小人物,下位面,所以短视野,窄胸襟。 “好,很好,感情叶大少还真当北京是偎红依绿纸醉金迷的度假圣地了,相当好!”黄石咬牙道,其实他跟孙家公子度量修养都不差,可以说跟着自家的老狐狸混迹官场十多年,城府也算修炼到颇深的境界,只是一个被当着自己女人痛打,一个死党被整死,两人要还笑脸相迎就真不是人类了。 “这不是孙书华嘛,咋了,被人欺负了?” 一个拖着双拖鞋的素年搂着个极其青涩却眉目娇媚的小女孩,赶热闹般走来,叼着根烟,不可一世跟叶无道有的一拼,虽然嘴上是在跟孙家公子说话,眼神却是瞥着黄石,故作恍然大悟,“呦,黄大少也在啊,这可真热闹喽,这人啊人品好就是没办法,做完爱陪女人出来吃个饭都能碰到这种热闹,继续继续,我搬根板凳坐下看你们折腾,错过了钓鱼台风波,我可不想再错过了,啧啧,门外车子很多,海淀区派出所的,北京市公安局的,黄大少你国安局的,加上北京市委的,以及我军科院的,喜庆,绝对喜庆。” 这厮竟然是个邪恶的萝莉控。因为寻常人第一感觉就是那女孩肯定未成年! 他还真在附近坐下,将那小萝莉抱在大腿上,丝毫不顾及世俗诧异和白眼。 黄石微微皱眉,有点头痛,这个跟崔彪一样让北京人头痛的王八蛋叫傅大器,虽然名叫大器,可度量却实在不敢恭维,做他朋友还好,做对手,他是什么下三烂手段都能往你身上招待,黑白两道都很吃得香,偏偏他还是军科院的高材生,排名仅在燕东琉之后,所以说叶无道这种怪物中国还是不少的。 傅大器对叶无道很感兴趣,对杨宁素倒只是瞄了几眼,惊艳是有,可性趣缺缺。跟黄石是长安俱乐部成员不同,傅大器本人不是北京四大俱乐部中任何一个里的会员,但他却是北京除白阳铉外第二大太子党派系的首脑,这一支太子党跟白阳铉处处标榜精英的作风不同,行事为人绝对乖张,被北京圈子又恨又敬,恨的是这批太子爷谁的面子都不给,你是省部级别的大官?你是开京g6的?惹我,我照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让人敬的是极端民族主义的他们没少给日本人穿小鞋,一见不顺眼就往死里踩,踩到日本人不敢说鸟语为止。 其实,恶人往往不是万恶,好人也不是完美。 中国多如牛毛的公子哥中,飞扬跋扈者大有人在,可韬光养晦者也不少,而爱国热血的,更不是没有。 黄石的女伴,那名北京外国语的校花美眸眨巴着极为可爱,很清纯的她怯生生依偎在黄家大少身旁,跟这个男人相处一个月,虽不清楚他父母的身份,但多少知道他点底细,陪着他逛了不少地方,甚至连长安俱乐部这样的地方都去了,见到别人从来都是一脸谄媚或者谦恭,而现在,一口气冒出两个不鸟他的男人,她很好奇。 跟林汉雄一样,她不懂那个神秘圈子的大小,是非,恩怨,纠缠,却有着普通老百姓都有的好奇。 孙书华诡异一笑,再次用周闵君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淘志,我是书华,在大地西餐厅,叶无道在我这里,你跟朋友也说说。” 别忘了,孙书华是长安俱乐部的人。 他在长安俱乐部虽然地位没法跟黄石相提并论,但说他的人缘,能够为了兄弟把老婆送出去的他却绝对好到一种可怕的地步。 这个时候,一个恰好在附近的美洲会俱乐部成员悄悄打了个电话。 只是也别忘了,叶无道,名义上同时是北京美洲会国际俱乐部和中国会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