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与北京市政府对抗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四章 与北京市政府对抗

似乎在影视中那种恶少纨绔除了做些强抢民女然后被某位路见不平的英雄狠狠踩下,就再没有一点头脑和智慧,其实生活往往不是如此,被踩下的恰恰可能就是吃饱了撑着要拔刀相助的狗屁英雄,俗称狗熊。 这一点,叶无道很踏踏实实做了将近十年的膏粱子弟,从未被颠覆过。 西餐厅老板见叶无道气势汹汹,十足京城大少踩人的架势,只能挤出一张比哭还要难看的谄媚笑脸劝说,却也不敢上前,生怕下个被塞进手机的就是自己,丫自己兜里的手机可是诺基亚大型号,要吞下不还不直接一副熊样到地底下见列祖列宗。 “这是我的名片。”那美貌熟女叹了口气,神情复杂地望着叶无道,从口音来看,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北方人,一来她庆幸他是外地人,不太可能在北京拥有根深蒂固的势力,二来正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外地大少在北京耀武扬威的也不是一两个。 这是一张精美名片。 叶无道漫不经心瞧了眼,推开嘴中仍然塞着手机半死不活的中年男人,半带嘲讽道:“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周闵君,我估摸着怎么也有局级待遇吧,说说看,你老子是做什么的,省部级?” “我父亲是周仁道,曾经是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周闵君叹了口气道。之所以补充她父亲地职位,不是说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叶无道,相反她是怕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认识周仁道这个人,说实话,一个退下来的干部,除了国副以上级别的**元老,在北京很快就会被淡忘。 “那你爬到这个位置也不容易。” 叶无道玩味道,家族长辈的位置多半决定后辈的位置,“那这家伙呢?难道就是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你的上司?” “是的。”周闵君美眸中闪过一抹讶异。 她无疑是个男人心目中床上的最佳尤物。容貌,气质,背景,她都有,征服这样的女人成就感自然比如今满大街靠姿色赚钱或者上位的女大学生要强很多。 “他爷爷是前北空副司令孙中权,父亲是如今地北京市常委孙仰。” 周闵君轻轻叹息,哀怨复杂地望了眼叶无道,道:“兴许你们看来他只是个北京核心圈子外的二流公子哥。可我知道,惹到他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中国我们这个圈子有个说话,南赵北崔,你应该知道吧?成都军区的赵宝鲲,我们北京的崔彪,而崔彪当年便跟他结下梁子,可他不一样好好活到现在。谁不知道崔彪的睚眦必报呢。” “那他应该是个挺大挺牛的公子哥。”杨宁素微笑道,站在叶无道身边,她的成熟要比周闵君更典雅,更雍容,个人修养和家庭熏陶使然,杨望真和林鹿鸣地女儿。自然不会是俗人。 “跟我说这些作甚?你看外面警车都到了,那接下来按照常理就是我被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丢进牢房,拘留个24小时,然后,把我殴打到残疾。如果不解气地话再废掉我,让我不能人道。多顺理成章的事情。你说,你跟我讲他的背景,好像有点多余。”叶无道轻笑道,这个女人也有意思,果然北京这个圈子里的女人没几个是胸大无脑的。 北京海淀区派出所的副所长林汉雄亲自出马,带着一批警队精英杀到大地西餐厅。 他其实跟这个公子哥不熟悉,只是某次朋友顺带他跟这位据说贼牛逼哄哄地公子哥见了次面,很礼节性地留下个电话,根本没有想到他这辈子会用得着自己,一听有事,立马率领手下赶到事发现场,不管公事私事,他告诉自己都要干好。 干好了,所长的位置指日可待,干不好,就再干一届的“副”所长吧。 “姓名。” 林汉雄冷冷道,那个在他印象中谈笑风生的公子哥竟然奄奄一息的可怜模样,瘫软靠在角落,而眼前这个含笑望着他的陌生青年,眼神中地那种淡然,让他很不舒服,见惯了小人物被抓时的祈求和绝望,林汉雄憎恶这种只有公子哥才有的优越感。 草根出身的他打心眼憎恨一出生就注定比他奋斗一辈子还要荣耀的公子大少们。 不过这不妨碍他死命巴结这位虎落平阳地孙家公子。 理想是一回事,现实是另外一回事。 就像你在床上意淫着林志玲或者李嘉欣,可在身下辗转呻吟的却是你地黄脸婆。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我老子。”叶无道很正色道。 “你是‘我老子’?!”林汉雄怒道。 “我怎么就成了你老子?”叶无道冷笑道,虽然说这场闹剧确实由他一手造成,可身为一个肩上扛着肩章帽子上戴着警徽的警察,不是权贵的走狗,这个世界打人的未必都是好人,可被打的也往往会是更坏的混蛋。 “带走!”林汉雄也懒得跟叶无道废话,一挥手,那架势也算极有气势,副所长好歹也是个官嘛。感觉良好的他眼角瞄了瞄杨宁素和周闵君,两个大美女当前,怎么都得拿出来点英雄气概,本来想摸清底细再出手,现在一昏头,都省略了。 “无道,要不陪他们玩到底?”杨宁素嫣然笑道。 她不是一个多事的女人,可真碰上,绝不怵谁怕谁。 再说,女人这辈子不就是求个能当自己靠山的男人?找到了,有机会享受这种感觉,不做,岂不可惜? “外公在北京认识多少老头子,我不清楚,小姨你说了算。”叶无道思索了片刻,没有擅自决定,小姨这么说也就表示准备动一动他外公在北京的人脉,太久了不用,在气势上难免会败给中央党校那个人代表的一派人。要闹,必须把握一个度,太大,像当年的紫禁城风波,肯定不妥,太小,像赵宝鲲崔彪的那种也不行,显得鸡毛蒜皮。 小姨。 周闵君一阵愕然,下意识捂住嘴巴。 杨宁素如今是北京圈子里仅次于那个杨家大少的热门话题,有人说她是北京某个通天大人物包养的情人,也有人说她是南方某个军区前三把手的女儿,还有人说她的姐姐就是现在中央党校的大红人杨凝冰,最年轻的中央委员! 周闵君对这些传闻都报以将信将疑的怀疑态度,不过她这个层次的太子党,是接触不到真正顶尖内幕的,也不想去接触,许多秘密,不知道比知道要安全和幸福。 几个警务人员想要去把叶无道带走,本来不想跟这群人玩王霸之气的他不得以很庸俗很无奈地玩了次所谓的气势磅礴,此刻的他就像小说中常描述的那种男人,用个被作者写烂的词汇表达就是睥睨天下,果然,那群人一见叶无道棘手,不好对付,一个个把视线抛向林汉雄。 “你叫什么?”杨宁素不冷不热道。 “林汉雄。”林汉雄下意识道,杨宁素他是认识的,主持春晚的那个大美女,起初灯光的问题他不敢确定,现在听出杨宁素那很独特的嗓音,立即就确定她就是杨宁素,传闻进入央视的金牌主持人。 “等会。”杨宁素这个时候打了个电话,挂掉后朝林汉雄淡淡道。 这个时候那孙家公子哥也缓缓苏醒,艰难吐出那只幸好不算庞大的精致手机,退到情人周闵君身旁,面对面仇视着叶无道,一见林汉雄赶到,吼道:“还不给我把这个王八蛋带走,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 林汉雄脸色不变,心想这个孙家公子上次见面挺像个聪明人的,怎么现在比自己还不开窍,再丑陋再肮脏的事情,你私底下做是一回事情,你搬到台面上那就是你的幼稚了,动用私刑这一条被有心人抓住把柄,你这个孙家公子是无所谓,可他这个副所长也就做到头了。 很快,北京市公安局的车子就停在西餐厅门外。 车牌牛气冲天并且挂有好几张车证的警车中走下两个中年男人,一脸威严,在战战兢兢的西餐厅老板带领下来到叶无道面前,第一时间认出杨宁素的身份,他们是被老上级喊来的,上头话不多,指示很明确:不怕事情闹大,处理到满意为止! 两人跟杨宁素和叶无道握了握手,其中一个身材健硕的市公安局负责人看着心虚的林汉雄,道:“把事情解释一下,事后交给我一份检查。” “市公安局都来了?!” 孙家公子怒极反笑,道:“好好好,小子你够狠,我看你能搬来多少尊菩萨罩你!” 他一把扔掉那只象征着屈辱的手机,跟忧心忡忡的周闵君要了她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道:“爸,市公安局的人要抓我,具体事情到时候跟你解释,总之,这口气,我咽不下,你不帮我,我喊我妈去。” 挂掉电话。 孙家公子哥一脸阴森地望着叶无道。 周闵君知道这局面是再无周旋缓和的可能,看了眼能够轻易搬来市公安局的男人,自言自语道:“不管你后台如何,你今天是要跟北京市政府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