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没实力的装逼,是傻逼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三章 没实力的装逼,是傻逼

杨宁素找了家北京知名的大地西餐厅,两人终于有独处的时光,做工精良的古典木雕,精致的粟树叶形吊灯,抽象绚烂的油彩壁画,灯光昏暗,气氛温馨,杨宁素靠在叶无道身边,品尝着罐闷牛肉,在情人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姨这两个角色中,界线很模糊,也正因为如此,两人的心中更有种打破禁忌的负罪和兴奋。 “龙帮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黑社会,中国经过那么多的动荡,怎么会有你嘴中这个所谓的地下王朝存在?”杨宁素好奇道。 “龙帮就像是黑道的华夏经盟,谁都觉得文革后中国彻底无大家族大世家这一说法,可真实结果呢,搬到英国的吴家控制着东亚和西欧的许多命脉,甚至是唯一能够叫板罗斯柴尔德和腓特烈这种影子家族的亚洲世家,不说同样转移出大陆的宋陈等家族,北**汝,都是屹立百年以上的老家族,而龙帮也一样,它其实本身组织并不庞大,或者说比较我的太子党还要小,它的恐怖之处在于控制,以及对精英的掌握,我的龙组就曾是它的一部分,就我知道的,它就有龙魂和龙魄部队,有3龙榜级别的巅峰武者,不下6名媲美虎榜级别的超级强者,四大龙主,每个人都有一支嫡系部队,人数在万人左右,却各自控制着十数万的大小帮派成员,虽然南方基本上是我地天下。可真拼起来,恐怕不亚于前期日本黑道联盟和它的惨烈程度。”叶无道轻笑道,一个无比严峻的死局,他轻描淡写如男女间的温和**。 “真的需要不死不休,一方彻底倒下才行吗?”杨宁素皱眉道,一脸深沉担忧,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如此,再天大的事情他也要独自微笑着扛下来,疲倦了,受伤了。也会挤出微笑告诉你别担心,可越是这样,杨宁素才更担心,因为这种男人向自己承认情势艰险的时候,一般再无转机。 “未必。”叶无道想了想给出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幸好这个地下王朝没有跟当年老蒋一般攘外必先安内,要不然我真瞧不起。”杨宁素叹了口气,把头枕在叶无道的肩膀上,她的工作不累。只是想一个人地时候很累,但累比一个女人的空虚要幸福很多。0]/[*n;l#t- “那个时候。我也没有跟龙帮扯后腿,相反,我没少杀日本黑道联盟的牲口。” 叶无道笑道,“龙帮就是龙帮,在面对异族的时候,从来不手软。我这个人虽然无耻卑鄙下流渣滓混蛋恶心没道德没理想没素质了点,可终究是个中国人。” 杨宁素噗哧一笑,坐正身体,开始吃西餐。 桌子底下,伸过来一只带着浓重猥亵气息的安禄山之爪,先是搂着杨宁素的蛮腰。继而觉得脱掉外套的她衣服还是太厚,准备撩起衣物往里摸索,却被杨宁素偷偷按住,无奈之下那只坚持不懈的爪子向它腿部侵犯,感受着这位金牌主持人地圆润大腿。最后猛然滑入两腿根部 杨宁素下意识两腿加紧,却无形中助长了那厮的**气焰。: 脸颊粉腮浮起一抹妖艳绯红地杨宁素模样依然典雅端庄。持刀叉吃西餐的姿势无懈可击 “要不我们亲个嘴?”叶无道恬不知耻道,轻佻地俯身在杨宁素耳畔呢喃。 3y;@,@6a#{7k “这里?”杨宁素吓了一跳,这西餐厅指不定哪个角落就有北京的社会名流或者商政界巨头,要是被看见,她丢了北京的工作事小,该如何面对世人的白眼和家人的态度才是事大。 “怕啥,谁敢说出去**他祖宗八代!”叶无道恶狠狠道,脸上凶神恶煞,眼底流溢暖意,轻轻捧过杨宁素地精美脸庞,不等她推攘开他,就吻住了她刚刚擦拭过的柔嫩嘴唇,因为香槟的缘故,略微冰凉,但融合内心的火热**,就成了冰火两重天 冤家。 杨宁素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她本来就订了个角落的位置,加上她坐在里面,不是很担心被人撞见,再说她心底,似乎有个自己不敢也不愿承认的声音,就这样揭开一切吧,让这个中国都知道她是他地女人。女人一旦选择在情感中堕落,就完全身不由己,恐怕只会在年老躺在藤椅上,想,原来自己当年错了,可那个时候,她一脸微笑,不悔。 咔嚓。 若非是叶无道,恐怕听不到这声轻微的手机拍照声 叶无道也不急,跟杨宁素一个几乎无止境地缠绵后,才伸出早已经探入她衣领内感受胸前沟壑的手,帮她理了理略微凌乱的头发,缓缓起身,走到附近一张离他们最近的桌子,一男一女 男人约莫四十岁,笔挺地阿玛尼西装,那块积家手表在灯光下生辉,从头到脚都告诉别人他是个成功人士,而他对面的女人则是典型地熟女,30岁左右,保养极佳,肌肤白皙,丰腴的娇躯配合冷,让人一见到就生出狠狠推倒的邪恶**。 “手机。” 叶无道很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那男人身边,脸带笑意,眼角瞟了眼对面露出诧异神情的成熟美女,心想这男人品味还算不错,这种熟透了的尤物此刻采摘最美味,身体开发刚好达到完美,该懂的床上技术都娴熟,伺候人自然**。 “先生,请你离开我的座位。” 那成功男士也不心虚,脸不红心不跳地下了逐客令,那只拍摄杨宁素跟叶无道亲热的手机就放在他口袋中,他原本只是出于好奇想知道这个传闻刚刚进入央视春晚美女主持人,后来一见她竟然跟一个青年如此亲昵,便很本能地进行阴暗偷拍。 那熟妇则饶有兴致地欣赏这场闹剧,一个能够勾引到杨宁素的公子哥,多少会比较有趣吧。 叶无道也不怒,依然笑眯眯如弥勒,只是缓缓伸出手,掐住那脸皮厚度很强大的男人脖子,然后以一种慢镜头回放的姿态将那男人头塞到那盆牛肉中,还将那厮的头使劲扭了几下,然后用餐巾擦了擦手,朝那呆若木鸡的女人微微一笑,“男人有实力的装逼,那是牛逼,没实力的装逼,可就是傻逼了。这位到了更年期的大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你应该是这孩子的妈吧,以后记得多管教管教,他在家丢人现眼我不管,出来吓坏社会主义花花草草就不厚道了。” 被叶无道叫做更年期大妈的熟女脸部抽搐,杀人的心都有了,一双美眸喷火,死死盯着叶无道 “手机。” 叶无道见那男人逐渐回神,那张原本对成熟女人致命吸引了的英俊脸庞因为有沾了几丝牛肉而显得无比滑稽,原本极有气势的狰狞也让人觉得像个小丑,对面那原本对叶无道恨之入骨的美貌熟妇也是强忍笑意。叶无道见他似乎想要掏手机喊人,很耐心地等他喊完人,叶无道又是一个镜头重播般把他再度按进那盆牛肉。 “无道,真的要闹大?”杨宁素柔声道。 “没事,不在乎多几件让北京上层圈子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话题,再说我也很久没做个地地道道的公子哥,回味一下也好,要不然还真以为我是个社会主义大旗下的善男信女,我也想让北京知道,敢动你的人,是什么下场!”叶无道本是一个极端善于控制情绪的人,只不过此刻再没有刻意压抑内心的愤怒,抓住那可怜虫的头,一下一下撞击着餐盘,本就渗着血丝的三分熟牛肉已经被粉碎砸烂,增添了一抹鲜血。 “你会后悔的。” 那个妩媚入骨的熟女轻笑道,阴森森。她望着瞬间平静下来变成一个优雅公子哥的叶无道,她觉得很诡异,很不舒服 “手机。” 这是第三遍,叶无道耐心很不错,可终究是有底线的。 “不管你男人是谁,不交出来,真的会死。”杨宁素摇头道,示意那个女人识时务。 “我不信。” 那女人破釜沉舟道,朝叶无道冷道:“我也不管你是谁,你都给我记住,你这是在自找麻烦。”“有骨气,不是每个跳梁小丑都能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叶无道真诚赞赏道,赞赏归赞赏,他这个无恶不作人渣大少的角色还是要十分本色地表演下去。猛然拉起额头血迹触目惊心的那颗脑袋,刚准备砸下。 “先生,不要!有话好好说。” 这家西餐厅的老板第一时间赶过来,哭丧着脸满是祈求。 这个时候那个被砸得晕晕乎乎的男人终于清醒过来,一脸骇然,战战兢兢将手机递给叶无道,眼中有隐藏着尖刻的仇恨,这抹浓重到连杨宁素都清晰感受到的愤怒,叶无道不屑一顾,接过手机,大拇指和手指猛一掐他的腮帮,惨痛一声,那男人被强行张开嘴巴,叶无道将那手机一寸一寸塞进去,那种滔天的黑暗气息令人感受彻骨心寒。 西餐厅的老板愣是吓得说不出一句话。 那始料不及的熟女也开始颤抖起来。 此刻,西餐厅外警铃响起。 叶无道与北京市政府对抗的序幕,悄悄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