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我就是你说的王八蛋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二章 我就是你说的王八蛋

说实话,寻常人看病恹恹的江干戈就像是外地来北京找饭碗淘金的一个人,穿得土不拉几,既没名表,又没跑车,身边更没有一身到脚名牌装饰的水灵美女,这样的角,别人不鸟你是正常,拿你当回事那才是怪事。端着一锅狗肉的江干戈沉默着将那锅放到那桌流氓青年桌上,在旁人看来很憋气地回到自己位置,一个顾客要埋单,他又拦着女友,去给那桌客人结账。 江干戈的女朋友悄悄松了口气,见叶无道望了她一眼,她略微赧颜地微微一笑 “不想知道干戈那么个老实人为什么有我这么个狐朋狗友吗?”叶无道玩笑道。 “不想。”女孩摇摇头,掩嘴轻笑,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位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公子哥会如此评价自己。 “为什么不想呢,爱情不是要分享秘密吗?”叶无道显然对江干戈和她的爱情很感兴趣。 “江干戈很老实,我相信他,所以不管他做什么我都支持,我也不奢望他以后能多出息,我看得出来,你很有钱,人也很好,可我不羡慕,我觉得跟干戈这样过日子就很好,如果非要说原因,也许是因为不是每个灰姑娘都想做公主吧。”女孩柔声道,望着江干戈的眼神,温暖如开水。 “你配得上他。” 叶无道如此略微唐突地评价。便不再说话,这话兴许听在那女孩心中,掀不起什么波澜,可若熟悉叶无道地人听到,非震撼到下巴都掉下来,且不说叶无道的眼高于顶,想想江干戈这个青年的显赫背景吧,也许,北京的卧虎藏龙便是因这样的人形成。 “我叫沈媛,从小就在北京长大。你呢?”女孩很大方道。 “我叫叶无道,小的时候在美国呆了几年,后来就呆在南方学会了怎样做个标准败家子,我皮厚,说出来不怕嫂子你笑话。”叶无道嬉皮笑脸道,一脸灿烂迷人的笑容,看得那桌明显没有他帅的小地痞很不爽。 沈媛终究只是个即将毕业的女孩,哪里经受得起叶无道这种玩笑。脸唰一下子红起来。^ “小媛,别跟这厮接近。他就一祸害,多少黄花闺女都被糟蹋了,天理难容天理难容。”江干戈坐下来歇口气,猛灌了一口茶水。 “有你这么说朋友的嘛。”沈媛轻笑道,给他夹了一块狗肉,虽然不清楚素来不芶言笑地男朋友今天为啥如此“不拘小节”。但她觉得他是快乐的,这就够了。 接到小姨杨宁素电话的叶无道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下次我一定给嫂子拉一大帮人来吃狗肉。” 等到叶无道坐进车一脸笑意地扬长而去,江干戈猛然一拍桌子,道:“丫这厮没付钱!” “一顿饭而已。”沈媛笑道。 “一般人也就罢了。他这种人不狠狠宰一顿,说不过去啊。” 江干戈面对沈媛,再不是中央党校那个思维缜密言辞犀利、论点论据惊世骇俗的天才学院,再不是能够指点叶无道的那个过度苍老的青年,可以说此刻的江干戈更像是个正常人。他也给沈媛夹了块精肉,道:“小媛。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是能够把财富简单看作一种符号的,你要不要我也做这种人?” “我不觉得开跑车住别墅就是幸福,干戈,你做你喜欢地事情我就很开心,赚很少钱,或者不赚钱,我努力点就是了,我们两个开开心心做个房奴车奴,好不好?”沈媛摸了摸江干戈的脑袋,笑嘻嘻地,没有半点忧愁。 “好。” 江干戈沉声道,使劲咬了口狗肉,鲜嫩可口。 吃完狗肉跟沈媛告别的江干戈瞥了眼那桌地痞流氓,步伐缓慢地走到这条巷弄拐角,坐进那辆挂有北京军区牌子的吉普,对一旁见怪不怪的崔淰懿淡淡道:“如果有人闹事,只要不闹大,不会伤害到她,你们都不要出手,你们要是敢破坏目前维持的这种状态,就脱下这身军装,去政府部门做个官吧。” 崔淰懿心一紧,点点头。 他们中太多人其实只要从政,肩膀上的军衔肯定会加一颗星或者一条杠,但没有人肯脱下目前这身注定无法再晋升地军装。 这就是军人的自尊和荣耀。 央视大楼外,捧着整整一百束香水百合的叶无道显得很醒目,只可惜的是相貌气质虽然无可挑剔,但身旁那辆普通牌照的奥迪太让人失望,许多进出央视大楼的北京名人很快就将视线转移到另外几个相貌差点但车牌牛逼许多地青年身上。 暗中赞助g省电视台的叶无道跟国家广电局算是不大不小,虽然说广电局没有少照顾《铁骑》的放映,不过逐渐超越而代替湖南卫视作为地方电视台带头羊跟央视叫板的g省电视台接下来恐怕地玩,去年最先揭露央视体坛十大风云人物舞弊事件的便是g省电视台附属地一个小台,虽然切入点很小,可很快就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呈现出星火燎原之势,央视公信力受到严重打击,从此两者的梁子彻底结下,这一切的幕后推手便是叶无道。 央视大楼,副台长办公室。 “小杨,,上面决定让你接手焦点访谈,有没有什么想法,有的话尽管跟我提出来,有问题就要第一时间解决嘛。”央视副台长郭伟铭打着官腔缓缓道,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他捧着一只保温杯。不急不躁,有种国家敏感部门官员特有地不温不火,说的好听点就是稳定,不好听的就是像个婆婆妈妈的娘们。 “没有。”杨宁素瞥了眼手表,心中的不耐烦并没有流露出来。 “那就好,小杨,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主持人,在地方上成绩很出类拔萃,我希望呢,在央视这个更大的平台上。你能够不骄不躁地自我完善,争取取得更大的进步,央视不比地方那些电视台,要求我们有更高的素养,小杨啊……”郭伟铭很尽职地扮演着一位长辈和上级的身份,在他地印象中,所有地方台的主持人和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把进入中央电视台当作奋斗目标的,太多地方名牌主持人放弃铁饭碗来央视做个临时工。像朱军和王小丫这样的名嘴也是磨练了几年才得以“功德圆满”地转正。所以郭伟铭面对相对来说确实更优秀更大牌的杨宁素,也是保持最基本的礼节。更多的还是可以当作废话的说教。 “我会努力。” 实在受不了这位享受厅级待遇地副台长自以为是的唠唠叨叨,杨宁素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若是平时,以她地修养完全能够他说他的她想她的耗下去,可今天不行,她的男人就在楼下等着。所以杨宁素打断了郭伟铭的废话连篇。 “好吧,那就这样,小杨你先忙你的,总之,有问题就找我。” 郭伟铭没想到杨宁素会如此干脆,习惯了下面人阿谀奉承地他很憋气。在央视里即使身价数亿的李咏也不敢对他如此不敬,不过领导就是领导,心中度量没有,脸上还是显得气度十足,一张笑脸送走杨宁素。等杨宁素消失在视线,那张脸一下子拉下来。 如果不是上头有人打过招呼。郭伟铭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一个有点权势的男人,被一头恐龙不屑和拒绝,绝对比不上被一个美女无视和冷淡带来的挫败感。 郭伟铭捧着那只保温杯,脸色阴沉起来。 楼外,叶无道依旧捧着那束数量惊人的香水百合耐心等待,许多同时到来接人地男人都开着车牌一个比一个嚣张的车子带着央视美女们离开,又有许多开牛逼车过来的男人加入等待的行列,而真正牛逼的,则是在央视负责人地迎接下进入大楼。 “哥们,等人?” 一辆挂空军车牌的帕萨特走下个中年男人,兴许是等久了就下车透透气,夹着根烟,来到叶无道身边,不客气道:“借个火。” 点燃那根烟后,相貌英武地中年男人瞧了瞧叶无道手中的那束花,嘿嘿笑道:“第一次来吧?” 叶无道笑着点点头。 “就知道,第一次自然要温馨浪漫点,第二次就直接接到酒店开房间了。”中年男人很会心地低笑。 叶无道微微错愕,释然轻笑,这个操一口浓重北方口音的男人倒也有趣。 “你是南方人?”那男人一挑眉道。) “南方人。”叶无道摸了下鼻子。 “听说过叶无道没?”那雄伟男人小心翼翼问道,还带着股滔天怨气。 “当然听说过,很装逼的一个人。”叶无道自嘲道。 “丫就是,太装逼,敢在北京自称老子第一,这种人走出北京的时候不是打残了就是打死了。”, 男人似乎应该是个北方的公子哥,提起如今北京所有少爷公子的头号公敌叶无道,顿时那个义愤填膺啊那个正气凛然啊,他见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也很不鸟这个叶无道,以为找到了同道中人,顿时有种酒逢知己的感觉,说起话来也更加口无遮拦,“哼哼,这种绣花枕头要是被我撞见,我丫揍得他连他老子都认不出来!实在太自以为是,以为有个上将外公就能在北京横着走,丫我还是开国元帅之后呢,我咋就没折腾出个钓鱼台国宾馆风波?!” “有道理,这种人实在太自以为是了!”叶无道很严肃地附和着 “丫那鸟人根本就不是个东西,我就郁闷了,这家伙怎么就能活到今天,我和几个哥们约好了,找个机会往死里整他,兄弟,我看你就挺顺眼,我就奇了怪了,这南方咋就出了这么个大败类。”那男人越说越火大。4] “是得狠狠整,要不然北方就忒没面子了。”叶无道一本正经道。 “对,要狠狠修理这个王八蛋!”* 中年男人说了这番话,顿时觉得畅快了,惬意地抽了口眼,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兄弟,还没问你叫啥呢。” 这个时候杨宁素在无数的视线中走出央视大楼,令楼外所有公子哥们惊为天人,女人上镜时容颜惊艳并不稀奇,素面朝天时仍然让人觉得漂亮气质,那才是真正的资本,焦点中的焦点杨宁素径直走到叶无道面前,抱歉道:“不好意思,被副台长训导了一个钟头,让你久等了。” 叶无道笑着摇摇头,把花递给她,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对那个中年男人玩味笑道:“对了,我叫叶无道,嗯,就是你骂的那个王八蛋。” 奥迪一个漂亮的倒车,急速离去。 只留下一个无比悲壮、苍凉和凄惨的呆滞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