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北京第一公子哥 - 极品公子

第二百零一章 北京第一公子哥

沙漠之鹰的精确性和爆破性建立在牺牲连射效率的基础之上,这一点,是常识中的常识。 叶无道今天打破了这个崔淰懿心中从未质疑过的常识。 “这个人没啥爱好,就是特喜欢在装逼的人面前装逼,你看,一不小心打了510,又装逼了吧,罪过罪过。”叶无道不理睬目瞪口呆的崔淰懿,搂着江干戈就走出这家射击俱乐部,心中惦记着刚才那把明显是由马格南研究公司进行特殊镀铬、镀、镀金及抛光处理的银色限量版沙漠之鹰,看来这俱乐部不错,能搞到这样的货。 “你真的碰过f22猛禽?”崔淰懿追了出来,对于一名中国皇牌飞行员来说,面对要超出中国整整一代半技术的猛禽战斗机,崔淰懿有种偏执的敌视。 “曾经在圣迭戈美国海军母港亲手炸掉过一架临时停驻的猛禽,编号忘记了。” 叶无道耸耸肩道,斜眼看了下眼神怀疑的崔淰懿,一脸让崔淰懿想要揍人的无辜,“完了,你又得说我装逼了。” “真的?” 江干戈眼睛炙热道,他再城府老道,终究是个青年,而青年多半热血。不管你今天如何麻木冷血如何犬儒主义,你年轻时若从没有一点点憎恨过日本仇视过美国,只能说你可以去换个国籍。 “假地。” 叶无道眨了下眼睛。将江干戈丢进他的那辆奥迪,坐进去后道:“真假不是我说了算,反正我现在还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通缉和美军赏金榜前十的人,想要我人头的顶尖赏金猎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 “我现在很想说一句话。” 江干戈破天荒大笑道:“你丫挺的贼牛逼!” “世人皆骂我笑我讽我装逼,就你一个人夸我牛逼啊,只可惜我不是个妞,要不然就考虑下要不要以身相许。”叶无道贼笑道,跟这个人在一起,有种站在同等位置同一条战线上对话的畅快感。 “这沙漠之鹰摸起来很不错。跟你求个事,要不帮我弄把?我知道你的太子党干贩卖军火这种勾当。”江干戈笑道。 “没问题,除了航母战斗机,你就是要辆坦克,我都有把握。”叶无道半开玩笑道。 “毒品销售如何?”江干戈拿下那副非同寻常的眼镜,随手用廉价棉外套擦拭。 “因为货源和渠道都被我掌握,所以台湾销量很不错,但是日本、菲律宾和印尼方面成绩不佳。”叶无道虽然贩毒。可从没有把一克毒品卖给过中国大陆,他跟云南黑道土皇帝关系很不错。加上对金三角地带内幕的驾轻就熟,想要纯度高的毒品并不是难事。他兴许在情感上在外人看来是个畜生,可这样面对祖国尊严从未退过半步地铁血男人,比起那些从一而终却碌碌无为一辈子的男人,一个女人,会选择谁? “我有份策划书。争取十年之内把印尼变成毒品泛滥成灾的罪恶国度,有空我给你,怎么样,你应该不会再要我支付那把沙鹰的钱了吧。”江干戈阴笑道,细眯起眼睛,一种阴森的气质油然而生。与叶无道的黑暗气质相得益彰,不愧是人以群分 “你要枪干什么?”叶无道笑道,江干戈这种血统再纯正不过的北京太子党,真要斗,也不需要自己动手。再说叶无道不以为谁能够强大到让江干戈这个中央党校的大红人拔枪。 “我有个朋友是枪械发烧迷,他没钱买。天天唉声叹气,我听着烦。”江干戈低头擦拭着眼镜,浮起一抹笑意。详见104《戴眼镜地青年》 “还有人能做你朋友?”叶无道惊讶道。 “我不是那种小说中常出现的自闭狂或者自恋狂,我很正常,有做了十几年地朋友,有不在乎我是不是穷人富人的女人,偶尔会去娱乐场所**,偶尔也会学着你装逼踩踩北京城那群不可一世的王八蛋公子哥,所以你让我肤浅点,放点血,我不说话,因为我够肤浅了,再肤浅下去,我都不敢跟你跟你在这里侃。”江干戈笑道。 世道变了。 叶无道一阵无语,没料到江干戈这种原本该像独孤伊人这种家伙那样孤僻的国宝级人物,竟然如此入世,世道真他妈的变了。“傻了吧?” 江干戈得意笑道,“得,今天见到你我高兴,我请你吃狗肉,地道,绝对美味。” 叶无道奥迪在江干戈的带领下来到一条北京老城巷弄,热闹,市斤气息浓重,在一家小饭店外停下,江干戈刚下车,一个相貌清秀地年轻女孩便跑出来,干干净净,文文静静,不算漂亮,只是像个邻家青梅竹马的女孩,她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那辆车,再怯生生瞧了瞧器宇轩昂的叶无道,拉过江干戈弱弱低问道:“你朋友?” 江干戈憨憨地扰了扰头道:怎么,我就不能有几个有钱的朋友啊。 女孩很礼貌地朝叶无道点了点头,陪着他们走进饭店,在江干戈耳边轻声道:“他吃得惯我们小炒小菜吗?” 江干戈笑道:“没事,你爹的招牌煮狗肉,就算是中南海的人要我请客,我一样敢说他们会赞不绝口。” “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嫂子,你放心,我喜欢吃狗肉,大冬天地吃正好。” 耳尖的叶无道乘机套热乎道,那女孩一听叶无道喊她“嫂子”。顿时羞红了脸颊一片,站在江干戈身边,不敢再说话,最后躲进厨房。 “你不厚道,丫请客还是谋私。”叶无道笑骂道。 “别忘了付钱。”江干戈很不义气道,笑嘻嘻给叶无道倒了一杯开水,显然他对这里很熟悉,茶杯,茶水,都能在第一时间找到。还时不时客串下小饭店地服务员 叶无道错愕,敢情这厮比他还不要脸,果然是人不要皮则牛逼,至贱则无敌。 无奈叹了口气,叶无道很八卦地问道:“咋勾引上的?”“英雄救美。”江干戈豪气丛生道。 叶无道很不信任地看了看他那消瘦身板,道:“该不会是救美不成反被救吧?” 江干戈很尴尬地嘿嘿一笑,不作详细说明,显然心虚。 “其实我跟她是幼儿园就认识的。小学也是同学。”江干戈满足笑道,端着那杯热开水。静静等待着狗肉地上桌。 “她不知道你是?”叶无道奇怪道。 “不知道。”江干戈摇头道。 “我见过一大把一大把因为男朋友没权没钱而背弃爱情的女人,还真没见过因为自己男人太牛逼而放弃爱情地傻女人。”叶无道笑道,果然是非常人走非常路,本以为这厮的妞怎么的也是个牛逼哄哄或者才华惊艳的角,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叶无道善意道:“你总不能瞒她一辈子吧?” “可以。”江干戈微笑道。这一刻,才有他应该具有地自负,还有一抹温情。 “我不信,结婚你总得让你家人参加吧,你父母总得见见他们儿媳妇吧,中国不认识你爷爷的。恐怕手指头都数得出来。”叶无道喝了口白开水,兴许,爱情真的是如饮水,再荒唐再冰冷的水,也有人觉得温暖。联想自己。叶无道很快释然,爱情固然是强者的禁锢。但每一份爱情都有其可敬之处。 “我跟她说过,我家人都死了。”江干戈一本正经极其严肃地跟叶无道说了这句。 叶无道足足愣了一分钟。 噗! 憋了半天的那一口茶水终于喷出来。 叶无道捧腹大笑。 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不愧是江干戈。 江干戈倒是一脸无所谓 “怎么了?”把狗肉端上来的女孩见叶无道笑得诡异,不禁小声问江干戈。 “别理他,有狗肉吃,乐的。” 江干戈柔声道,“伯父要不要我帮忙,我看现在店里挺忙地,你还要考公务员,要不我这段时间过来给你们帮忙吧?” 叶无道又乐了,考公务员,江干戈啊江干戈,别说是你爷爷,只要你一句话,你的女人还不是一步登天? 不过那样就不是江干戈了,叶无道叹了口气,吃了口狗肉,鲜,对胃口,就跟江干戈这厮对他地胃口一样。 “我考公务员而已,又不是做什么需要通宵达旦的事情,再说你又没失业,等你真找不到工作,我不介意你来帮忙。”女孩笑道,这笑顔跟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无关,很平淡,却很实在。 江干戈哦了一声,就痛快吃起狗肉。 他女朋友坐在他们身边,给他们盛饭,浅笑低语,很温柔的一个女孩子。 “看来要填饱肚子,真的是我们人不那么容易的把自己看作上帝的原因。”啃着狗肉地叶无道舒心道。 “正解。”江干戈赞同道。 这个时候走进几个流里流气的小地痞模样青年,大摇大摆找了张桌子坐下,一个个把脚放在椅子上,十足的大爷姿态,其中一个发型像是自己用菜刀塑造出来的家伙吼道:“老板,把你的狗肉端上来!” 叶无道眼神一凛。 一身棉裤棉鞋棉外套的江干戈拦住他女朋友,把另一锅刚从厨房端出来地狗肉接过去,朝那群青年走去。 叶无道瞧了眼满脸紧张的女孩,心道,怕啥,你这个在你看来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男人,可是北京排名第一的公子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