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有实力的装逼 - 极品公子

第两百章 有实力的装逼

杨凝冰跟一个戴玳瑁眼镜的青年缓缓而行,那青年便是中央党校的传奇人物,江干戈,他穿着一双棉鞋,一身廉价的衣服,这样的人扔到大街上,就算兜里藏着几张无上额支票,也没有谁去打劫。杨凝冰跟他从苏联解体谈到文化大革命,再聊了最敏感的89年风波,两人虽然许多政见有分歧,这场谈话却是很尽兴。 “我那个儿子要见见你。”杨凝冰笑道,虽然这个要求很唐突,但一个人的谈吐便能看出其胸襟,她倒不怕气氛会尴尬。 “我知道他。” 江干戈憨笑道,他长得实在很对不起他的身份背景,没有半点世家公子哥的风流倜傥,倒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虽然实际年龄也就20■出头,但有中年男人的神态,这跟当初的陈影陵如出一辙,让人感到会英年早逝。江干戈摸了摸头,道:“梅耶罗斯柴尔德、格林斯潘和他,是我这些年的重点研究对象。” 杨凝冰内心震惊,梅耶罗斯柴尔德和格林斯潘是怎样的人物,自己的儿子虽然展露锋芒,但若跟前两者相提并论确实不妥当,可这个江干戈没必要扯一个这样的弥天大谎来忽悠自己,杨凝冰不知道是该警惕还是该坦诚,只好沉默。 “杨省长别担心,我只是以我个人的名义研究他。一切资料和成果不会交给政府。”江干戈洞穿杨凝冰心思地轻笑道,站在湖边,他蹲下去,敲了敲冰冻地湖面,“我随时有空,他什么时候能见我,我也很希望跟他聊聊。” “立即。” 杨凝冰干脆道,她不喜欢拖沓。 于是,叶无道就第一时间赶到中央党校。杨凝冰主动把空间让给这对在各自领域出类拔萃的青年。 等叶无道站在江干戈身后,一直用手指敲击冰面的江干戈已经敲出一个洞。只是仍未能见到湖水,心中感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他站起转身,开门见山道:“又见面了,没想到我们都能活到今天。你的太子党发展轨迹其实很形,你不在的那三年本可以纠正过来,只是你的强势掩盖了规律,你始终在破坏和践踏规则。你不是一个良好的游戏者,现在我很期待你的制定规则。要不然,你可是会像异教徒那般被命运绞死的。” “旁观者未必清。” 叶无道笑道,走到冰面上,伸开双臂,仰望着天空舒了口气。 “听说你在香港又闹出风波。” 江干戈推了下那副中国只有两副的玳瑁眼镜,“钓鱼台国宾馆风波。一方面是军队给政府‘建议’,导致一些大佬不好将大事做大事处理,最终化小化了。而另一方面则也是给香港方面提醒,再次明确发出一个信息,香港是中国地。所以,你很安全。不过这次一闹,你以后最好别进政界,这两个污点足以成为你的致命把柄,我知道你肯定不屑我这个说法,那我不妨给你举个例子。一场阴谋针对温总理马明哲案,谁都知道真相。可结果呢?不要以为有个曾经创办炎黄俱乐部的爷爷,有个上将外公,在政治上你就高枕无忧,北京太子党,纯粹论家世,你这样的,我不敢说几十,一只手还是不够数的。” 叶无道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家伙说话还真是没有半点狗屁含蓄,也不反驳,其实如江干戈所说,论政界人脉,他固然是勉强能够与白阳抗衡,可要说占压倒性优势,绝对是无稽之谈,可政治跟黑道不一样,不是杀一个人或者杀一千人就能解决的。 “记03年那场年终总结的纪要案吧,若非**元老在身而出,恐怕政治局就不是今天的政治局了。这种斗争,无所谓正派反派,在我看来,只要是不温不火中进行,不脱离稳定,哪怕政治局成员悉数替代都无所谓,能爬到那个层面地,都不简单,知道该如何对国家负责,不知道的,只能说他踩狗屎运才升起来。”江干戈冷笑道。 “我始终相信和崇尚绝对地力量。”叶无道笑道。 “韬略,厚黑,阴谋,似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显得无足轻重。是啊,狮子需要跟一头绵羊讲究策略吗?”江干戈耸耸肩道,可随即盯着叶无道,“可别忘了,狮子固然能够不惧怕羊群的围攻,可它想要捕杀猎物,却必须讲究战术。” “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一味推崇武力。”叶无道摇头道。 “不是这样就好。” 江干戈也不多说,拍拍叶无道的肩膀,含有深意道:“我希望你能走得更远,至少要活得比我久。” “我不敢给承诺。 叶无道大笑道,g省的冬天再冷也比北京暖和,呆久了习惯了,终于明白原来北京这天气跟政治是一样地,肃杀萧索。 “确实,人生的大部份时间里,承诺同义词是束缚,奈何我们很多时候都喜欢给自己画地为牢。”江干戈感慨道。 “你这样会死得很快的,活着,让自己肤浅一点,不也挺好,小时候我爷爷跟我说过,人是需要适当放血的。”叶无道也拍拍他的肩膀,这些年,除了亲人,似乎没有几个人再敢跟他勾肩搭背,赵宝鲲不敢,李镇平和徐远清也不敢。 “你不觉得中国太小吗?”江干戈笑道,似乎对叶无道的善意建议不以为然。 “萨特说自由是上帝给人类最大地诅咒,还真是狗娘娘养的一语中的,在中国,我伸不开手脚。”叶无道点头道。 江干戈病态的脸颊浮起一抹笑意。 叶无道瞥了瞥一个方向,道:“她是你保镖?” “刚换的。”江干戈随意道,谈不上反感,年纪轻轻地他有种达人知命的随遇而安。 走出一个女人,崔淰懿。 野马一般地骄傲女人。 “想打架?”叶无道笑道,崔彪这种牲口竟然会有崔淰懿的这样的姐姐,这家族遗传还真诡异。 “工作期间,我无视你,除非你对我的保护人有伤害意图。”崔淰懿冷笑道。 “你们要打便打,我无所谓。”江干戈摇头道,仅北京方面,他就知道燕清舞、韩韵和赵清思跟这个男人有牵连,现在多一个军队精英崔淰懿,他无所谓,本来把一个将军放在他身边就觉得很滑稽,现在似乎有火星撞地球的倾向,江干戈不介意火上浇油。 “如何?”崔淰懿挑衅地瞟了一眼叶无道。 “我单挑你跟你的手下?还是你跟你的手下围殴我?”叶无道笑道。 “滚!我一个人单挑你,格斗,射击,还是开战斗机,随你挑!”崔淰懿狠狠道。 “我不和没摸过f22的人玩眼镜蛇动作,至于格斗嘛,太没,而且最近也玩腻了,要不就射击?”叶无道笑道。 “你装逼的水平可比我们北京不少公子哥都要高很多。”崔淰懿不屑道。 “有实力的装逼,就是牛逼。” 江干戈说了句公道话,也不顾崔淰懿的杀人眼神,“有些人,再低调,在平庸人眼中看来也是装逼,口中嚷着你丫装逼,其中怎么就不想想,人家都低调成这境界了,再不装逼,还不把你给吓死?” 京城射击俱乐部。 崔淰懿的意思是去北京军区,不过江干戈提议随便找家比较有实力的俱乐部,没必要上纲上线。 叶无道很绅士地让崔淰懿先挑枪,结果她出乎叶无道意料地挑选了沙漠之鹰■0.50寸口径版本,拥有彪悍外形的沙鹰,威力之大举世皆知,“袖珍炮”的称呼可不是随便给的,它有着任何小巧手枪都不能替代的震慑力,叶无道曾经用一把加长枪管以便狩猎的沙漠之鹰,轻易将一头两百米外的一吨重鹿悍然放倒。 所以,它的发射力量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控制,普通人若强行连射,恐怕要废掉一条胳膊。 崔淰懿一挑选沙漠之鹰,就知道这妞肯定很变态。 “一分钟。” 啪啪啪! 只穿着一件紧身衣的崔淰懿一个清脆推入弹夹,猛然抬臂,便开始射击。 射击带来的强大后坐力很明显地冲击着崔淰懿的手臂肌肉。 崔淰懿面不改色。 中途她仅有一次细微的停滞缓冲,江干戈这样的外行根本看不出来。 近乎完美。 保护江干戈的其他军队精英们一个个流露出敬畏的表情。 1分钟,60中崔淰懿射出了29发。 20码外的靶子红心被彻底打烂,拖过来仔细一看,只有在红心中。 这种水平,就是所谓的枪枪爆头。 “不错不错。” 吊儿郎当的叶无道摸了摸鼻子,缓缓拿起另一只被分解的沙漠之鹰,以闪电速度装完,用更快的速度扬臂射击。 期间更换弹夹的速度更是恐怖。 留给崔淰懿一个深刻的侧脸。 坚毅而自负。 硝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