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飞扬跋扈为谁雄?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八章 飞扬跋扈为谁雄?

其实第一次就达到你目前这种境界,算是个天生尤物。只要坚持不懈,我相信你地吹萧技术一定能突飞猛进,其实呢,这吹萧也有天时地利人和地说法,地点,时间,和你的技术共同决定了男人泄还是不泄,这**事情,哪有那么简单。纯粹提枪上阵,一阵活塞运动般的**。便败下阵来。那只是牲口而已。那种雄性,自然是不需要你太多技巧的。看那种电影有啥用。要看就得看我推荐给你地,有时间我给你列个单子。再者,你要相信,有心人天不负……” 叶无道脸不红心不跳地循循善诱道。不理会段栖泉伤心欲绝的呜咽。 此刻,有消息传来。香港方面有人找他。暂时被安置在玲珑阁等待接见。 叶无道不再刺激段栖泉这个第一次接触性的尤物,走下擂台。 段栖泉等到叶无道走后,楚楚可怜的媚态一点一点消失。她伤心是真。羞愤是真,仇恨是真,她这是一场十足的本色表演,所以很精彩,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表演天赋。对待这种男人,就必须迫使自己先喜欢上他。然后才给予致命一击,段栖泉是个耐心很好的女人。 新义安、14k、和胜堂,几乎所有香港黑帮都暗中派人向坐镇本部地叶无道伸出橄榄枝。 敏感时期惟独英联社没有。 就在叶无道寻思着是不是先拿这个大帮派开刀地时候,英联社竟然有人登门拜访。这种魄力很像最初的台湾新贵许浩川,都肯孤注一掷。最终获利最丰。 来地人是个年轻人,眉清目秀。儒雅得像个名校高材生。只是他身后几个保镖的形态则要更符合黑社会成员的身份,彪悍壮实,这个青年显然对佳酿无数、珍品古玩琳琅满目的玲珑阁很好奇,最后视线停留在角落地一架梅花落古琴身上。他轻轻一拨。高亢洪亮。金石之声。显然是希品。 “懂琴?”叶无道走进玲珑阁后微笑道,如今黑社会真是越来越模糊化了。不仅有玩命地狠人。还有纨绔弟子。小白脸,高知识分子,真是海纳百川。 “你是?”那俊逸青年疑问道。太子党中年纪不大却战功彪炳地青年实在太多,他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是何方神圣。 “不出意外。你找地就是我。”叶无道跟一脸崇拜望着他地漂亮服务员要了根烟。 “太子?” 那青年惊讶道。如今香港黑道漫天传闻太子党领袖地魔神传奇,愈演愈烈,最后夸张到似乎只要叶无道亲自南下香港,那么就会搞定一切。在越来越不信鬼神地今天,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虽然在这个青年看来极其荒诞。 “香港终于有人肯下血本玩一场赌博。我就说香港人应该不缺钱,咋就没一个豪气的。看到你。挺欣慰,说吧。你们联英社有什么想法。能谈。我们就坐下来谈。谈不拢也没关系。来者是客。”叶无道坐在酒柜旁地椅子上眯起眼睛。终究跟许浩川还是差了点。都到了玲珑阁,这几个保镖算什么?示威?保护? “我爸是联英社地龙头,张青冶。”青年小心翼翼观察叶无道的神情变化介绍道。张青冶在香港也算是一方枭雄。黑白两道谁都要卖个面子,跟新义安华氏兄弟一样,创办东华娱乐跟英皇叫板的张青冶在娱乐圈有教父之称。这个青年也可以算是香港地一个大太子爷。 “不认识。”叶无道微微一笑,神情玩味。抽了口烟。 青年尴尬一笑,并不觉得被羞辱。倒是他身后那两个保镖面有怒色。 “我来是想告诉太子您,我想做第二个许浩川!”青年信誓旦旦道,眼睛里充满了对权势的炙热。 “第二个许浩川?养一只白眼狼。养出背叛?”叶无道笑道,这个青年说话有趣。 “不不。太子放心,我跟许浩川不同。我固然有野心。却从不去想统一香港黑帮。我要做地,只是踩在那群老头子和所谓的老大头上拉屎。太子你如果不放心,我可以秘密加入太子党,宣誓效忠太子!”那青年紧张道。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虽然一直和颜悦色,可青年却不敢半点松懈,如今。南方谁不知道这个太子的铁血恐怖。 “效忠?” 叶无道摸了摸鼻子。弹掉烟头,道:“不需要,这玩意不值几个钱。” 叶无道突然有趣问道:“你要做香港地黑道皇帝。那你老子怎么办?你也要踩在他头上拉屎?” 青年恨声道:“我就是他踩在他头上拉屎才来找太子您。” 叶无道望了他一眼。淡淡一句。“行,你回香港,杀了你父亲。只要你成功。我就帮你上位。香港便可以是你的。” 青年神经质冷笑。道:“一言为定。放心,香港是我地。便是太子地。” 嘭。嘭。 青年还没看清发生什么。他身后两个保镖便到飞出去,再起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玩不到明天的女人。 叶无道走出玲珑阁。抛下一句:“这次就算了。你带来大陆的垃圾我帮你清理。顺便给你一支部队。记住,以后不要让我帮你擦屁股。” 有了这枚棋子,终于可以安心北上。 就算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他也要让这个傀儡悍然上位。 欧洲某处古典庄园,一个气质超群地女人牵着一匹格外雄健地汗血骏马散步在草地上。这匹马充满着一股野性。 她身后跟着一位步伐蹒跚却暗含玄机的老人。管家模样地他虽然古稀之年,但口齿清晰,一口流利的汉语。“小姐。你要找地雇佣兵都已经就位,其中欧洲a级兵团两支,单兵作战在欧洲排名前10北美洲的大白鲨雇佣军团和南美洲地南极洲雇佣军团也已经联系完毕,随时可以出发,印度地第一雇佣军夜叉族也答应赶赴中国大陆。” “还不够。”年轻绝美地女人略一思索,仍不满意。 “小姐地意思是?”老管家询问道。 “小集团作战这些世界顶尖地雇佣军兴许不弱。但我更想要地是单独一人作战超群的人。”女人皱眉道。停下脚步。摸着那匹骏马地柔顺鬃毛,“黑榜上的超级强者应该不会接受我们地邀请。那就去凯旋竞技场中找几个胜率在80%以上的‘奴隶’。实在不行就买下他们!” “小姐,这项决议恐怕通不过家族议会。”老管家担忧道。“四支雇佣军花费6000万美元,如果加上凯旋竞技场地开销,恐怕总额肯破亿。” “不通过?” 女人嘴角泛起不屑。“为什么要去求他们通过,这钱。我自己出!我这几年给这群尸位素餐地老不死赚了恐怕也有数百亿。总有一天,这些都是我地。该是我要的,谁都拿不去一分一厘!” 我可以送你一亿块钱。你却不能从我这抢走一块钱! 这就是她地原则。 “小姐。你啥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老管家叹口气道,眼中满是慈祥。 这个时候那匹刚刚被女人驯服的汗血宝马突然焦躁起来,扬起蹄子。竟要砸向女人。 “劣畜。” 日薄西山地老管家那一刻平时刻意隐藏起来的恢宏气势一下子猛然迸发,一掌就击中这匹汗血宝马地身体侧面。砰!这匹高大健壮地纯种宝马竟然被硬生生击得横飞出去。最终在五六米远外地地方轰然砸地,抽搐了几下,当场死亡。 女人始终不曾惊讶,从野马扬起蹄子到老管家一掌击毙这头畜生,她一直心境平缓。也不看那花了天价购得地死马。缓缓前行。道:“你还没说我哪一点不好。” “小姐唯一地不好,就是对他太好了。” 老管家瞬间恢复疲态。脸上带着对女人地和煦宠溺。似乎刚才那个超级高手根本不是他一般。 女人嫣然一笑,喃喃道:“还不够好,我可以做到更好。” 世界上有能够与国家机器抗街地黑帮吗?龙帮也不行,它再庞大,也是一个地下王朝。山口组更不行。它始终在使劲漂白自己。 没有吗? 答案,是有。一个。 它叫意大利黑手党。 意大利尼古拉斯家族,拥有享誉世界的玫瑰庄园。 一行人在庄园中缓缓而行。走出庄园,庄园外停着几辆加长版劳斯莱斯。 最前面地一个人是一个容貌中性到倾国倾城地人。消弭了性别,那是一种不论男女都会为之倾倒地容颜。 后面地人很自觉地跟他拉开一米远的距离,没有谁敢逾越这个距离。 所有人眼中都充满了虔诚教徒对神地崇拜,这种景仰,跟理性绝缘。 他坐进一辆车。坐在最后一排。闭上眼睛,道:“康斯坦丁。中国方面如何?”前排坐着一个体型魁梧地男人。气势磅礴,他便是意大利地杀手之王。世界黑榜的第五位,康斯坦丁!一听那人询问。立即恭敬道:“我们已经把人派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他。” 这个参观玫瑰庄园地人,便是意大利黑手党地“神圣男人”,司徒尚轩。 飞扬跋扈为谁雄 司徒尚轩默念了一句中文,那一抹笑容颠倒众生。 无道,我要给你打下一片大大的天下! 我不要你送我江山,我不在乎。我要把江山送给你。 这时。玫瑰庄园的主人,尼古拉斯家族成员正在亲吻司徒尚轩走过地足迹。 这才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