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坚挺不泄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七章 坚挺不泄

萧破军亲率战魂堂3000回归大陆,一路势如破竹,叶无道坐镇总部,血狼堂8000人中不服者,悉数秒杀,在嚣张的亡命徒,面对魔神一般的太子,也低下头颅,随后叶无道令一口气干掉60名挑战者的龙玥率领胆战心惊的血狼堂强势北上,叛乱的省份,不管帮派大小,杀,一个活口不留! 整个南方的黑道都笼罩一片血腥的天空下,大地上,血流成河,许多政府没有办法剿灭的黑帮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彻底人间蒸发,有人戏言,只要太子党洗白,中国南方就再没有黑社会了。 这一战,也成就了叶无道的妖帝之名。 香港警察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死一般的沉默,香港黑道联盟面对似乎要一鼓作气拿下香港的太子党,忐忑不 几个香港黑道的龙头大佬暗中主动向叶无道示好。 一时间情势就变得微妙起来。 先下手者未必为强,后下手者未必遭殃。谁都等待对手掀开底牌,谁都不想率先撕破脸皮。 太子党总部大楼的玲珑阁,叶无道坐在酒柜喝着自己调制的鸡尾酒,手指摩挲着一枚水晶内画探花及第扳指,这种古代用以钩弦的物品如今成了有钱人的收藏玩物,叶无道意态阑珊地喝酒,酒倒是不错,只可惜喝酒也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酒伴是妙人,这酒才有妙味,偌大玲珑阁,除了几名战战兢兢敬他如神地漂亮服务员,再没有闲人。 “上海张展风,浙江林朝阳,四川陈烽火,台湾陈破虏,河北宁禁城,新的一代终于成长起来。哦,似乎我们这里也出了个女人。”自言自语的叶无道朝一名服务员挥了挥手,等她走到身前,询问道:“段栖泉在不在总部?” “太子要把段堂主叫来?”又惊又喜的服务员不敢相信太子会跟她说话,一时间小心肝胡乱蹦跳,不过能够这玲珑阁做事的人,八面玲珑不说,修养素质也是极高。面对刚刚染了一身叛乱者鲜血的叶无道,表面上算是镇定。 “把她叫来。”叶无道点头道。这个斧头帮前帮主段益的唯一血脉,在这次暴乱中竟然没有揭竿而起,也算是异数。 如今的太子党,不再是林傲沧的太子党,他死了,也不是狼王的太子党。他走了,甚至不是曾经声望直逼叶无道地萧破军,太子党的精神领袖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现在这个喝着茶看着萧破军和龙玥展开屠杀的叶无道,这是太子党从今往后颠簸不破的至高真理。 段栖泉,很水灵的一个女人。妩媚到能杀人。 叶无道本以为仇恨会让一个女人变得冰冷,用冷漠来隐藏感情,这次他错了,眼前这个身段妖娆的女人,眉梢含笑。秋眸带情,若不是她背后承载了亲手干掉几十条人命。恐怕任何男人都恨不得扑倒这个柔弱纤细的女人。 “还想不想杀我?”叶无道笑道,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 “想。”段栖泉带着股楚楚可怜的韵味坐在叶无道身边,端起一杯服务员递给她地葡萄酒,极富挑逗地伸出丁香小舌沾了一口。 “那为什么不跟着林傲沧?”叶无道把手中的鸡尾酒递给她,示意她喝这杯。 “他最终死了,而我现在还能活着,喝你地酒。”段栖泉轻笑道,“而且我想亲手杀你。” “你很能打?”叶无道玩味道,这个女人有趣,当初没有看错,把斧头帮交给她是正确的选择,事实上叶无道看人用人,除了东方冷羽等极少数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或者天才,都很准。人生就是一场投资,商业是,政治是,甚至情感都是,恋爱婚姻都可以理解为带有艺术特质的投资,这眼光,便成了关键。 “比你想象中肯定要强。” 段栖泉可没有狗屁谦虚,她清楚在叶无道这种男人面前玩矜持玩城府,实在是落了下乘,聪明的女人知道该在怎样的男人面前戴上怎样地面具,而有种男人,便需要女人不戴面具。段栖泉确实能打,想跟她上床的男人多半死在床边,论搏击,在擂台上太子党排在她前面的不会超过二十个。 “要不我们玩玩?”叶无道来了兴致,一味等待总是件无趣的事情,香港黑道联盟那批人实在太不果断,要不然他早就去北京见雪痕她们。 段栖泉跃跃欲试。 那张龙13倒下的擂台上,段栖泉脱掉外套,一身紧身服,勾勒出她的魔鬼身材,跟天上人间俱乐部地令狐婉约很像,她有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狐媚,这样的女人,勾勾手指,寻常男人就得心神摇曳。 “知道地下拳场吗?”叶无道站在擂台上,看到段栖泉几个行云流水的热身动作,不敢相信这个纤弱的女人竟然有如此惊人地爆发力,虽然跟龙玥无法相提并论,可如果进行系统特训,达到龙四或者伊莎贝蕊这样的境 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我很小就崇拜俄罗斯地地下拳王‘核弹头’科雷夫波。”段栖泉沉声道,终于有机会一对一单挑这个男人,她不想浪费千载难逢的机会。 “此人战绩如何?”叶无道笑道,段栖泉自然是无法接触真正的地下黑拳,她所说的只是一些世界顶尖赌博公司控制的那个世界,事实上许多世界猎人学校淘汰掉却侥幸活下来的成员多半去那种地方混日子,赢取点掌声和金钱。 “674。全胜,451场击毙对手。”段栖泉寻思着如何占据先机。 “卧推和深蹲如何?”叶无道强忍住笑意,似乎在这妮子眼中,这种击毙率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吧,只不过对真正地黑拳王者来说,没有一个击毙率是不达到95%的,而且对手更强,手段更狠,那简直就不是战斗,而是两人之间的战争! 中国有龙榜。全球黑道王朝便有黑榜,而世界上还有个更令武者瞻仰的神榜,黑榜中有四人跻身神榜高手。 那个几乎每天都要接受挑战的黑拳皇帝虽然身为黑榜末尾,但论杀人,在竞技场中,绝对让所有人热血沸腾,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左手。在地下黑拳的圣地凯旋竞技场中,1569场战斗。这个男人只输了一场,而对手死亡人数,是1568,段泉若知道,恐怕以为那是神话了。 “卧推190斤,深蹲700斤。如何,很强吧。段泉如临大敌道,叶无道虽然貌似毫无防备,懒洋洋站在那里,但是她却找不到一点空隙,明明破绽无数。她却无从下手,矛盾的她开始有点急躁,那张精致的容颜布满杀气。 段栖泉第一招就是干净利落的扫踢。 “线路不错,力量不足。” 叶无道轻描淡写地抓住段栖泉那只脚,一甩。她便被抛了出去,一个翻身。站在一个支柱上的段栖泉扑身再战。 “速度太慢,再完美地攻击也成了摆设。” 叶无道一记闪电回旋踢,踢中空中段栖泉的腹部,她这次狠狠撞向护栏,一咬牙站起来,冲向叶无。 “不打了。” 叶无道笑道,诡魅般抱住束手无策的段栖泉,她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在绝对的速度和力量面前,她再滴水不漏的攻击,都显得苍白无奈。叶无道也懒得占便宜,抛开她,懒散道:“你的出腿速度是多少?” “一分钟193。”段栖泉绝望道,这个男人秒杀血狼堂战将的那一幕幕再次浮上心头,早知道跟他有差距,只是没想到差距会如此巨大,大到她根本看不到他遥远地背影。 “不错,不过也仅仅是不错。” 叶无道走到沙袋面前,伸出手,握拳,离那只沙袋不足十公分。段栖泉不明白叶无道要做什么,砰!她还没回神,沙袋已经破了一个洞,瞬间干瘪。 累积的力道很恐怖并不算什么。 杀人,讲究地是瞬间爆发。 “还想杀我?”叶无道笑望着心灰意冷的段栖泉,拍拍手,这种雕虫小技他还真不好意思拿出来炫耀,不过怕段栖泉一点希望都看不到便自暴自弃,那这样就不好玩了。 “想!” 段栖泉执着道,突然妩媚一笑,强忍住腹部的疼痛,“而且我知道,我在某个地方,杀你的几率会大很多。” “哦?”叶无道有点好奇。 “床上。”段栖泉秋眸媚惑,走到叶无道身边,曼妙的身躯摩擦着叶无道伟岸的躯干。 “非处女我可懒得要。”叶无道笑道。 “没杀你之前,我怎么可能会不是处女。”段栖泉媚笑道,纤手逐渐伸向叶无道地裆部。 吹萧。 段栖泉竟然拉开拉链,给叶无道干起这种淫秽勾当。 叶无道并不阻拦,眯起眼睛,等着她发起致命一击。 不否认,段栖泉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蹲在他胯下,有种臣服的意思,眼神中屈辱、羞赧和**的复杂交织,都让人**澎湃。 只可惜她的手法很生疏,樱桃小嘴虽然温润,却少了技巧上的娴熟。 叶无道刚好是个比较坚挺不泄地男人。 半个钟头后。 段栖泉香汗淋漓,兴许熟能生巧,伺候人的本事渐渐好起来,那张诱人小嘴和丁香小舌也愈加挑逗。 可叶无道依然没有爆发的征兆。 一个钟头后。 满脸绯红的段栖泉突然蹲在地上捂住脸哭起来,“你怎么还不射,电影中不是这样的!你欺负人,我恨你,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