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女人就好,推倒便是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女人就好,推倒便是

龙玥退回叶无道身后,因为一个英俊到令女人嫉妒的男人屁颠屁颠跑了进来,,一见到叶无道双眼就顿时放光,一脸谄媚,恨不得扑到叶无道的怀抱撒娇一番,令人恶寒,不过嗓音却是极好听,带着股成熟的磁性,“老大,幸好我发现那几个鬼鬼樂樂的家伙眼神不对,要不然今天我们可就真把命撂这里喽,妈的,那么多**,神仙都得再次升天。” 他见身为老大的叶无道根本就白眼都欠奉,受伤的他只好转移目标,龙13的尸体横在擂台中央,而擂台外的方凛然依旧生不如死的倔强存在着,那柄染血的军刺依然静静躺在他手边,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刚跑进来的青年知道叶无道懒得搭理他,也不再一厢情愿,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来到方凛然面前蹲下来,那眼神,温暖得像是在看一位刚和自己温存过的情人,令人如沐春风。他细细拨弄着方凛然废掉的一块块肌肉,啧啧惊叹,冒出一句让方凛然再次打入地狱的话,“老大的手法又精进了,如果是我,肯定没这么彻底,老家伙你也真幸运,这种事情也能碰上,我看你下辈子投胎一定非富即贵。” 林傲沧知道这个神秘青年,阿伽门农。 “再唧唧歪歪我就把你交给禅迦婆娑。”叶无道一脚踹在这个印度所罗门家族败类地屁股上。 一个漂亮空中翻华丽落地的阿伽门农顿时眼神哀伤。表情幽怨,一副女人被强奸后还要惨遭杀害的凄凉情景。 龙玥对此见怪不怪,在印度的时候没少见这个所罗门家族中引以为耻的成员耍宝,早审美疲劳,也亏得少主没有一怒之下把这厮给太监。 狼王跪下,给叶无道磕了一个头。 蹒跚着走出房子。 没有半点遗憾,没有半点耻辱。 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位青年是谁,不是太子,不是叶家的子孙,不是叶河图的儿子。而是全球黑道世界中知名度唯一能够媲美青龙的华人,影子冷锋,杀日本人最凶,手段也最狠,记得某届世界猎人大赛中,日本樱花组成员被横空出世的他悉数分尸,一条条残缺不整的肢体挂满整个越南丛林,那一幕。身为那一届中国参赛特种兵指导员之一地狼王记忆犹新。 给这个男人磕头,狼王不觉得丢人。 “白阳铉还真下得了手。这个白疯子真是不折不扣的疯子。”林傲沧确定埋炸弹的人肯定是白阳铉的棋子,太子党发展如此迅速,若不是这次从最高层到底层的彻底大震荡,许许多多各派势力埋下的棋子都不会浮出水面,将会在以后的岁月上演一出出令叶无道头疼的无间道,所以林傲沧很佩服叶无道有这种陪他下盘棋地魄力和胸襟。 能赢得一个人尊重的。往往不是他地朋友,恰恰是他的对手。 “放心,那些**即使点燃导火线,也都是炸不起来的。”白狈戴计成缓缓走进来,推了下镜框,笑了笑。朝叶无道轻轻点头。 “你是间中间?”林傲沧很感兴趣问道,他对态度模糊的白狈戴计成是既防备又接纳,没有想到最后关头才浮出水面。 “林傲沧,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不甘心一人之下的,对我这种人来说。本就是给人卖命的命,说地俗一点就是贱。你让我做老大,我还浑身不舒坦。”胖嘟嘟的戴计成轻笑道,对这个林傲沧显然十分不屑。 “曾经,有个女孩跟我说过她要过‘七成饱、三分醉、十足收成。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的生活,那个时候我就想,我以后要做个起码能够让她过上这种生活的男人,于是我选择黑道这条路,尤其是当我知道她被命运摧残的时候,我就更加想要爬到这个狗娘娘的世界头上,那个时候我就每天都想,总有一天我会在生活这个婊子头上撒泡尿。” 林傲沧似乎陷入了回忆,他无非就是个赌徒,现在赌输了,一无所有,只是他地赌品很好,并没有怨天尤人,“叶无道,你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吗?猜猜看。” “你姓林。”叶无道叹息道,这个情种。 “不愧是太子。” 林傲沧点头笑道,只是笑容悲壮,眼神飘渺,想起记忆中那张干净的容颜,道:“我只是一个林家佣人的儿子,怎么配得上她呢。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我就惊为天人。我是看着她被你爷爷派来的人带走地,那个时候我就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地弱小卑微。” 就如叶无道自己所说,无所谓忠诚,只要背叛的筹码足够,背叛也就水到渠成。 爱情这枚筹码,足够份量。 “可惜,夏诗筠是我的女人,从我第一次给她摇桃花,这个就注定了。”叶无道走出房间,“要怪就怪在这出戏中,你只是配角。虽然身为配角,你有足够的职业道德。” 阿伽门农跟在叶无道后面,很怜悯地瞥了眼林傲沧,嘀咕了句,我这种百年难遇的天才都心甘情愿做配角,你也想做主角,脑袋被女人大腿夹坏了吧? 龙玥走出房间的时候,妖刀村正再次饮血。 林傲沧躺在血泊中,以一种心满意足的姿态迎接最深沉的黑暗。 叶无道来到楼顶,一个口哨,那只俊伟雄健的海东青呼啸而下,一个俯冲稳妥停在叶无道的手臂上,亲昵地用鸟喙摩挲叶无道。 “郁金香到了台湾没有?”叶无道问道。 “他们都到了,要许浩川死,不难。”龙玥柔声道,终于,少主开始要大杀四方,她虽然不喜杀戮,却对挡在他前面的一切人,都必杀之。 “我说过,我会给他一次机会。套用《天下第二》中的一句经典台词,我这人口碑贼好。” 叶无道笑道,摸了摸龙玥的脑袋,这妮子现在愈加动人了,有种安倍清海这种妖人才有的诡魅,这种气质,不同于慕容雪痕的典雅脱俗,也不是禅迦婆娑的超然世外,更不是曼珠沙华的那种神圣浩气,这是一种只有类似魑魅的人物才有的黑暗风采,跟他,是相辅相成的。 龙玥悄然一笑,脸颊绯红,那双赤红的眸子逐渐清明干净起来。 “小玥玥,听说你在日本杀人成魔了,要不也带上你哥我,我也去过过瘾,在这里闷得慌。”阿伽门农恬着脸厚颜无耻道。 唰。 一道冰冷刺骨的紫色流华就从阿伽门农面门划过,只要再逼近一厘米,阿伽门农这张极其俊美的脸蛋就得毁了。 龙玥锵然收刀,冷道:“我的名字只有少主能叫,其他人谁都不配!” 阿伽门农立即噤声,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可不想跟这位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女孩开玩笑,他宁可被叶无道踹几脚,也不希望惹恼了终极兵器一般的龙玥,到时候万一这个一不小心就把日本甲贺屠光的女孩就真要动手,而老大又故意见死不救的话,本来就被禅迦婆娑那婆娘逼得无家可归的自己就真的欲哭无泪喽。 “日本方面如何?”叶无道望着手臂上的海东青。 “一切都在少主的计划之中,目前整个日本忍者已经被望月家族掌控,对日本几个大家族也开始渗透,我现在正在调查国家、靖国和天照三大神社的底细,就等少主杀入东京。”龙玥点头道,对于叶无道的任务,她都尽全力去百分之两百完成,苛求完美。 “难为你了。”叶无道一振臂,那只海东青振翅高飞,盘旋在他们头顶。 “老大,真不杀那头狼?”阿伽门农疑问道,他见识过叶无道最残忍最阴暗的一面,所以不是十分确定叶无道的做法。 “不杀。” 叶无道笑道,摇了摇头。杀了,如何找得出军刀?太子党算是真正稳定下来,接下来就该自己反击了,这个在政府和黑道边缘游曳的神秘军刀就是第一个目标,如此锋利的一把刀,若任由他背后捅人,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听说日本有个和歌忘忧,中国有个西门洪荒。那么日本还有叶隐知心这样的女人,中国有谁?”阿伽门农笑问道,“我就不信中国没有个像我们印度禅迦婆娑这样的婆娘,老大,我可是从来都觉得小日本远比不上你们中国的。” “凰琊。” 叶无道收敛笑容,沉声道:“据说还有个最隐秘的‘天罚’,传闻是女人,那是龙帮的最高机密,青龙也讳莫如深。” “是女人就好办,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老大你只要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一放,那女人还不个个花痴,投怀送抱,恨不得以身相许,给老大你怀一窝的孩子……” 叶无道一记绝对没有半点水分的扫踢,将滔滔不绝的阿伽门农彻底闭上嘴巴。 被打成猪头的所罗门家族败类蹲在角落头委屈地画圈圈,再不敢放一个屁。 叶无道望着渐渐清扫干净的街道,感慨道:“梵蒂冈那个老头曾经捧着那本破《圣经》说过,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现在看来,还真是有点道理。” 龙玥一听到天罚,杀机顿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