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最后一张底牌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最后一张底牌

整个世界上了解叶无道全部实力的,只有一个人. 叶无道自己? 不是,是龙玥。这就像龙玥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巅峰力量,因为她不知道陷入暴走状态的自己是如何的恐怖,迄今为止,龙玥见过叶无道唯一的一次狂暴姿态,那一次,是他一个人面对站在这个世界武道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神榜高手。 所以龙玥要变强,直到亲手能够洗刷那次刻骨铭心的耻辱。 龙玥依然站在支柱,一副俯看众生的妖异神情。三名虎榜高手,兴许能够围杀一名死战不退的龙榜末尾高手,可对上他,没有半点悬念,龙玥自信她现在能够挑战龙帮中曾经对她来说神一般存在的男人,除青龙之外的两名龙使,虽然胜负难料,而他的成长速度永远都要快过她。 热身。 他其实就是在热身。龙玥不清楚为什么少主为什么要以不同寻常的方式与那个叛徒对战,但她能感受出少主对那名男人的尊重,要不然,秒杀虽不可能,但绝对在第一波攻击就能干掉这头狼王。媲美虎榜高手的实力,再菜,也是黑道王朝中的超级高手。 “跟你那一战,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个男人,接下来,再玩下去,免得我女人小瞧了我。” 站在阵中的叶无道轻笑道,望了眼擂台一角恍若妖魅地龙玥。他环视三人,嘴角浮起一抹久违的阴森冷笑,充满黑暗气质,犹如黑暗中的君王。 一种敌军围我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的强者风范油然而生。! 一头狼越受伤,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越惊人,狼王的腿快若奔雷,若那些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擂台赛成员见到这种腿法,恐怕一个个要羞愧致死,狼王的腿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呼啸成风。 龙13用军刺。 方凛然显然是外家高手。猛虎下山一般配合狼王的腿和龙13的军刺。 太极地精髓,便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冈的. 破阵。 叶无道左手以柔克刚黏住方凛然的拳,右手沾住龙13的锋锐军刺,然后如不倒翁一般身体严重后仰躲过狼王的扫踢。 接下来一幕极为滑稽,滑稽到让人心生彻骨冷意,叶无道如不倒翁般旋转,而被他黏住粘上的方凛然和龙13就像两具傀儡一般跟在叶无道旋转起来。叶无道是以擂台中央为中心,整个画出一个美妙的大圆。而他们两个人则成为阻挡狼王如水银泄地般攻势的防守武器,在空中飞舞 叶无道暴喝一声,猛然立定,双手不再太极黏人,方凛然和龙13现离心运动地抛物线撞向天花板。 就在这一瞬间,叶无道欺身而近。狼王也趁这个空隙一记扫踢攻来,擂台赛上顶级高手腿法技术尽管极为多变,但论及击毙率最高的单项技术,非扫踢莫属!叶无道一个突然拔高地回旋侧踢,不仅躲过狼王的那一腿,还直接踢中他的脸部。嘭,脸部瞬间变形的狼王就倒飞出去。 不等狼王身体落地。 叶无道已经逼近,方凛然和龙13还没有来到救援,他便一脚拦腰甩中刚刚准备落下站稳的狼王腰部。狼王被摔出了擂台。 再也站不起来。 龙13和方凛然眼中俱是大骇,只是进攻动作却没有半点疑帯。 叶无道冷笑。诡魅闪身,龙13心知不妙。却已经被叶无道再次黏住那柄军刺,不想跟他近距离搏斗的龙13不得已松开军刺,飞速后退,只是叶无道却没有给他喘息地机会,仍由方凛然在背后追杀,只是随影随行如同附骨之蛆,龙13见方凛然给他使眼色,会意的他略微放慢身影,他要给方凛然的攻击争取时间,哪怕是瞬间的机会。 龙13的策略是对的 方凛然击中了叶无道。 很结结实实地一拳,力道惊人。可这个正确的策略绝非完美 因为叶无道抗击打能力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简直就是怪物,被方凛然暴怒下状态的全力一击竟然是只是让他步伐昏乱,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而这个简直就是非人类的男人乘势拉近与龙13本就差之毫厘地距离,手腕不为人知地轻轻一抖,又是令人惊艳的燕回旋,军刺悄无声息地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一闪而逝。 本已经可以出手击伤龙13地叶无道猛然停住。 龙13正在疑惑叶无道为什么不乘势攻击时,呆滞当场,喉咙一凉。 那柄陪他征战多年的军刺从后面插入他的喉咙,鲜血以一种逐渐蔓延的态势喷涌出来。 最了解军刺放血能力的叶无道,不再理会必死的这名龙帮培养出来的顶级杀手,反身就是一个过肩摔将想要继续击中他的方凛然丢了出去,方凛然的身体被抛过那具逐渐成为死不瞑目的尸体,他心中一寒准备闪躲这个男人下一轮攻势时。 一旁观战的林傲沧一身冷汗,他只见叶无道身影优雅前行,与龙13犹未倒下的尸体擦肩而过,哗!那柄军刺被他反手拔出龙13的喉部,全身的鲜血彻底从这个洞口爆溅出来。杀人后根本不动声色的叶无道依然前行,目标,方凛然。 那一拳,他要十倍百倍地要回来! 连青龙都不愿意跟老子近身肉搏,你***要找死,老子送你一程。 叶无道怒了。 他对东方冷羽不是背叛胜似背叛地袖手旁观、对东方紫玉刻意掩饰的失望。以及对东方家族的全部憎恶,都施加在方凛然身上,可怜的方凛然,面对太极拳、特种兵搏击术、洪家铁线拳、唐家弹腿等等武术都精通的叶无道,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这种能够让司徒尚轩手下那个康斯坦丁都不肯单挑的怪物,又岂是他一个虎榜高手所能抗衡?. 方凛然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球一样被叶无道连绵不绝的击打。 人体639块肌肉,方凛然死绝了467块。 206块骨头,叶无道帮他碎了103,整整一半。 注定要跟植物人一样的方凛然瘫软在地上。叶无道狰狞的表情趋于平静,很快就恢复成那个谈笑间灰飞烟灭地太子,蹲下来,笑道:“这种程度的配合,还比不上几个雇佣军之间的默契,就想想我的命?知道为什么趴下的你,站着的是我吗?因为杀人跟比武,是有质的区别的。” “杀了我。求求你。”方凛然双目含泪,满是乞求。那种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承受。 “据说你们这些大世家总出傲人,牛人。” 叶无道冷笑着站起来,把龙13地那柄军刺丢到他方凛然手边,那么这个时候体现你们世家大族铮铮铁骨风范的时候到了。” 方凛然很想要去拿那柄军刺来了解生命,只是他地手骨被一寸一寸碎裂。别说是自杀,就是动一动都是奢望。 咬舌自尽?; 不好意思,叶无道早将他的牙齿悉数打碎。 狼王不怕死,身处必死境地十数次,受过挨过无数折磨的他自信自己不怕落到任何人手中,只是这一次。他不禁胆寒。 “我不杀你 叶无道瞥了眼木然的林傲沧,走到狼王面前淡淡道,说了句让林傲沧和狼王都摸不着头脑的话,其实背叛我没什么,只要不背叛中国。都是个爷们。” 狼王不清楚,在越难丛林战里的短兵相接中。叶无道亲眼见过他将一队号称海鲸地美国王牌特种兵脑袋一个个拧下来的情景,也一次偶然在莫斯底监狱见过他被人用刑逼供的场面,而最终狼王都没有将国家机密说出口。他以为谁都不知道他的过去,却不知道从他踏入太子党的第一天,叶无道就了解他的底细。 “走吧,以后给中国多杀些人,杀到那群外国佬再不敢叫嚣为止。” 叶无道笑着,背对着他离开擂台,“还有就是别再次站在我地对立面,就算军刀站在我面前,我一样杀你。血狼堂,我替你收下。有机会,以后一起喝酒。越难丛林中,没酒喝,没女人泡,确实很痛苦,其实我和你一样,习惯喝敌人的鲜血,新鲜的那种。” 狼王闭上眼睛,眼眶有点湿润。 “我输了。”林傲沧苦笑道 “不甘心?”叶无道笑望着眼前这个一手策划叛变的男人,是个人才啊,如今这个世道不缺人,却缺人才,尤其是天才。 “不甘心。” 林傲沧摇头道,“为什么我们没有同样的赢面概率?” “物竞天择。” 叶无道给出一个堪称真理地答案,笑道:“运气是不会青睐你的,弱者,即使见到了命运女神对他撩起裙角,最终看到地必然是那出人意料丑陋的**。而我不一样,因为我比你强,资本比你雄厚。对了,你还有没有底牌没有翻出来,我很感兴趣。” “底牌?我现在倒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把大厦埋上**,来个同归于尽,不过我怎么会想到结局如此诡异。”林傲沧耸耸肩无奈笑道,苍凉而悲哀 一听**。 不等叶无道发话,龙玥已经第一时间消失。 要知道,叶无道的对手还有白阳铉这种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