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们要战,我便与你们战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们要战,我便与你们战

林傲沧面对灯光下气质诡异的叶无道,屹然不惧,笑道:“我只是很好奇,这样的狙杀都拦不住你们,我其实已经很重视你了。” “可惜还不够重视。”叶无道走到那张桌子后面坐下,身体陷入椅子中,双手托着腮帮凝望着这对曾经是太子党的股胘臣子,若不是他们,太子党也不可能有今日的辉煌,可同样若不是他们,太子党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大暴乱,所有的定时炸弹都同时引爆,威力可想而知。 “早知道我就应该拿五百条人命把你堵在下面,再加一倍的狙击手。”林傲沧叹息道,惋惜自己的失误,或者是赞叹太子的强悍。 “那样的话兴许你有七分把握将我拦下,前提是狙击手的水准再提升一点。”叶无道坦言道,说实话一两百号人的围杀推如今的他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只有配合上远程的狙击枪才有效果,如果林傲沧最开始就有那个拼了四五百条人命的代价杀他,叶无道自信可以不死,却也要重伤,他终究不是神,不是梵蒂冈教廷那只上帝之手,也不是亚特兰蒂斯和黄金岛上的那两个男人。 “强大到令我嫉妒。”林傲沧很诚实,他这个人除了背叛,确实是个很没有大瑕疵的男人。 “我曾经提醒过你,在绝对的强大面前,一切阴谋诡计、背后捅刀和落井下石。都是苍白地笑话,林傲沧,你是个脑子不错的人,为什么不听。”叶无道轻轻摇头道,背叛,中国二十四史中,哪一部哪一页没有这两个字的影子?再英明神武的枭雄也无法独自支撑起一个帝国,无法单独创造一个王朝,这一点叶无道也无法例外,所以面对背叛。他会可惜,尤其是强者的背叛,更会让他遗憾。 萧破军,凤凰,狼王,林傲沧。 四大天王,四根支柱,瞬间就崩塌了三根。一个刚刚走过钢丝侥幸形成雏形的黑色帝国,便面临被外界说成灭顶之灾的一个坎。 是覆灭?还是涅磐? 龙玥默默站在叶无道身后。给这个赐予她名字的男人揉捏肩膀,以前龙组雇佣军团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这种程度的战斗,她早就习以为常,今天对敌的胸有成竹都是一次次枪伤刀疤换来地。只要这个男人愿意,她今天可以用这两个叛徒的命来加速她的千人斩。 “因为我觉得我其实也很强大,所以南方的黑道是我的。虽然可能只有今天。” 林傲沧神经质地笑起来,受伤的野兽一般盯着叶无道,不能怪他太愚蠢,要怪就只能怪叶无道的强大不可理喻,林傲沧一点一滴地收敛笑容,恢复心如死灰的平静。道:“这个游戏不好玩了,你地强大,就像开了游戏外挂,玩起来会没有兴趣的,我们无趣。你也无趣。” “多少兄弟为了你这场无趣地游戏丧命呢,你可知道?”叶无道霍然起身。死死盯住林傲沧。 “我败了,黑锅自然我背,这个觉悟我有。其实你和我都知道,只要香港的主力不遭受重大损失,萧破军率领他的战魂堂能够镇压下反弹,太子党的外围势力再如何的死人,以兄弟身份和名义的背叛者再多,你其实都无所谓,你之所以单身前来,其实也是不想你地精锐部队跟狼王的血狼堂进行消耗战吧。”林傲沧冷笑道,身为败者,他也有自己的尊严。 “说吧,你们还有什么底牌没有翻出,我等着。”叶无道笑着重新坐下,和聪明人做对手也是件妙事。 林傲沧是被他逼反的,这一点,叶无道和林傲沧都心知肚明。 一个人不甘心屈居人下地拼命想上位,一个人想一鼓作气洗清所有内鬼,两个人便一拍即合,像是一对最默契的导演和演员。 所有的关键。 就在于谁有最后一张底牌。 “太子,我想与你一战!”狼王沉声道,爆发出狂热地战斗**。 “战。” 叶无道出乎意料地爽快,他很久不动筋骨,跟狼王这种估计能够媲美虎榜的高手过招,也算是跟龙帮大战前的热身。 龙玥瞥了眼神情复杂的林傲沧,只要这个男人敢做出一点点过激举动,她敢保证手中这柄妖刀可以切下他的脑袋,并且让他地大脑在几秒钟后才醒悟,因为她的刀够快,熟能生巧,杀人杀到麻木地地步,自然就顺手拈来,在日本,武藏玄村这位刚刚被叶隐知心战败的老人被誉为武神,而一人屠尽甲贺忍者近300的她,被称作八岐大蛇! 太子党崇尚力量,每个成员加入太子党必须牢记的第一句话就是,唯有杀戮能够带来尊严和荣耀,唯有力量能够带来金钱和女人! 尊严,荣耀,金钱,女人。 男人的终极梦想。 所以太子党能战,敢战,善战!丝毫不像一个原本应该智商和力量严重畸形的南方帮派,而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同样恐怖的强大帮派,拥有一整套先进体制的它即使缺少几个核心,依旧能够像一台精密的仪器继续运转下去,只要这一场硝烟中笑到最后的是叶无道,他将是太子党绝对的唯一的控制者,将是南方黑道规则的制定者! 太子党总部内部有座规模不小的擂台,长宽俱是二十米,以前太子党每天都有人在这里死战,今天换上了叶无道和狼王这对太子党的超重量级人物,龙玥如杀神般站在一根台柱地上面。一袭红衣,一柄妖刀,留意着林傲沧的动向。 “知道你是军人,那我就用你们的方式跟你一战。” 叶无道作出请的手势,他不像狼王临敌时那般气势磅礴,杀机沛然,整个人古井不波,内敛而安详。 既然是军人的方式,叶无道也就不打算用太极,而是肉搏。最直接的肉搏战。 大碗吃肉,大口喝酒,畅快杀人,以命搏命,没有半点拐弯抹角。 砰。 叶无道左手硬生生挡住狼王迅猛的连环腿,七腿过后,他身形微微后撤,右手如弯弓射月一般强劲后拉。等狼王第八腿扫来,右手握拳闪电出击。咔嚓,击中狼王的脚底板。 一拳碎骨。 狼王一个翻身落到护栏上,借势继续飞扑向叶无道。 叶无道身体后跃,一蹬身后护栏,那护栏顿时被撑开半月弧形,如弓弦。而叶无道则如利箭。 嗖。 叶无道以更快的速度飙向前冲的狼王。 轰! 两个人地身体硬碰硬撞到一起。 狼王那魁梧如大漠荒狼之王的庞大躯体摔在擂台上,若非橡胶护栏的惊人弹性,擂台恐怕要被这种力道的撞击扯坏一边。而叶无道落地后则退了一步,这种毫无技巧可言的打法就是要拼狠,拼猛。 “你要战,我便战。” 叶无道冷笑着箭步前冲。狼王刚刚抹了把嘴角血水站起身,一见他扑来,不敢用腿怕速度和爆发力不够反而被伤,便相对保守地采取守势,双拳呼啸。他自信自己的身体每一块肌肉构造都足以承受相当大的暴击,只要护住太阳穴、眼球。鼻梁、颈部和裆部这些脆弱点,他便可以再战! 叶无道如他所愿,并不像影子冷锋对敌那样专攻致命处的阴险无赖,而是光明正大地与狼王硬击,每一拳都不落空。 整座擂台都是叶无道令人眼花缭乱地攻势。 秋风扫落叶。 林傲沧只有这个感觉,内心颤栗,强,太强了,狼王这样的男人都只有拼命防守,没有半点优势可言。 身体离地地叶无道一个朝大弧度的侧身一拳,雷霆万钧,狠狠砸中双手护住头部的狼王。 砰。 原本站立着狼王被这一击硬生生砸到跪下! 喀嚓! 膝盖骨脆裂。 叶无道傲然而立,俯视半跪着的手下败将,道:“把他们请出来吧。” 狼王摇晃着那摇摇欲坠的雄壮身体站起来,靠在护栏上,肋骨,脚踝,膝盖,全身上下碎了十三根骨头。 他望着叶无道,露出一个敬服的惨白笑容,道:“本以为他们地存在对你来说是一种卑鄙的举止,现在我错了,因为你有足够的实力。以前我服你,是因为你够铁血,对敌够狠,今天我服你,是因为你够强,能够把我打趴下!” 门口走进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将外套扔掉,见到狼王遍体鳞伤的惨状,眼中冷漠至极,紧盯着叶无道,“龙13.” 另一个男人年龄要大不少,只是那一头银发并没有让他有老态龙钟的疲态,配合他的壮实身体和旺盛斗志,给人种不死之身地错觉,他玩味地望着叶无道,笑道:“年轻人很能打,很好,要不然我还真不好意思跟人联手,哦,我叫方凛然,东方世家的一个糟老头而已。” 方凛然,也就是东方洛河这位新一届龙榜末尾高手的师傅。 龙13和方凛然跃到台中,跟仍能一战的狼王形成三交叉无道包围起来。 叶无道一阵冷笑,他身体如游鱼般波纹伸展,然后一抖手腕,啪!整个人的骨骼便发出清脆响声,那件精致地绣玄武图案唐装被硬生生撕碎,飘落一地,这一手很像太极的那种寸劲,只不过更霸道,更气势如虹。 叶无道单手负于身后,立于台中,道:“你们要战,我便与你们战!” 他要一人独战三名虎榜高手实力地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