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条血路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条血路

世界数不胜数的黑社会组织中,与国家抗衡的意大利黑手党,以及大隐隐于朝的中国龙帮,除此之外,几乎所有帮派在经过最初阶段血腥、朊脏和暴利的原始积累后,都会迫不及待将自己洗白,香港黑帮如此,日本山口组也是,叶无道的太子党也不例外。 王储街,是一条最近几年才开辟出来的繁华商业街道,这条街的尽头便是太子党的总部大楼。/r 而这条街上的所有建筑,都是太子党下属隐秘子公司的产业,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的王朝,但对外界这个王朝并不霸道,相反,王储街拥有全省最好的秩序,这种秩序不仅仅是人身安全,商业准则,还有道德。所以轩辕龙主曾感慨说,他这个干孙子在制定规则,这是一个帝国升起的开端。 叶无道踏上这条街,单独一人。 一路来,他干掉了十几个想要偷袭和刺杀他的杀手。 只是他那双手,依然干净,一点都不像扼杀十几条人命的手。 王储街所有闲杂人等都被驱散,死寂一般的沉闷与平时的喧闹构成鲜明对比。 等待叶无道的是近千人的太子党成员,浩浩荡荡,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他们兴许忠诚于太子党,或者忠诚于狼王,可能忠诚于林傲沧,但惟独不忠诚太子今天地叶无道穿了双慕容雪痕特意抽时间给他织绣的布鞋。古朴,素净,配着叶无道那身绣有玄武图案的白底唐装外套,像是一个刚刚入世的高人,不惹半点尘埃。 | 他站在街口,缓缓点了根烟,不足100处,站着几百号彪悍壮实的先锋部队,个个都是沾染一身血腥气息,应该是狼王这条黑道丛林中的头狼才能带出来的一批亡命之徒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 叶无道中指微曲,狠狠弹掉烟头,烟头在坠地的一瞬间,他也踏出了第一步。 “他去太子党总部了。” 东方冷羽在魏东莱的书房中随手翻阅一本《南怀瑾说道》,她的姐姐东方紫玉满脸冰冷地站在她身后。 “你事先知道林傲沧和狼王是叛徒?”东方紫玉冰冷至极道,她可以容忍东方冷羽隐瞒太子党入港地点地暴露,却没有办法接受她在这种大原则上的漠视,第一次是一千条人命。那这一次是多少,一万?还是几万?“我不是神。”东方冷羽冷淡道。她还没有傻到要玩火**。 东方紫玉松了口气 “忘了告诉你,他是一个人去的。”东方冷羽那张比东方紫玉更加漠视俗世的容颜露出一抹欣慰。 “疯子。”东方紫玉脸色苍白,苦笑着叹息,一个狼王加上林傲沧兴许不算什么,但他们背后可是几万效忠于他们的部队啊,一个人淹没在这种人海中。除了死,还能干什么? “逆境,是上帝帮你淘汰竞争者的地方。” 东方冷羽伸出纤细手指推了一下镜框,捧着那本书微笑道,“而死境,则是撒旦选择魔鬼的炼狱场。” 那个男人。本就是魔鬼,那种尸横遍野的修罗场,才是真正属于他地舞台。“你以后怎么办?”东方紫玉担忧道,一个是她倾注了三年感情的男人,一个是她有血缘关系地妹妹。让她选择就像是让她砍掉自己的左手或者右手。 “等着他杀我。”东方冷羽挑了挑眉道。 “冷羽,别开玩笑!”东方紫玉狠狠道。 “东方世家现在跟他是一个不死不休的情况。到时候谁死都不奇怪。我既然决定回国接手东方家族,自然不会让他太轻松地解决掉这个家族,男人啊,对太轻松做成的事情总是没有成就感的,我呢,喜欢看着这个男人一步一步成为我理想中的枭雄。” 东方冷羽即使笑地时候一样也让人觉得冰冷,“哪怕要从我的尸体上走过。”“打还是不打?” 黄金狮子沉声道,半岛酒店这间豪华套房此刻气氛凝滞,这头战意昂然的狮子跃跃欲试,要战便战,太子党还真从没有怵过谁,即使面对潜在的龙帮也从未惶恐,今天和香港警察和香港黑道联盟的对峙,同样战意凛然,那一条命,他们要一条换两条三条的全部索要回来!欢迎访问沸腾文学 “太子说,等他。”诸葛琅骏眯起眼睛道,破天荒没了那一脸地狐狸笑容,英俊的脸庞肃杀阴冷,有种别样的诡美魅力。“老大说等,我就等,要不然我真恨不得进去拧下几十颗脑袋来当球踢。”不死蛤蟆双手插在裤袋,伸出脚踹了踹那落地窗,踹着踹着,那张脸庞就狰狞起来,喀嚓!那扇落地窗竟 然被他一脚踹出个洞,可见他内心的暴怒,整扇玻璃很快就碎光,不出意外很快就有独孤皇岈的保镖冲进来 果然,只不过他们冲进来后都被不死蛤蟆一阵野蛮地冲撞摔得天花乱坠,那群保镖见到主子独孤皇岈安然无恙后,才安心地晕厥过去。不死蛤蟆这么一发泄,内心的焦躁才平缓下来,太子一个人去太子党总部挑狼王和林傲沧那两头畜生,他怎么求叶无道都没有让他跟去,这让他很想杀些人来降降火。 “一个人。”诸葛琅骏喃喃道。 “你觉得是我们这些人一起跟着他去。死得人多,还是他一个人去死得多?” 独孤皇岈笑问道,他是这群人中最为镇定地一个,因为他相对来说更了解叶无道,不是太子的身份,而是影子冷锋的身份。他见这三名战将的不确定神情,叹了口气,“我告诉你们答案,他一个人去,死的人要多。多很多。” 砰。砰。砰…… 叶无道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清脆的狙击枪声便雨点般响起,在叶无道周围闪出无数火花。把狙击枪打得跟机枪一样密集,可见林傲沧对太子回归的“招待”是何等的重视! 一阵疯狂点射后,当所有对面太子党成员松口气的时候,一个身影却从尘雾中傲然走出。 他在笑,左右手中两把精致无柄双尖匕首飞快旋转,两把匕首就像幻化出无数把匕首。如今中国谁在他玩刀都只能是班门弄斧,因为曾经地刀君曹天鼎。被他废了一只手 “挡在我面前的,都去死。” 唰唰。 燕回旋。 两把匕首分别从叶无道的两边飞出,在空中划出两道动人心魄的圆滑弧度,闪电掠入那群人中。 那是刀锋入骨的悦耳声音。 习惯了杀人,太久不杀人,似乎有点生疏。叶无道摇了摇头。不等那群人操家伙冲过来,两柄各自夺去三条性命的匕首已经精确回旋到他的手中,不沾血迹却因为入骨而略微温热的匕首温顺躺在叶无道手心,等待下一轮地飞驰。 狙击枪阵再次轰鸣。 云翎的枪尚且击中影子,特种兵退役地普通高手自然更不可能伤到急速前进中的叶无道。 砰! 两柄匕首尚在空中掠过。叶无道已经一击很内行的寸拳硬生生击爆一个挡在最前面的人,再不能说人。因为他整个人已经碎了,何谓寸拳,便是凝滞瞬间然后爆发带来的冲击力,一般外家拳高手的寸劲能够将一个100以上地对手击出相当一段距离 而叶无道的对手,却是瞬间破碎! 遍地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还不等这些原本悍不畏死的先锋部队回神,叶无道两柄又夺去几条性命的匕首已经回到手中。随手一撩,一个刚举起短刀的壮实男人就被割下头颅,在地上滚落了数米,身体却仍然保持那个前冲的姿势。叶无道即要躲避狙击,还要面对起码十几把长短刀地砍杀,依然闲庭信步- 面无表情的叶无道不着急这群人渐渐将他包围起来 百号人终于在付出二十来条人命的代价后成功将叶无道围在一个圈中央。 叶无道修长手指,轻轻弹去匕首上的一滴鲜血。一个极有动感的侧身,拉臂一甩,一把匕首就朝一栋楼地楼顶掠去,随后便是一声凄惨的嚎叫。 又是一甩,另一柄匕首有要了一条狙击手地命。这种惊世骇俗的臂力,让那群包围叶无道的野狼们一阵胆寒,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战斗力强大到非人的太子要将兵器丢掉,却本能地感到恐惧,一群嗜血的野狼,面对绝对一头强大的雄狮,也会颤栗。 叶无道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情感波动,只是淡淡道:“不急,反正都要死,一个一个来 众人眼睛一花。 其中一人便觉得自己腹部传来一钻阵心疼痛,不等他低头,那似乎钻透他身体的物体他抽了出去,顺便带出了他的肠子。: 他捧着自己的肠子躺在地上抽搐。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死去。 尘埃落定。 一地尸体,残骸,断手断脚。 一百二十九人,无一幸存。而唯一傲然站立的罪魁祸首继续前行。为什么要一个人来?兄弟杀我兄弟者,我必亲手杀之! 今天,他就要一步一步走出这条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