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零章 大动乱爆发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零章 大动乱爆发

在一片目瞪口呆和匪夷所思中,叶无道叼着根烟,拖着那双拖鞋,玩世不恭,吊儿郎当地扬长而去。 李弘只是阴森着脸说了一句话,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谁就立即给我卷铺盖从警察部滚蛋! 纸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天,香港又疯了。 据说所有飞虎队成员都暴走了。 半岛酒店的诸葛琅骏和独孤皇岈知道这起必然轰动香港的风波后,两人喝着独孤皇岈带来的顶尖红酒,诸葛琅骏摇晃着酒杯惬意道:“这下子彻底撕破脸皮了,够味。” 既然能够拉着诸葛琅骏喝酒,说明这两人的关系有质的飞跃,独孤皇岈笑望着诸葛家族的大少,道:“这也意味着你要迎接下一轮香港警察和香港黑帮的疯狂报复,小心这颗价值一千万的头不在自己脖子上。” 诸葛琅骏对此不以为然,道:“你说太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香港警察还是能够争取过来的,袖手旁观两虎斗的美事谁不愿意做,更何况最擅长也是最乐意看到黑吃黑的警察。” 不死蛤蟆不知道是不是闻到酒香,进入套房,二话不说拿起那瓶酒,斜眼瞥着诸葛琅骏道:“知道为什么我跟太子混,愿意陪着他玩命,却不鸟你?” 诸葛琅骏笑道,“你说说看理由。” 跟这只蛤蟆形影不离地狮子费廉沉声道:“太子头脑比你聪明。手段比你残忍,杀人比你嚣张,玩女人比你酣畅,可这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他不像你们两个人,在乎的只有自身利益,字典中从来没有朋友或者兄弟这种词汇,但是太子不一样,对他来说,兄弟很重要。我们的命不值钱,他尚且肯替我们卖命,我们凭什么不给你卖命?!” 诸葛琅骏叹了口气,道:“帝王,奸雄,英雄,终究都是有很大差距的。我这种人若狗屎运,兴许能称作奸雄。但要成为一个王朝的帝王,是不可能的。” 蛤蟆抹了把嘴。露出一口森然的牙齿,笑嘻嘻道:“其实,你们两个也挺对我胃口,不像被我干掉的那些狗屁公子哥,本事没有就装逼,我看着不顺眼就把他们人道毁灭。你说他们要是有太子这样的资本,别说是把香港警察总部闹得鸡飞狗跳,就算是去中南海折腾,我都会竖起大拇指,为啥?因为那不叫装逼,那叫牛逼!” 诸葛琅骏和独孤皇岈这两个集格调和底蕴于一身地真正公子哥相视一笑。不叫装逼,是牛逼,蛤蟆这句话着实太对他们这种人的胃口! 叶无道回到李楷泽别墅的时候,魏宛如那刁蛮丫头正在铁门口徘徊,似乎考虑要不要进去。见到叶无道这辆拉风的红色跑车,立即跟着进入别墅。叶无道一下车她就像跟屁虫一般黏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只是用一种小女生看偶像的花痴眼神不停肉麻叶无道。 终于,她熬不住叶无道对她的漠视,在叶无道看了《战争艺术概论》足足一个钟头后,心烦气躁的魏宛如怯生生问道:“我崇拜你。” 叶无道不禁好笑,女人善变未免太恐怖,道:“我不缺别人的崇拜,所以你可以走了。” 魏宛如低下头,幽怨道:“小地时候我的愿望是嫁给飞虎队地成员。” 叶无道也不理她,将那本书放进书架后,抽出一本《乱世存亡》翻阅起来,这个时候的他若戴上他的那副金丝眼镜,清香浓郁的书卷气息便会扑面而来。 其实每个人都有多重性格,只不过在叶河图和杨宁素这样的长辈培养下叶无道的几种性格都超拔流俗而已。 限制一个木桶容量地,不是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最短的那块。 当一个人最短的木板也就是最劣势的性格都高人一等时,他便更适合生存,叶无道就是如此。 “你真的打败了郑少翁?”魏宛如不死心道,对于她这样地千金小姐来说把飞虎队当作偶像来崇拜也算稀奇,无疑在她心目中郑少翁是近乎无敌的神圣存在,现在有人打破了这个神话,女人的好奇心就不可救药地泛滥了。 “打败?”叶无道笑了,他只是随意的踹飞那个男人,并且不忘碾了那个男人几脚,仅此而已,何来打败一说,打都没打嘛。 “传闻是假的?!”魏宛如以为叶无道否认那件从父亲嘴中听到地秘闻,一时间又是惊喜又是失落,恐怕她现在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少女心思。沸腾文学101du.net收录 这个时候赵倩析来叫叶无道吃饭,因为有这位太子爷地存在,赵倩析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地为李楷泽做起来家庭主妇,特意学了几个菜式,还很贤惠地去逛了不少家居市场,尽量把别墅装置得典雅温馨,也许是叶无道的存在让她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让李楷泽心中那个暗爽。 “你踢飞了郑少翁?”饭桌上,李楷泽忍不住问道,这一问, 又让赵倩析冒出一身冷汗。 “这个人身手配得上他的身份。”叶无道只是很模糊地回答一句。 李楷泽是大致知道叶无道底细的,郑少翁这一败,看似窝囊至极,其实并不耻辱,多少人怎么死都不知道,当年李楷泽被人花重金请来数个雇佣兵团和暗杀集团来对付他,一波又一波的刺杀,前赴后继的,还不是被这个男人轻描淡写地一一击破,当真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来三个全杀光! “出乎我意外地是李弘这只老狐狸还真是个不错的官员。我几乎把他从生出来起的资料都翻了出来,结果愣是没有一个能请他去廉政公署喝茶的污点,有意思。”叶无道轻笑道。 魏宛如眨巴着眼睛,很努力地使劲去分析叶无道每个字每句话。 如果可以,现在她恨不得把叶无道解剖了拿放大镜来观察。 “只不过你不怕香港方面?”李楷泽欲言又止。 “欠我一千条人命,我怎么玩都不算过火。”叶无道冷淡道。 李楷泽识趣,也不再询问。 夜晚时分,叶无道散布在别墅外的游泳池畔,蹲下来,手伸入那池水中。 望着自己的倒影。那是一张冷笑的脸庞,“你们要战我便陪你们战!背叛吧,都浮出水面的,我很期待,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 台湾。 一栋天价别墅的鹅绒大床上,黑色锦缎,一具曼妙的雪白**缠绕着一具健壮地雄性躯体不停骚媚翻滚。 **过后,男人靠在床头。闭着眼眸,伸手抚摸着狐媚女子的光滑后背。 这个男人棱角分明。英俊的脸庞充满煞气,一只手邪恶地握住女子乳峰,使劲揉捏,没有半点温柔可言,女人说不上是痛苦也是愉悦地呻吟起来。 今时今日,忠天堂当之无愧是台湾黑道新霸主。竹联帮也好,天道盟也罢,任何一个大佬见到忠天堂的某人都得屏息小声说话,说得难听点就是夹着尾巴做人,老大做到这份上也算无奈,许浩川。就是这头疯狗,将整个台湾黑道撕咬得遍体鳞伤,见谁咬谁,偏偏谁都打不死他,。 “我喜欢现在的状态。喜欢所有人都匍匐在我脚下。” 许浩川陶醉道,这个女人是手下孝敬他的。他不喜欢处女,只喜欢玩弄熟女,他觉得没开苞的女人最无趣,只有这种相貌庄重内心放荡的女人才是他地最爱。 咔嚓! 女人身体一僵,继而彻底瘫软。 死了。 是被许浩川捏断脊椎骨而死。 许浩川有个习惯,就是杀掉每个陪自己睡觉的女人,因为他不想任何女人能够影响他地判断力,对于女人这种红粉骷髅,他有着近乎变态的克制力,绝对没有情感上的交集,有的只是**的发泄。 他的父母被仇人分尸,他地儿子被人扔进水泥沉进大海,他的老婆外遇被他剁成一块一块,所以他没有牵挂。 所以许浩川有今天的成就。 他不喜欢别人说这都是他勾结太子党的结果,很不喜欢。所以羽翼已经丰满的他选择撕毁跟南方太子的约定,他要陈破虏这条叶无道地忠诚的狗去死! 一脚将那具尚且温热的尸体踢下床,许浩川披了件睡袍起身,来到书房,拨了个加密的电话,阴沉道:“我可以帮你,不过记住你的条件,台湾是我地,你不踏足台湾半步!”---- 瞬间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局势便转变得令人瞠目结舌。 风起云涌,大浪拍天。 太子党渗透入香港地几个隐秘据点被曝光,香港警方重装待发,随时进行大规模激战。 同一天,香港黑道联盟,四个亚洲一流的帮派龙头老大和仅剩的九个罗汉成员同时发出一项通知,这通知只有一个字,杀。 本已经被萧破军以铁血手腕收服的澳门黑道也开始一个个激烈反弹,有种死战至最后一人的壮烈。 更令人眼花缭乱的是台湾公认是太子党盟友的忠天堂倒戈一击,大肆捕杀太子党在台的精锐部队,悬赏陈破虏人头八百万。 但这些,仍不能令人震撼到说不出话。 最轰动中国黑道的是,太子党内部再次叛乱,这一次,人数更多,除了北方几个被张展风和林朝阳死死压住的帮派,加上浙江的冰鉴会和上海的青帮,南方所有省份的大帮派都开始在一天之内退出太子党。 如此一来,别说是港澳台方面,就是太子党许多忠诚于叶无道的元老,都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