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装逼过头了吧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装逼过头了吧

叶无道准备启动车子,却发现东方紫玉一声不吭地拦在法拉利前面,就是不让他走,那张执着的清冷脸庞充满倔强的坚持。 红色跑车华丽倒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瞬间远离半岛酒店。 东方紫玉一脸绝望,第一时间冲进她的那辆莲花gt,准备死死跟住叶无道的那辆犹如红色妖姬般的跑车。 莲花gt的咬尾很精彩,在闹市中无法发挥全部优势的法拉利f430没有办法甩掉莲花。 只是一出繁华市区,到了人少车稀的马路,法拉利惊人的爆发力得到近乎完美的体现,一个个毫无瑕疵的漂移呈现在那辆莲花面前,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红色的魅影愈来愈远。 东方紫玉颓然无力地任由法拉利消失在视线中,心痛到方向盘都握不稳,泪水模糊了视线,几次飘忽的走位都差点让莲花直接冲向护栏,一个刺耳的急刹车,她趴在方向盘上哽咽道:“是我教你飙车的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打我骂我,我都没有怨言,可为什么要说那种话。” 作为叶无道特训时的教官,东方紫玉确实教授他太多技巧,如何飙车,如何杀人,如何不被人杀,可以说她是第一个看着叶无道由稚嫩的纨绔成长到黑道王储的女人,很多感情未必能算爱。但守候一份放不下割不断地思念整整三年,对任何女人来说都并不容易。 她教他飙车,他今天却用这种方式来远离她,不得不说是对东方紫玉的最大讽刺。 人生如戏,而戏子多半心酸,怪不得老天会打赏给我们眼泪这种东西。 只是就在东方紫玉伤心欲绝埋头哽咽的时候,一道红色车影掠过,临近莲花gt便一个甩尾,闻闻停在它旁边,两辆车并排相隔不到10厘米。可见突然一个回马枪杀出来的这辆车的彪悍程度。 东方紫玉抬头,侧脸,望见的是一张温和的英俊脸庞,曾经邪气十足,如今温醇如酒。 她摇下车窗,凝视着他。 爱情这玩意,兴许能让一个胸无大志的男人兴起争夺天下江山的鸿鹄之志,却能让一个女人最初的理想和坚持一点一滴地消弭殆尽。 她突然恨起了这个男人。这个让她颠覆人生观地混蛋! 东方紫玉失态地吼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叶无道摸了摸鼻子,摇下车窗。耸耸肩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恨你,相反,我一如既往地对你保持好感。再者,替我向东方家族传句话,这次要整我的话就使劲往死里整。十八般武器所有阴谋手段都赶紧朝我身上扔,因为这次整不死我的话,中国就没有你们东方家族的立足之地了。” 嗖。 一团火焰般的法拉利再次狂冲出去,瞬间消失。 警察总部,梅理大厦。 警务处处长办公室中,身为高级助理处长的魏伯阳正在向警务处处长李弘汇报情况。头发灰白的李弘端坐在大椅中,坚挺的鼻梁显示他有坚定地信仰,但是稍柔和的棱角却没有带给人威胁感,不管如何,这位老人都是香港警察地第一号人物。 跟魏伯阳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从来看肩章是警界一人之下的副处长,此人体格雄健。一米八的个头,身材挺拔却不轻浮,眼神坚毅,紧紧抿起嘴角的神情十分威严,即使站在无比耀眼的警界新贵魏伯阳身旁,也掩盖不住他地磅礴气势。 “也就是说,跟这个南下太子党,非但要战,而且要血战到底,最好是一战便定?”李弘双手放在下巴上,炯炯有神地盯着魏伯阳。 “是,一战就够了!要彻底根除这只毒瘤和隐患,太子党一日不除,香港日后便会一日不得安宁。”魏伯阳沉声道,没有半点犹豫,与公与私,他都要拿下这个胆敢南下香港的大陆地头蛇。 “少翁,你如看?” 李弘并不着急表态,只是看向那中年雄伟男子,郑少翁,一个在香港远比魏伯阳这个新贵要更让人震撼的传奇人物,李弘是看着郑少翁一步一步爬起来的,下一任警务处长的位置非他莫属,也是众望所归。 “若真的强硬到底,别说我们最初冒险出击将太子党削弱以达到黑吃黑地目的不能完成,恐怕最后会出现一个双方不死不休的困境,我想,■合会和新义安这些黑社会组织很乐意看到我们帮他们跟太子党火拼,伯阳,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一劳永逸,给香港未来创造一个稳定的地下局面,可有没有想过会适得其反?”郑少翁皱眉道。 魏伯阳脸一红,不作声。 他地性格表示如此,喜欢孤注一掷,喜欢背水一战,就像个十足的赌徒。魏伯阳对郑少翁地反驳内心十分不以为然,心想你要是不是如此求稳,警务处长这个位置四年前就是你的囊中之物。 郑少翁知道魏伯阳不服他,他也不怒,只是冷眼旁观。 李弘看了看这对关系玄妙的得意门生,摇了摇头,道:“有没有诸葛琅骏的消息。” “暂时没有。” 魏伯阳有点恼怒道,这个叫诸葛琅骏的王八蛋要是被他揪出来,他第一个上去给他一枪,然后就说匪首拒不受捕持枪反击结果被击毙,其实在香港警界,魏伯阳算得上是一号匪气十足比黑社会还黑的警察。可若非如此,资历像他这么浅地人怎么爬升速度惊人? “伯阳,别急。”李弘轻笑道,伯阳这孩子行事虽然雷厉风行很有他当年的风采,但终究嫩了点,年轻人啊都不喜欢等,殊不知这等待中往往就隐藏着转机,不过这种觉悟,说是没用的,要经过点风波。经历点挫折才行。 “再不着急,李老头,小心人家太子党杀到我们警察总部。”魏伯阳又好气又好笑道。 “哦?说不定哦。”李弘大笑道,表情神秘而玩味。 电话铃声响起,李弘接到电话后,神情愈加复杂,道:“让他进来。”欢迎访问沸腾文学 “你们两个出去,我有点私事。”李弘犹豫了下。“少翁留下。” 魏伯阳满腹疑惑地走出办公室,这个时候门也被推开。进来一个邪魅的青年,比他年轻,也比他对女人更有诱惑,魏伯阳不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此刻也不禁多瞄了他两眼,想着处长能跟这样的青年有什么私事。魏伯阳无意间看了眼郑少翁。却猛然发现这个平时看上去不温不火的大叔爆发出一股沛然的战意,这让魏伯阳吓出一身冷汗,他固然看不起这位警界传奇在政治上的保守,却不妨碍他把郑少翁当作少时的偶像。 郑少翁,飞虎队唯一地华人教官! 85年大坑浣纱街枪战,同僚死亡殆尽。他以一人之力歼灭叁合会近百匪徒,轰动全港! 飞虎队本身就是香港的传奇,而郑少翁便是传奇中的传奇,据说至今单挑尚无败绩,对此魏伯阳没有半点怀疑。把他揍成猪头的东方紫玉虽然也很强,在他看来比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的郑少翁还是要差一个境界。 魏伯阳虽然心生警惕。但看见李弘仍然是笑眯眯的样子,也不好多事,便走出办公室,但并没有走远。 门关上。 警务处处长办公室气氛沉闷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郑少翁如临大敌,暗中守护在上司和恩师李弘身前,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把自己留下。而叶无道闲庭信步,找了张椅子随便坐下,依然是那双吊儿郎当的拖鞋,面对李弘和郑少翁,依然满不在乎,一脸微笑道:“还好,还好,我原先还以为处长你要拿整支飞虎队来招待我呢。” “口气不小。”李弘冷笑道,整支飞虎队来对付你一个人,你真当自己是能在香港通天地人物了啊! “要不然你可以把飞虎队拉来试试看。”叶无道依然用一种玩笑的语气。 李弘很不爽,只是城府极深地他从来都不将内心感受表现在脸上。 郑少翁知道这个青年很彪悍,却猜不透底细,此刻听到这神秘人物似乎有单挑整支飞虎队的意图,他不禁笑了,年轻真好,还能口出狂言,像他这种年纪就没有这种激情了。 “介绍下,这位是我们的警务处副处长,郑少翁,飞虎队的头。”李弘笑道。 叶无道的神情如死水,波澜不惊。 李弘望向郑少翁,继续道:“这位便是太子党的太子,叶无道。” 郑少翁笑了,不知道是对叶无道单身深入虎穴地轻蔑还是对叶无道嚣张跋扈的嘲讽。 “我今天来,只想问一句,你们香港警察是要袖手旁观,还是陪我们玩到底?”叶无道直视李弘,笑意渐渐淡去。 李弘怒了,对这个年轻人敢来警察总部还有几分欣赏,本来他倒是有息事宁人的打算,只是没有想到他狂妄到这种地步。 一个黑社会成员竟然叫嚣着威胁他这个警务处处长?!什么世道?新义安的华家兄弟对他尚且和和气气,他竟然如此不把香港警察放在眼中,不把他这个抓了一辈子黑社会成员的人放在眼中!面子扫地的李弘一脸阴沉,道:“给你两条路,要么一个不剩地撤出香港,要么一个不剩地被我抓进监狱。” 叶无道耸耸肩,抽出一根烟,夹在两指间把玩,瞥了眼恼羞成怒地李弘,和更加警惕的郑少翁。 “请出去。” 郑少翁下了逐客令。 “请神容易送佛难啊。”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一抹浓郁的不屑。 郑少翁哈哈大笑,向前踏出两步,气势逼人。 警务处处长的办公室一扇玻璃墙壁属于里面的人能看到外面,外面却无法窥视里面,接下来魏伯阳,以及警察总部所有被他喊来以防不测地高层都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砰! 哐当! 一个魁梧地身影砸出玻璃墙,撞翻了好几张办公桌。 玻璃狠狠碎了一地。 接着一个嘴里叼着根烟的青年懒洋洋地走出来,走到躺在地上的魁梧身影面前,那双木拖鞋踩在那人的脸上,狠狠碾了碾,霸道十足道:“妈的,让你把整支飞虎队叫来,你不听,装逼装过头了吧?!” 警察部傻了。 那个被踩人在脚下的可怜虫,是郑少翁,未来的警务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