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不爱的人,不会去恨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不爱的人,不会去恨

半岛酒店的英式下午茶小资们的鼻祖级人物张爱玲的最爱,一部沸沸扬扬的《色戒》又让人记起了这个女人 叶无道跟香江大佬黎玄府的见面就在半岛酒店大堂,临窗,香港人有喝下午茶的习惯,所以此刻大堂很喧闹。 有红色资本家美誉的黎玄府安静等待,喝着喝了大半辈子的纯正英式下午茶的他心中有点期待,他不清楚那个能够让独孤家族继承人出门的男人是何方神圣,香港人不缺钱,但缺权,他老朋友霍英东便说过香港特首的权力其实还比不上大陆一个市长县长。 三点半,独孤皇■准时到达半岛酒店大堂,身旁还有穿着拖鞋闲装的叶无道,跟黎玄府那身绝对正统的严肃打扮顿时构成奇妙的对比。 独孤皇■也不做介绍,坐下后只是喝下午茶,说起这下午茶还跟独孤家族有点渊源,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公爵贝德福特七世的夫人在下午享受了一顿红茶加牛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贵族社交圈形成一种潮流,最终成为一种文化,被视作优雅和品味的象征,而有趣的是这位无心插柳的夫人便是独孤家族嫁出去的女人。 “黎老,很高兴见到你。”叶无道微笑着伸出手,对待立场尚不明朗的老人,起码的礼节还是需要的。 不得不伸出手地黎玄府很郁闷。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但现在他根本就是连对面这个男人姓什么都不晓得,虽然独孤家族这位年轻伯爵的邀请对任何一个港人来说都是幸事,但活了这么久,岂会不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下午茶。 “我叫叶无道。”叶无道开门见山道。 黎玄府本已经端起到嘴边的茶杯轻轻放下,注视着这个青年,叶无道,这个名字如今在香港可了不得,他的几个老友提起他都是满脸愤恨,能让那些老家伙咬牙切齿的年轻人。不简单啊,这下午茶似乎也变得没那么容易喝。 “黎老,十年来你竟然一直没有被授于gbm?”叶无道笑问道。gbm即是大紫荆勋章,香港授勋及嘉奖制度下的最高荣誉,除了03.04两年都是每年均颁授一次,黎玄府没有跟霍英东、安子介共同入选97年第一届大紫荆勋章已经是稀奇,接下来九年依然没有获得这勋章就更加诡异。 “对我这种老头子来说,这枚大紫荆勋章不是被授予的。是要还是不要的问题。”黎玄府笑道,略微骄傲。对他来说,连特首的位置都不放眼中,更何况一枚勋章。都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地安子介和霍英东相继去世,而黎玄府的好友■维庸也去世,香港首次授予大紫荆勋章的12人已有3相继离世,古稀之年的黎玄府对荣誉事业看得愈淡了。 “黎老在世。便没有人妄言香江从此无大佬。” 叶无道这句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虽然有马屁嫌疑,不过却是他的肺腑之言,跟被誉为澳门影子总督的何贤一样,黎玄府是安子介、包玉刚和李嘉诚等人中最为低调的一个,但关键时刻。有心人却总能找出他一锤定音的蛛丝马迹 “过奖,这句话我不敢当,我想英东当得上你这句话,我嘛,还不配。”黎玄府也不含糊。并不被叶无道地言语打动。 “黎老,你晚年最大众多投资的最大获利。无非是在政治选择上向大陆方面地及时表态,以及坚定的立场。” 叶无道笑着一手拿起精致的骨瓷茶杯,另一只手从三层点心盘上拿了块松饼,很享受地吃喝,让等待下文的黎玄府足足等了一分钟,才继续道:“如果黎老消息还算灵通,就知道中央党校方面早就有人说过随着蜜月期结束香港步入正轨,那么中央和香港都有巨大人脉和影响力的人物居中传话的作用将消失,你们这批被誉为红色资本家地老人即使不死,也会退出舞台。” “这是事实。”黎玄府爽朗大笑道。 “现在我给黎老一个崭新机遇,一个能够让子孙延续你们这一辈辉煌的机遇。”叶无道眯起眼睛自负道。 “我,英东,或者李嘉诚的下一代,兴许财富会超过我们,但政治上再不可能跟我们比肩,大势如此,怨不得任何人,我也从没有奢望过我的子孙能够站在大陆的权力金字塔上。”黎玄府很显然仅仅把叶无道所说的话当作了一个笑话,他并非轻视叶无道这三个字背后地能量,只是他还不够重视。 叶无道笑而不语,三言两语便打动这种老人,本就是奢望。 “再者,假设你真的能做到那一步,恐怕你想要我付出的代价,我也给不起,也不想给。”黎玄府一语道破天机。 “言之过早了。”叶无道笑着摇头,喝了口茶,翘着二郎腿,拖着那双木鞋。 独孤皇岈有单独喝下午茶的怪癣习惯,一个人坐在叶无道和黎玄府他们附近一张桌子,半岛酒店对于他这种比明星更大牌、比官员更权势的贵客,招待从来都是不遗余力,半岛下午茶本就出彩,被酒店经理盯着地大厨不得不拿出看家本领,所以独孤皇岈吃得很满意。 “早就听说南方有个公子哥极有枭雄潜质,虽然为人狂妄放荡,可这行事是雷霆万钧的。”黎玄府似乎也没觉得叶无道这身打扮就是侮辱他这位老人,也没有因为香港财阀对他地敌视而耿耿于怀,只有一种老人对年轻人的认可。 “希望黎老你没有漂亮孙女。”叶无道一本正经道。 终究不是叶无道这一代人,愣了半天的黎玄府终于领悟过来,哈哈大笑,很惬意地喝了口茶,满脸的放松笑意道:“放心,我孙女你是看不上的。”欢迎访问沸腾文学 “你个黎玄府,喝下午茶也不叫上我,怕我让你买单不成?” 此刻,半岛酒店的大堂出现一位老人和两个女人,竟然是魏东莱带着东方紫玉和魏宛如来这喝下午茶。魏东莱显然跟黎玄府是老相识,没有半点生疏,没有发觉身后两个后辈诧异眼神的魏东莱径直在黎玄府身边坐下,不等黎玄府介绍,便问道:“这位年轻人是?”“爸,他就是叶无道。”腻在魏东莱身边的魏宛如眼神有点诡异,死死盯着叶无道的那张脸。z0u-p2o8_1s.b 魏东莱神情一僵,刚拿起的点心凝滞在空中。 他深深望了眼叶无道,欲言又止,再看了看似乎跟这个青年相谈甚欢的老朋友,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 杀人如麻。 如今的法制社会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体会这四个字的含义? 魏东莱懂这个成语,所以凭他今天的身份地位,以他久经风雨的阅历,面对眼前这位笑容迷人、长相英俊、气质超然的年轻人,魏东莱怕了,一个在钓鱼台把整个香港财阀得罪的南方黑道魁首,一个敢挑战整个香港黑道联盟近30万人的青年,魏东莱不敢想像他就坐在自己面前。 “叶少虽然比我们香港的年轻人要张扬了点,可我看也没有像传闻那般气势凛人嘛,我们这餐下午茶就喝得很愉快。”黎玄府笑道,暗中给老友魏东莱使了个眼色,提醒他不要冲动。 魏东莱一来,叶无道就知道今天暂时是没办法跟黎玄府这只老狐狸把事情谈完,淡淡望了眼神情复杂的东方紫玉,便起身告辞,而独孤皇岈也尾随其后,只是连招呼都懒得跟魏东莱这位香港名流打一个。 魏宛如一见这名最近名动香港上流社会的俊美伯爵竟然跟在叶无道后头,好不容易稍微平静下来的心境再次掀起滔天大浪。 叶弱水那辆红色法拉利就停在酒店门口,准备去跟警务处处长见面的他刚打开车门,东方紫玉跑出酒店,喊住了他。 “紫玉,我们还是私底下见面为妙,要不然对你影响不好。”叶无道柔声道。 一句话,便让冷面示人的东方紫玉悄然温暖。 紫玉,若他生气了,便会喊自己东方紫玉吧。 东方紫玉松口气的同时,更有股无法释怀愈来愈浓重的愧疚,不禁扪心自问,身穿职业套服时的那枚警徽,真的就那般重要吗? “很早开始我就不恨谁了。” 叶无道微笑着解释,嗓音温柔,却有着令东方紫玉涌起一阵心酸的决绝,“任何错误都必然因为自己,把责任推倒别人身上都是一种弱者的可耻逃避。就像这次,我不恨谁背叛,谁背叛都不会让我惊讶。我无法释怀的只是自己的失误,这次失误让我失去了一千条兄弟的性命,虽然一将功成必然需要万骨枯,可他们死得不明不白,九泉下,会怪我的。” 九泉下,一千多人在怪我。 我该如何自处? 如何面对剩下那么多肯将命交给我的活着的兄弟? 叶无道望着眼神涣散的东方紫玉,道:“再说,我不爱的人,自然不会去恨,你放心,我不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