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兄弟杀我兄弟者,杀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兄弟杀我兄弟者,杀之

陪叶弱水吃完地道美味的牛肉面,再把她送回家,叶无道回到港岛大浪弯道,已经是深夜。 给他开门的是赵倩析,她还十分殷勤地给他泡了杯热茶,原来李楷泽也没有睡,手上的项目十分紧迫,因为这个项目将会影响到科讯这一年的走向,李楷泽不敢有半点马虎。叶无道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去房间,没有睡意的他打开电脑,随意浏览罔页。 电脑自带的摄像头自动打开。 一张清冷的容颜出现在屏幕中,眼神冰冷中蕴含着难以言明的复杂,她望着叶无道缓缓道:“明天下午四点钟,天坛大佛。” 屏幕瞬间恢复正常。 还没有准备好说什么的叶无道苦笑着抽了根烟,这个东方冷羽,还真是不把自己当个人物。自嘲后,叶无道两指夹着那根烟,脑中翻出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资料,父母俱是美国华裔高级工程师,若非她幼时因为渗透美国政府高级机密部门而被严密监视,最后跑来中国散心,叶无道跟他两个人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 关于她的资料很少。 那是因为叶无道觉得若这只凤凰若想隐藏自己,谁都不可能知道她的隐秘,所以他也懒得浪费精力去收集。 高质量睡了几个钟头,他便起床离开别墅沿着港岛大浪弯道跑步,天蒙蒙亮的时分,叶无道这才回到房间,不否认这个赵倩析虽然精明到物极必反的地步。但要做个表面上无可挑剔的贤妻良母,对她并非难事,一顿早餐做得极有水准。 还有一点让叶无道刮目相看地是赵倩析不顾李楷泽反对坚持不请保姆,也就是偌大的别墅都是她一个人打理。一个坏到骨子里能够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女人必然有其过人之处。正所谓可恨之人自有可敬之时,这句话用在赵倩析身上极为贴切,叶无道本就对她没有太多憎恶,相处下来,冷淡之余有了点欣赏。 吃完早餐叶无道直奔半岛酒店,独孤皇岈和诸葛琅骏的套房都属于同一层,因为独孤皇岈地强烈要求,香港方面出于安全考虑在半岛酒店内部和外围的警备安排都撤掉,只留下独孤皇岈自己的保镖安插在酒店各处,这样一来更是谁都猜不出被香港黑道悬赏千万买一颗人头的诸葛琅骏就在其中。 叶无道见到诸葛琅骏的第一句话便是:“就算是纯金打造的头颅也没你这颗人头来得值钱。一千万,啧啧,香港黑道果然不缺钱。让我眼红啊。” 诸葛琅骏本想对太子党南下遭受重创向叶无道道歉,等他一见叶无道的神情,便知道自己多虑了,考虑许久的措词也没有用上。诸葛琅骏不禁自嘲,自己还真是以妇人之心度了太子的枭雄之腹。 独孤皇岈和刚刚在半岛酒店落脚的狮子和蛤蟆也都陆续赶来。不死蛤蟆尤为夸张,一见到叶无道就恨不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扑上去抱大腿,结果被叶无道直截了当地踹出去老远。蛤蟆极度戏剧性地弹了几下,很快就活蹦乱地屁颠屁颠跑到叶无道跟前,一口一个老大,叫得那个谄媚,绝对令人毛骨悚然,让叶无道恨不得让龙五赶紧过来对这只蛤蟆进行三陪服务。 “太子,内部真地出了问题?”狮子拎起呱噪的不死蛤蟆,随手一丢扔到角落头,雄伟魁梧如神将的狮子神情恭敬地询问叶无道。作为第一批跟随叶无道地元老成员,他容不得别人怀疑的眼神。 “犯上作乱者,杀。杀我兄弟者,杀。比老大帅的,杀。比老大有钱的,杀。既比老大有钱又比老大帅的,奸杀!”不死蛤蟆裂开嘴阴森森道,玩笑地言辞,却没有半点轻佻感觉,对他来说,叶无道说的话就是真理,别***跟这只比小强还要小强地蛤蟆讲道理,跟他讲道理的家伙都在地底下睡觉呢。 “前两句还算人话,后面的怎么就跟邪教徒讲的。”叶无道笑道,这个太子党的大活宝。虽然对这个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小弟又是打又是骂,可叶无道是真的打心底看中这只蛤蟆,看着他很活宝地蹦跳,就是件令他欣慰的事情。 “最近看了《投名状,不错不错,够气势,兄弟杀我兄弟者,杀之!”不死蛤蟆笑嘻嘻道,身材矮小的他面对叶无道和狮子他们,更显得侏儒,滑稽?恐怕没有谁敢这么觉得,中国南方黑道都知道与其被不死蛤蟆惨绝人寰地虐杀,远不如让萧破军或者狮子秒杀来得幸福。 “兄弟杀我兄弟者,杀之。这句话,不错。”叶无道含有深意道,站在落地窗前,俯瞰酒店外地街道,兄弟杀我兄弟,太子党一千条人命就这样丢在香港,这笔帐如何算! 诸葛琅骏和独孤皇岈不敢打扰此刻的叶无道,他们都知道接下来就会是某些人的最终结局,这些人他们除了确定不是自己和太子外,不知道谁是忠诚,谁是背叛,所以,很可能明天他们就要去杀昨天的兄弟。 “杀之。”叶无道沉默许久吐出两个字。 诸葛琅骏和独孤皇岈一阵释然,这才是那个从来都是杀伐决断、信奉斩草除根的太子,这次,依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对他们两人来说,跟随一个对敌人残忍的枭雄得到的利益远比跟随一个胸怀仁义道德的主子要多。 “狮子,蛤蟆,听说前几天你们干掉了九个所谓的罗汉?”叶无道轻笑道,再没有沉重感,既然决定了如何走下去,那么丝毫的犹豫和徘徊都是没有必要的。 “有几个家伙是真有本事,折了我们不少身手好的兄弟。”狮子费廉苦笑道,声如洪钟。眉宇间是对兄弟离开地黯然,但更多的是人若犯我我必十倍犯人的决绝。 “一口气杀九个,已经是我们的极限,再进行暗杀。恐怕狮子和蛤蟆都有危险。”诸葛琅骏解释道。 “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不会干涉你,过程如何,我不看重,我只要一个结果,就这么简单。”叶步无道笑道,似乎很不负责任,像个偷懒地甩手掌柜。 “我这个人,不喜欢让人失望。”诸葛琅骏微笑道。那灿烂的狐狸笑容再次出现在他脸上,自信,骄傲。 “放心。跟白阳铉一战,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叶无道轻声道,背对众人,环胸而立,傲气十足。“皇岈。帮我联系黎玄府,他的儿子黎玮民目前是行政长官办公室副主任,而这个老人本身就是说话极有份量的香江大佬。霍英东一死,他算得上是香港第一号红色资本家了。再帮我约一下香港警务处处长,对了,顺便把他的底细给我,最好是把柄,即使他真的是两袖清风清廉刚正,你也得给我几样足以让他从这个位置滚蛋的东西。” “老大,可以透露下,谁是叛徒吗?”不死蛤蟆笑问道。笑得极其狰狞,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有种血腥的味道。 “放心,到时候我只要没有出手,就把他们留给你。”叶无道轻笑道。 “老大,你可不能骗俺,俺心灵可是很脆弱滴。”不死蛤蟆一听叶无道的承诺,顿时阳光灿烂起来。 忍无可忍的叶无道又是一脚踹了出去,可怜地蛤蟆趴在墙壁上,眼神凄怨地像只壁虎怎么都不肯下来。 -------------------- 大屿山,宝莲寺牌坊正对的木鱼山顶。 34米的巨大铜佛下,站着一个一身白衣搭配黑色围巾地女人,她仰视着巨佛怔怔出神,从下午三点到现在的四点,她已经站了足足一个钟头。身边的游人来了走了,聚了散了,对她来说都像是不存在一般,她完全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冷脸,冷眼,冷耳,冷心。 四点整,叶无道准时出现在巨佛像下。 这雄踞香港四大禅林之首的宝莲寺有南天佛国之称,这尊地基按照北京天坛设计地大佛铜像更是游客的必经之地。 “你懂佛?”东方冷羽终于开口,只是视线仍然飘渺地仰望大佛,天坛巨佛雕刻极灵气,青莲花眼、眉如初月,两眉之间,有一白如雪,它安静俯瞰着芸芸众生,令人生出一种膜拜的**。 “如果我没记错,这大佛是佛经如来三十二相而设计地,既参考了龙门石窟的毗卢遮那佛,又有敦煌石窟第三百六十窟释迦牟尼佛像的影子。”叶无道淡然道。 “左手为何下垂脚上,反掌向外,指端微微向下?”东方冷羽继续问道。 “佛门予愿印。”叶无道感叹道,不禁想起精通真言和法印的青龙和叶隐知心, “寓意又如何。” “双掌中心现,佛法源远流长,流转十方。”叶无道对答如流。 “大慈悲,若真大慈悲,岂能放下芸芸众生立地成佛?”东方冷羽冷笑道。 叶无道默不作声,望着她的背影,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其实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切,让你掌握这场大战的主动,可我没有。”东方冷羽轻声道,转身,注视着叶无道,似乎想要看到他的情绪波动,可她失望了,叶无道只是缓缓睁开眼睛,用一种冷淡至极的眼神望着她,不带感情道:“我知道。”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东方冷羽玩味道。 “不想。”叶无道回答极其干脆。 “原因。”东方冷羽好奇道。 “因为我信任你。”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自嘲的弧度,道:“曾经。” 东方冷羽冷冻地心境泛起一阵涟漪,曾经,这两个字刺激着她的敏感神经。 “你这个时候的这种表现是致命的,因为我几乎掌握了你的一切真相和内幕,真正的成大事者,不会意气用事。”东方冷羽轻声道,望着转头俯瞰山脚的声人,她露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负笑意,“其实,你恨我,也正常,可你总该知道我是东方家族的成员,你应该早就有被我背叛的觉悟,更何况,我并没有背叛。” “我不知道。”叶无道摇头道。 “你不知道我是东方家族的人?!”东方冷羽如此镇定的女人也不禁骇然,事情的走向似乎偏离了她预料的轨道,这是她始料不及的意外。 “不知道。”叶无道冷笑道。 “怎么可能?!”东方冷羽根本无法相信他这样慎密小心的男人会不去利用病毒或者龙组去调查她的身份。在她心目中,这个男人无疑是只有史书中才会出现的顶尖枭雄,他身上具备了她理想中一个帝王该有一切素质,可他为什么就不去调查自己呢?为什么?! 叶无道转头,斜眼看着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看似荒唐的大笑道:“想知道为什么?还是那个原因,我信任你。不过是曾经。” 东方冷羽欲言又止,不管是他恨她落井下石,还是恨他自己的决策失误,她都确定一点,他和她不可能再像从前那般默契了,想到这个,她没有来由地恐慌起来,虽然很淡,却这股控制不了的情绪依然执着地蔓延开来,浸透心扉,苦涩,微痛。 “一千条人命啊。”叶无道苍凉道,一直摇头。 东方冷羽一阵心颤,紧咬着嘴唇,像个错了也不肯认错的倔强孩子。 叶无道突然扬起手。 本能以为叶无道要甩她耳光的东方冷羽微微侧头,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她睁开眼睛,却发现叶无道的手只是悬在空中。 “我怕脏了我的手。” 叶无道抽出一根烟,点烟,斜叼着,抽了一口,双指夹着那根烟,在东方冷羽面前吐了一口口水,走下天坛巨佛的石阶,头也不回道:“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