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度南下,江湖白骨浮(三)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度南下,江湖白骨浮(三)

所谓气势,其实就是权势使然,或者干脆用钱堆出来,所以这个魏东莱的小女儿面对叶无道,非但不紧张,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模样,对于她这样一出生就注定能够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千金名媛,很香港特色地毕业于英国名校,镀金完毕再回到香港找个门当户对的男人,人生轨迹大致如此,刁蛮任性,特立独行,都是她们的标签。 “叶少,我错了。”赵倩析不理会同伴的疑惑,径直走到叶无道面前两米处,面带愧疚和悔恨,楚楚可怜。 她不笨,一看自己男人跟他的融洽氛围,就知道科讯集团跟风云企业联手打压神话根本就是一个让李凌峰自己跳下去的陷阱。而这一刻,她真正发自肺腑地自怨自艾起来,偷偷看了眼神色自若的李楷泽,原来兄弟面前,对他来说,自己就是可以抛弃可以肆意摆弄的棋子,那一刻,赵倩析终于再不敢有丝毫的恃宠自傲。 “这话别跟我说,要跟楷泽说。你记住一点,不是我非要跟你过不去,一个人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就是无药可救。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吃东西要八分饱,若十二分饱还不满足,会撑死人的。”叶无道也没有对这个女人怎么样,他能做的,无非就是成为她头顶的一把达摩利克斯剑,令她不敢对李楷泽生出异心。 “叶少。我懂。” 赵倩析使劲点头,女人便是这样,被一个无比强势地男人压下后,得知报复无望,便只有最虔诚的膜拜。 “宛如,这就是你父亲常提起的叶少。”赵倩析转身给魏家小姐介绍叶无道,背对着叶无道和李楷泽的她不停朝女孩使眼神,示意她千万别乱来。 “你就是叶无道?我听哥哥说你在你们中国南方是黑道皇帝,是不是就像我们叁合会或者新义安的龙头老大?那你有多少小弟?几千?几万?”魏宛如双手放在背后交织起来,一蹦一跳地来到落地窗附近。很仔细地从头到脚把叶无道打量了一番。 “你学习成绩肯定不错,年年拿奖学金吧?”叶无道一皱眉,轻轻摇头,继而满脸浮现大灰狼的迷人微笑,暗示李楷泽不要插手。 “你什么意思?”魏宛如警惕道,后退了半步,她习惯了男人灯火手独家手打作品对她流露出色迷迷或者贪婪的眼神,却很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如此干净清澈的视线。她甚至能感受其中的冷淡,虽然魏宛如还没花痴或自以为是到是个雄性都要拜倒裙下的地步。可她对自己还是相当自信地,只有她甩人,还没有谁能甩她。 “小时候老师就不厌其烦念叨着非学无以致疑非问无以广识,而你这么一口气问了我四个问题,可见是非常好学善问的,所以我猜测你这学习成绩自然应该不差。”叶无道嘴角弯起一个弧度。隐藏着不屑。 李楷泽和赵倩析相视一笑,魏家小丫头对上叶无道,太嫩太嫩。 “我中文不好,别跟我文绉绉的,听着烦。”魏宛如脸一下子拉下来,她虽然被父亲安排进一所私立贵族学校。可成绩是不敢恭维的,这个时候也听出叶无道是在变着法嘲笑她,城府不深的她很快喜怒流露于色,一张臭脸对着叶无道。 “中文不好没关系,可不能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什么叫‘你们中国南方’?这话要是港督敢在我面前说,我也踹他。”叶无道冷淡道。和李楷泽上了二楼书房,留下两个各怀心思的女人。 “倩析姐,要不我找人整整他?”魏宛如不知死活道,她似乎觉得香港是她的地盘,被叶无道这么一气,她还真有点难以释怀。 “找死而已。”赵倩析摇头道。 “不谈他,一个拽到天上去的男人,没劲没劲。”魏宛如瞬间换上一副笑脸,对赵倩析**裸警告地不满也被很好掩饰起来,拉着她的胳膊撒娇起来,要赵倩析陪她去购物。 只不过玩起口是心非或者口蜜腹剑,比起赵倩析这种道行高深地女人,魏宛如总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稚嫩,赵倩析知道她不死心,但也不说破,心想你要折腾就随你去,再说魏宛如你凭什么就出身在富贵至极的魏家,凭什么一帆风顺不遭受点罪? 晚饭李楷泽强烈建议叶无道去中环的太子大厦餐厅,倒不是说那里食物如何精致,只是他觉得这太子大厦的名字讨巧。 赵倩析正好陪魏宛如和她的几个英国留学时校友在附近购物,李楷泽一说在太子大厦,顿时浩浩荡荡一批女人就杀向餐厅,个个全身上下珠宝名牌,打扮得令人目眩,每人手中袋子都起码在三只以上,消费都接近六位数。 李楷泽本想拒绝这群富家女来打扰,不过叶无道没有推掉,他也就乐得给自己女人一个不小地面子。 任何一个交际圈都有条潜规则,就是并非每个大家闺秀都是美女,也有可能是恐龙。 叶无道第一眼看魏宛如无非就是还算顺眼的一个标致女孩,可在此刻这一群恐龙的衬托下,顿时就让人觉得国色天香起来。 让叶无道想捧腹的是,这群女人身边的男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帅气,就是脂粉气重了点,倾向于漂亮,而并非英俊。 那群身旁有帅哥“护花”的恐龙们一见叶无道,个个眼睛放光,不过别以为她们是一见钟情了,只不过是掂量着多少钱才能买下这么个有型有气质地帅哥罢了。不过她们一瞧李楷泽地冰冷态度。就多半打消念头,跟小超人一起吃饭的帅哥,恐怕还真买不起。 因为人太多的缘故,不得已换了一桌,期间李楷泽狠狠瞪了眼赵倩析,后者委屈地不敢说话,要不是觉得叶大少似乎并不介意,她早就悔青了肠子,谁知道魏宛如这个丫头会死拉着这群败家女来凑热闹。 “你们觉得香港是中国的,还是英国地。或者是香港自己人的。”叶无道让李楷泽点菜,喝着那杯润口地柠檬茶,饶有兴致地询问这群香港本土成员。 答案很不一致。 叶无道的唯一感触就是看来大陆方面对香港新生代的洗脑还任重道远。 令叶无道出乎意料的是这顿饭从开始都结尾魏宛如这个女孩都没有找他麻烦,饭桌上李楷泽只是陪叶无道聊天,赵倩析也见缝插针地热络气氛,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能够让李楷泽套近乎地男人来头恐怖,那群一见到叶无道就生出危机感原本想要把他比下去的漂亮男人们一个个屁都不敢放。 用完餐叶无道跟李楷泽离开餐桌,最后朝那帮漂亮男人说了句:“吃软饭也找口好饭吃。” 留下一群错愕的帅哥恐龙。 魏宛如一脸冷笑望着叶无道离开。我看你横行到几时。 太子大厦一楼的名牌店琳琅满目,赵倩析做起了向导。陪着这两个男人随处逛,她知道这位叶家大少红颜知己众多,很小心翼翼地推荐了几款丝巾和服饰,也不等叶无道表态,李楷泽已经挥手示意服务员包起来,活脱脱一个暴发户款爷的姿态。让叶无道有点无可奈何。 在经过卡迪亚珠宝专卖店的时候,一个正在挑选手表的曼妙背影吸引住了叶无道的视线。 这个女人身材无疑是男人眼中地魔鬼身材,虽然略微清瘦,跟丰腴无缘,但就是勾引你生出一股想要怜惜她的冲动,她俯身地时候。饱满的臀部和纤细的蛮腰构成鲜明对比,一时间不少男人都在偷偷地垂涎。女人戴了副墨镜,将那款对普通人来说兴许要赚一辈子的手表戴在手腕上试了试,似乎还满意,掏出贵宾卡给仪态优雅的招待员。 赵倩析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手表可不能被你妈看到。”叶无道上前几步柔声笑道,“要不然非骂你败家。她一年工资都买不起吧。” 女人猛然转身,不敢置信地望着叶无道,神情复杂,惊喜,幽怨,茫然。 叶弱水,如今地香港歌坛天后级歌星。 她去年的歌唱事业如日中天,一年收入鲸吞七千万,力压所有香港女歌星,成为当之无愧的年度收入第一的香港女艺人。 她来购物,花钱自然心安理得。 “怎么,不想看到我?”叶无道微笑道,虽然他们之间有难以弥合的分歧,但终究是叶家人,而且他一个男人再如小器也不该对这样动人的美女斤斤计较。 “想。”叶弱水松了口气,声音依旧天籁。 这个回答很诚实,也很坦然。 如今地叶无道不是想要推倒每个不错的美女,也不是每个美女都想要不顾一切地被叶无道推倒。 过来的男人就知道,暧昧,是件男女间极有趣的妙事。 “求你件事,行不?”叶弱水摘下墨镜,一张清雅的容颜,配合玉珠落玉盘般地嗓音,很动人。 “行。”叶无道答应道,不担心她会提出苛刻的要求,弱水太要强,太**,也正因为这样,他和她才有今天地隔阂。 “你说过要带我去飙车的,今天就有场地下车赛,我坐你副驾驶席,如何?”叶弱水俏皮一笑,像只狐媚的小狐狸。 “就怕你吐我一身。”叶无道摸了摸鼻子。 李楷泽一阵狂喜,老大终于要露两手了,赵倩析则不是十分清楚为什么自己的男人这么兴奋,似乎比第一次见她跳脱衣舞都要来得情不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