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度南下,江湖白骨浮(二)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度南下,江湖白骨浮(二)

独孤皇岈来香港,自然不是来专门跟那群浓妆艳抹的香港名媛千金厮混。他虽不是弱水三千偏执于只取一瓢饮的情痴,但对这些庸脂俗粉还真提不起兴趣和性趣。 有伯爵这个身份,独孤皇岈想要接近香港最核心的上位者,很轻松,事实上想要巴结他的香港权贵已经排起长队,神秘古老的独孤家族,那一枚精致却庄严的玫瑰十字家徽就足以令曾经在米字旗下敬礼的领土成员肃然起敬。 叶无道再次悄然南下,他并没有去戒备森严的太子党总部,而是直接秘密进入香港,准备在独孤皇岈的牵线搭桥下跟几位政界大佬交涉,这几个人虽然未必在公众场合像港督那样频频露面,可份量很重,要知道在香港,红色资本家是越来越吃香。 而香港商界,叶无道可谓是被恨入骨髓的公敌,一场钓鱼台国宾馆风波便让整个香港商圈颜面无存,许多领域跟神话集团有冲突或者交集的财阀集团都私底下扬言要让叶无道好看,一副要给神话集团穿小鞋的刺头姿态。 “是不是联系下李楷泽那小子。”叶无道站在香港街头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空手而来的他除了一只手机,一个钱包,几张透支额数字惊人的信用卡,再就没有其它行李物品,可谓两手空空孑然一身。独孤皇岈晚些再找,让他先跟诸葛琅骏和蛤蟆狮王这三个人磨合磨合。一个帮派内部两种力量地制约固然是好事,可若因此影响战斗力就得不偿失。 李楷泽的别墅其实就在毗邻魏家的港岛大浪弯道,能住在这一路别墅中,都是富人中的富人。 司机一听要去港岛大浪弯道,看叶无道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在大陆,你要说是去省委或者中央党校,司机多半也有这种眼神,一个钱,一个权。当真是令男人致命的春药。 李楷泽接到电话特地从公司赶回别墅的时候,这个男人早已经神不知道鬼不觉地呆在他别墅的客厅中喝酒,而且令李楷泽心痛的是那瓶好不容易从老爸家中偷来的穆东?罗特希尔德城堡红酒,酒龄不大,可红酒不是白酒,并非愈久愈醇,讲究地是年份。 李楷泽苦笑着坐在他对面,无奈道:“你倒会挑酒。我这里的酒窖那么多红酒,偏偏挑这瓶。” “我这是劫富济贫。没杀富济贫算是给你面子喽。”叶无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舒坦地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好酒。 “罢了罢了,你好不容易来趟香港,你想喝就自己去酒窖拿,心痛就让我一个人心痛吧。再说就算我不同意,我知道你也会很不客气地拿酒。”李楷泽哭丧着脸道,可内心却有股暖洋洋的温情,跟眼前这个救过他命的男人,小超人可以卸下所有防备,摘下所有面具。 “你这人识趣。有前途。我很看好你。”叶无道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他自己也觉得这话说得确实有点无厘头了,李楷泽如今早算是功成名就,欠缺的只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罢了,叶无道相信。只有机遇女神敢给这厮抛个媚眼,这厮就敢一个饿虎扑羊把她扑倒在地。把她从头到脚玩弄个遍。 “说吧,来香港干什么,你今天又不做杀手了,该不会是来糟蹋我们香港女人吧,我得想想看,有哪个女人能让你千里迢迢从北京赶过来。”李楷泽笑着思索道,想了半天,还真没在他那个圈子找出一个觉得能配得上叶无道的妞。 “跟你说了多少次,只顾着埋头赚钱不好。”叶无道收拾玩笑神情,略微严肃。 “你说,我听。”在港人眼中颇为狂妄的李楷泽立即正襟危坐,聆听叶无道地下文。欢迎访问沸腾文学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崛起和繁荣,这是高层财经人士必须熟知地例子吧,那我问你,发战争财也好,金融投机也罢,若没有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本事,除了固步自封,还能干什么?天大商机,黄金机遇,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不是牛顿那样等着苹果砸下来,往往一件小事,一处细节,就能牵扯出一个暴利的产业,这就像情场,往往一个媚眼,就能勾引出一段风花雪月。”叶无道用教训的语气调侃道。 “你论事,太宏观,总给我无处下手的郁闷感觉,明知你是对的,可问题是我没有切入点,可能如佛家当头棒喝,我却没有到顿悟地临界点吧。”李楷泽笑道,心中暗想到底是什么事情惊动了这位老大的大驾。 “现在有每天看中央台新闻联播和财经频道的习惯了吧?”叶无道也清楚李楷泽这样的精英,点到即止的提 醒就够了,难道他还需要你来指点细节? “被你说了几次,养成习惯了,受益匪浅。”李楷泽虚心道。 “你也别猜了,我这次来是找你们香港几位能说得上话的香江大佬。”叶无道了解李楷泽地心思,也不隐瞒,“我的太子党南下了。” “什么?!”李楷泽诧异道,最近他因为要对一个大项目进行全程跟踪指导,加上他本身对那个上流圈子的交际很不感冒,所以并不知道太子党跟香港警察以及香港黑道联盟的激烈火拼。 “怕了?”叶无道笑了,望着窗外的海景,心想是不是也在香港给老头和老妈买套别墅作度假用,他们两个也该开始时不时去度个蜜月了。 “怕个啥,我是想知道战况如何,老大,我这次真是恨不得跪下来求你了,你就让我加入太子党吧,挂名地也行啊!”李楷泽双眼炙热道,一脸的神圣,像是教徒见到神迹一般虔诚。 “黑社会有什么好,你不安心做个大少爷钻石王老王,难道还想拎刀上街砍人,就你这小胳膊细腿地,一个照面,还不立马被对方大卸八块,我可是要给壮烈牺牲的成员家属发高额补偿费的,你这样不明不白的挂掉,谈不上壮烈吧,我不就喝你一瓶酒,你不至于这么报复我吧。”叶无道玩笑道,起身哗一下拉开窗帘,整个视野顿时开阔起来。 “老大,我可以跟在你屁股后面摇旗呐喊啊,再说你这么英明神武,我在后面助个威还是可以的吧,到时候战前有个骂战什么的,这个时候小弟我就可以出马了呀,你要我骂一个钟头我绝对不只骂59钟!”李楷泽的眼神顿时“哀怨”起来。 “混什么不好,非要混黑社会。”叶无道转身笑望着李楷泽,这个家伙也有趣,死活要混黑道。 “像个男人,很爷们!手起刀落,咔嚓,毙敌!”李楷泽极其自我陶醉地做了个手势。 “一般人混黑社会无非是在刀尖口上讨口饭吃,你倒好,钱太多了,恨不得给自己买口棺材?”叶无道打趣道。 李楷泽闷不吭声,显然很吃瘪。 “你那个女人如何处置。”叶无道问道,赵倩析,一个被他用绯闻彻底搞臭的女人,也就是她,李楷泽很顺水推舟地跟李凌峰“结盟”,虽然双方都各怀鬼胎,但等李楷泽在关键时刻翻脸,无疑会对李凌峰风云企业的股价造成不小冲击。 “还能怎么办。”李楷泽叹了口气,不敢正视叶无道,他清楚叶无道不喜欢他跟这个势利的女人交往,可他就是没办法离开她。 “罢了罢了,这种事情也算不上对错,你自己斟酌把握,我可警告你,要是被我知道你被那个娘们戴了绿帽子,以后别跟我混。”叶无道这算是退了一步,给李楷泽一个台阶下,爱情这东西太没道理可言,他也不想因此跟李楷泽生出间隙。 门打开,走进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便是赵倩析,再没有当初绯闻铺天盖地时的憔悴消瘦,似乎李楷泽对她的死心令她容光焕发,她本就漂亮,身子丰腴了后,更显得媚惑,曼妙身姿在走路时便会摇曳出一种荡人心魂的**风情,今天她穿了件貂皮大衣,大红色,极惹眼。 赵倩析身旁还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相貌只能勉强算是个美女,但跟找清晰比较是胜在年轻,有种活泼的朝气,加上那身价格不菲的穿着打扮,也是个吸引男人目光的存在。这个年轻女孩一进门就见到站在落地窗边的叶无道,眼睛亮了一下,有种富家女看到有趣玩物的表情。 赵倩析截然相反,脸色瞬间苍白,面如死灰。 就是这个男人,一把将在天堂的她推入地狱!虽然她现在好不容易爬上来,但这个男人若愿意,她仍然随时会再度坠落进地狱,没有半点悬念! “倩析姐,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本想问赵倩析那个男人身份的女孩一见她脸色很差,有点紧张。 “我没事。”赵倩析勉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和敬畏,走向李楷泽和叶无道。 李楷泽走到落地窗叶无道身边,小声道:“魏东莱的小女儿,刁蛮得不行,这种女人,老大你玩了就玩了,记得推倒后千万要立即拍拍屁股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