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度南下,江湖白骨浮(一)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度南下,江湖白骨浮(一)

观唐中式住宅区中赫连世家买下的那幢别墅最为僻静,曲径通幽,绣林小径弯弯曲曲,冬季本就清冷,周围栽种性寒的紫竹后更显得冷峭,给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清高。 两个娇小身影鬼鬼樂樂摸进竹林,然后来到别墅外。 竟然是孔雀和赫连琉璃这两个孩子。 “赫连鲸绥那条老狗就是住在这里?”孔雀眼睛冰冷地盯着别墅,这一路她拆除了四个监视器,论单挑,如今龙组除了在日本掀起腥风血雨的超级兵器龙玥,再没有人敢说愿意跟她一挑一的对战。 琉璃轻轻点头,她没有想到这孔雀竟然会硬生生拉她来找赫连别墅,也不知道孔雀准备做什么,琉璃小心翼翼问道:“你要干什么?” “杀狗。” 孔雀的回答简洁到彻底。 琉璃下意识想要惊呼,却被眼疾手快的孔雀第一时间捂住嘴巴,紫眸紫发的她在夜色中格外诡异,敲了小琉璃一个板栗,孔雀轻轻蹙眉,压低声音道:“人若犯我,我不犯人,岂非非人?我这是给你出气,你要是敢扯我后腿,我就把你卖了。” 琉璃嘟着嘴巴生闷气,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碰到孔雀,小琉璃知道再多的大道理也比不上她一句拳头硬才是真正的道理。 不可否认,孔雀地刺杀很内行。 猫身潜入。 到了院子她一个弹跃。在阳台栏杆轻轻落地,悄无声息 就在她准备进入内室随手干掉几头畜生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拎着领口带着倒退,飘落在地,然后闪电后行,回到小琉璃面前。 这次是轮到孔雀嘟起嘴巴,因为这个人就是叶无道,小琉璃这才松了口气。 “不要冒险。” 叶无道蹲在孔雀面前伸手扶住她的消瘦肩膀柔声道,眼中并没有半点责怪,“记住。你的命,比太多人都要珍贵。” 孔雀点点头,伸出那双柔嫩却足以杀人不见血的小手,抚摸着叶无道脸庞,带着只有面对他才有的稚嫩嗓音道:“可你太忙,我想帮你做点什么。” “你做的够多了。” 叶无道无奈道,抱起她,捏了下她的粉嫩脸蛋。这孩子,二话不说杀了大伯的私生子不说。那个女人和当时别墅内的保镖都被不见血地屠戮,手法诡异至极,若不是叶家地家主是叶正凌这种铁血枭雄,别人肯定雷霆大怒 “我知道,你不高兴了。”孔雀灰心丧气道,轻轻把头靠在叶无道肩膀上。冷酷无情的眼神破天荒出现一种不确定的茫然。 “我不是不高兴你替我做了本应该我做的事情,我不高兴的是你为了我去冒无谓的险,知道吗,在我眼中,他们死上几百次几千次,也换不来你一次。所以,以后在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要贸然出手,真正的强者,是不屑率先露出底牌地。” 叶无道抱着孔雀,牵着琉璃。三人散步般闲庭信步走出竹林。 “谢谢你。”临近自家别墅,小琉璃鼓足勇气向孔雀道谢。 孔雀对此懒得回应。 “知道最高明的赌徒是如何赌博地吗?”叶无道笑问道。反正这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多说说这种话题也算是间接洗脑。 “一翻底牌,便置对方于死地。”孔雀冷冷道。 !`叶无道笑着摇了摇头。 “不赌博的赌徒,就是根本不上赌桌。”赫连琉璃胸有成竹道。 “正解。”.` 叶无道点头,对孔雀语重心长地轻声道:“既然赌博,本身就说明你没有必胜的把握,何来一击毙命。孔雀,你的脾气很对我胃口,杀不利于自己的人如杀狗一般,不拖泥带水,手段狠辣,不留蛛丝马迹,可其实不管你做得再如何完美,只要做了,就有瑕疵,知道为什么要重剑无锋吗?因为至刚易折。” “你是说我太崇尚武力?”孔雀若有所悟道,其实叶无道如此不厌其烦地反复叮嘱,她内心是温暖的,毕竟她知道这是他地在意。 “对,不仅仅是黑道,商界,政坛,都不是杀几个就能算权谋的。”叶无道感慨道。 “那我以后玩阳谋。”孔雀突然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顔。 叶无道赶紧默念非礼勿视,眼观鼻鼻观心的告诉自己她还是个孩子,告诫自己切不能心生邪念,只能干笑道:“对对,就是阳谋,那才是真正的杀人无血。” 啵。 孔雀在叶无道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然后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怕冷把头躲进他地怀抱 叶无道不禁感慨苍天无眼,为啥这妮子还是这么小啊。 我忍,再忍几年! 叶无道把她们送回房 间后就离开,小别胜新婚,要不是孔雀太调皮要拉着琉璃溜出去,他现在肯定已经跟慕容雪痕共度千金一刻的**了。 “你喜欢无道哥哥?”小琉璃兴许是睡不着,从被子中探出脑袋问孔雀。 孔雀只是穿着件睡意坐在窗户上,仰视天空明月,对小琉璃的询问并不理睬。 “你杀过人?”小琉璃似乎很有女人天性八卦的潜质。 孔雀仍旧沉默,眼神迷离,她就如同她的神秘身世一样,笼罩着一股朦胧地诡异和逼人的威严。 “杀过很多?”小琉璃也不死心。双手抓着被子弱弱追问。“再吵我就把你杀了。”孔雀恶狠狠道 “杀我无道哥哥就不高兴哦。”琉璃笑嘻嘻道,有种抓住孔雀软肋地喜悦。 “那我把你打成猪头,人见人怕的那种。”孔雀威胁道。 小琉璃吐了吐舌头,显然不相信。 “喂,你有妈妈吗?”孔雀突然问道。 “有啊,要不怎么有我呢。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只是听爷爷经常讲起,而且琉璃也知道我妈妈是天底下最干净的女人。”小琉璃自豪道。 “我也没见过。”孔雀叹了口气,跳下窗口,爬上床。她睡上铺,琉璃睡下铺。 “你如果以后敢伤害他,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哼哼,你这个小屁孩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遗忘领域未来的皇,那个叫云翎什么的低劣生物,竟敢伤害他,结果就被我丢到我族的竞技场中去跟深海兽类搏斗去了。像畜牲一样供我的族人观赏,怎么样。怕了吧?”孔雀兴许是在没有心机的小琉璃面前才会像个心智正常的小女孩,炫耀一般得意洋洋。 “你敢伤害无道哥哥,我也不放过你。”小琉璃也不甘示弱道,什么皇啊帝啊,她才不管。 “拉勾。” “拉勾。” 孔雀俯身伸手,赫连琉璃起身伸手。两人拉勾。 堪称华丽到恐怖的一对黄金组合。 夜黑风高,除了杀人,也是可以做些生人地事情的。 叶无道对性的**从来就没有可以掩饰过,今天也不例外,慕容雪痕虽然对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癣好,可终究是面对深爱的男人。对性也不排斥,在久别重逢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下顺水推舟地由着叶无道胡作非为,因为隔壁就是叶晴歌,两个人都有种异样的感觉,那种到了**仍要压抑的快感令慕容雪痕几乎陶醉沉沦在**中。 一次。不够 梅开二度后,叶无道怕影响怀孕的慕容雪痕身体。便不再进行温柔鞭。 叶无道在夜色中欣赏着慕容雪痕略带朦胧地身躯,一寸一寸抚摸过去。 慕容雪痕闭着眼眸,享受着爱人的轻抚,她地身体是如此熟悉他的侵犯和亵渎,几乎是完全顺从的,除了几丝仍旧避免不了的羞赧。 “看网络小说,你知道我最羡慕什么?”叶无道邪笑道,手不老实,嘴巴也不肯空闲,舔着这位世人眼中神圣不可侵犯女神的精致耳垂。 “肯定不是好东西。”慕容雪痕娇笑道。 “就是那些男主角一夜御七八女的性能力,随便就来个轻轻松松地一龙战四凤什么的,真是他妈的变态。”叶无道很不文雅地咒骂道。 “就知道是些下流勾当。”慕容雪痕轻声笑骂道,双手给叶无道做头部按摩,手法娴熟。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若坏到骨子里,那女人就是拼了命的爱。”叶无道无赖邪笑,慕容雪痕的身体就像是一块暖玉,从身体到心灵默然滋润着他的全部,两人地身躯交织缠绕在一起,像是纠缠的命运轨迹,谁都拆不开。 “有你,真好。”慕容雪痕缓缓道,这简单几个字包含太多的刻骨情意。 “放心吧,很快我会带你去梵蒂冈,去圣彼得大教堂,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动人的新娘。”叶无道心中默念,眼神坚毅。 他想起南方,眼神猛然阴森,竟然要我再次南下,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隔壁,姑姑叶晴歌的听力似乎要比某对情到**忘乎所以地情侣想象中好不少,离开房间的她端着一杯茶站在阳台上,神情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