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五十人财富峰会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五十人财富峰会

精英阶层的经济学家对财富犹太效应的理解无非是“穷人愈穷富人越富”这八个字而已。可有几个人能够切肤之痛地体会穷人无米之炊的那种伤痛?面对同样的机遇,有钱的和没钱的别谈公平,所以别一味清高地感叹世风日下,你若不费尽心机不择手段地爬上去,没人会理睬你,你饿死,你的亲人病死,你做一辈子的房奴,谁都不知道你,抱怨?没用的,笑贫不笑娼的生活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 叶河图很有钱,他刚刚买下纯种的两匹汗血宝马,所以他很知足。 他其实从来都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世人都以为他应该赢得天下都不该知足,可其实,他拥有了一个女人,便心满意足。 “其实你该知足。”这是叶河图在观唐别墅小区跟叶无道散步时的肺腑之言。 这对父子一前一后行走在青石板路上,湖面结冰,孔雀和琉璃这对孩子在上面溜冰。杨凝冰那四个女人则在厨房中忙碌,为各自的男人,若有人坦言女人的价值就是体现在床上和厨房,一定不出意外地会被人唾沫淹死,可女人自己知道,这答案很中肯,有个值得自己下厨的男人,远要比心虚地喊着精神**来得幸福。 “我很知足啊,从我第一天杀人和被杀,我就懂得怨天尤人是弱者最弱的行径。我活着,有父母。有爱自己自己也爱着地女人,饿不死,冻不死,有酒喝,有车飙,心情不好还有人杀,心情好就强奸生活,这日子,我若不再知足,真的该死了。”叶无道双手放在后脑勺。站在湖边,看着那两个孩子追逐打闹,感慨很深沉,说的话很直白,却字字凝重。 “你恨你爷爷?”叶河图蹲下来,抽了根烟,这烟是慕容雪痕特地从美国带来,味道很辣。 “不恨了。”叶无道依然站着。 “那就好。你的性格像你妈,极端了点。我和你叔伯、姑姑虽然不喜欢你爷爷,可恨,还真没有恨过。”叶河图松了口气,这个坎若过不去,以稳定著称的叶家就有莫大隐患,同室操戈。这不是他这个看似局外人的局中人想看到的。 “老头,为什么来北京?”叶无道问道,这个问题,他很想知道答案。 “你是我儿子,从你生下来那天就是了。”叶河图平静道。 一个再朴实不过的答案。 两天后,赫连鲸绥发起的五十人财富会议在北京饭店举行。似乎按照道理来说这种高位面的会议应该极其隆重才对,可事实上外界没有半点消息,不见诸于任何报纸杂志,没有一点新闻流言,北京饭店甚至比以往都要显得安静。 北京饭店这一层。不见任何外人,连酒店服务人员都不准踏足。所有人都必须携带证件才能进入。 福布斯财富榜榜上除了几个前十地顶尖富翁,就再不见踪迹,而将女儿一手送到中国首富位置的杨国强就是其中之一。 一间典雅的会议室,四个角落分别矗立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尊古朴铜像,显得气吞山河,墙壁是一整幅的江山水墨画,更是恢宏,署名简简单单赵家浮生四个字,绝非社会上那群被炒作起来所谓名家。 发起人赫连鲸绥的位置居中靠左,可见以他今日的地位,尚且不是这场会议的核心,而杨国强更是排名很靠后。 中国人的位置,极有讲究,不可以丝毫马虎,能从中看出许多名堂,例如地位。 偌大地会议室,还有四个空位。 赫连鲸绥不着急,桌上每人面前都放着一杯茶水,普普通通的茶叶,愿意喝就喝,不愿意喝放着便是,在这里,千万别把自己当大人物。 四个空位,赫连鲸绥知道有两个今天肯定是不会有人坐下地。 所以你若以为世界首富是比尔盖茨,那你错了,因为你不知道地球上有个古老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你若以为中国首富是李嘉诚或者杨国强,你也错了,因为你不知道吴。根须触及全球的吴家近百年来把持着首席的位置,如今几年那个第一顺位女继承人横空出世,商业天赋名动天下,有人坦言未来五十年,吴家依然稳居首位。 赵,赵乃天下第一姓,如何形容这个家族?九个家族之间有这么个说法,北方赵家出了一个赵浮生,便可以不问俗事安享三十年。 宋,孔,陈,都是民国四大家族中地成员,但那仅仅是浮出水面的,如同一座冰山,你看见的永远只有九分之一。 南方崔家在九大家族中最为有趣,商人本就有投机的本质,这无可厚非,可崔家似乎是投机者中的投机者,炒房炒股炒艺术品,带起一阵阵财富燥热的它却有着最冷静地气质,这是一个极端精明的家族,而东方,西门和赫连就相对传统许多,虽然最近几年也开始 像网络等新兴领域投资,但关键领域仍然是先辈传下来的那些。 赫连鲸绥不急不躁地喝着茶,吴家这些年根本就没有在大陆露面,赵浮生更不屑这种场合,所以这两家人肯定不会有代表来,但今天他有两个特殊安排,就是那两个空位。 虽然说其它八个大家族地家主都没有出席。但各自的两三个代表中一般都有顺位很靠前地继承人,也算是对这次会议的重视,这其中就有跟叶无道争过夏诗筠地孔奇华,而东方家族派出了位令不少人讶异的重要成员,东方愚人也就是陈烽火的师傅。 北京饭店外,一辆牌照普通的黑色奥迪缓缓停下。 叶无道和慕容雪痕走下,慕容雪痕将那枚台湾慕容家专程送来的邀请证别在胸口,眼尖的招待员立刻带他们上楼。 今天慕容雪痕戴了墨镜和帽子,一般人不仔细看认不出来她就是轰动北京地那位女神。 这个时候叶无道瞥了眼一个蹲在门口阶梯上吃快餐的男人。 那个男人,也抬起头瞧了眼叶无道。不过很快他就继续埋头啃饭,丝毫不顾周围人流的诧异、惊讶、不屑和嘲讽。 电梯中,叶无道帮慕容雪痕摘掉眼镜,柔声道:“紧张不紧张?” 慕容雪痕噗哧笑道:“我又不是七岁那年第一次上台弹钢琴,不紧张。” “不过我估计这会议很无趣,等下你要是不耐烦了,我们早点退场,反正让他们知道慕容家是谁的就够了。”叶无道不理会那个接待员认出慕容雪痕后的呆滞。耸了耸肩,原本掏出烟要点燃。可还是放了回去,可不能影响雪痕肚子里的孩子啊。 “从小到大,我可从来没有迟到早退。”慕容雪痕掩嘴娇笑,一想起当年他蹲在窗下等她放学,她就心暖暖的。 “等下我们见到的可都能算是站在一批中国财富金字塔顶端地人了,他们的低调是怕财富总额骇人而引发穷人地揭竿而起呢。还是纯粹的个人喜好呢?”叶无道的语气说不上是嘲讽还是冷漠。 “大道无形吧,我曾经跟罗斯柴尔德家族几个顺位靠后的这一代继承人接触过,都是看上去极平凡的人,但是很有大智慧,我们中国人讲究中庸,国人不认识他们。也不奇怪。”慕容雪痕的认知倾向于美好地一面。 “呵呵,你跟一般人说罗斯柴尔德,或者很多内幕,他还觉得你是在呢。”叶无道冷笑道。 “何谓?”慕容雪痕疑惑道。 “哦,就是意淫。如今网络小说的精髓。”叶无道笑了,他看网络小说从来都是觉得不够。某些看了点网络小说就以为能够指点江山的废柴偏偏在那里吹毛求疵,很可笑。 “世界上总是井底之蛙多,自知之明者少。你要跟这种人说世界上有人财富在万亿美元,那他一定是说你疯了,或者自己疯呢,一个二十年前卖馄饨的男人,既然能在二十年后成为上海首富,这个世界,什么不会发生呢。男人意淫不可耻,可耻的是自己没有了梦想,没有了理想,还在那里自以为是,挺可悲的。”慕容雪痕叹了口气。 那个招待员悄悄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那个二十年前在上海卖馄饨地男人,叫周正毅,曾经上海这座共和国骄子城市的首富。 叶无道陪着慕容雪痕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一阵惊艳和敬畏交织的复杂视线。 孔奇华很礼貌地朝他点点头。 慕容雪痕的位置很靠后,其实就是最后一位,恰好面对首席地那个空位。 因为慕容家族的地位相对于现在地九大家族来说很卑微。 赫连鲸绥对于慕容雪痕以及叶无道的出现也很愕然,慕容世家事先并没有告知他这一点,不过想到即将到来的那个人,他觉得更有趣了,人越老,就越难碰到能让自己感到有意思的事情,所以赫连鲸绥笑了,喝了口茶,愈加甘甜。 可这位老人似乎忘了,一杯茶甘甜苦涩,要看余味。 等到慕容雪痕坐下后,会议室大门轻轻推开,走进一个出乎赫连鲸绥之外所有人意料的男人。 站在慕容雪痕背后的叶无道知道就是刚才在北京饭店门口吃最普通快餐的青年。 他很年轻,叼着根牙签,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闭目养神起来。 懒散的男人,还有很多人看来应该致命的轻浮。 但问题是,他坐在了赫连鲸绥身旁,也就是那个首席的空位上。 赫连鲸绥终于开口,话不多,仅仅六个字,却让一批人倒抽一口冷气,不再敢用好奇的眼神正视那青年,玩世不恭如东方愚人也是心一紧,眉头深锁。 六个字。 “他是西门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