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生男,生女?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生男,生女?

这是一条老北京的老巷弄里的小餐馆,偏僻,安静,清淡,所以一辆奥迪和一辆保时捷就显得很刺眼,许多行人都频频侧目。 贫富悬殊,似乎才是这个社会最贴切的主旋律。 小餐馆的老板是个古稀之年的老头,不像北方人,倒有种南方水乡的书卷气息,只不过人老了,似乎也懒了,闭着眼睛哼一曲黄梅戏的他听声音知道有生意,也不忙着招呼,只是让一个徒弟去拿菜单,那个约莫二十岁的年轻人见到这批客人后顿时来了精神,抽出一张泛黄油渍的菜单,放在桌上,双手局促不安地擦了擦围裙。 年轻的服务员是东北苦地方来北京这座大城市讨口饭吃的乡下人,当初饿昏了碰巧这餐馆要人,就浑浑噩噩跟着师傅过了几年,也没学会啥手艺,混日子而已,时不时埋怨几句这老头的误人子弟,倒还算知足。他一见这批人从车中下来,就懵了,美女,绝世大美女,他没什么文化,头脑中就这么简单几个形容词,不管如何,这态度殷勤与平常那绝对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批人便是被叶河图“拐骗”出来的叶无道他们,也亏得他能够凭记忆找到这里。 “赵野,老规矩。” 叶河图安排家人坐下后,略微感慨了下物是人非,望了望那个只顾着陶醉在哼曲的老头,嘴角勾起一个微笑弧度。活着。活着就好。 那老人起初并没有动静,过了一分钟,曲子尾声地时候,猛地睁开眼睛,似乎是找人,瞪着眼睛四处转,等看到叶河图地时候,那张干枯的老脸绽放出一种令人说不出滋味的辛酸苦辣。还有有朋自远方来的欣悦兴奋,悄悄转身抹了把脸。哽咽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老规矩老规矩。” “徒弟,今儿师傅给你露两手,也让你见识见识啥叫宫廷级别的玩意。”老人搙了搙袖子,转身快步走入厨房。身影消失后突然冒出个头,歉意道,“可能得花点时间,这东西太讲究,急不来。” “又不是第一次吃,再说现在的我能有什么事情。等得起。”叶河图挥挥手道。 老人又赶紧抹了把脸,迅速消失。 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客人。 “姐夫,这是?”杨宁素疑惑道,这事情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以前在北京,我帮了他点小忙。总说要给我做一辈子的菜,倔老头啊。”叶河图无可奈何道。 “小忙?”杨凝冰可不相信这家伙地言辞。以前她在执政时遇到那么多以为越不过去的槛,事后发现在他眼中其实根本就不是难事,他说小忙,这个忙,恐怕捅破天了。 叶河图轻轻一笑,也不解释。 “老头你就说吧,吃什么,少钓人胃口,太不厚道。”叶无道催促道,这里地人除了两个孩子,虽说平时对食物要求虽不算苛刻,但真要说品味格调,还真没一个差的。 “能吃死人的东西,哪怕是一点点。”叶河图继续兜圈子。 “河豚。” 叶晴歌和杨宁素异口同声。 “聪明。”叶河图打了个响指,自我陶醉道,“果然是有其兄有其姐必有其妹啊。” “这个拍马屁太**裸了,没有半点境界可言。”叶无道摇了摇头,显然十分鄙视叶河图这种行径。 慕容雪痕也笑着点了点头,这让叶河图一阵长叹。 等。 叶无道有耐心,小琉璃也有,孔雀更不缺,所有人都很心平气和地等待,简单一个等字,往往就是成功与失败的缔造者,这与天赋无关,与资本无关。 终于,河豚烹制完毕,被那老头小心翼翼端上桌。 河豚,一种只需0.5毫克就能致人死命的美食。它和毒药,也就一线之隔。所以这才体现一个厨子的手艺,把河豚由毒物做成食物是一个门槛,而把河豚做成味蕾地谋杀者则更需要厨子的境界。 “我们g省素来以吃得很野著称,可河豚我还真没听说身边有人吃过。”杨凝冰感叹道。 “其实晚春初夏怀卵的河豚毒性才最大,现在早了点,味道还算不得极致。”叶河图惋惜道,见所有人露出诡异的神情脸色,干笑几声,“怕啥吗,赵野做这东西做了一辈子,在中国,他称第二,谁敢称第一?无道,我问你,对一般厨师来说河豚去毒需要几道工序?” “30道左右。”叶无道不假思索道,以前野外生存的时候曾经就有如何提炼河豚毒素杀人的练习。 “可他做,需要72道工序,这多出来地工序都算得上是了。”叶河图笑道,“我可告诉你,这玩意,一般人一辈子都吃不上,当年老赵在中南海可是个不小的红人,你不信的话去问问燕家赵家的那些个老不死地家伙,你看他们现在嘴 馋不醉馋。” 那老人只是微笑,心满意足地望着众人被香味吸引。 这河豚肉丰腴如白乳,晶莹剔透,叶晴歌不动声色第一个动筷子,夹了一块缓缓放入嘴中,微笑道:“怪不得宋人梅尧臣《河豚鱼》中说‘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不愧有西施乳之称,这东西好,手艺更好,这肉,能入我这辈子吃过美食的前三。” 慕容雪痕自己浅浅吃了一块,这才给叶无道夹了一块。 这顿饭,所有人都吃得舒心。 “赵野,日子过得怎么样?”叶河图随口问道。 “凑合。挺好。”老人见到叶河图后只顾着笑。也不做其它事,这河豚,他每年都要留几条亲自挑选出来地极品,做出来后也不给谁吃,倒掉。 “我儿子,叶无道。”叶河图指了指叶无道,示意让老人跟他出门。 “像你。”起身跟他走出门地老人瞥了瞥叶无道,目露赞赏。 “不像我才好。我没出息。”叶河图从后车厢中拎出几瓶能算是“特供”地茅台,递给老人。“知道你好酒,现在不进中南海,好的茅台难喝到,我给你带了几瓶,喝完了再找我要。” “那我收下了?”老人似乎不敢相信,满脸的忐忑。 “收下。吃你一顿河豚,送你几瓶酒”,这也是老规矩。”叶河图二话不说把酒放到他手上,看他拎着吃力,又拿过来,帮他拿着走向餐馆。老人一脸满足地跟在后面,“我当年也算是跟在邓公身边见过无数的风云人物,如今死的死,退的退,隐的隐。能像主子这么逍遥的,没有。” “别叫主子。如今不兴那一套。”叶河图摇头道,附加了一句,“再说要是让我老婆听到,不好。” “主子你什么都好,就是太顺着主母。”老人叹息道,似乎有种扼腕地沉重,可出于对叶河图的敬意,并没有说什么。 “我不适合争霸,怎么说呢,我可能会是个规则地最大破坏者,但我那个兔崽子比我强,他懂得制定规则,如何去制定,并且如何去让人遵循,我一来没有这个兴趣,二来也没有时间。”叶河图摸了摸下巴,很一本正经道:“天大地大,每天陪老婆吃饭才是最大啊。”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好说啥了。 “不过你们若不肯闲着,适当的时候提点提点我那个兔崽子,他不像我,闯下祸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他必须要面对一切后果,政治上不是杀几个人就够了,这个就需要你们了,当然,不是说你们去帮他铺平道路,那样他未必就能真的走远,而且我相信我这个儿子比我要强上那么点。”叶河图提醒道。 “主子,比你强上那么点,那可就是天下第一喽。”叫赵野的老人大笑道。 “你这马屁拍的。” 叶河图摇头笑道,随即很享受地眯起眼睛,“拍得舒服啊。兔崽子有出息,就算爬我头上拉屎拉尿我都没意见,没办法,做老子的,难道跟儿子争?” 第二天,叶河图提议去恭王府。 杨凝冰没有异议,北京人常说到长城是看大气,到故宫是看王气,到恭王府看地是福气。她知道不少北京的官都喜欢到恭王府走走,一来是为了给自己提个醒,二来也是想多沾点福气。现在儿媳妇有身孕了,她也想让叶家的新一代去沾点福气,迷信?杨凝冰笑了,做奶奶的为了未来的孙子或者孙女迷信一次又何妨? 一行人来到北京恭王府,叶河图其实本就是个博古通今的妙人,要不然也教不出叶无道这样地怪物,一路来杨凝冰杨宁素和小琉璃的询问他都对答如流,而因为和独孤伊人在此有过见面略微出神的叶无道并没有忙着浏览景色,想到这个琢磨不透的女人,他就联想到独孤皇,继而想到香港的战局,想轻松也轻松不起来。 “这御福被康熙大帝加玺后,便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得以传世地惟一一枚不可倒挂的福字,挺有趣,要不我们把它搬回家?”叶河图站在那福字碑前笑着介绍道。 “好主意。”叶无道马上附和。 “胡闹。”杨凝冰作势要打,突然想起什么,好奇问道:“对了,无道,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随意。”叶无道无所谓道。 小琉璃怯生生道:“是个女孩。” 众人哗然。 慕容雪痕小心望了望叶无道,后者只是笑了笑。 一直沉默地孔雀一个板栗就瞧了下去,“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小心长大嫁不出去。” 小琉璃朝孔雀做了个鬼脸,“你才嫁不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