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兴许是大恶之人,潜意识中都信报应一说,叶无道嘴上不信,心中却耿耿于怀。所以他很多时候与龙玥聊天都会自嘲将来肯定断子绝孙,虽然佛道儒三教中只有讲究大慈悲的佛教不提倡恶报要报应于子孙,可听多了生儿子没屁眼这种琅琅上口的混话,叶无道也不敢说自己的运气就不会突然变得惨绝人寰。 “有了?”叶无道显然不确定,那笑容,有着慕容雪痕将近四年没有见到的灿烂,孩子气,阳光,与一切负面情绪都绝缘,譬如黑暗,冷酷,城府。 “真有了。”慕容雪痕松了口气,她原本以为他会不高兴,甚至不想要这个孩子,她其实连最坏的打算都想好了,不要孩子。 叶无道哈哈大笑,朝天吼了一声,对着天空狠狠竖起中指。 只要他不想要一个牵挂,觉得是累赘,慕容雪痕会把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拿掉,无怨无悔,是她不爱这亲身骨肉吗?不是,只是她的爱,比太多普通人要来得坚决,也没有半点杂质,世人都喜欢轻易把爱挂在嘴边,看似动听,可谁比得上这种不说出口、将对方视作生命的感情? “按照我们小时候的约定,男孩叫叶长生,小名浮屠;女孩就叫慕容般若,小名菩萨。”叶无道乐呵呵道,小心翼翼抱着慕容雪痕,生怕抱紧了会吓到孩子,其实现在慕容雪痕还根本看不出怀孕。她无疑是美人中的美人。所以有人说慕容雪痕仅仅一个背影,就吸引了所有西方人把视线转移到东方,可其她东方女人,就算脱光,也办不到这点。 “慕容般若,小名菩萨。” 慕容雪痕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似乎是在向那孩子呢喃,随即抬头。笑顔嫣然道:“还是叫叶般若吧。” “怕爷爷不高兴?” 叶无道了然道,捏了捏慕容雪痕地秀美鼻子。放心吧,女孩子在他眼中不紧要地,再说了,都要做太爷爷了,脾气应该会好很多。” “是呢,爷爷最近时常抽空跑来问这问那。还特意却翻词典,请教算命大师,希望给这孩子取个好名,本来爷爷说男孩女孩都叫叶清微,可最后说还是算了,这孩子的名让你自己取。他就不操心了。”慕容雪痕轻笑道,想到爷爷最近的反常,爷爷从来都是严肃苛刻的人,再亲近他的人也极难得见到笑脸,现在不一样了。多了个孔雀,再加上慕容雪痕有喜。人也变了很多。 “叶清微,还不错。比我爸我叔他们的要好。”叶无道摸了摸鼻子,眼睛留意龙组有规律的分散开来,这些家伙,再不打几场架杀些人,可能真要埋怨他了,也好,接下的仗来想不惨烈都不行。 “我觉得爸地名字很不错啊,河图,龙出洛水,背负河图,方有八卦,这洛水河图,听起来很有味道啊。”慕容雪痕笑道。 “好,雪痕觉得不错,就是不错。”叶无道轻笑道,“谁让雪痕立了一件天大的大功呢。” “走吧,爸妈和姑姑小姨都应该等很久了。”慕容雪痕提醒道。 叶无道点点头,转身伫立,遥望着机翼上那永远如深渊般神秘莫测地紫色身影,托着腮帮,凝视着自己,修长的小腿荡在空中,摇曳出遗世**的意境。 两人对视,犹如宿命的牵引。 叶无道也不说话,向前走了几步,张开手。 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轨迹是从机翼到叶无道的怀抱。 “怎么又偷跑出来。”抱着孔雀地叶无道陪着慕容雪痕在机场负责人的恭敬带领下走入机场贵宾通道。 孔雀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依偎在叶无道怀中的她闭着那双连叶无道也不敢太多正视的紫色妖异眼眸,安静,她此刻像是一只对这个世界而言没有伤害的小动物,可事实如何,生活会给出一个堪称令人发指地答案。 宁惹妖帝,莫遇紫皇。 这句话,背后承载着无数鲜血和白骨。 “我要当爷爷了?!”这是叶河图见到慕容雪痕的第一反应。 “我要做奶奶了?!”这是杨凝冰见到慕容雪痕的第一反应。 不愧是夫妻,二十年培养出来的默契堪称一绝。 叶无道愣了,这消息传得也太迅速了,随即想通,肯定是姑姑瞒着他。 果然,叶晴歌微笑道:“惊喜,不惊,这喜就会淡。” “要不要跟机场大厅那些人打招呼?”慕容雪痕柔声道,自然是询问叶无道,在叶家,谁都知道慕容雪痕虽然柔柔顺顺与世无争,可她真正意义上只听叶无道的,这一点,别说叶河图杨凝冰改变不了,叶正凌也知道自己动摇不了这孩子地倔强。 “算了,太混乱。” 叶无道出于安全考虑,并不打算让慕容雪痕出现在公众视野,“再说你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以后别在公共场合露面了。” 慕容雪痕轻轻点头,她要这世界干什么?无非是他想她拥有,他若无所谓了,她还要来做什么?天下要负她要骂她要怨她,又如何?她不在乎。 世界上所有男人虔诚地顶礼膜拜,在她看来,远不如自己身旁这个男人的一个怀抱。 “怕啥。”叶河图小声嘀咕道,“ 天塌下来我这个做爷爷的顶着。” 杨凝冰和叶无道同时狠狠瞪了他一眼。 “虽然影响不是很好,不过事后给出解释。也不是大事。”杨宁素知道慕容雪痕有孩子后神情显得有点落寞。不过她的祝福也是由衷地,她和慕容雪痕地交情可不是用言语所能描述的。女人气质如何,多半取决度量,太多市斤气息的女人斤斤计较于锱铢小利,洋洋得意的时候却忽略了男人在一旁不屑的冷眼旁观。 “小琉璃呢?”慕容雪痕坐进车的时候不禁问道。 “这丫头晕车,而且到了北京有点水土不服,爸妈就让她在家休息,现在她肯定嘟着嘴巴生闷气呢。”叶无道笑道。说到赫连琉璃,孔雀也睁开眼睛。浮起一抹浅淡笑意。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杨凝冰和叶河图异口同声道,惹来慕容雪痕掩嘴娇笑。 因为慕容雪痕和孔雀到来,加上叶无道也把钓鱼台国宾馆的那栋楼给退了,叶河图最先租的那套房就显得太小,于是杨宁素提议干脆所有人都搬到她刚买下地观唐别墅,杨凝冰不反对。叶河图自然没有二话,叶晴歌似乎也蛮喜欢和他们亲近,要知道在美国叶家,叶晴歌的别墅或者房间永远是离所有人最远地。 目的地很近。 观唐中式住宅区离机场只有十公里左右,很古典的街巷式布局和院落式空间极为讨巧,尤其是对慕容雪痕和叶晴歌这样的女子来说。这样的环境显然要比隔壁同样是高档住宅的香江别墅区要中意。 叶河图把小琉璃接过来后,加上叶无道,慕容雪痕,杨凝冰,叶晴歌和孔雀。这里就有七个人,相当热闹。 “小姨你真是给我挑了个好邻居。”叶无道左手拉着孔雀。右手拉着赫连琉璃走进别墅,一脸玩味笑意。 “我也听说这观唐别墅有几个从不浮出水面地商界巨贾,你这么一说,恐怕那天在全聚德碰到的赫连神机就在这里吧。”杨宁素是聪明人,很快就猜出叶无道的意思,略微歉意地望了望小琉璃,不过这小家伙报以一脸灿烂笑容,这点小事岂会在如今的琉璃心中掀起波澜。 进了房子,叶河图和杨凝冰这两个算是习惯过日子的两口很自然而然地打量起装修格局,两个人在那里边看边说,讨论得不亦乐乎,什么不应该摆这幅水墨画太贵应该我临摹一幅,什么这德国地板不错就是色调稍冷了点,两人也不顾杨宁素的叫屈。 叶河图不知道从哪里给小琉璃折腾了一颗龙眼玉,滚圆饱满,恰好握在手中把玩,玉养人,人养玉,玩玉玩玉,就是要不停地把玩,小琉璃捧着那颗硕大地圆玉给这栋房子看风水,而明显比她要高点的孔雀则老气横秋地抢过那颗玉球,小琉璃也不恼,只是掐指心算看布局,孔雀见她不怒,也觉得无趣,抛了半天,最后还是还给她。 背着她的小琉璃这才悄悄眨巴了下眼睛,透露出她的小心思。 可就这一瞬间,孔雀一个板栗就轻轻砸在小琉璃的脑袋上,一脸孩子气地奸诈笑道:“就你这点把戏,还想忽悠我,嫩,太嫩了。拿来,我知道你其实在意地紧,快点。” 赫连琉璃皱着那张愈发精致灵气的小脸,不甘心地将那颗龙眼玉递给孔雀。 “算了,别人地东西,再有趣,我也懒得看一眼。”孔雀并没有接过那颗玉,轻轻撇了撇嘴,她现在中文说得越来越标准,几乎没有瑕疵。 “晚饭怎么办?”叶无道坐在沙发上,吃着慕容雪痕递过来的草莓,心里猥琐想着晚上是不是吃她身上的草莓,那饱满着亵渎的眼神瞬间就被心有灵犀的慕容雪痕捕捉到,绝美容颜瞬间绯红一片,叶晴歌似乎早料到这小两口的亲昵,眼不见心不烦地独自欣赏楼梯上的大师字画。 “我带你们去吃一样绝味,中国只此一家,恐怕等雪痕肚子里的孩子长大,就再吃不到了。”二楼正陪杨凝冰看房子的叶河图喊道。 “吹你的牛。” 叶无道很不客气回应道。 “你这小兔崽子,要不是雪痕他们来,我还真懒得带你去。”叶河图郁闷道。 “不稀罕,你那品味,忒没品。”叶无道继续打击,凡是有老妈在的场合都要极尽能力地去打压老头,这就是他的准则。 慕容雪痕和杨宁素相视一笑,都很无奈,这在叶家别墅是极常见的情景,习惯了就好。 “对了,无道,据说那赫连鲸绥要召开五十人财富会议,届时出席的很多人都是从不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地下超级富翁,你要不要凑热闹?”杨宁素提醒道,原本她倒仅仅是好奇,可既然这赫连家跟叶无道有貌似解不开的死结,那就不得不留心了。 “凑热闹?” 叶无道笑了,伸出抚摸着慕容雪痕的脸颊,眯起眼睛道:“雪痕就是这五十人中的一员,这热闹当然要凑。” 别忘了,慕容雪痕是新的慕容世家家主。 曾经被华夏联盟遗弃的家族,这次,选择站在叶无道这位新贵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