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忠诚者的墓志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八章 忠诚者的墓志铭

魏伯阳久经情场,以前每天都在跟香港的名媛明星打交道,他说自己没见过美女,香港还真没有几个敢说自己见过美女,在他眼中东方紫玉无疑是容颜和气质俱出类拔萃,不过在他第一眼看到东方冷羽的时候,却仍然被惊艳了一番。 东方冷羽到了港岛大浪湾道魏家别墅外才给姐姐打了个电话,东方紫玉马上出来接她,而魏伯阳则好奇地尾随其后,戴着帽子的东方冷羽面对姐姐的嘘寒问暖,只是点点头,算是回应,也懒得看魏伯阳一眼,径直走入大门,连礼节性的问候就省略了。 “我妹妹怎么样,要不我给你们撮合撮合?”东方紫玉轻声道。 “冷美人,太冷,我无福消受啊。”魏伯阳使劲摇头,心想我连你都拿不下,更冷的她我就死心吧。 “习惯了就好,其实小羽心地是极好的。”东方紫玉笑道,今天魏家别墅很空荡,魏伯阳的父母和大哥都要出去,听说是参加一个迎接英国某个伯爵的晚宴,魏伯阳以前对这种应酬并不排斥,无非就是猎艳的场所,现在东方紫玉在魏家别墅,他就懒得去了。 魏伯阳带着这对姐妹走上三楼,领她们到了东方冷羽的房间,房间雅致干净,兴许是知道东方家族女人的脾气,一尊朴素的石雕地藏王菩萨,几幅《维摩经》《华严经》中经文的字画,显得灵气盎然。 “这房间不错。没有半点铜臭。本来想要是住不惯。我就搬出去,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东方冷羽不咸不淡地绕了房间一圈,一.剑书,城.从阳台回到里面,微微点头,可以看出她对此比较满意,东方紫玉和魏伯阳不约而同松了口气,两人相视一笑,有点无奈。难伺候啊。东方冷羽对于他们地小动作自然是清楚地,也不为所动。坐在那台电脑前,淡淡抛出一句:“你这里的安全系统太垃圾,我重新帮你们安装一个。” 魏伯阳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望了望东方紫玉,似乎想问你妹究竟何方神圣啊。 “玩计算机,别说是你们香港警察那批专家。就算是wa.bookwa.net国际刑警最顶尖拉拢的那些黑客,也比不上小羽。”东方紫玉耸耸肩道,见自己妹妹微微皱眉,很识趣地拉着目瞪口呆的魏伯阳走出房间,她可是从小就领教过这妹妹的恐怖智商,这一点。不光是她,整个东方世家都引以为傲。 “你妹妹是干什么的?”魏伯阳悄悄问道。 “偶尔给瑞士银行更换下安全系统,或者给国际大财阀做信息安全顾问,有空的话也会给我点面子,指点下国际刑警部门的计算机专家。我见过不少常人眼里所谓地天才,可那些天才在小羽面前。就顶多是个凡人喽。”东方紫玉略微得意道,精致的脸颊绽放出一股惹人遐想地妩媚,“事实上我妹妹最强悍的还是心理学方面,她的催眠可真的是达到一种境界,你不是自诩精通催眠吗,有兴趣的话可以跟小羽切磋切磋。” 乖乖,恐怖。 魏伯阳摸了摸下巴,这样的女人,再漂亮,他也不敢要。 相处久了,他怕自己成精神病。 “听说今天晚宴规格很高啊。”东方紫玉趴在栏杆上望着海湾随口道。 “是个伯爵,关键是我听说那个家族很有势力,不是那种日薄西山徒有虚名地二三流家族,今天能够出席晚宴的,基本都是香港能说上话的人,我在想要是有恐怖分子揣着**包成功潜入,明天的香港会不会翻天覆地。”魏伯阳玩笑道。 “这个想法很有创意。”东方紫玉叹了口气。 “紫玉,你看你也没有看上哪个男人,加上我也挺优秀的,要不你将就着嫁给我吧?”魏伯阳半开玩笑道。 “没发现你优秀啊。”东方紫玉笑道。 这话实在太伤魏伯阳的自尊了,这在情场素来所向披靡地花花大少顿时哑口无言,在那里生闷气。 “你要是打得过我,我可以考虑下把你列为候选人,怎么样?”东方紫玉仍然望着远方,叹了口气,他对她的情意,东方紫玉不是木头,当然懂得,只是她这种女人就是如此,被某个男人占据心扉后,身边出现再好再优秀的男人,都没有意义了,除却巫山不是云。 “真的?”魏伯阳惊喜道,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相当自信地,拳头硬才是最硬的硬道理啊,被他揍地香港公子哥没有成百,也有几十个了,这一打可就不光打公子哥的,躲在他们背后的保镖自然也得打,那才打得过瘾,打得痛快,所以魏伯阳确实是很能打的。 “没时间骗你。”东方紫玉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看跃跃欲试的魏伯阳。 两人来到健身房。 几分钟后,东方紫玉面无表情地轻松走出去。 而地上躺着一个被打成猪头的男人,两眼空洞无神,一脸悲壮。 魏东莱和妻子回到别墅的时候,看到鼻青脸肿的魏伯阳,第一时间就以为是谁想暗算这行事高调的儿子,毕竟树大招风啊,他赶紧询问,恨不得赶紧让警务处处长亲自出面缉拿凶手,一问才知道这是跟东方家紫玉 那闺女单挑的下场,两老顿时哈哈大笑,魏伯阳那个身为议员的大哥魏常阁则哀其不新怒其不争,他不明白自己这么优秀的弟弟怎么就偏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东方冷羽见到魏东莱的时候,这位香港财富大佬正在抽雪茄,雪茄几乎就是他业余生活的全部。魏东莱不仅收集各种雪茄以及配套设施。他还创办了香港第一家雪茄名人俱乐部,据说他拥有中国最优质地雪茄窖,而事实上这栋别墅就有个加拿大雪茄木制造地顶级雪茄窖,可见其痴迷。 “魏爷爷,这是我帮你收集的一些雪茄器,其中雪茄剪从德国solingen公司定制,只有一款。”东方冷羽递给魏东莱一个袋子,其中不仅有雪茄剪。还有瑞士制造的装烟丝的真皮包,还有精致烟斗。恐怕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抽雪茄就是这样,也许一根雪茄也就50美元,可这根雪茄背后的一套东西需要2美元,更别说顶级的雪茄和雪茄器了。 所以说抽的不是雪茄,而是一种贵族地生活。 “还是小羽懂事,你看我这两个儿子都这么大了。就是从来不知道送我一套雪茄器。”魏东莱惊喜道,这孩子有心啊,这些东西可都不是用钱能买得到的玩意,绝对是好东西,东西价值不菲倒还好,难得是这份心。东方家族这一代男性平庸。倒是几个女孩斐然,其中这叫冷羽地孩子更是佼佼者,她能有这心思,极其的难能可贵。 “爸,你那眼光。我送你雪茄器,你能看得上嘛。”魏伯阳含冤道。对此魏常阁也是深以为然。 魏东莱又是一阵开怀大笑,这两个儿子,都算人中翘楚,比起绝大多数他这一辈的老人,魏东莱算是极其幸运的,子孙出众不说,而且孝顺,可要比赚个几亿几十亿来得宝贵。 东方冷羽也不多说,道别后就上楼。 她知道自己的期望已经达到,她送魏东莱这份礼物,无非是在传送一个信息,一个这一代东方家族成员跟魏家示好的信息,显然,魏东莱领会到了,也接受了,一老一少皆大欢喜。 明白这层含义地,不是魏伯阳兄弟,也不是东方紫玉,而是魏东莱的妻子,一个跟随她丈夫荣辱浮沉一辈子的女人。 她望着东方冷羽的背影,跟魏东莱心有灵犀一点通地相识微笑,他们原本担心伯阳和东方紫玉的婚事会成为两家的鸡肋,如今看来可以彻底放心了。 东方冷羽站在阳台上,海风拂面,长发飘飘。 她沉默许久,最后喃喃道:“对你来说,忠诚真地只是忠诚者的墓志铭吗?你真的无所谓忠诚和背叛吗?又或者,你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将所有人视为潜在的背叛者?你是在等,等着所有人背叛你吗?”---- 诸葛琅骏进军香港,萧破军负责澳门渗透,而林傲沧留守本部,狼王随时策应,陈破虏在台湾牵制隐约有反意叛心的许浩川,一.剑书,城.这是叶无道北上前定下地大致方针,其中的细节他并没有过多干涉太子党智囊团,授权也是门艺术。 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22号,半岛酒店。 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诸葛琅骏,香港警方和香港黑道地压力度会骤然减轻,一般人都猜测这个神龙见首不见不见尾的贼首一顶躲在拿个旮旯头藏头藏尾,谁料他却正在香港最华丽的酒店中最奢侈的总统套房吃着大餐,喝着红酒,欣赏着维多利亚港的夜景。 诸葛琅骏最近很烦,太子党的出师不利让一向沉稳的他都有点坐不住,以往优雅的他更是砸烂了不少红酒。 哐! 又是一瓶margaux酒庄的顶级红酒被砸碎。 诸葛琅骏扯了扯领带,走到落地窗前,那原本迷人的笑容此刻倒映在玻璃上显得有些诡异。 他冷笑道:“总共就那么几个人能够接触机密,要是被我查出来谁在我背后捅我刀子,更新最快就在这里3g.139go.net我非把你祖宗十八代都从坟墓里拉出来鞭尸。” “火气不小。”这个时候进来一个修长俊美的青年,穿着那身绘有古老家族家徽得体燕尾服的他令人不敢正视。 诸葛琅骏转身冷冷盯着这个青年,带着危险的微笑道:“独孤皇岈,这个叛徒最好不是你,要不然你就真的要客死他乡了。” 独孤皇岈望着那被红酒染红的地毯,耸耸肩,道:“我和你一样,都是利益才跟随太子的,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是背叛的嫌疑,但你我都知道,其实这才是最坚固的关系,而恰恰是那些一味以忠诚为借口的尾随者,才最容易动摇。” 诸葛琅骏笑了,危险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眯起眼睛道:“你是聪明人,比那些人要聪明。为什么他们就不懂呢,背叛往往就等于死亡。” 独孤皇岈走到落地窗前,缓缓道:“太子说过,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还不够,等这筹码够了,背叛也就水到渠成。” 于是,鲜血,死亡,都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