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这人厚道,我喜欢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这人厚道,我喜欢

叶无道现在的日子貌似很悠闲,陪姑姑或者小姨逛北京,抱着小琉璃游颐和园,有空还会去美洲会或者中国会这两家俱乐部喝喝酒抽抽烟,既没有跟北京那群隐忍的公子哥起冲突,也没有谁敢对他下手,一时间北京安静到令人感到诧异。 燕家别墅。 燕极関在宣纸上挥毫泼墨,老骥伏枥的他虽然老年丧子,却并没有被命运的创伤击倒,宣纸上,一老翁持竿独钓寒江雪,三分之二的画面都是白茫茫的空白,却偏偏给这幅画增添一种只可意会的苍莽意境,老人搁下毛笔,对身边的燕清舞轻声道:留白,书画如此,做人也应该如此,做人给别人留一线,自己狡兔三窟,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爷爷是说无道不够圆滑城府吗?燕清舞皱眉道。 爷爷这辈子阅人无数,眼光比一般人自然要好,叶无道若不是这一代人中的佼佼者,我也不会答应你和他在一起,上将的外孙又如何?北京名将之后不敢说一抓一大把,可也非凤毛麟角。那头狐狸的孙子又如何?他对北京鞭长莫及啊。我看中的是叶无道他自己的潜力和资本,现在北京城那批老头子都惦念着掂量着叶无道的背景,独独忘了去想一想他是怎样的角色,也正常,老家伙们安稳久了,难免轻视年轻一辈,这种事情,我说了也没用,我也不想说。燕极関叹了口气道。 蔡咏颜敲门而入。给燕极関端来一杯热茶。 东琉呢?燕极関接过那杯茶,坐在那张八仙椅上微微抬起头。 他就回来,最近他都在天津忙,爸你也知道,现在天津机遇多,他想要自己闯,是好事。蔡咏颜略微忐忑道。不清楚为什么爸为什么要突然把东琉叫回来。 好事,坏事,其实差不远的。燕极関含有深意道,瞥了眼脸色微变的儿媳妇,继续喝茶。 蔡咏颜其实知道东琉这次是去参加天津市政府举办地天津发展新战略与跨国公司在津投资新机遇第二次圆桌会议,东琉的关系网现在有多深有多广,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具体底细,她潜意识里觉得有白家小子在,东琉很多事情逾越了规矩,也不是什么大事。 燕极関轻轻摇头。吹了口微烫的茶水。 清舞,你真的决定了?燕极関叹息道,苍老的脸庞即是欣慰又是感慨。 燕清舞点点头,不容置疑。 什么事情?蔡咏颜疑惑道,能够让爸这么重视的,女儿做出地决定肯定非同寻常。 妈,我要去**。燕清舞带着歉意道,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决。 **?! 蔡咏颜脸色剧变,一把拉住燕清舞的手。从来都是以女强人示人的她一下子就眼眶湿润起来,**,几乎是离北京最远最高最偏僻的地方了啊,她也依稀知道女儿为了叶家那个青年决定从政。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闺女竟然一去就选择了去**,蔡咏颜哽咽道:你这孩子,去哪里不好,为啥去**?你觉得在北京发展我们碍事看着心烦,你可以去东北啊,那里也可以锻炼,或者天津,国家正大力扶持呢。你要是还不愿意,江苏,浙江,都可以嘛,为什么要去**呢。那么艰苦的一个地方。 那可是共青团系的福地啊。燕清舞眼睛一红,挤出一丝笑意。跟母亲半开玩笑。 咏颜,你也知道清舞的脾气,别劝了,我就是劝了半天嘴太干才让你给我端茶的。燕极関苦笑道,这孩子的倔脾气还真是比天楠还要让人头痛,罢了罢了,随她去吧,既然是到地方磨练,长远来说生活条件艰苦点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爸,可是清舞从小到大也没离开过我们,我怎么放心啊。蔡咏颜侧过脸,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 妈,好啦好啦,我也不小了,你总不能一辈子让我窝在北京吧,燕家地人可不能是井底之蛙哦。燕清舞微笑着哽咽道,千里迢迢奔赴**,说不想亲人,绝对是自欺欺人。 怎么了?风尘仆仆的燕东琉一进书房就愣了,要强的母亲和坚强的妹妹怎么都哭了。 没事,清舞准备去**了。燕极関终究是过来人,见惯了分分离离,还能够保持镇定。 燕东琉似乎并不奇怪,只是望着燕清舞柔声道:那里冷,记得多带衣服。 男人跟女人在对待大事上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历史一直被男人操纵也非怪事。 爷爷,叫我过来什么事情?燕东琉本来正跟几个天津混得比较风生水起的公子哥觥筹交错呢,一听妈说爷爷让他第一时间赶回北京,就火速赶回来,现在北京不同寻常,马虎不得。 听说你要投资几个大项目。燕极関语气平静,端着茶杯,深深望着燕东琉。 爷爷,放心,犯法的事情我不做。燕东琉心一紧,赶紧表态,难道是天津方面的事情出了纰漏?他快速思考一遍,确定并没有露出马脚和把柄在别人手中,这才安定下来,他如今在天津可是比得上一方中央大员,就像这次圆桌会议,多少国际大集团的负责人想要跟他吃顿饭,在中国,一家外企牵线搭桥的人属于什么份量,往往决定这家外企地前景。 顶多就是钻钻政策的漏子,是不是?燕极関笑道,只是笑容并不让燕东琉感到半点轻松,反而更加沉重。 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燕极関冷笑道,东琉,大丈夫为官亦可,为商亦可,独独官商不可,为何?一个官员沾染上了市侩之气。便很容易精明有余,大器不足,你妈是女人,到今天这个位置我就不说什么了,可你是燕家未来的家主,眼光看远点,现在很多事情未必是问题,以后,可就指不定有人拿出来说事喽。 爷爷说的是。燕东琉吓出一身冷汗,再不敢有半点轻浮。 清舞将来比你走得远。燕极関低头喝茶。吐出一句话。 燕东琉心理非但没有半点不平衡,反而转身悄悄朝燕清舞眨了眨眼。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个妹妹压抑起来地天赋,这一点,恐怕连叶无道比不上他。 燕清舞将来能走多远,燕东琉比谁都期待。 恰好那一天,苏惜水跟身为省省委书记的爷爷说要去浙江。 赵清思则跟身为北京军区司令员的爷爷说要去东北老工业区。 叶无道并不知道这一切,等他知道的时候,三个女人早已经在**、杭州和黑龙江扎根,在想说什么也没有意义。 当时他暗中密切关注的是太子党在港澳的战况。 香港。 英国人喜欢喝下午茶,所以被英国佬精神诱奸加**了这么多年的香港人也喜欢。香港尖沙嘴一家档次不错地餐馆。有一座客人格外吸引人地注意,虽然个个西装革履,但这群男子眉宇间的彪悍气焰令人望而却步,其中两个卷起袖子的男人更是露出刺入肌肤的纹身。 居中的男子约莫四十岁。除了那股跟周围人差不多地阴沉气息,还有种高级知识分子才有的学术气质,凌乱地头发,足够阳刚的轮廓,算得上是熟妇地克星,若懂点花言巧语,纯洁女孩想必也难逃魔爪,总之。这是个相当有男人味道的人。 奶奶的!混黑道是拼命和智商的结晶,你们这群饭桶,拼命是零,智商也是零,所以加在一起恒等于零!那居中的男子骂道。神色不悦。而那群被他教训的家伙没有谁敢反驳,跟他们保持一定距离的几桌人大气都不敢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这一大票人都是那一桌人的手下,事实上餐馆外面停着的那排高级轿车就足以说明许多问题。 大哥教训的是,我们一定改,一定改。身旁所有人一致附和。 算了,烂泥扶不上墙。也不能怪你们,要怪就怪太子党地战斗力实在是出乎我们想象吧,唉,本来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啊,这个太子党算得上是牛逼了。居中男子叹气道,有点无可奈何,微微侧头询问身边纹身是血红猛虎的男子,最近有没有太子党的动静? 没有,他们已经被我们打成落水狗,哪里还敢出来嚣张。那纹血虎地高壮男子哈哈大笑道,谁都知道太子党兵分三路在烂嘴咀、西澳和高流湾的秘密登陆在香港黑道联盟的狙击下受到重创,在尖沙嘴的他们虽然没有参与正面战斗,却对昔日有不败神话的太子党有种不以为然的态度。 我们香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却没有能够一举歼灭,这已经是很能说明问题了,我就担心平静背后隐藏着的风暴,有些时候太安静,不是件好事情。不过跟你们这群饭桶说了也没用。居中男子皱眉道,,不过随即释然,这太子党在大陆南方再不可一世,到了香港终究是条要斗地头蛇的过江龙,而自己这方虽然平时内斗不止,但真到了这种时刻,大佬们还是能够坐下来好好谈地,三合会、新义安这些最大的帮派,再加上和乐安、和胜堂这些个二线帮派,以及依附它们的那些三流帮派,一旦整合在一起,他相信就算是整个太子党南下都未必能够占便宜。 香港虽然是弹丸之地,但是黑道就如其金融一般强势,在叶无道一统南方之前,何曾有大陆帮派能够让香港黑社会看得起。这倒不是香港黑帮托大,他们的集团化和高智商化确实不是一般大陆帮派所能媲美的。 大哥,难不成他们还能杀到我们面前不成?那纹虎地男子猖狂大笑,他这么一说周围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居中的男子耸耸肩,似乎也觉得这话很有趣,他倒是十分想见识见识传说中地太子党是如何的变态。 他们要是敢来,老子就捏爆他们的卵蛋,嘎嘎! 什么狗屎太子党,大爷我见一个暴一个菊花! 昆哥,丧飙,你们两个把我要做的都做了,我就马马虎虎收拾残局吧,把他们丢进海里喂鱼吧! 居中男子任由身边小弟叫嚣,士气高是好事情。 他叫杜子恭,是香港黑道十八罗汉中的一个,他的老爸是新义安的老一辈元老,资格很老,十八罗汉可以说是香港黑道的少壮派,而杜子恭本人则毕业牛津大学,货真价实的高材生,可杀人同样一点都不含糊,算得上是香港老一辈各派黑道大佬都较顺眼的一个太子爷。 餐馆外缓缓走进两个男人,一个异常魁梧,一米九的个子,一头蓬乱的头发,如同金毛狮王,最惹人注意的还是他那一身恐怖的肌肉,那种肌肉不是健美先生那种纯粹为了供人观赏的虚弱肌肉,而是能够将力量发挥到极致的完美肌肉,其实精通格斗的军人或者高手都知道,肌肉不是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壮硕越好。 还有个男人则显得滑稽多了,不到一米六的个子,瘦小不说,神情还特猥琐,属于那种谁看他一眼都想揍的家伙。 谁说要捏爆我的鸟蛋,还要爆我菊花?!矮小男人叼着根烟嚷道,貌似特期待有人虐他。 杜子恭皱眉,香港敢惹他的主十根手指头都数得出来,这两个人是何方神圣? 敢来找他的茬,怎么都不是小角色,更不要说这么光天化日两个人杀进来的,是白痴还是高人? 就你?老子吐都来不及,**的!那纹身是血虎的壮汉狂笑道。 操我妈? 矮小青年咬着那根烟,满脸诧异。 唰。 矮小青年身如绷紧的弯弓,然后瞬间弹射而出,先是弹到一张桌子上,哐,整个桌子裂开,然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踩中另一张桌子,几个相同动作,他已经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冲到那个纹血虎的壮汉头顶,手中一把匕首闪现出来。 叱。 一刀。 光芒爆涨。 两半。 那壮汉直接被劈成两半,鲜血溅射一地。 矮小青年伸出双指夹着那根烟,很惬意地吐了个烟圈,道:我老妈太老了,你要操,我就让你去操阴间的那些娘们,西施,杨贵妃,貂禅啥的随你挑,谢我就不用了。 杜子恭五六张桌子的小弟愣是没回神,这是拍电影呢还是咋的? 你叫杜子恭?矮小青年眯起眼睛道。 杜子恭下意识地点点头。 那就成,没害我白跑,你这人厚道,我喜欢。 矮小青年一个冲刺,匕首闪电插入杜子恭的腹部,可并没有停止下来,那矮子的冲击势头太猛,可怜杜子恭整个人就被他带出去老远,最后撞到墙上,那匕首强横地透过杜子恭腹部,深深插入墙壁,将这名在香港如日中天的黑道新贵硬生生钉在墙上! 一个大活人钉了墙上! 何等的血腥,何等的强悍! 矮子丢掉烟头,盯着还在抽搐的杜子恭,笑道:可做人厚道,不等于可以不死。 那一天,香港黑道的中坚层十八罗汉,一口气挂掉九个。 整个香港黑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