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逍遥的都是坏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逍遥的都是坏人

一滴水珠能折射出太阳的光彩。 叶无道从来都觉得看女人,并非注重她的背景,甚至不是她的容颜,而是点滴中流露出来的气质,举手投足间,嫣然一笑中,轻皱黛眉时,是不是有底蕴,可一叶落而知秋。他此刻静悄悄望着做陪他吃午饭的李淡月,菜很家常,她不忘给那只黑猫盛了饭菜,淡淡然然坐在他面前,吃饭很慢,心境平和,跟她在一起,即将面临巅峰之战的叶无道也有了些许的慵懒和闲适。 “信命吗?”叶无道柔声问道,放下碗,早吃完的李淡月像个妻子收拾碗筷。 “信。”李淡月轻轻点头。 “那下次我带你见见小琉璃,她会喜欢你的。”叶无道跟着她走进厨房,也不顾她反对,帮她洗碗。男人是不是大丈夫,不在于下不下厨房,也不在于是不是对自己的女人言听计从,而是有没有资格强奸这个狗娘养的社会,你若能一百零八式都精通,那就是真大丈夫了。 这一点,叶无道也是最近才真懂,教他这个道理的,叫叶河图。 一个似乎他从小就看不起却打心底崇拜的败家老头。 “你有空来坐坐,就够了,你事情多,不需要特意抽出时间看我。”李淡月洗完碗筷后回客厅给叶无道倒了一杯茶,然后抱着那只慵懒的小黑猫,她偎在沙发一角,柔弱温顺。就像那只不懂得也不愿意报复生活的小猫。 “我也就现在忙,过断时间,想忙也忙不起来了。”叶无道喝着温茶,浮生偷得半日闲,不错不错。 “你别担心我,我不是孩子了,你忙你的去吧。”李淡月挤出一个笑容。 “好。” 叶无道也不多说。喝完那杯茶后起身,走到李淡月身前,伸手拎起那只午睡正睡地小黑猫,看着它张牙舞爪的模样,笑了笑,还给她,道:“我走了,就别送了,外面冷。” 李淡月抱着那只小猫,点点头。 背叛。从来都是一辈子都不愿意揭开的伤疤。 而叶无道却从来无所谓忠诚,所以林落燕对神话集团的背叛他并没有太多的愤怒,因为一切都还在他掌握中。那个三番两次刺杀他叫雪黛的女孩现在跟她姐姐林落燕住在一起,叶无道根据地址找到她们的时候,他可以清晰感受林落燕地忐忑和林雪黛的仇恨。 “你倒清闲了,看着我跟李凌峰跟我斗。”叶无道打趣道,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房子,楼中楼格局,装修很柔和,明黄色基调。在冬天显得很温暖,加上些精致心思的少数民族藏品,并不肤浅。 “如果你要求我帮你,我没办法拒绝。”在神话集团以清高骄傲出名的美女总裁助理苦笑道。将自己典当给一个男人,恐怕只有古代小说中才有的恶俗桥段吧,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得不说是个很冷很冷的笑话。 “暂时不用。” 叶无道瞥了眼那个恨不得用眼神杀了他的丫头林雪黛,也不以为意,眼神在林落燕玲珑曼妙的身躯上游走,其中的炙热**傻瓜都瞧得出来,不过他地语调和言论仍然冷到刻薄。“其实你也没有什么用处。” 林落燕双手紧紧握起来,很快又松开,神情淡漠,似乎并不为所动。 跟叶无道相处久了,她深知这个男人的脾气。 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他就像最合格的刺客,从来只有一击。只求一击毙命。但若是他绝对掌控了局势,他便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不停地逗弄你,直到你精疲力竭才罢休,你若狗急跳墙,那你会死得更惨。 “有没有兴趣去天上人间俱乐部,我刚把它盘下来。”叶无道靠在沙发上,示意林落燕坐近点。 “你说什么?!”林落燕脸色一僵地挪到叶无道身旁,作为一个有头脑的女人,她第一时间思考叶无道后半句的深层含义。而她妹妹林雪黛则耐不住叶无道的刺激,一下子朝叶无道喊叫起来,谁不知道天上人间就是一个高档的青楼。 “丫头,你记性不太好。”叶无道一把搂过身体一颤的林落燕,斜眼看着那只像是踩到尾巴小猫一样地林雪黛,再适合弹奏钢琴不过的修长手指轻轻划过林落燕这位水麒麟的柔嫩脸庞,满眼羞辱的她却没有反抗,甚至半点挣扎都没有。 “放开我姐姐,要不然……”林雪黛怒吼道,端起一个茶杯就想砸叶无道在她眼中无非就是手段阴毒地公子哥。 “要不然?怎样?” 叶无道嘲笑道,双脚轻浮地架在茶几上,一只手搂住林落燕,另一只手则从这位大美人的领口探入,不急不缓地贴着那柔滑肌肤,陷入那令神话集团无数男性员工只能远观却不敢亵渎的嫩腻沟壑,大,好大,这便是叶无道的第一感觉,神情也愈加猥亵,邪恶。 林落燕闭上眼睛,似乎不想让妹妹看见她流泪。 林雪黛大喊一声,就使劲将那杯子朝叶无道丢过去。 啪。 叶无道轻轻打了个响指,闭上眼睛后听觉更加敏锐的林落燕嘴虽然心境昏乱,听到这个男人似乎在念咒语。 林雪黛傻了。 那茶杯竟然悬浮在空中,根本就是违反最基础的物理常识。 “好看吗?”叶无道手指一绕,一只翩翩飞舞的妖艳彩蝶出现在他指尖,他将这只彩蝶放到林落燕眼前。 虽然没有安倍晴海的蝴蝶那般鬼魅,却也诡异十足。显然对这根源还是在 魔术? 林落燕第一印象便是叶无道在表演魔术,心中被叶无道那只魔爪肆意凌辱地愤恨和羞愧都暂时被震惊代替,一时间痴痴望着那只灵巧的漂亮彩蝶,女人对美丽的偏执追求,往往令她们忽略美丽背后的危险。 叶无道一直没有亵渎乳峰地手突然握住林落燕一只格外饱满丰润的**。 林落燕突然说不清是舒服还是疼痛地喘息一声,霎时间她俏脸通红,似乎觉得自己很无耻。眼泪再忍不住,滴落下来。 林雪黛放弃了,她哽咽道:“只要你放过我姐姐,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就算是卖淫我也干!” “泛滥地同情心,真是女人的软肋。”叶无道甚至连鄙视都不屑去表现,对林雪黛的表现感到无奈,盯着那只翩翩起舞的彩蝶,摇了摇头,笑道:“电影中总有那么多挟持主角亲人或者爱人的桥段。而每次主角都会妥协,傻妞,你以为生活会像电影中那样每次都偷偷摆一坨狗屎让我们踩,要知道,生活没有告诉你的是,狗屎运其实往往是给那群混蛋人渣预备的,好人不长命,我这样的祸害才能遗千年啊。” “你冷血!”林雪黛哭着冷笑道。 叶无道那只紧握林落燕乳峰的手轻柔起来,犹如情人的抚摸。 “冷血吗?”他眼神有点飘忽,他想起那么多次他跟龙组地必死境地。杀出一条血路,一路蹒跚前行,靠的是什么?至少不是妇人之仁,就是冷血。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加残忍!龙组除了负责刺杀的强横龙玥,哪个人身上有一块肉是没有伤痕的? “胸部都没有发育完全的黄毛丫头,知道什么呢?”叶无道轻笑道,放开林落燕,这女人就是他的禁脔,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再不行恶做点人神共愤的事情,别人还真以为自己是有理想有道德有素质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了。 不等林雪黛发怒,懒得跟她计较的叶无道看了眼默默整理凌乱衣物地林落燕,道:“说说看,你对酒店业的发展。现在飞凤的发展是不是过快了?还有房地产,你也知道。最近深圳广州向内地二线城市的炒房是我一手把持操纵地,你谈谈看法。” “飞凤不是太快,是太慢了。”林落燕叹息道,说不上是对叶无道的恨意,还是对强悍命运的麻木。 “此话何解?”叶无道皱眉道,谁都知道他对飞凤集团的扶持有很大私心,对此跟蔡羽绾有很深关系的陈影陵都颇有微词,生怕飞凤的资金投入将神话的资金链给压垮。 “哼,我姐就是说了你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公子哥也听不懂!”林雪黛恶狠狠道,她看着翘着二郎腿地男人,真是连杀了他吃他肉喝他血抽他筋的冲动都有了,寻思着怎么弄包砒霜泡给他喝。 “信不信我让黑人白人边让你边爆你菊花!”叶无道乐了,这傻妞还真是神经大条到无敌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干掉她就跟随时随地上了她姐姐一样简单吗?觉得有趣的他神情倒是凶神恶煞,林落燕脸色唰一下苍白起来,生怕妹妹遭受那种惨剧。 “你恶心!” 林雪黛似乎也被吓到了,愣了半天,就哽咽起来,伤心伤肺的,让叶无道相当的忍俊不禁。 “根据年度报告,在接下来年中国经济型酒店业将在年北京奥运会和年上海世博会地催熟下进入黄金期,市场规模!我知道蔡总裁的意思是先在全国各大一线城市以五星级高档酒店打破壁垒,就像杭州依靠虞美人和水晶宫站稳脚跟,这个过程我估计最少也需要两年到三年左右,嗯,这是最快地,这还是我已经把你的很多隐性资源计算在内的结果,饶是香格里拉和凯越这样财大气粗的集团,也不能这么快,可如果飞凤不能在那亿中成功分到一杯羹,以后再想在众多强敌中突破瓶颈,难,很难。”林落燕似乎知道叶无道没有真的对妹妹动怒,就平缓一下心境,侃侃而谈,小心看了下叶无道的神情,犹豫道:“蔡总裁,这一点上求稳,却少了你一贯的激情。” “继续说。”叶无道一挥手,这不能怪蔡羽绾,站在她的角度,已经做到近乎完美,叶无道不会吹毛求疵。 “我研究过锦江之星、如家以及天和莫泰代表的第一、第二两个梯队经济型酒店,他们跟飞凤的起点不一样,注定要有先发优势,接下来他们将会在大肆扩张的版图上精耕细作,点状布局更为密集,届时将给飞凤在二线甚至三线城市树起一道道坚固的壁垒,而且据我观察,不少巨额资本流入中国,在奥运会的刺激下显得来势汹汹,例如英国洲际酒店集团和美国卡尔森酒店这些世界顶尖酒店管理集团都对自己的中国区域负责人提出酒店数量成倍增长的要求,这是**裸的数量战,蔡总裁若一味曲高和寡,赚钱不难,可流失的利润会更多。”林落燕轻声道。 她没有说的是,现在只要飞凤集团在哪个区域拿地准备投入,那么何解语的东方企业产下的酒店管理集团和李凌峰的风云企业就一定会尾随拿地,要么在竞拍中哄抬价格,你若不要,人家便把地拿下,以明知难以盈利的付出强势出击,这绝对是一场血淋漓的贴身肉搏战! 林落燕猜测这恐怕也是叶无道要在地产业兵行险招的真正原因吧。 “你说的我都知道。” 叶无道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摊开手无奈道:“可我真的没资金再给飞凤了,飞凤的原始积累也不足以支撑她在经济型领域的扩张。” “切,你这种纨绔子弟会没钱,骗鬼去吧!八成是都用在玩弄女人身上了,无耻!”林雪黛看着天花板很小声地嘀咕道。 “浪漫可不是钱堆出来的,黄毛丫头,那样的纨绔子弟只能算是没品的公子哥,也就你这样一门心思想要找白马王子的傻妞会看得上眼。” 叶无道洒然笑道,拿起茶几果盘中一个苹果,脆脆咬了一口,就起身走出房子,到门口的时候转身望着林落燕道:“你回神话继续做你的总裁助理,做好了,你妹妹可以平平静静安安全全过她的人生,做不好,我不想给你第二次机会,不要怀疑我说的话,做妓女其实并不是最惨的。” 林雪黛等叶无道关上门的时候,一把将那个果盘砸到门上,轰然作响。 “黛儿,没用的。”林落燕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头叹气道。 “姐,你以后真的要跟着这个男人吗?”林雪黛不甘心地问道。 “姐姐没有选择。”林落燕苦笑道。 “他真的那么可怕吗?”林雪黛苦恼道,她现在对这个男人恨到骨子里,又怕又恨。 “不可怕,李凌峰就不至于落魄到像丧家犬了;不可怕,整个北京城就不会对他心怀敬畏了;不可怕,直接间接死在他手上那么多条人命算什么?黛儿,他是好色又花心的公子哥,这没错,可公子哥也会杀人,杀人也会不眨眼,他杀的人,比你打的人还要多,你说,姐姐不怕,又该如何?姐姐也是个女人,也只是个女人罢了。”林落燕轻轻起身,将那些水果捡起来,重新放回果盘。 如他所说,生活不是电影,好人往往都是早死的。 逍遥的,都是坏人。